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切武士之謎》

標籤: 暫無標籤

7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廣告

《莫切武士之謎》《莫切武士之謎》

作  者: (澳)漢彌爾頓 著,張靜 譯
出 版 社: 新世界出版社
出版時間: 2008-8-1
字  數:
版  次: 1
頁  數: 228
印刷時間:
開  本: 16開
印  次:
紙  張:
I S B N : 9787802287464
包  裝: 平裝
所屬分類: 圖書 >> 小說 >> 偵探/懸疑/推理

1 《莫切武士之謎》 -編輯推薦


如樓蘭古城一樣湮沒在茫茫大漠的莫切文明,它那雄偉的金字塔建築神廟,用活人「武士」獻祭的風俗,巧奪天工的精品器物,吸引著考古學家和盜墓賊,他們將目光同時鎖定在塵封的古墓。
  集偵探、懸疑、推理於一體的全球暢銷小說考古家講述充滿異國情調的驚險之旅,現代謀殺與古老傳說相呼應的完美展現足不出戶享受冒險刺激的最佳選擇。

廣告

2 《莫切武士之謎》 -內容簡介


在多倫多的一個拍賣場,勞拉得到了一個小盒子,裡面裝了一些小物件,起初它們在勞拉的眼裡只是些毫無價值的秘魯複製品。但後來勞拉發現這些東西是真正的莫切藝術品,而莫切是個古老的種族,莫切族的文化比印加人的文化還要久遠,因此他們是無價之寶。隨後,勞拉的助手被粗魯地傷害,暫時失去了記憶,並且在拍賣會上出現的「怪人」也慘死在她的店裡。勞拉意識到自己在無意識中已經和那些文物黑市交易者聯繫到了一起。現在她必須去秘魯並且和一幫盜墓賊戰鬥……

3 《莫切武士之謎》 -作者簡介

琳恩·漢彌爾頓,曾經任職加拿大略省政府,負責考古活動的授權和古迹保護計劃等工作,她將自己對古文明和神話的熱愛寫進小說,創造了古董商人兼業餘偵探勞拉這一個特形象。
  代表作品有《馬爾他女神》、《莫切武士之謎》、《凱爾特之謎》、《非洲旅行團》、《復活島謀殺案》等。

廣告

4 《莫切武士之謎》 -書摘插圖


蜥蜴
  「地上和水中的生靈們,你們真是不幸,惡魔就要降臨在你們身邊了,」一個男人高舉雙臂怒吼著,眼睛凝視著遠方。
「神意,12:12,」我對自己咕噥說。要知道到這已經是第三天了,住在隔壁的這個瘋子鄰居,三天前就開始在我這個名為格林哈爾&麥克林塔奇的商店前四處轉悠。這三天以來,我已經聽了好多遍關於世界末日的預言。然而他的預言並非基督教的聖經,而是反覆強調雪萊的一首詩《奧西曼德斯》,他引用《奧西曼德斯》一詩中講述奇迹的部分對自己的工作和絕望之情進行強烈的抨擊。我不知道還有沒有比謝莉和神的旨意更糟糕的事情了。
「神意,12:12,」他嘟囔著。至少還有一件事讓我感到滿意,那就是他說的關於預言啟示之類的東西,又讓我上了一課。
「開始是一場可怕的大火,」他對一群圍在自己周圍的遊客說,他的聲音越來越低。圍在四周的人小心翼翼地從他身邊緩緩走開。這也不能怪他們,他滿身灰塵,頭髮蓬亂,眼中充滿了極端狂熱之情。「而且我看到了,那是一片交織著火焰的玻璃海洋。」他繼續說道。
我知道,神的旨意又要來了。
「神意15,第二篇,」他拖著長長的尾音朗誦道,「然後,人類就會滅亡。罪惡的報應就是死亡。」
「《羅馬書》①6:23,」我忍不住說道。這個男人向我走了過來,儘管我對這個社會無法治癒精神上的疾病而心懷不滿,對他也滿懷同情,但不管怎麼樣,他把我的客人都趕走了。現在是旅遊旺季,街上的遊人遇到這種麻煩毫無疑問會遠遠躲開。我繞過街頭跑了起來,希望在他看到我之前,能趕緊穿過街道回到我自己的店裡。如果他看到我了,等待我的會是《便西拉智訓》。②
「與女人的邪惡相比,其他的邪惡都是那麼渺小,」他大聲叫道,最終把目光停在了我身上「《便西拉智訓》25:19。」
我後退了一步,然後趕緊從他身邊跑了過去,順著商店門口的台階往上爬。
「這是你的過錯,」他尖聲叫道,指尖直指向我。直到我爬上最後兩個台階,衝進店裡關上門,在此期間,他的目光就沒從我身上移開過。天平明顯向珀西·畢施·雪萊傾斜了。
當我躲進屋裡時,莎拉·格林哈爾嘆了口氣,問我:「你沒事吧,勞拉?那個討厭的男人又在搞什麼鬼?」
「我懷疑他瘋了,」亞歷克斯·斯圖爾特說。亞歷克斯是一個退休的水手,住在隔壁,是我們店裡不可或缺的幫手。他接著說:「我覺得可能是因為現在是太平盛世,所以得給我們來點的恐怖感。你們看過報紙沒有,全世界的人對與天堂有關的跡象和其他一些事情都會焦躁不安。顯然那些人覺得所有的徵兆都說明一點,人類會被洪水淹沒這個結局一定會應驗。」
「我只希望他另找一條街道,向別人發表長篇大論的演說,對於我們的生意來說,他簡直是個瘟神!不過我不願意叫警察,畢竟他還是挺可憐的。」
儘管那個男人有點瘋狂,但我現在回想起來他說得有道理,也許從嚴格的年代順序來說並非如此。火災並沒有發生,但躲在儲藏室的那個男人卻死了,死於謀殺。之後很長的一段時間,惡魔和他在地上的黨羽就遊走在我們周圍,而且在這段時間,惡魔一直在傷害著我們,讓我們認識到他的存在。我的確得為自己的罪行承擔一定的責任,因為在一定程度上,此後發生的所有事,都是因為我沒能控制住自己暴躁的脾氣。
雜亂無章的傳奇故事就這樣,我的商店被搗毀拉開了整個事件的序幕,至少在警察的檔案卷宗中是這樣記述的。在這次事件中,我的商店幾乎被燒成了廢墟。但是在我看來,這個故事要追溯到好幾個月前,要從莫德·麥肯錫的死說起。
莫德是一個住在約克維爾的古怪女人,格林哈爾&麥克林塔奇商店也在約克維爾境內。莫德和她的丈夫富蘭克林經營一個特殊的小店,店名叫珍奇老店,裡面出售各種各樣的小東西,天知道,就是一些古董,還有一些破爛貨,夫妻倆住在商店的樓上。據我所知,莫德和富蘭克林幾乎時時刻刻都呆在自己的店裡。這家店所在的房子原本屬於莫德家族,後來莫德家賣了房子搬走了,過了好長時間,莫德和富蘭克林才把這所舊房子給買了回來。當約克維爾還是個破舊的小城區時,這對夫妻就生活在這個城市裡,他們親眼目睹了這座城市成為六十種文化的匯聚之地,一開始,最好的咖啡屋和民歌歌手都出現在這座城市,但隨著時間的日積月累,這六十種文化逐漸露出了醜陋的面目,毒品交易也現身街頭。之後,約克維爾再次復甦,成為奢侈消費之地,但夫妻倆還像以前一樣繼續經營自己的小店。
他們還是一個民間商業協會的創立者,說是一個社交俱樂部更為貼切一些。我們這些店主中有幾個人也是這個商業協會的成員,大家每周在米爾咖啡屋聚會一次,我們稱這種聚會為街道集會。我們一起商量聖誕節如何進行裝飾,一起出錢在城裡打廣告,一起處理一些惡意破壞公共財產的行為,還有其他一些日常事務。但我們還是喜歡閑談一些無關緊要的小事:誰大病初癒了,誰要外出做生意了,誰要搬到附近住了等等。幾年前,我和丈夫克萊夫還沒有分開,為了和他離婚,我迫不得已賣了商店,我敢確定,那段時間我一定也是大夥議論的焦點。我們監視著這條街的一舉一動,這似乎都成了我們的生計,事實上也確實如此。
我們是一個緊密的小團體,所有人都是朋友,一部分原因是我們這些人從事的生意並不完全相同,因此我們都不是直接的競爭對手。我們中有一個時尚設計師,一個書商,一個理髮師,一個手工藝商店的老闆,我有一個古董傢具設計商店和一個亞麻用品店。我們也不會排斥新來的人,我們通過不記名投票的方式決定是否接納新人,但是投票的方式大家也不常用。
富蘭克林去世之後,莫德還一直經營著自己的商店。我們根本不知道她的生意怎麼樣,也許比我們想象的要好。毫無疑問,如果去她的店裡仔細挑選的話,還能找到一些珍品。但是富蘭克林死後,店裡就再也沒進過什麼新商品了。
就像莫德自己說的那樣,她開始變得「腿腳不靈便」了,這時,咖啡集會就轉移到她的店裡了。大家都會輪流帶一瓶咖啡和一些小甜餅去。但是沒過多久,有一天莫德的商店沒有按時開門營業,於是我和朋友莫伊拉就跑去她的店裡,想看看她到底出了什麼事。結果發現喜歡談論「符咒」的莫德正躺在通向二樓房間的樓梯拐角處,驗屍官的結論是莫德不小心從樓上摔了下來,摔斷了脖子,頭骨骨折。
我和莫伊拉看著躺在地上的莫德,都覺得以後再也不會像以前那樣看到這位鄰居了。
但有一件事卻讓我們跌破眼鏡,莫德和富蘭克林的積蓄比我們猜測的要多得多,那是相當可觀的一筆錢,實際上,有一百多萬美元,還不包括房子和店內貨物出售所得的收入。那筆錢最後捐給了一個慈善機構,而那座舊房子和店裡的東西則留給了他們遠在澳大利亞的侄子,我們從沒聽說過他們還有這樣一個侄子。此外,讓我們高興的是,還有一部分成為我們咖啡集會(我們私底下都這麼叫)的基金。只要條件允許,我們會每年聚會一次,大家一起去喜歡的餐廳吃頓午餐。
在這之後的一段時間裡,大家談話的焦點幾乎都集中在富蘭克林和莫德身上。
商店的開門時間還沒到,莫伊拉順便過來喝杯咖啡,我大聲問道:「你們覺得那些錢是從哪來的?」
「投資唄!」莫伊拉大膽地說,奠伊拉是我們當地美容沙龍的老闆,「現在回想起來,莫德總是在樓上的書桌前辦公,處理的好像是債券之類的東西,」她一邊說,一邊用她精心修剪的指甲輕輕敲著桌子。
「但是你也得有錢去投資啊!」我回答說,「依我的經驗,這裡的每一個人都沒什麼發展前途。」
「他們可能就是在這方面比我們強,」莫伊拉說。因為她也是個成功的女商人,所以別人都覺得她非常大方。
我清楚地記得那一天,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我把自己的商店四處打量了一番,我覺得自己的商店還非常不錯,有那麼一會兒,我對自己的那段生活還挺滿足,而我對自己的未來也非常心滿意足。確切來說,我從事的事業可能並不是什麼刺激的事,但卻很穩定。我和莎拉兩個人一起合作得還不錯。她讓我管採購的事,所以,為了採購,我每年有四次機會進行長時間的採購旅行,可以去我喜歡的地方。而莎拉天生就是個會計,她負責把商店管理得井井有條。我們給那些回頭客編了本花名冊,因為有了這些重複購買的顧客,我們度過了那段蕭條的日子。
在我看來,我的生活非常愉快。大約有一年的時間,我自己一個人生活,雖然我非常喜歡我生命中的前一個伴侶,他名叫盧卡斯·梅,是一個墨西哥考古學家,雖然偶爾我還是不得不抵制住誘惑,盡量不給他打電話,盡量不乞求他回到我身邊,但我對自己的獨身生活很滿意。
只要有時間,我常常會與莫伊拉這樣的朋友聚到一起。此外,每周有一天晚上,我都會去多倫多大學上一節課,課程內容往往是有關古代歷史或語言,一部分原因是由於這些課程與我的經營有關,但更主要的還是因為我對這些課感興趣。很早之前我就意識到我當不了學者,但是我喜歡對眾多的事物能知之一二,特別是我去採購東西的地區,我希望能了解這些地方的歷史。
我是一對年輕的馬爾他夫婦的監護人,他們住在加拿大,那個年輕的小夥子叫安東尼·法魯吉亞,他學習建築學。我和一個朋友羅布·盧卡茲共同承擔起監護的職責,他是加拿大皇家騎士護衛隊的一名警官,我是在一兩年前在馬爾他認識他的,並且一直與他保持著聯繫。年輕的法魯吉亞一家住在羅布家的一個地下室里,羅布和他的女兒珍妮弗,還有他的搭檔芭芭拉共同生活在這幢房子里。我有時會去看望法魯吉亞一家,每個月我都給安東尼的媽媽打一次電話,讓她報告一下情況。此外,周日我去鎮上的時候,就會和安東尼及他的妻子索非亞,還有羅布一家一起吃頓飯。
莫伊拉打斷了我的思緒,她問道:「那你覺得莫德的那些破爛東西會怎麼處理?」
「她那個澳大利亞的侄子對那些東西一點也不感興趣,」亞歷克斯插了一句,「他會把房子賣掉,房子里的東西也會被莫爾斯沃斯&考克斯拍賣行拿去拍賣。」他提到的那個拍賣行非常有名。
「那如果按你這麼說來,亞歷克斯,這估計是真事兒了。」莫伊拉笑著說,「我不知道你從哪兒得來的消息,不過你好像什麼都知道。」
事後證明亞歷克斯說的也並不完全對。沒過多久,那處房產外面就貼上了「待售」的標記,幾乎在同一時間,有人把這棟房子搶先買走了,這個人是本地最大的房產所有人,也是最大的房東。沒過多久,那所房子就開始進行裝修,打算日後出租。至於租給誰,房東並沒有說明。這間房子是高檔的租住用房,這樣的房子真讓人激動不已。但關於這所房子,他始終沒有向我們透露太多的內容。我們都希望能到房子里去看看是什麼樣子。巨大的板牆把這個裝修工程圍了起來,我們越是想看看裡面的樣子,卻越看不見。連亞歷克斯·斯圖爾特也搞不清楚到底這所房子的新租客會是誰。
不久,伴隨著轟鳴的巨響,板牆被推倒了,商店也壯觀地現身眼前。標籤上註明的是「克萊夫·斯旺,設計師,古文物研究專家」。我的前夫,那個卑鄙小人竟然在街對面開了一家店,和我競爭!
從那一刻起,我舒服的小世界開始支離破碎!
「我的天哪,有種男人是很難擺脫的!就像臟襯衫似的總在你周圍打轉!」莫伊拉驚呼道。
「真是倒霉,」我抱怨道,「我的事業才剛邁出了第一步。」我這麼說其實是多此一舉,因為莫伊拉對這一切無所不知。但不管怎樣我都得說兩句,「他之所以能開這家店,就是因為我太笨了,我嫁給他的時候,給了他一半的財產。他真是個蠢貨,後來我們離婚時他堅持要我賣了這間商店,分給他一半的錢。我倒是運氣不錯,後來和莎拉合夥,又把商店買了回來。他現在跑回來又想幹什麼?竟然還在街對面開店!」
莫伊拉同情地嘆了口氣說:「他一定有一種能力,能讓女人們都為他著迷,是不是?開始是你挑中了他,然後又把他掃地出門。所以他又另找了個女人,名字叫什麼來著,斯萊斯特,看看,那個女人給他買了間商店。」
「我覺得他不會對你構成多大的威脅,親愛的,」莫伊拉繼續說,她稱呼每個人都是親愛的,「畢竟他這輩子都沒老老實實地工作過一天,現在可能老實嗎?」
我覺得也是。克萊夫是一個傑出的設計師,我們曾經是很美滿的一對。但就算天才也不會注意到他的本性。不久我們便結婚了,作為結婚禮物,我把商店一半的所有權分給了他。從此,他開始每天斜靠在旅館的撞球室里,和那個來自比克尼斯的年輕女子眉來眼去,而我為了買到最好的木雕,在一條陡峭的山路上推著一輛租來的吉普車,要不就在蒸籠一樣的倉庫里,汗流浹背地和客戶代理商討價還價。
事實上,莫伊拉說的對,克萊夫不喜歡工作,但是他卻和一個叫斯萊斯特的富婆結婚了,她擁有的財產可以多到僱人為他工作。我很想對克萊夫不屑一顧,我向莎拉保證,克萊夫絕對不是個問題,但莎拉肯定已經明白過來,過去那段日子裡她所做的一切已經讓自己捲入了這場戰爭。
事實上,只要他下定了決心就會努力工作。當我們離婚時,他也的確是一個強大的對手。我無法想象,他一定是個巨大的威脅。我曾經愛過他,我們的婚姻維持了十二年。他的名字出現在街對面那高雅的金色信箋標語上,時刻提醒著我,在某種程度上,自己的人生缺陷幾乎都是由於自己的失敗所致,就像我失敗的婚姻和克萊夫的勇敢一樣。
我盡量露出笑臉,努力像以前一樣過日子,關注著生活中的細節和日常事務。我計劃下一次旅行去印度尼西亞和泰國,然後處理上一次從墨西哥運來的貨物。出於社交考慮,和往常一樣,今年每周日還是要去羅布家吃飯。我和索非亞、珍妮弗會坐在後面的露台上看羅布和安東尼做烤肉野餐,而芭芭拉則在旁邊優雅地遞上餐前開胃點心,然後把花瓣沙拉和其他我幾乎辨別不出來的東西拌在一起。芭芭拉是一位非常自信的金髮女郎,她扎著馬尾辮,體態優美,很會料理家務,瑪莎·斯圖爾特常對此驚噓讚歎。
還有那個要對莫德的財產進行拍賣的莫爾斯沃斯&考克斯拍賣行,我會去那兒看看能不能買點能在我店裡出售的東西,再買一兩件莫德和富蘭克林的私人物品作紀念。我讓亞歷克斯幫我留心拍賣通知。
亞歷克斯幫我拿回一份物品目錄。那天,我正在重新整理陳列櫥窗,告誡自己不要老盯著街對面克萊夫的商店,而亞歷克斯卻在那兒細細閱讀那份待拍賣的物品目錄。
  ……

5 《莫切武士之謎》 -書摘與插圖


 

《莫切武士之謎》《莫切武士之謎》


 

6 《莫切武士之謎》 -相關詞條

文學 小說 書籍 青春文學

7 《莫切武士之謎》 -參考資料

1.噹噹:http://www.dangdang.com/
2.卓越:http://www.joyo.cn/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