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花鴛鴦圖》

標籤: 暫無標籤

164

更新時間: 2013-12-12

廣告

此幅《荷花鴛鴦圖》即白石老人「紅花墨葉」風格的代表。作品縱180厘米,幅寬71厘米。款識:齊黃。鈐印:木居士,白石翁。紙本設色。畫面以荷花、鴛鴦為題材,以紅描花,以墨點葉。另有明代陳洪綬《荷花鴛鴦圖》。其圖以荷花為題,畫上4朵荷花,由含苞欲放到花蕾初綻,從含露朝陽到爭艷怒放,形象豐富地展示了荷花的多姿多彩。而荷葉的俯仰截掩則映襯其「出淤泥而不染,濯青蓮而不妖」的擬人化風範。一塊形狀奇怪的太湖石,立在荷葉叢中。

《荷花鴛鴦圖》 -齊白石作品簡介
《荷花鴛鴦圖》《荷花鴛鴦圖》

 齊白石是二十世紀中國畫壇的丹青巨匠,一代宗師。在近一個世紀的藝術歷程中,創作了數以萬計的藝術精品。他的藝術領域涉獵之廣,題材廣泛,尤以畫禽鳥動物著稱於世。在我們所見到的作品中就有:八哥、麻雀、翠鳥、綬帶、畫眉、孔雀、鴿子、黃鸝、喜鵲、老鼠、松鼠、松鷹、鴛鴦等40餘種。而以荷花、鴛鴦為題材創作的作品是白石老人所愛之作。它詠唱自然生命,寓意吉祥。鴛鴦寓意愛情與家庭的美滿。荷花鴛鴦是白石老人花鳥創作中的常見畫題,但在具體畫法上則有不同的表達方式。

翰海秋拍將推出的《荷花鴛鴦圖》是白石老人「衰年變法」之後創作的巨幅作品。齊白石「衰年變法」后的繪畫,逐漸脫離「青藤」、「八大」冷逸的一路,獨創紅花墨葉的雙色花卉與濃淡幾筆蝦、蟹、草蟲,達到筆簡意繁的藝術境界。在作品題材上,反「雅」為「俗」,將鄉村瓜果菜蔬、蟈蟈、蝗蟲乃至筢犁、鋤頭等等都拿來入畫。表現手法繼承傳統繪畫,吸收民間藝術的審美趣味,那些原本「粗陋」的草蟲、菜蔬,在齊白石的筆下,呈現出清新疏雅、趣味盎然之格調。其紅花墨葉、兼工帶寫的筆法,乾淨中透出老辣,簡約中蘊含渾厚。

此幅《荷花鴛鴦圖》即白石老人「紅花墨葉」風格的代表。作品縱180厘米,幅寬71厘米。款識:齊黃。鈐印:木居士,白石翁。紙本設色。畫面以荷花、鴛鴦為題材,以紅描花,以墨點葉。濃艷的紅色花團、變化中的墨色荷葉和水中一對相依相伴的鴛鴦遙相呼應。整個畫面布局合理,筆法簡練揮灑自如。信筆所至使滿幅畫卷充溢著一種盎然生機。作品集中體現了白石老人創作禽鳥類作品的藝術天賦,為精益之作。

廣告

《荷花鴛鴦圖》 -任伯年作品

設色,絹本,立軸,尺幅:138×42厘米。
虛谷在挽任伯年聯中稱譽:「筆無常法,別出新機,君藝稱極也;天奪斯人,誰能繼起,吾道其衰乎。」徐悲鴻則將任伯年「定之為仇十洲以後中國畫家第一人」(《任伯年評傳》),任伯年在近代繪畫史上的傑出地位是舉世公認的。他的畫風新穎生動,風姿多彩,長於設色,於花鳥、人物、山水無所不能,無所不精。以個人成就而言,他的花鳥畫最具特色,但從歷史角度來衡量,則他的人物畫成就更大,這是因為在清末人物畫普遍弱化的歷史環境中,任伯年顯得尤為突出。
任伯年精於寫像,是一位傑出的肖像畫家。他的人物畫早年師法蕭雲從、陳洪綬、費曉樓等人,造型誇張奇偉,勾勒靈動,形神畢肖。他的山水畫創作不多,但以筆法見長,自具特色。他的花鳥畫更具創造性,富有巧趣。他早年以工筆花鳥見長,仿北宋人畫法,純以焦墨鉤骨,賦色肥厚,近陳老蓮一派。後來吸收了惲壽平的沒骨畫法以及陳淳、徐渭的寫意畫法和西洋繪畫的技巧,將數者融合為一而又有所變化,形成了兼工帶寫、明快溫馨、簡逸放縱的筆調,開闢了花鳥畫的新天地,對後世產生了巨大的影響。雖然由於任伯年出身貧寒,讀書不多,故與吳昌碩、齊白石相比,畫作中蘊涵的文思較乏,缺少一絲畫外餘音,但就筆法、墨法、結構、色彩而言,任畫技巧更為豐富,足資後世借鑒。
此幀任伯年的《荷花鴛鴦圖》寫鴛鴦遊戲於荷田之中,荷葉碩大如盆,素雅的白蓮花散發著幽香。畫面以青綠色調為主,清新可人。因系畫於熟絹之上,又以用水見長,故色彩交融明快自然,富於生氣。筆與筆之間的留白,起到了透氣和清醒視覺的作用,斑駁迷離,實非功力深至不能輕達此境。鴛鴦的造型古奧生動,運筆凌利,細節處收拾穩當,簡練傳神,均是彰顯出任伯年獨特而高超的繪畫技藝之處。

廣告

《荷花鴛鴦圖》 -款識

光緒丙子(1876年)仲冬,伯年任頤。

作者畫風
《荷花鴛鴦圖》陳洪綬《荷花鴛鴦圖》

 在人物畫的風格方面,唐宋以後的寫意人物大致可分三大流派。一派是傳統的線描派,以唐吳道子、宋李公麟等為代表,講究用筆的變化和素雅的韻致;一派是粗筆寫意派,以五代石恪、南宋梁楷為代表,打破了用線的局限,以水墨直接揮寫;一派是古拙派,為五代貫休始創,所畫人物奇形怪狀,獨具古拙之風。古拙派因不合時尚,因而在很長一段時間都沒有流行成風,但陳洪綬卻使古拙派得到了復興。陳洪綬繪畫以臨古入手,為自己的繪畫風格打下了深厚的傳統基礎。

在人物造型上,陳洪綬將貫休人物畫的「胡相」特徵轉化為「漢相」,將其丑怪突兀的形象弱化,並把「宗教梵境」轉化為「人間仙境」。在衣紋用筆上,陳洪綬還吸收了顧愷之的畫法,不過分考慮人物內在的結構,而是著意於一種人物動勢和衣紋筆勢。

廣告

但他又比顧愷之更注意衣紋的重複性,在強調衣紋筆勢的同時又增加了一些裝飾性效果。在用色方面,陳洪綬以不損傷墨韻和用筆為準則,並注重色彩的對比性,使畫面顯得古雅別緻。陳洪綬還善於利用襯托對比和誇大個性特徵的手法對人物形象進行處理。在他筆下多是經過大膽的誇張變形的人物,他們個個相貌奇特,反映了他對於現實的諷刺與否定的態度。陳洪綬除在人物畫上成績顯著外,在山水、花鳥方面也獨具風貌。他的山石皴法波幻雲詭,筆墨高雅樸厚。

賞析

《荷花鴛鴦圖》中有作者署款:「溪山老蓮陳洪綬寫於清義堂。」下鈐:「陳洪綬印」(白文)、「章侯」(朱文),是陳洪綬早年時的作品。此圖以荷花為題,畫上4朵荷花,由含苞欲放到花蕾初綻,從含露朝陽到爭艷怒放,形象豐富地展示了荷花的多姿多彩。而荷葉的俯仰截掩則映襯其「出淤泥而不染,濯青蓮而不妖」的擬人化風範。一塊形狀奇怪的太湖石,立在荷葉叢中。

兩隻彩蝶在空中翩翩起舞,正欲向一朵荷花飛去,而另一隻早已停留在花心之上,一動一靜,互為呼應。蓮葉的婀娜多姿,荷花的嬌艷欲滴,與古石的瘦硬層疊構成了鮮明的對比,但在作者的筆下卻被結合得十分自然。一對鴛鴦在水面戲水悠然,打破了一池碧水的寧靜。一隻青蛙正隱伏於石后的荷葉上覬覦甲蟲,弓身欲動,使畫面充滿了生機與意趣。在這幅圖中,作者用筆工緻而不顯刻板,著色醇厚而不流於俗膩,畫風素潔明快,既有應物象形的寫生功底,又不乏變幻合宜的適度誇張,顯得和諧、統一。

圖中水面上的青萍(葉),星星點點,集聚在水畔的鴛鴦、荷葉、枝幹乃至岩石腳周圍,將全圖和諧地組合成為一個整體。全圖布局周密不苟而靈動,工筆又輔以寫意,是陳洪綬工筆重彩畫的重要特點之一。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