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詠談容娘》

標籤: 暫無標籤

131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這首詩在藝術表現上有一個成功之處,即它不止著眼於描寫表演本身,而適當地涉及了劇場的環境氛圍的描寫。這不僅給戲劇史提供了寶貴資料,就詩論詩,也起到了烘雲托月的作用。此外,寫表演的詩句,被分割於首聯與頸聯,且各有側重。這樣寫,時空處理極為靈活,增大了詩的容量,增強了詩歌的表現力。

廣告

1 《詠談容娘》 -作者

唐 常非月

2 《詠談容娘》 -詩詞正文

舉手整花鈿,翻身舞錦筵。馬圍行處匝,人壓看場圓。
歌要齊聲和,情教細語傳。不知心大小,容得許多憐。

3 《詠談容娘》 -常非月詩鑒賞


《踏搖娘》是起源於南北朝時代的一種歌舞性戲劇表演,盛行於唐代,俗又訛稱為「談容娘」。崔令欽《教坊記》載之甚詳:「北齊有人姓蘇,鼻包鼻,實不仕,而自號為郎中。嗜飲酗酒,每醉輒毆其妻,妻含悲訴於鄰里。時人弄之(表演這故事),丈夫著婦人衣,徐步入場行歌,每一疊,旁人齊聲和之云: 『踏搖和來,踏搖娘苦和來。』以其且步且歌,故謂之『踏搖』,以稱其冤,故言『苦』。及其夫至,則作毆鬥之狀,以為笑樂。今則婦人為之,遂不呼『郎中』,但云『阿叔子』,調弄又加典庫(當鋪),全失其旨。或呼為『談容娘』,又非。」常非月生平不詳,只知道他作過西河尉,《全唐詩》存詩一首。但就是他僅有的這篇作品,卻以別具一格的取材和細緻入微的刻劃,成為惹人注目的一首唐詩。   《踏搖娘》這種歌舞劇有兩個角色,而主角則是一位能歌善舞,卻遇人不淑的女性。她的丈夫是個容貌醜陋、脾氣火暴的酒鬼,自己官運不通,老拿老婆出氣。可知劇中女角好比「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很容易博得觀眾的同情「舉手整花鈿,翻身舞錦筵。」  詩一開始就描繪了劇中人美麗堪憐的形象。錦筵是舞台陳設,而一舉手、一翻身兩個動作,則暗示了這位女角色藝雙絕,惹人憐愛。 「馬圍行處匝,人壓看場圓」。這兩句展示了看場熱鬧擁擠的情形。這是一場露天表演,「 行處」「看場」,即「劇團」扯開的場子。在最外圍,拴著一圈兒馬,想必是「劇團」的牲口,或者也有觀眾託管的馬匹。而內圈則由觀眾密密匝匝地圍成,「壓」一作「簇」,形容人數眾多,實在熱鬧。通過這樣的陣容和場面,可以想見那表演一定十分精彩。 「歌索齊聲和,情教細語傳。」這兩句詩筆一轉,承一、二句繼續寫。如果說第一、二句寫的是演員的做功,這兩句則側重於說唱功夫。歌舞劇唱做兼重,有聲還須有色。而《踏搖娘》唱法特點是主角每唱完一段,後台便要齊聲幫腔贊和,每當踏搖和來(『和來』二字當系泛聲無實義),踏搖娘苦和來」的合唱一起,觀眾的情緒便被調動起來,滿堂喝采。這就是「歌索齊聲和。」但細微的表情,還得靠女主角用道白傳出,此時全場啞靜,洗耳靜聽。這就是「情教細語傳」了。這細語所傳之情不是別的,就是紅顏薄命,慘遭摧殘的苦情。在中國文化史上,苦戲較之悲劇或喜劇,更能博得中國市井小民的同情之淚。所以詩人最後借梁陳詩人之句慨嘆道:「不知心大小,容得幾多憐?」「大小」是個疑問詞,即「有多大」的意思(同類詞有「早晚」—— 「多久」,「多少」、「近遠」等)。二句概括了《踏搖娘》(即談容娘)這一苦劇產生的獨特的審美效果。   

這首詩在藝術表現上有一個成功之處,即它不止著眼於描寫表演本身,而適當地涉及了劇場的環境氛圍的描寫。這不僅給戲劇史提供了寶貴資料,就詩論詩,也起到了烘雲托月的作用。此外,寫表演的詩句,被分割於首聯與頸聯,且各有側重。這樣寫,時空處理極為靈活,增大了詩的容量,增強了詩歌的表現力。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