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柏林聲明》

標籤: 暫無標籤

7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但是不論怎麼樣,世界形勢已起了根本的變化,一切法西斯國家實際上都已喪失了主動地位,不管德國或日本,都是如此,也不管日本採取這樣或那樣的政策,都是如此。法西斯的命運是決定了,只有十分怯懦的人們還在害怕法西斯。

廣告

1 《評柏林聲明》 -原文

《評柏林聲明》毛澤東

 評柏林聲明[1]

 (一九四二年十月十六日) 

柏林發言人已於十月十二日正式發表聲明。該聲明說:「德軍已由攻勢轉入守勢。」該聲明又說:「此不應被視為吾人未來的作戰計劃,亦非謂三國公約中的任何一國業已決定或被迫將主動地位給予敵方,此不過表示德國及其盟友在作戰三年以後業已贏得一個不易被攻的地位,而以鎮靜態度及必勝信心以觀變化。」

這后一段話是說謊的。但這個說謊對於目前法西斯的地位極其必要,這是因為今年希特勒的由攻勢轉入守勢,和去年他的由攻勢轉入守勢大不相同的原故。

在去年,因為德國尚有餘力,可以準備在今年再取一個攻勢;因為日本法西斯和希特勒約好了不久就要爆發太平洋戰爭,而這就被認為是一則足以麻醉人民,二則足以牽制美國、削弱英國,而不致有第二條戰線;此外還因為日本法西斯答應希特勒,在某種條件下(例如德國第二個夏季攻勢達到了戰略目的等)它可以進攻西伯利亞,和德國合力打擊蘇聯:這三個條件,在那時都是存在的,或是可能的,所以希特勒在進攻莫斯科失敗轉入守勢之時,他就不需要說出如像現時這類可憐的謊言,他就可以拿撤銷前線總司令勃魯齊區給他的軍民人等看,說戰爭是由勃魯齊區弄壞的,他自己當了總司令就自然有辦法。

果然,太平洋戰爭爆發了,英、美受了很大損失,日本鬧得聲勢煊赫,這件事立即在德國及歐洲人民中起了麻醉作用,希特勒所遭受的夏季攻勢失敗與冬季紅軍反攻兩個創傷,就被這副麻醉劑把他的痛楚減輕了許多。今年希特勒實施夏季攻勢時,又果然沒有發生第二條戰線。

  在去年,希特勒一面應付紅軍的冬季攻勢,一面還補充了舊部隊的兵力,重新裝備了新的兵力,又從意、羅、匈等國拉來了幾十師軍隊,所有這些,是被希特勒及其一切法西斯夥伴們認為是自己還有前途的最主要的基礎,他們感覺自己還有實力。在此基礎上,希特勒果然舉行了今年的攻勢,雖然不如去年那樣煊赫,但在七、八、九三個月間也頗迷惑了一時,使得人們似乎覺得希特勒還有很大氣力似的。

只有第三個條件至今沒有動靜。要說還有可能的話,那末,似乎只有一種時機,就是說,當英、美實行對德進攻或接近這種進攻時,法西斯們為了死裡逃生起見,或者日本軍閥們還會幹一下。但是拿這個條件來配合希特勒今年攻勢的預定計劃是破產了。

在去年至今年,三個條件實現了兩個,這就是德國法西斯們一年結賬時他們還可以自鳴得意的一面。

廣告

但是還有另一面,就是說,三個條件一齊破產了。第一個,今年的攻勢完全破產了。去年還有這個法寶,可以安慰自己,安慰人民,今年沒有了。所謂「守勢不應被看作將來的作戰計劃」,似乎還有第三個攻勢的希望似的,但這只是完全的謊言。希特勒的舊軍隊是疲敝不堪了,精銳部分已經耗完。他的人力資源與軍備資源即使再搜括,也不能組成一個像樣的攻勢了。過去所藉以維繫人心與藉以延續法西斯生命的基礎條件――德國的進攻實力,現在轉到了它的反面,這個條件是基本上破壞了。就在這種時候,法西斯們需要以完全的撒謊來維繫人心,但是世界上沒有不拿實力而拿撒謊可以維繫人心的。斯大林謙虛地說:「蘇聯力量不說較大,也不小於法西斯」,在希特勒攻勢破產後,紅軍的力量是強大於法西斯的。在這種情況下,法西斯內部將發生分裂的危機,過去那樣的團結不可能了。法西斯與人民間的矛盾一定要擴大,民心軍心都很難維繫了。德國與意、羅、匈、芬以至日本間的關係有大鬧彆扭的趨勢,義大利甚至有倒戈的危險。歐洲幾個中立國的態度也將起變化,某些國家或有加入同盟國之可能。

講到第二個條件,今年也是去年的反面。日本的勝利促起了美國的整軍,美國以一年時間不但補償了夏威夷一役的損失,而且正在積極準備進攻。和柏林宣布守勢的同一天,羅斯福[2]說道:「關於開闢第二戰場,吾人對於戰略已有若干重大決定。其中之一,為吾人所共表同意者,即須要向德、日發動新攻勢,以分散蘇聯與中國境內的一部敵人至其他戰場。」日本是畏美如虎的。八月二十八日,日本海軍情報部發言人說道:「自英國威爾斯太子號沉沒后,美國即追加空軍預算四十萬萬元,將戰艦改造為航空母艦或改變其設計者共十四艘,又改造商船二十艘及設計中之商船七十艘,均改為航空母艦,這說明美國多麼重視航空母艦。中國不能坐視美國建艦,要在美國建艦未成前采先發制人辦法擊滅之。」九月二十六日,東條[3]說道:「英國逐漸整備了戰略路線,美國反攻企圖日益明顯,兩國依靠其豐富資源,急速增強其戰鬥力,待時進行總反攻,大東亞戰爭的正規發展還在今後。」總之,日本在美國面前,嚇得全身發抖了。德國呢?也是一樣,十月十二日柏林發言人也說到:「美國業已開始大規模的軍備計劃。但無論其如何強大,若欲謀收復歐洲、非洲及亞洲,則非其力之所能及。」這后一句也是撒謊。實際上,法西斯們清楚地覺到,第二戰場的魔影已一天一天地接近了他們的後門。八月二十八日,法西斯黨衛軍首領希姆萊的機關報,竟至於借了紅軍的威風去恐嚇英、美,鼓舞軍心。這個報紙說:「曾在東線舉行空前劇烈戰爭的人員與武器,將予英國以最後的清算。我們應該問一問在東線戰爭嚴格考驗后調至西方應付第二條戰線的德國武裝人員,他們之中每一人都迫切希望向英國,或者還可說向美國這兩個敵人,試驗他們在東線『無限壯大』的力量。當英國一九三九年宣戰時,他就不知道戰爭是什麼,而我們更好地知道戰爭是什麼,而現在我們完全知道戰爭是什麼。」這就是向英、美說,我們是紅軍的學生,你們敢來嗎!這就是向德國士兵說,我們是和紅軍交過手的,還怕第二條戰線嗎!法西斯們知道戰爭是什麼呢?他們知道戰爭就是失敗。十月四日,戈林[4]恐嚇人民說:「如果我們在這次戰爭中失敗,則德國的命運將是悲慘的,德國人民將被國際猶太人的毒牙咬斷,並被消滅,德國將在地圖上被抹掉。」總之,法西斯們現在是專靠撒謊與恐嚇吃飯,而不能靠實力吃飯了。他們的進攻實力已經完結,他們的生命也就完結了。

日本的情況稍有不同,他的實力還可以舉行一個進攻,這是因為過去的戰爭還沒有動用他的主力的原故。故日本是否還要向北或向南舉行一個大的冒險,此時還不能作斷定。但有一件事是確定了的,日本面前擺著一個美國反攻的大危險。拿日本現存實力和這個將來危險作比較,那簡直是不能設想的。日本軍部對於美國飛機、軍艦的生產,表示那樣徹骨的驚慌,就是從這件事實發生的。日本目前是站在這樣的分歧點面前:還是照德國今年攻勢那樣來一個一定失敗的冒險進攻呢?還是以德國作殷鑒保存這點力量以期在防禦戰中僥倖取勝呢?假定日本法西斯採取第一條路,那在德國說來,其意義是為了援助德國防禦而使用日本的進攻,就是說,為了牽制美國與蘇聯在歐洲的攻勢而使用日本的進攻,這和今年為了援助德國的進攻而使用日本的太平洋戰爭及希望日本進攻西伯利亞,大不相同。假定日本採取第二條路,那對日本當然有利些,但對德國就完全不利,也許在這個問題上東西兩個法西斯國家要鬧起彆扭來。德國在今天以前利用了日本的進攻英、美,但沒有能夠利用日本進攻蘇聯。今後呢?德、日情況都有了很大不同,日本究竟採取什麼政策,還要等一下才能看清楚。

但是不論怎麼樣,世界形勢已起了根本的變化,一切法西斯國家實際上都已喪失了主動地位,不管德國或日本,都是如此,也不管日本採取這樣或那樣的政策,都是如此。

法西斯的命運是決定了,只有十分怯懦的人們還在害怕法西斯。

根據一九四二年十月十六日《解放日報》刊印。

廣告

2 《評柏林聲明》 -註釋

《評柏林聲明》毛澤東

[1]這是毛澤東為《解放日報》寫的社論。

[2]羅斯福,當時任美國總統。

[3]東條,即東條英機。當時任日本內閣首相。

[4]戈林(一八九三――一九四六),德國元帥。一九三九年被希特勒立為繼承人。

3 《評柏林聲明》 -胡喬木談《評柏林聲明》

在此之前,毛澤東關於斯大林格勒戰役的轉折意義已被德國柏林發表的一篇聲明證實,不過, 柏林並沒有承認它已失去了戰略上的主動,而是稱這「表示德國及其盟友在作戰三年以後業已贏得一個不易被攻擊的地位。」對此,毛澤東指出,希特勒在斯大林格勒戰役後由攻轉守與莫斯科戰役後由攻轉守大不相同。莫斯科戰役后,德國尚有餘力,可以再次發動攻勢,英美是否開闢歐洲第二戰場也不明確,日本還有可能進攻西伯利亞和德國合力打擊蘇聯。但斯大林格勒戰役后,這三個條件一齊破產了。因此,「不論怎麼樣,世界形勢已起了根本的變化,一切法西斯國家實際上都已喪失了主動地位,不管德國或日本,都是如此」,「法西斯的命運是決定了,只有十分怯懦的人們還在害怕法西斯」。

廣告

毛澤東驚人的洞察力和預見力以及對於時局鞭辟入裡的分析,其意義顯然不僅僅對於歐洲戰場的判斷,對於國內戰局也具有持久的影響力。

胡喬木的筆,順著毛澤東理清的思路,通過《解放日報》向全體抗戰軍民及時傳達毛澤東和中央對時局的預測以及中共的戰略和策略,堅定人民對抗戰必將取得勝利的信念。

整個下半年,胡喬木寫了為數不少的社論,如《國際的團結與國內的團結》(7月8日)、《出路和迷路》(7月27日)、《聞捷》(8月14日)、《最近的國際事件與中國》(8月26日)等。這些社論的共同特點是,筆者善於把握和分析形勢,將國內外的政治形勢與軍事形勢結合起來加以判斷,並最後落實到國內的抗日形勢上來。

這些社論的主題是:希特勒進攻蘇聯和蘇聯反對希特勒進攻的戰爭,不僅是兩個軍隊的戰爭,也不但是全蘇聯人民反對希特勒的戰爭,而且是全人類反對全人類公敵的戰爭。隨著由蘇德戰爭和太平洋戰爭爆發而推動的國際反法西斯統一戰線的開始形成,中國人民的抗日統一戰線必將也必將形成。這些社論,集中地表述了這樣一個論斷:「中國是一面世界的鏡子,世界政治關係的每一次新的變化,在中國都找到了它的反映。」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