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與玫瑰的故事》

標籤: 暫無標籤

16

更新時間: 2013-08-25

廣告

廣告

《蝴蝶與玫瑰的故事》屬短篇小說,由作者溫哥華男孩創作,第一次登選在小說閱讀網內,2007年完成。

1 《蝴蝶與玫瑰的故事》 -作者介紹

作者:溫哥華男孩
寫過多篇短篇小說 《蟬的悲歌》 , 《我的名字叫做藍》 ,《偉奇歷險記》  , 《阿丘狗的故事》 等。

2 《蝴蝶與玫瑰的故事》 -文章簡介

初登:小說閱讀網,本文於2007年完結屬於短篇小說。

廣告

3 《蝴蝶與玫瑰的故事》 -原文欣賞

蝴蝶與玫瑰的故事
      紅玫瑰和白玫瑰是好朋友,他們快樂地在花園裡伸著懶腰,嘴裡說著讚美春天的甜蜜的話。春風暖洋洋地吹過濕潤的草地,吹進開放著火焰和白雪一樣花朵的玫瑰園中。
  她們的日子就這樣幸福地持續著,就像所有平靜的生活一樣,不免讓人感到些許孤單,美麗的春日裡彷彿還缺了點什麼,尤其在這春情萌動的明月夜,銀輝灑在湖面上,湖水倒映著灰色的樹影,是的,美麗的春日期待著一場完美的愛情,白玫瑰這樣想著。
  她把這個想法告訴紅玫瑰后,花園裡響起她們竊竊私語的聲音,在外人聽來不過是些風吹過來花枝搖曳的音符。
  「要是有場愛情就好了,」白玫瑰說,「日子太平靜了。」
  一隻青蛙撲通在湖邊跳入湖水,白玫瑰想起很久以前她曾愛戀過一隻蜜蜂的事情,可很快那個薄情寡義的傢伙回到自己的蜂巢后就再也沒有回來看過她。
  「算了吧,你,」紅玫瑰說,「天氣這麼好,空氣里飄蕩著芳香,蝴蝶不停地到來,白天我們一起嬉鬧,要我說,這才是生活,別再奢望別的什麼,那樣只會讓你自尋煩惱而已。」
  「也許是我太多想了,」白玫瑰扭過頭說,她的眼睛望著周圍剛披上綠裝喜氣洋洋的楊樹,看著他們在春風裡互相招手致意,「不過有時候我就是這樣,感到自己很孤單,沒關係,脆弱的心思很快就會過去的。」
  春日的陽光照耀著大地,濕潤的草地上綠油油的,鮮花散發著芬芳,微風吹過水麵,魚兒開始享受春光。
  紅玫瑰深吸一口氣,看著流浪的蝴蝶撲向金黃色的油菜花叢中。
  「人們說相愛的人之間是有默契和感應的,他們能知道對方想要說什麼,真是神奇,我是聽一個在湖邊讀書的詩人說的。」白玫瑰說。
  「大概那就是魔力吧,我相信那種感覺,雖然我沒有經歷過但我絲毫沒有懷疑過,」紅玫瑰點頭說,她發表觀點時總愛點頭,「下個周我的一個遠方的朋友,一隻蝴蝶就要過來了,在這裡大約能玩五天。」
  白玫瑰看著遠方忙碌著的遊人,大家都在旅遊呢,蝴蝶是最喜歡旅遊的,他們金色的翅膀在陽光下閃耀著奇幻的色澤,他們喜歡到處流浪,就像人類的背包族一樣。
  「上次我還跟一個拿著相機的人合影了呢,不過我喜歡的是文靜的女孩子,碰到調皮的男孩我就用尖銳的刺來警告他。」紅玫瑰說。
  她這種個性和脾氣很讓白玫瑰佩服,她在心裡是完全羨慕的,因為她做不到那麼堅決,她只好看著湖水中茂盛生長的藻類植物,綠色的水底好像有一片黑色的森林。
  紅玫瑰繼續說,「我那位粉翅蝶朋友跟我有三年沒有見面了,我很想念他的,有時候感情真是個奇妙的東西,我的好朋友,」她點頭,「好朋友就是好朋友,時間卻沒有沖淡這中情思。」
  「魔力。」他們異口同聲道。
  「不過我的朋友到來的那一天,說不定你會喜歡他的。」
  「切,」白玫瑰不屑地說著,每當她不以為然的時候她就是這種表情,其實她的心底是很開心的,但是她很好地掩飾著。
  陽光是如此地溫柔,她們都討厭雨天,所以雨天也就沒有來,路上的行人很多,都與她們無關,她是朵美麗孤單的白玫瑰。
  粉翅蝶來了,他快樂地與紅玫瑰打著交道,熱鬧地訴說著友情的不易和路途的艱辛,但疲憊都在這異鄉的迷人春光里消失了。
  他一直迷戀在樹林和花草之間,常春藤在灌木叢中迂迴前進,遠方的來客看起來是那麼的開心,他的翅膀好像透明的水晶,清晰的脈絡散發著琥珀一樣的光澤,他飛過水麵,湖水倒映著他美麗的身影。
  紅玫瑰看著他在樹林間飛舞,「他不總是這麼開心的,這幾天好像變了個人一樣,我已經把你介紹給他了,我覺得你們挺合適的。」
  「切,」白玫瑰說著,她的潔白的臉龐在陽光下變得緋紅,她的心底還是很開心的,「不過,好吧,我見到過他的背影。」
  「好的,免得你們都寂寞了。」
  說者無意,聽者有心,白玫瑰的臉龐又變回了緋紅色,那是一種興奮的顏色。
  粉翅蝶歸來了,熱情的紅玫瑰給他們作了介紹,他也是在遠方感到了寂寞和平凡的日子才趕到這裡的,他很開心。
  暖洋洋的春日裡,他忘記自己已經來了三天了,這裡的綠葉青草顯示出美麗和熱情的一面,他看到青蛙在水面靜止不動,這時突然後腿一蹬游遠了,心底生出熟悉的寂寞感。
  他是個不喜歡孤單的蝴蝶,卻偏偏生活在孤單里,繁花的新鮮感過了,一種熟悉的感覺好像重新包圍了他,似乎又要回到過去了。
  這時紅玫瑰招呼著他,於是他從陽光的天空里降落下來,他看到美麗的白玫瑰,在美麗的女孩子面前他總是免不了有些羞澀的,他翅膀有些發紅,就像她花朵的顏色一樣。
  「你好。」他好不容易才說出口。
  「你好。」她毫不費力地回答了他,心裡有些淡淡的喜悅。
  粉翅蝶還不懂得怎麼把談話控制得順暢和風趣,他想好了一句話,可從嘴裡說出來之後又不是他想說的那樣,他感到了失望,可是白玫瑰很開心,這才讓他放鬆了少許,他發現自己原來一直很緊張。
  白玫瑰平靜的語氣透露著優雅和天真,他們聊的很好,好像很久以前就認識過一樣,就連談話之間的空白時間都被春風填滿的甜蜜的芬芳,他們感覺得到,卻沒有把這種感覺說出來,只是一味地讚美著春色,讚美著陽光,以至於陽光聽膩了動聽的話要大氣哈欠來了,天空一陣多雲,這時陽光蘇醒過來,地面重新回到了艷陽天。
  他們說著關於紅玫瑰的很多的話,想不到有這麼多的話題,「魔力」她正要感嘆,卻聽到他輕聲地說著,她的心底秘密的地方在偷笑。
  這一天過的是多麼的快呀,他們共同感嘆道,這也成了一個共同點了。
  「你看,那隻蝴蝶一直在白玫瑰的身旁。」一個孩子在花園旁拉著奶奶的手說。
  「那是因為他們要相戀了,」奶奶說,她的蒼老多褶的臉上露出笑容,好像回到了她年輕的年紀,她拉著孩子的手,可是他不願離開。
  「我多麼愛那朵白玫瑰呀。」孩子說,「她看起來就像是天使,她的花瓣好像是雪花做成的,她多麼像故事裡的公主。」
  「我更喜歡那隻蝴蝶,你看他的翅膀,上面的陽光流淌著夢幻一樣的色澤,他的觸角好像瑪瑙做成的。」
  花園裡,一隻蝴蝶停立在白玫瑰的枝頭,好像一幅畫。
  「可是美麗總是短暫的,年輕的人是多麼的貪圖美麗呀。」因為她不再美麗,所以她拉著孩子的小手走遠了。
  傍晚時分,月色溶溶如牛奶般充溢著每一個能夠到達的角落,白玫瑰和蝴蝶就一起從花園裡飛翔了起來,他們靜靜地飄蕩著夜空里,白天安靜地生長在花園裡才花朵此時都爭先恐後地飛舞了起來,是呀,花朵總是喜歡在夜晚開起舞會,就像人們晚上要睡覺一樣,那是他們的生活方式。
  蝴蝶和玫瑰交談著,好像有著說不完的話題,他們經過那個孩子房間的窗檯,孩子已經睡著了,抱著一個小布熊。
  「你瞧那個孩子多麼可愛,」玫瑰說,「我很喜歡他的,他老是注視著我,雖然見面的時候不多,但是我感到自己很喜歡這個孩子的,他從不摘取花朵,有一顆善良的愛心,那讓他成為天使。」
  「你是個細心的玫瑰花,」蝴蝶說,他感到他們之間有一種異樣的東西,超出了剛見面時的好感,但是他沒有說出口,「很多的人天天見面不也是沒有什麼動心的感受嗎?而有些人只要看上一眼,就能感到共通的東西。」
  「魔力。」他們說。
  他其實想說她是個天使,有一顆敏感溫柔的心,他是多麼的喜歡她,她也想聽他說這些,可是他勇氣不夠也就沒有說出口,她也就沒有聽到,他們都有些失望,然而不久他們又開心地說開了,一種奇異的感受在他們之間傳遞著,不僅僅是月光。
  「這是美麗的一天。」她說,「時間過的很快。」
  「是呀,這一天是多麼的短暫呀,可是,明天,明天我就要走了。」
  白玫瑰不經心地一個小小的顫抖,但很快就平靜了下來,可是聲音里仍有些難過,那是無論如何也控制不了的,「為,為什麼?」
  「這是早就決定好了的事情,在我的那邊,在我出發的遙遠的地方,我還有好多的事情要做,我,我,呵呵,來到這裡今天已經第四天,明天就有五天了。」
  她也笑了,不知該怎麼說下去才好,所以他們沉默了,她沒有挽留,他也沒有留意,因為都在努力掩飾著,可是他很想留下來,她和很想讓他多留幾天,因為她很久沒有這麼開心地談話了。
  然而只有沉默,月色正好,點綴著沉默的夜色,青蛙在水中無聲地划動著雙腳。
  美麗總是短暫的,也許老奶奶說的對,年輕有年輕的缺點。
  夜色漸晚,他們一直坐在湖邊的石凳上,看著灰色的湖水。
  「晚安。」她嘆口氣說,他們依依不捨地經過孩子熟睡的窗口,道別。
  「晚安。」他也說,「多好的天氣。」他們說了最後道別的話。
  蝴蝶在幾片落葉搭建的床榻里輾轉著,無法入睡,他因興奮而發抖著,睜開眼睛回憶著在一起的每一個細節,他的嘴角露出淺淺的微笑,但想到明天卻又感到有些傷感,不知不覺他睡著了,夢到自己沒有回去,仍舊開心地玩耍著。
  白玫瑰回到花園裡,她感到從來沒有過的輕鬆的感覺,紅玫瑰看著她的眼睛明白了一切。
  「為什麼你沒有早告訴我呢?」
  紅玫瑰哈哈大笑,失去了平日的矜持,「怎麼了,喜歡上他了嗎?」
  「我不知道,也許時間長了就會的,可是他明天就要回去了,這是個美妙的開頭,可是沒有結尾呀。」白玫瑰說。
  「不能怪我呀,我說過他只能在這裡呆五天的,誰知道你們能那麼投機。」
  「是呀,我也沒有想到呀,不過你知道我感到了什麼嗎?」
  「魔力。」
  她們都笑了,這是個不平常的夜晚,她感到了忽視過很久的芳香,卻為要到來的離別而感傷著。
  「沒關係的,時間和空間都不是問題的,這是個美麗的開始不是嗎?」紅玫瑰安慰道,「一切都會沿著開始的美麗弧線繼續下去的。」
  第二天,白玫瑰很早就起來了,她抖落身上的露珠,看著清晨的陽光穿透樹林照射在打著哈欠的青草地上,有多了許多綠色,春天的早晨真是醉人,她想到的第一個人就是蝴蝶,第一件事就是朝蝴蝶居住的方向看去,她為這個念頭興奮著,看著惺忪的紅玫瑰她神秘地笑著,不知為何開心,她們互相對笑著。
  「好久沒有過如此令人振奮的早晨了。」白玫瑰不在意地說,這些話卻引得聽者哈哈大笑了起來。
  「不是清晨變了,是你變了。」紅玫瑰又笑了。
  這時已經有許多的小鳥開始在清晨微涼的空氣里鳴叫,在綠色的樹葉里唱著婉轉的歌,蝴蝶睜著眼睛看著這些唱歌的鳥兒,這時他飛到湖邊,望著湖水發獃,看著自己的影子笑了幾聲,心裡有少許的不安,於是他來到玫瑰園中,看到了白玫瑰后他們都安靜了下來,那些打擾他的思緒很快就消失了。
  「我們上午出去玩會吧,沒關係的,我們去樹林里,那裡沒有人會看到我們。」
  紅玫瑰莞爾一笑,白玫瑰答應了,她白天出去玩還真是第一次,她為打破常規而興奮著,他們很快就找到了昨天的默契感。
  這裡生長著矩形葉片的植物,他們很快就發現了一片寬闊的三葉草地,這裡大片的圓形葉片真讓人振奮,三片葉子的中間有一個淺淺白色的圓形。
  玫瑰在尋找著四片葉子的三葉草,她相信四片葉子的三葉草能帶來好運,還是蝴蝶首先發現的。
  「真是個奇迹,你竟然這麼快就發現了。」
  「好像四片的很多的。」
  「不對,這是五片的,不是四片的,真是個奇迹,世界上還有無片的三葉草。」然而等他們耐心地去尋找四片的三葉草時,卻怎麼也找不到,如果四片三葉草代表幸運的話,那麼五片的是否帶表著奇迹呢。他們就是這麼想的,照例不是這麼說的,玫瑰在驚奇地喊叫,可畢竟相遇的時間太短了。
  只有紅玫瑰的花園裡,小男孩在旁邊注視著。
  「白玫瑰怎麼不見了,還有那隻蝴蝶,奶奶,他們到哪裡去了?」小男孩仰起臉問道。
  「大概是去約會了吧,」奶奶說,「這麼好的時光當然不能浪費了,要珍惜青春的日子呀。」
  「可我還小,奶奶,我只能看得懂童話,只能聽得懂故事。」
  「這就很好了,你當然是最棒的,好孩子。」孩子笑了,露出掉了大門牙的小嘴,然後他們就走開了,紅玫瑰感到不平,好像自己被忽視了,這時她看到他們回來了,氣才消了些。
  當你感到快樂的時候,時間總是過的很快,分別時正是傍晚,他們走在路上,她沒有感到那麼多的懷念,倒是紅玫瑰和蝴蝶一直在訴說著離別的感傷,是呀,她該怎麼說呢,蝴蝶一直看著她,卻對著喋喋不休的紅玫瑰不停地說著。
  終於時間到了,蝴蝶的翅膀消失在夕陽最後的余光中,這一刻,紫紅色的光芒照在他粉色的翅膀上,他的背影消失在群山背後,她嘆息了一聲,看到紅玫瑰早已在背後走了很遠。
  「喂,」她喊道,「別留戀了,我們該回去了,舞會還在等待著我們呢,快點吧。」
  她這才看到夕陽已經下山了,想到他還要跋涉那麼遠的路程,想著這些天,其實不過才兩天,可是,感情是不能用時間來衡量的,在回去的路上,她經過小男孩的窗口,他正在往外看,看到她之後他開心地笑著,她也笑,只是嘴角有些牽強。
  舞會還是一如既往的熱鬧,只是她的心思不在了,看著放縱舞蹈的同伴,鳳仙花搖著紅色的脖子,紫羅蘭還剛剛優雅地邁開舞步,一支葡萄藤正在邀請她共舞一曲,看到這些白玫瑰嘆息一聲離開眾人,獨自來到湖邊,抑鬱的情緒得不到發泄,湖水裡一隻青蛙遊動著,她想要嘆氣,卻下意識地拚命忍住了自己,可是最後她還是忍不住嘆了口氣。
  「唉,這算什麼,這什麼都不是,不過是無聊久了之後自己的幻覺罷了,對,這是幻覺,時間久了就會好的,會的,生活還是要平靜地過下去的。」她苦笑著,安慰,或者欺騙著自己。
  「事情就是這樣的,」紅玫瑰說,「你不能過分地去要求,振作起來,事情會好的,事情還有個美麗的開始,不是嗎?」她還是樂觀地享受著春光,看著有些喪氣的同伴,「要我說,你是有些不正常,前些日子是,現在也是。」
  「我就是這樣的,我無法改變,因為我就是我自己,獨一無二,我感到很,你不明白的,你不知道落差的感覺,從快樂到失去的落差感,要是從來就沒有波浪過著平靜的生活那就沒事,可是你一旦到過了情緒的浪尖,然後回到浪底,這種感覺是難以忍受的。」
  「那你為什麼不說出來呢?」
  「我不知道為什麼沒有說,也沒想到現在會這麼……痛苦,是的,我感到了痛苦,一種無法得到的痛苦。」
  「要我說,」紅玫瑰開始點頭,「你這是自尋煩惱,不過鑒於你愛上的是我的好友,我就原諒你了,沒事的。」
  「我感到了魔力,還有好像我們有感應,你知道的,只有相戀的人之間才會有的那中感應,我感到了他也不是想要離開的,這是有種我們無法抗拒的力量在中間隔斷了我們,你知道嗎,我感到他在思念著我。」
  可是紅玫瑰已經睡著了,沒有聽到關於魔力的那些話,她整日說著的那些話,說不定她都只是說說而已。
  有一天到來,這個早晨不再嶄新,小鳥的歌唱也不再迷人,她看和空蕩蕩的湖邊石凳,看著純藍的天空,看著草地,看著樹林。
  「你看,那朵白玫瑰耷拉著頭,無精打採的樣子,為什麼呀?她有回到了花園裡,可是為什麼不開心呢?」小男孩問道。
  「是呀,蝴蝶飛走了,只留下她自己。」奶奶回答。
  「我要跟她一起拍張照片,奶奶,我喜歡她,我睡覺時還看到過她,她那時送蝴蝶去了,從那時候他就開始不高興了。」
  奶奶拿著相機,孩子站在玫瑰園中,白玫瑰抬起頭微笑著,紅玫瑰也被照在在相片里,孩子在兩朵玫瑰中間笑著。
  「這朵紅玫瑰也很美麗呀,為什麼以前她老是用刺扎我?」
  「因為她以為你要去摘掉他,她誤會你了,你瞧,她現在對你多友好呀,還主動跟你站在一起呢,所以我把她一起拍上了。」
  「謝謝你,紅玫瑰,你願意做我的好朋友嗎?」
  這時風吹過來,玫瑰們點著頭。
  「奶奶,他們答應了。」
  「是呀,只要你先表示友好,別人是不會拒絕你的。」
  許多天過去了,眼看春天就要過去了,嫩綠的小草此時也變得強壯起來了,許多的東西都改變了,只是白玫瑰愁眉不展,心事重重,白天她享受著熱鬧的歡笑,晚上她卻被重回的孤單折磨著。
  這時她忽然聽到熟悉的呼喚,她起身走動起來,不知不覺地來到那片三葉草地,那裡看到他發現的五片葉子,當時她相信奇迹,此刻她體會到奇迹的創傷,於是,她轉身走開了。
  人們看著提前落花的白玫瑰,和妖艷的紅玫瑰,看來春天敲響了離去的鐘聲,男孩子拾起一片她的花瓣,「去找你的愛人吧,要不你就要後悔了,瘋狂一把吧,春天就要結束了。」小男孩真誠地說。
  「是啊,」紅玫瑰在一旁說,「去吧,你知道他的位置,去吧,年輕哪有不瘋狂的道理?」
  白玫瑰抬起頭來,眼睛里流露的淚水順著花瓣滑落下來,那是早晨的露珠,天氣從什麼時候開始變得溫暖的,才一星期的時間,怎麼卻這麼漫長。
  她收拾好行裝,準備今晚就出發,為了她的不確定的感覺,哪怕是證明這只是個一廂情願的幻想也好,哪怕是夢想破滅,也要親眼看到它是怎麼破的,這麼隔時空的思念的折磨總算要結束了,她聽到蝴蝶在呼喚她的名字,他說過她是天使的,她感到他是想說的,只是顧忌太多留在了喉間心底,她要過去親耳聽他說,她聽到了,這是魔力,她感覺到了。她停立在分離的山頭,看著眼前漫長的路,這條路將有著多久的甜蜜呀,她要飛越千山萬水前去相會,想到這裡她是多麼的興奮呀,她的臉色又出現了緋紅色,整個身體又恢復了活力,而不是死氣沉沉的樣子了,紅玫瑰看著她離去的時候都在欣慰地笑,想不到奇迹真的發生在現實的身邊,她勸她瘋狂的時候,都是不怎麼當真的,這時看到白玫瑰真的前往,反倒感到有些不可思議,又感到有些羨慕那些有理由瘋狂的人了。
  蝴蝶回到自己的生活,他感到玫瑰在呼喚他,好像連風都在恥笑他的軟弱,綠樹都在欺負他的孤單,要不它們怎麼在他的面前那麼故意地表示親密呢,他捂住自己的臉不敢繼續想了,在清晨和傍晚他在呼喚著她的名字,那麼親切的過去,留在在短暫的回憶里,可當他回憶起來,那裡有多少的甜蜜,既然緣分註定如此,自己何必軟弱地去抗拒,他知道她要來了。
  可是此時,等他完全清醒過來,摸著自己發熱的腦袋,不對,我怎麼生活在幻覺里,那不過是一場邂逅罷了,大家都感到了快樂,留下了美好的回憶,距離這麼遙遠,好像是造物主的玩笑,自己還有這麼多的事情要做,不行,這太可笑了。
  玫瑰在山頭停住了腳步,她感到了相同的想法,所以她感到了這麼個荒唐的想法,她感到了震驚和嘲笑自己,自己怎麼這麼沖呢,很快地,這個想法完全佔據了她的全部心思,她感到自己快要窒息了,那只是一場巧合,三葉草跟奇迹有什麼聯繫呢。
  她回到自己的花園,紅玫瑰見到她感到很驚奇,可是想了一下也就明白了。
  一周過去了,一月過去了,一年過去了,這一天,玫瑰園重新開滿了鮮花,紅玫瑰和白玫瑰都挨著肩膀了,她們發了很多的枝條,那個男孩子獨自來到玫瑰園中,他喜歡在這裡合影了,奶奶告訴過他這裡有個美麗的愛情故事,雖然沒有美麗的結尾但是在她生命的最後一刻,她還能這麼樂觀地面對自己的病情,給自己講述這個美麗的故事,用故事來教育自己。
  許多年過去了,他在湖邊拍了很多的照片,這天下午,他看到玫瑰園裡鮮花茂盛地盛開著,天堂里的奶奶能看得到嗎,這些花朵到底有著怎麼樣的心思呢,他放下畫筆,看著畫紙上兩朵玫瑰和一隻蝴蝶,花園旁邊一個小男孩被奶奶牽著手,好奇地看著蝴蝶和那朵白玫瑰,奶奶在給他講故事,他望著自己的畫紙留下了熱淚。
  對呀,很多的美麗並不是通過佔有得到的。
(全文完)

廣告

4 《蝴蝶與玫瑰的故事》 -參考資料

[1]小說閱讀網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