《詩序》

標籤: 暫無標籤

1122

更新時間: 2013-09-05

廣告

《詩序》,《詩經》研究著作。齊、魯、韓、毛四家詩原本都有序,但三家已失傳,此為《毛詩序》的簡稱,有「大序」、「小序」之分。 關於《詩序》的作者,歷來眾說紛紜。

《詩序》 -《詩序》

 

《詩序》 -正文
  《詩經》研究著作。齊、魯、韓、毛四家詩原本都有序,但三家已失傳,此為《毛詩序》的簡稱,有「大序」、「小序」之分。一般認為列在各詩之前、解釋各篇主題的為「小序」;在首篇《關雎》的「小序」之後,從「風、風也」句開始,概論全經的大段文字為「大序」。也有人認為《詩序》總論詩之綱領,無小大之異。
  關於《詩序》的作者,歷來眾說紛紜。鄭玄認為「大序」子夏作,「小序」子夏、毛公合作,對此魏晉以來無異議。至劉宋范曄《後漢書·儒林列傳》提出《詩序》為東漢初的衛宏所作。唐人所修《隋書·經籍志》以為《詩序》子夏所創,毛公、衛宏又作增益潤色。韓愈以為「子夏不序《詩》,漢代儒生,欲自顯立其學,借之子夏以自重。」宋代王安石認為《詩序》為詩人自製;程頤認為「小序」是國史舊文,「大序」出於孔子;鄭樵則認為《詩序》為村野妄人所作。自朱熹直到清代的姚際恆、崔述、魏源、皮錫瑞等,都持衛宏作《詩序》之說,因為《後漢書·儒林列傳》明言「(衛)宏從(謝)曼卿受學,因作《毛詩序》,善得風雅之旨,於今傳於世」。但也有人認為《詩序》非一人一時之作,「小序」首句為毛亨以前經師所傳,以下續申之詞為其後治《毛詩》者補綴而成,衛宏可能是最後的集錄、寫定者。
  《詩序》中提出了「六義」、「正變」、「美刺」等說。「六義」之說承《周禮》的「六詩」而來,其中的「風」、「雅」、「頌」一般認為是詩的類型,「賦、比、興」被認為是詩的表現方法。「六義」的提出,把《詩經》的學習和研究推進了一步。「大序」說:「詩者,志之所之也。在心為志,發言為詩;情動於中而形於言。言之不足,故嗟嘆之;嗟嘆之不足,故永歌之;永歌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情發於聲,聲成文謂之音。治世之音安以樂,其政和;亂世之音怨以怒,其政乖;亡國之音哀以思,其民困。故正得失、動天地、感鬼神莫近於詩。先王以是經夫婦,成孝敬,厚人倫,美教化,移風俗。」這段話對於詩與志、志與情的關係以及詩歌的藝術特徵提出了精深的見解,並涉及詩歌和時代以及政治的關係,肯定了吟詠性情的詩歌,有很大的教化作用,豐富了所謂「詩教」的內容。而後代儒家對《詩經》的附會曲解,也往往從這裡生髮出來。「大序」又說:「至於王道衰,禮義廢,政教失,國異政,家殊俗,而『變風』『變雅』作矣。」認為天下大亂就會產生怨刺的詩歌,政治的清明與黑暗,決定詩歌的「美」「刺」內容。這種說法有它的合理性,美刺精神以及與之相聯繫的比興傳統的確立,對後代詩歌創作和批評的發展,起過積極的作用。但《詩序》作者把《詩經》當作「諫書」,千方百計賦以「美」、「刺」的意義,而其所言「美」、「刺」,又缺乏一定的標準,往往自相牴牾。後來鄭玄按《詩序》的說法,將《國風》、二《雅》265篇劃分為「正」詩59篇,「變」詩206篇,並無確切依據,以致造成了很多附會。
  《詩序》對《詩》 305篇作了不少穿鑿附會的解釋,致使許多詩篇的本義被掩蓋了,這是它的缺點;但《詩序》畢竟是先秦至漢代儒家詩說的總結,有一部分解說和其他先秦古籍有關記載可以互相印證,確有依據,應當區別對待。後來鄭樵作《詩辨妄》,朱熹作《詩序辨說》,對《詩序》的解說多所詰難。
  《詩》大、小「序」附載於《毛詩》,單行本甚少,僅見幾種:《詩序》,不分卷,4冊,舊題周代卜商撰,明刊古文本。《小序》1卷,題卜商述,明鍾惺輯,《古名儒毛詩解十六種》本。《詩序》1卷,附《詩集傳音釋札記》1卷,元廬陵羅復輯,刊本。另外,清象山姜炳章撰有《詩序廣義》24卷,嘉慶遵行堂刊本(以上二種均杭州丁丙八千卷樓舊藏)。清武威張澍撰有《小序翼》27卷,原稿本。

 

《詩序》 -配圖

 

《詩序》 -相關連接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