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糖》

標籤: 暫無標籤

146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薄荷糖》是韓國新銳導演李滄東拍攝的第二部電影,他憑藉此片在韓國獲得了青龍獎最佳編劇。這是一部關於時間的電影,時間在影片中,代表著歷史,也代表著變遷。1999年春天,一位對生活巳絕望的中年男子再次來到他二十年前,在年輕時第一次與自己的初戀情人一起旅行過的地方,希望能再見初戀情人一面,然後再舉槍自殺,正當他舉槍將要自殺時,突然有一個人出現叫他最後再去與他的初戀情人見上面,回憶二十年前的這段初戀感情,他現仍然還忘不了當時兩人在一起的甜蜜時光,而當時他初戀女友送給他的一粒薄荷糖就成為了他在這世上最珍貴的東西。一年後,他的初戀女友找到他當時曾服兵役...

《薄荷糖》 -劇情介紹
《薄荷糖》《薄荷糖》

英浩(薛景求飾)是一個自殺死去的中年男人,在影片開始的時候就只剩下一具軀殼,整部電影以他的主要經歷為線索,引導著觀眾走入劇情。

1979年的春天,英浩參加了一次完美的郊遊,在那裡結識了他的初戀女友——成任,那是的英浩覺得天是藍的,雲是淡的,就連呼吸中都帶著美好的花香,那是,他覺得自己好幸福。

1980年,英浩去服兵役,成了一名光榮的士兵,就在這一年,成任去部隊探訪英浩,未果。這一年,發生了震撼人心的光州事件,學生被軍隊瘋狂的鎮壓,一名青春年少的女學生死在了英浩的面前,在學生面前,英浩看到了成任的影子,從此他認為他殺死了成任。

1984年,這時的英浩已經從部隊複員,難忘過去的他選擇成為一名警察,在他從警的這段日子裡,潛伏在他靈魂內的陰暗與暴力更加變本加厲的折磨著英浩,於是他以虐待犯人為樂,殘酷的現實讓英浩更加墮落,當初戀情人成任再次找到英浩時,英浩覺得自己已經滿身罪惡,在也不能回到從前。

廣告

1987年,英浩娶了女招待為妻,但英浩知道,自己心裡最愛的還是成任,他來到了成任的家鄉——君山,在這裡他抓到了一名年輕的嫌疑犯,對犯人的嚴刑拷打讓英浩失去了人性,在下雨的夜晚,英浩對身邊依偎的舞女輕聲的呼喚——成任,但他已經無法再回到過去,淚流滿面的他只能在回憶中思念成任。

1994年,這一年英浩已經35歲,成為傢具店老闆的他生活富庶,英浩一方面和自己的女秘書搞地下戀情,一方面調查妻子的私生活,並安排在汽車旅館捉姦,富足的生活讓英浩感到有些單調。

1999年 ,40歲的英浩在這一年破產,一無所有的英浩對生活徹底失去了信心,於是他選擇了自殺,在他自殺前,一個號稱成任朋友的男人找到了他 ,告訴他病危的成任想要見他最後一面。英浩在見成任之前先去買了一盒薄荷糖,當他見到成任的時候,成任已經變成了植物人,在成任面前,英浩泣不成聲,他哭泣著對成任訴說「我們好長時間不見了,我來見你了,你看到了嗎?成任,這是我服兵役的時候你買給我的薄荷糖,你還記得嗎?你給我的每一封信都藏著一顆薄荷糖,你看,我都藏起來了,你看到了嗎?他們還是那麼清新,那麼純凈……」

廣告

同樣是1999年的春天,落盡滄桑的英浩再一次和老同學故地重遊,20年後的郊遊已經物是人非,他與成任也已經生死永訣,回憶起當年的雲淡風輕,英浩呼喚著成任的名字沖向了飛馳的列車……

《薄荷糖》 -影片視點
《薄荷糖》《薄荷糖》

《薄荷糖》這部電影具有讓人震驚的魅力,它以時間的變換為主線,以英浩這個自殺者的人生軌跡為表述對象,讓觀眾在整部影片里因主人公的悲而悲,也因主人公的喜而喜,主人公在回憶的可能不是他自己的人生,因為英浩的遭遇可能就是現實生活中每一個人的遭遇。導演使用的是倒敘手法,讓觀眾與主人公一樣經歷了從生到死的過程,從主人公的青春向上到最後的麻木不仁,十分扣人心弦,讓人心動。

《薄荷糖》自2000年上映以來,獲得了很多榮譽,不但榮膺十大賣座影片,還一舉奪得了第21屆青龍獎最佳劇本獎(李滄東),最佳新人獎(李滄東),第37屆大鐘獎最優秀作品賞/監督賞/腳本賞(李滄東)等獎項。《薄荷糖》還被選為1999年釜山電影節開幕式影片和1999年亞洲電影節開幕式影片,並被2000戛納電影節的「導演兩周」入選,獲第35屆卡羅維法利電影節評委會大獎、2000年奧斯陸南部電影特別提名、BRATISLAVA電影節最佳導演。

廣告

《薄荷糖》 -影片特色

《薄荷糖》以倒敘的形式反映了一場真實的人生悲劇,極富詩意與美感,主人公英浩經歷了青春的理想、美好的初戀、軍旅、警察、墮落、結婚、背叛、成功與失敗,將一個小人物人生的經歷與苦澀逼真的演繹出來,讓每一名觀眾都能在這裡找到共鳴,同時也給人深深的思考,當現實與理想、愛情、美好的憧憬發生矛盾時,人生到底有多少是你不能承受的呢?

《薄荷糖》 -導演簡介

李滄東 Chang-dong Lee

《薄荷糖》李滄東

李滄東出生在大邱,作家出身,曾撰寫過多本小說,一九九二年獲取韓國日報的創作文學獎。期后他接受朴光洙導演的提議,負責編寫《Starry Island》的劇本和當該片的副導演。一九九七年拍攝首部作品《黑道初哥》(Green Fish)。2000年導演由薛景求和文素麗主演的《薄荷糖》。2002年的《綠洲》,李滄東又一次與文素麗合作,該片參加了當年的戛納國際電影節,大受好評。文素利在片中所飾演的智障女給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2007年的《密陽》則把全度妍送上了戛納影后的寶座。

廣告

《薄荷糖》 -主演簡介

薛景求 Kyung-gu Sol

《薄荷糖》薛景求

薛景求與宋康昊、崔岷植一起構成了韓國電影界男子演技派的「三架馬車」,展現平凡人物的非凡演技一直是他的標籤。薛景求同劉五性、朴光正、李文植是一同畢業於漢陽大學戲劇電影科後進入漢陽repertory劇團的演員,通過《地下鐵1號線》、《蚊子》等劇逐漸積累起了深厚的表演功力。薛景求出演的第一部電影是1996年張善宇導演的《花瓣》,之後在裴昶昊的《愛情故事》等片中跑過龍套,1998年得到了《開心見性》里比重雖然不大,但給人留下很深印象的角色。看好他在舞台上表演的全秀日導演邀請他在《停在空中的鳥》中扮演一位教授,直到和李滄東導演合作了《薄荷糖》之後,他開始在影壇閃閃發光並且被譽為韓石圭的接班人。成為主演級明星的薛景求之後經歷了古裝大片《銀杏樹床2》的失敗,但很快通過和全度妍合作《求偶一支公》回歸到普通人形象,大受歡迎。此後他主演了《公共之敵》、《光復節特赦》以及《實尾島》等賣座電影,並再度同李滄東合作了國際上揚名的《綠洲》一片。

廣告

文素麗 So-ri Moon

《薄荷糖》文素麗

文素麗1974年7月2日出生,她的第一部電影是李滄東導演的《薄荷糖》,但是在這部電影中她的表演並沒有得到很好的展現,直到與李蒼東的第二次合作。2002年的《綠洲》。文素麗扮演的智障女孩充分體現了她的表演功力,獲得了2002年威尼斯國際電影節最佳新人獎。而後一系列的國內獎項也隨之而來。2003年的《風流家族》,是林常樹導演的第三部作品。在片中文素麗的表演有了180度的轉變,演出了一個大膽風騷的已婚女人,和鄰家的男孩有了一段情事。本片也參加了威尼斯國際電影節,在隨後的斯德哥爾摩國際電影節上她獲得了最佳女演員獎。2004年她和宋康昊主演了《孝子洞理髮師》,本片通過理髮師的視角映射了韓國20多年的現代史。近兩年她陸續奉獻了《蘋果》、《女教授的隱秘魅力》等片。

廣告

金汝珍 Yeo-jin Kim

《薄荷糖》金汝珍

金汝珍1974年生於韓國慶南馬山,是家中三個女孩的老大,1995年畢業於梨花女大德文科。大學期間金汝珍開始與表演結緣,95年出演戲劇《女子依靠什麼生存》后一直活躍在舞台之上。1998年金汝珍收到來自大銀幕的邀請,和姜受延、張熙瓊一起出演林常樹導演的首部長片《開心見性》讓她當之無愧地獲得青龍的新人獎,次年的《薄荷糖》中金汝珍塑造了韓國電影當中最精彩的韓國普通女子的形象之一,為此也獲得多個獎項肯定。此外值得一體的是,金汝珍在2003年電視劇《大長今》中飾演了將長今領入醫學殿堂的醫女張德一角,得以讓全亞洲的觀眾一窺她精彩的演技和獨特的個人魅力。

《薄荷糖》 -幕後製作
《薄荷糖》《薄荷糖》

《薄荷糖》通過一個男人生命中的20年向我們展示了韓國社會的巨大變化,以及這種變化對人所帶來的衝擊。時間跨越20年,通過倒敘的方式展現男人金永浩的一生——他清淡美好的初戀;他索然寡味的家庭;他瘋狂絕望的工作;他徹底無望的崩潰……

《薄荷糖》是韓國新銳導演李滄東拍攝的第二部電影,他憑藉此片在韓國獲得了青龍獎最佳編劇。這是一部關於時間的電影,時間在影片中,代表著歷史,也代表著變遷——時代的流失和生活狀況的轉變,還有人的激情和靈魂的慢慢墮落和煎熬。當生命以一種倒退的方式向我們徐徐展示的時候,這種變遷的殘忍,時間的殘忍就顯得更加凜冽,它清楚的暴露一個單純善良對未來充滿美好期待的少年是如何在時間的變遷下變成一個殘忍的社會人,一個冷漠的男人,到最後終於成為一個絕望的要自殺的失敗者。

影片所表現的社會背景有亞洲金融危機,韓國的極權統治,光州事件,韓國經濟騰飛等等。導演李滄東是韓國學院派代表人物,他對社會生活的洞察與剖析有著驚人的深刻,他的作品在手法上有一個特點,基本都是採用紀實性的鏡頭語言,貼近生活從而挖掘其中種種殘忍與無奈。「人生是美麗的嗎?」影片中幾次提到這個問題,整部電影也通過男主人公荒謬而無奈的一生探尋著他的答案。

《薄荷糖》 -影片賞評
《薄荷糖》《薄荷糖》

普通人即是小人物,完整的二十年,主人公金永浩一生平凡的生活,因為某些致命的變故,無法回首。生命毀滅的那一瞬間,永浩又哭又笑地走上高架橋的鐵軌,對著迎面而來的火車疾呼:我要回去。畫面在他張嘴呼喊而顯得痛苦抽搐的一瞬間定格。之後火車倒走帶著時間駛回過去。在凄涼的記憶中,《薄荷糖》追述著過去。主人公金永浩在片子開始給人印象是精神紊亂而且脾氣暴躁,但是對於他何苦自殺難免產生疑問。時間回到三天前、雨夜裡,原來他早已準備自殺,但一神秘男子突然找到他,說曾經的初戀情人臨死前要見他一面……

韓國影片《薄荷糖》(Peppermint Candy)是一部有關時間的電影,講述著時間如何將一個人的生命毀滅。導演李滄東善於用秀美的畫面去描繪小人物或者是邊緣人物的生存狀態,這不論是在《綠洲》,或者是《薄荷糖》,都有很深的個人痕迹在裡面。《薄荷糖》里,他讓時間去毀滅了一個普通人的生命,電影以1999年為基點,1994年、1987年、1984年、1980年,最後是1979年。

如果說《薄荷糖》勾畫的是韓國近20年來的社會變動,一點也不為過。尤其是在光州事件上,這一點是值得思索的,也是李滄東的過人之處。比較於國人的傷痕文學,韓國並沒有那麼多歷史素材。當然,光州事件是一個徹底的悲劇。於是,2002年世界盃韓國人慶賀勝利,光州主場成了一片紅色的海洋,國內媒體做節目的時候不忘點燃一下往事的燭火,指出韓國的年輕人早已忘記了二十年前的歷史,他們根本不知道光州曾經遭受過的苦難,而一個不懂得反思的民族不是一個真正讓人敬佩的民族,隱晦言語中顯有諷刺韓國人世界盃的優異表現。

當時有些慶幸的心理,似乎我們的此類反思作品是層出不窮、屢見不鮮。而其實,真正的禁區領域根本沒有人去碰觸。沒有服兵役時遭遇光州事件,錯殺了那個無辜少女,金永浩往後的生活可以減少些愧責,但是那些被踐踏而過的薄荷糖散落一地,長官毫無人情的斥責,人性遭受的磨難,正是這段當兵入伍的生活以及在軍營里的種種遭遇激起了永浩人性深處的暴力與罪惡,令他因為沉緬其中、無法自拔。

《薄荷糖》《薄荷糖》

永浩曾經純潔的靈魂被光州事件的打擊腐蝕了,他的性情卻有僅存的善意,於是他有點意外地拒絕了初戀女友。如果他這份善意也可以最終消失話,那他也是一個徹底的悲劇。但是讓人揪心的是他忘卻不了這段感情,在割捨中一次次的淪喪:對犯人的殘暴,對妻子的不負責任,對家庭的無牽挂,對自己的仇恨。於是當生意破產、與妻子離婚後,他必然而然地走上了毀滅的道路,而這一切都是當初無形的手一步步拖扯著他陷進去的。

一個曾經年輕善良的生命就那樣遠去。把個人的毀滅歸究為無形的歷史,其實也是種故作的誇大,但歷史在引導個人或者說侵害生命上的影響作用是不容置疑的。如果沒有光州事件,永浩作為一個自我毀滅的犧牲品是不值得珍惜,至多是個自暴自棄的典型,但是正因為以軍人的身份錯殺了一條無辜的生命,引發的愧疚和往後點燃的暴力火種,才是他最後滅亡的根本原因。

暴躁和反覆無常,都是他本質里罪惡的一面。薄荷糖本不過是一時清涼,並不能口氣常新。再唯美的初戀,換來的也只是一段孤獨的回憶。對於永浩這樣搖擺不定的人物,《薄荷糖》刻畫得相當深入。永浩並不是故意去傷害著順任,而是因為太愛她不能夠去傷害。這份殘存的善意直接讓他難以生存,他選擇了新的感情,但是卻背叛著自己的內心,他不願去碰觸著過去的傷口,又傷害著現在的家人。

題外不得不感慨個人的力量在歷史前面是多少的渺小,當一個人無法去抵禦著時代環境的影響,他只能被同化,因為他已經遭受到感染。永浩的悲哀更在於這是一種自我的毀滅,周圍影響只是一個起因,至於實質的理由,估計是自我性格的缺陷。平鋪的故事和直白的倒敘,多少使得故事有幾分沉悶。而且故事還要倒著在自己腦海里剪輯,反覆看了好幾次才一併看完。比較於李滄東后一部作品《綠洲》里的畸戀,《薄荷糖》所能引發的群體哀悼容易接受多。20年的變化,對於一個平凡的小市民,入伍、當警察、結婚、創業、破產、自殺,並不是處於一種個人生存的邊緣狀態,而是群體的時代記憶。

《薄荷糖》《薄荷糖》

1979年郊遊,永浩離開了朋友們,一個人靜靜看著天空,流下了淚水。這個故意的痕迹是否告訴我們他之後20年痛苦的由來,面對一片同樣的藍天,永浩卻無法抵擋著陽光的刺眼。這樣的刺眼就像內心深處抹平不了的傷痕。

那之前,永浩的朋友們一堆人圍坐著,彈吉他唱歌,歌詞是這樣的:
我該怎麼辦呢,你拋下我的話
不行,真的不行,請你不要離開我,有什麼無法告訴我的苦衷嗎
曾那樣親切的你,曾那樣溫柔的你,怎麼能那麼無情
無法相信,你會舍我而去
我不要信,你跟我說再見

在歌曲里,是誰拋棄了誰?年輕人的離別。道不完的哀嘆、唱不盡的情意誰短長。時間拋棄了他們,如果時光倒流幾年或者提前開始,誰也不應該離開誰,溫存的話語其實都是虛偽的幻覺,也許最真實的只是曾經的感動,就像那薄荷糖入口的一陣清涼。看著這些深情的歌詞,總是想起永浩在那個雨夜裡的小旅館,和偶遇的女人偎依在一起。

他說:他看著窗外的落雨,心愛的她在看;聽著雨水的滴答聲,順任也在聆聽。幾番勸言,永浩突然覺得身邊人已是順任,於是顫抖地呼喚著愛人的名字,失聲痛哭,淚水如注。身旁女人,也一道聲淚俱下。窗外,依然是無眠夜雨,淅瀝嘩啦。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