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

標籤: 暫無標籤

56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蜂》,作者:羅隱;朝代:唐;體裁:七言絕句。

廣告

 

1 《蜂》 -全詩

《蜂》《蜂》
                  不論平地與山尖,

                  無限風光盡被占。

                  採得百花成蜜后,

                  為誰辛苦為誰甜。



【作者】:羅隱    【朝代】:唐    【體裁】:七言絕句

【格律】:○平聲  ●仄聲  ⊙可平可仄  △平韻   ▲仄韻

                  不論平地與山尖,
                  ⊙⊙○●●○○      

                  無限風光盡被占。
                  ○●○○●●△  

                  採得百花成蜜后,
                  ●●●○○●●        

                  為誰辛苦為誰甜。
                  ○○○●○○△

2 《蜂》 -【賞析】:



  蜂與蝶在詩人詞客筆下,成為風韻的象徵。然而小蜜蜂畢竟與花蝴蝶不同,它是為釀蜜而勞苦一生,積累甚多而享受甚少。詩人羅隱著眼於這一點,寫出這樣一則寄慨遙深的詩的「動物故事」。僅其命意就令人耳目一新。此詩藝術表現上值得注意的有三點:

  一、欲奪故予,反跌有力。此詩寄意集中在末二句的感喟上,慨蜜蜂一生經營,除「辛苦」而外並無所有。然而前兩句卻用幾乎是矜誇的口吻,說無論是平原田野還是崇山峻岭,凡是鮮花盛開的地方,都是蜜蜂的領地。

  這裡作者運用極度的副詞、形容詞──「不論」、「無限」、「盡」等等,和無條件句式,極稱蜜蜂「佔盡風光」,似與題旨矛盾。其實這只是正言欲反、欲奪故予的手法,為末二句作勢。俗話說:抬得高,跌得重。所以末二句對前二句反跌一筆,說蜂採花成蜜,不知究屬誰有,將「盡占」二字一掃而空,表達效果就更強。如一開始就正面落筆,必不如此有力。

  二、敘述反詰,唱嘆有情。此詩採用了夾敘夾議的手法,但議論並未明確發出,而運用反詰語氣道之。前二句主敘,后二句主議。后二句中又是三句主敘,四句主議。「採得百花」已示「辛苦」之意,「成蜜」二字已具「甜」意。

  但由於主敘主議不同,末二句有反覆之意而無重複之感。本來反詰句的意思只是:為誰甜蜜而自甘辛苦呢?卻分成兩問:「為誰辛苦」?「為誰甜」?亦反覆而不重複。言下辛苦歸自己、甜蜜屬別人之意甚顯。而反覆詠嘆,使人覺感慨無窮。詩人矜惜憐憫之意可掬。

  三、寓意遙深,可以兩解。此詩抓住蜜蜂特點,不做作,不雕繪,不尚詞藻,雖平淡而有思致,使讀者能從這則「動物故事」中若有所悟,覺得其中寄有人生感喟。有人說此詩實乃嘆世人之勞心於利祿者;有人則認為是借蜜蜂歌頌辛勤的勞動者,而對那些不勞而獲的剝削者以無情諷刺。兩種解會似相齟齠,其實皆允。

  因為「寓言」詩有兩種情況:一種是作者為某種說教而設喻,寓意較淺顯而確定;另一種是作者懷著濃厚感情觀物,使物著上人的色彩,其中也能引出教訓,但「寓意」就不那麼淺顯和確定。如此詩,大抵作者從蜂的「故事」看到那時苦辛人生的影子,但他只把「故事」寫下來,不直接說教或具體比附,創造的形象也就具有較大靈活性。

  而現實生活中存在著不同意義的苦辛人生,與蜂相似的主要有兩種:一種是所謂「終朝聚斂苦無多,及到多時眼閉了」(《紅樓夢》「好了歌」);一種是「運鋤耕劚侵星起」而「到頭禾黍屬他人」。這就使得讀者可以在兩種意義上作不同的理解了。

  但是,隨著時代的前進,勞動光榮成為普遍觀念,「蜂」越來越成為一種美德的象徵,人們在讀羅隱這詩的時候,自然更多地傾向於後一種解會了。可見,「寓言」的寓意並非一成不變,古老的「寓言」也會與日俱新。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