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雪千年上部》

標籤: 暫無標籤

7

更新時間: 2013-08-29

廣告

《花雪千年上部》是姚明澤所做的一部奇幻類小說。

花雪千年1

前奏

月光凈潔如水。花瓣從星空掉下。銀河裡一陣陣光浪。

雪后神界的王城上是我專註的眼神,風吹著我如雪的長發,白色王袍在身後自由飛揚。望著我的天下,思念如月光流淌。

淚落情傷,絕望如海。你的容顏在記憶里焚燒了千年。離別碎裂成愁,在無奈里沉寂成痛。腳下淚已千行,悲傷成詩,你的美,已將我塵封於世。

相思如潮,愛怎麼斷絕。在緣中仰望前世:一千年花的海洋,一千年雪的世界。

一千隻雪候鳥從王城上飛過,鳴叫聲里埋葬著塵封了千年的寂寞。

冰涼的光灑在身上。那些如煙的往事,彷彿不死的回憶,在遺忘里重生。漸漸的,我忘記了我是一個王……。

歌聲在夢裡流淌,在那些雪落花開的季節飛揚。月光如水,冰輪碾夢。一陣陣花香從夢裡飄來……。

玄武

花開的記憶,雪落的軌跡,伴著風隨心所欲的飛揚。我坐在玄武石上感傷地望著天下,王袍在風裡寂靜的飄搖而落,身後是一輪冷的月。任時間在思念中流淌,侯鳥是愛一季一季的遷翔。寂寞像無處不在的風,吹拂著我的靈魂。我是一個孤獨的王,卻無法擁有遺忘……。

廣告

花雪千年2

一百年到了,我蘇醒了。

花瓣在三界停止了掉落,神、魔、人三界在瞬間滅亡。

天雷劈斷了神界天壇(神界用於祭天的地方)的十九根神柱和雩水壇父王的墓碑。想著整個神界的臣民和人民在瞬間消失,我流下了無助的淚水。為什麼在我離開麒麟島的這二百年我竟是如此失敗。獨孤影告訴我說現在三界都已滅亡他會在神界滅亡的第三天死去,要我善待好他的兩隻火鳳,告訴我要我在他死後離開神界去尋找聯絡人界之王火夕和冥界之王夜天,把逆雲從靈界救下,說逆雲是我哥是逆神他的生死決定著天下所有人的命運,說逆雲是唯一能將神界重新恢復起來的神界真正的王。我問這是為什麼,難道我不是神界的王嗎?獨孤影回答我說我太放不下感情了,我是一個命運紊亂不同尋常的王。我不明白為什麼逆雲會是我哥,會是神界的王。離開獨孤影所居住的天神殿後,我獨自悲傷著從王城上沉默著一路走過,雪在腳下發出寂寞的碎裂聲,痛苦從心裡一陣陣襲來。這一千多年來我一直都試著把自己從感情中解脫出來,為此我囚禁了自已一千年,但我仍然沒能忘記雪柔。也許獨孤影說的對,我太放不下感情了。

廣告

在這寂靜的夜裡望著沒了臣民和人民的神界,我是一個孤獨的王。望著天邊的月輪和星光,雪柔的身影在我的腦海里閃現。失去就真的失去了,再也回不來。過去將我塵封。當寂寞襲來的時候,我的生命開始充滿悔恨。我像個旁觀者看著自已任回憶吞噬,思念顛覆了我的靈魂。雪柔你在哪裡?我現在很想你,我躲不過對你的思念,也逃不掉你的身影。我知道你已經不在了,可是思念卻依然為你蔓延。愛的滋味,刻骨銘心的無望,刻骨銘心的絕望。我何時才能解脫,何時才能將你遺忘。

花雪千年3

人界的夜空響起了女媧的歌聲。

歌詞

(花瓣被風吹落/我的孤獨無外可逃/對你的愛慕/

對你的思戀/像月光陣陣冰涼/難道你還不懂我的愛/

莫明的心痛/心碎的匆忙/我要離去的淚光/

你的影子依然荒涼/以後會有誰來陪你寂寞感傷/

廣告

像我這樣的痴情守侯/在人間留戀你的溫柔/

你是瞬間的火焰/今生難以永久/不敢回頭/

怕我再沒勇氣遠走/也許你不會來挽留/淚水迷失了方向/

莫明的心痛/一個人單戀的結局/我是這樣無奈的選擇放手)

火夕睜開了眼。他有些莫明,我怎麼會在寢宮,我不是被妖兵圍著嗎?火夕坐了起來,還好,還有體力,這是什麼?火夕看到了枕邊的白金色神鞭。

花雪千年4

古魔界的歌聲穿破遺忘的時空,這是紫瓊在失去羽影后唱過的歌,經過了兩千年塵封,歌聲依然嘹亮,充滿了淡淡的無助與哀愁。

《秋》歌詞

(寂寞像風流淌/我站在秋中凝望/楓葉追著感傷/我的世界如此荒涼/為你消瘦的臉龐/在秋中依然堅強/多想有你在我身旁/一起快樂悲傷/看著天邊雲朵/那是你寂寞時的憂傷/你現在怎麼樣/有沒有站在秋中彷徨/望向你的方向/遠方的你可知道/我們都需要堅強/太多的夢想都需要翅膀/未來不會太遠/努力就有天堂/我相信你可以飛翔/愛就要有希望/堅持就會成功在望/我在秋中為你祝福/希望有一天/你會實現心中理想/有夢就要飛翔/我和你也一樣/為愛活的更加堅強/不辜負你我的期望)

廣告

王城猶在,冷月無聲。飛鳥夜孤,茫茫霄雲。天有幾何,情留銀漢。

火夕站在王城上,望著空無一人的人界疆土,他堅強的對自已說道:即使現在我沒有了一切,也決不放棄人界的未來,我相信在我死前,我會讓人界重新強大起來。

如水凈潔的月光瀉在玫瑰花海上。一陣風吹來,撲鼻的香氣,在薄薄的夜霧中瀰漫。遠處的銀河裡星光閃閃。夜蟲在玫瑰花海深處清唱。沾滿月光的蝴蝶在玫瑰花海上飛翔。夜靜極了。

風拂著我的冰藍色長發,白袍漫舞。火鳳向天空飛去,在月下起舞。月烏身邊圍著蝴蝶,她像個天使搖擺著柔美的身姿,齊膝半透明的紗裙上泛著月光。我停下了腳步,看著這一切,幸福的微笑。有你們真好。

忽然,一陣悠揚的笛聲破了玫瑰花海上獨有的靜。

我和月烏同時說出了同一個名字:「紫竹!」

我聽著笛聲,很是迷惑。紫竹不是去了人界的西方嗎,怎麼會來這裡?是不是找到了雪柔的屍體?太好了!我就要見到雪柔了,就要和雪柔在一起了。我興奮的像個孩子順著笛聲向玫瑰花海中的森林裡跑去。

廣告

花雪千年5

靈界王城上的滅天忽然感到自己的靈魂像月光洗過一樣,變得乾淨、明亮。滅天對自己說道:我要做一個善良的王,義仁天下,讓靈界更加強大,讓所有生活在靈界的人都感到自豪。忽然又覺得靈魂像月光被烏雲遮住了,依然灰暗陰惡。滅天知道此刻紫瓊正在與他體內的黑暗之魔廝殺,他知道紫瓊想讓他的靈魂和生命充滿善良,不再陰惡。他希望紫瓊能勝出,他也不想做一個殘忍的王。不!我要破了星密,我要成為全天下的王!滅天一手抓著天魔杖,一手扶手著王城上的城磚,跪在石地上,痛苦地皺著眉,他的靈魂忽明忽暗。風吹著他的衣袍和長發。幾片楓葉飛來。暗紅色的雲和山在遠方沉默,幾隻烏鳥高傲的拍打著黑色巨翼從這裡飛過。

魔欲里白鳳感傷的驚唳一聲,身體瞬間分出一隻和自己一模一樣的白鳳,然後飛往了一望無際的黑暗裡。

廣告

雪兒,你去何方?紫瓊閉著眼在意念中向已飛遠的白鳳問道。

女神,我的孩子現在有危險,我必須去救他,請原諒我不能和你一起戰鬥了。白鳳忍著淚飛的更遠了。它知道自己一走,光明女神就有可能死在魔欲中。因為它的光魂和紫瓊的光魂是一體的,雖然它已留下分身,但那終究是分身,不是真實的它。光魂是光的靈魂,如果分開了,就會減弱彼此的戰鬥力和法力。可是寒兒現在有危險,白鳳已經聽到了它的孩子最微弱的呼救聲。它用意念對光明女神說道,女神請原諒我的自私。

花雪千年6

風從月光裡帶來花國花海冰涼空靈的香氣。遠霧迷茫。群星燦爛。靜的彷彿能聽到流星從如水的星空里划落的聲音。銀河橫在如詩的夢裡。永遠不會凋謝的花為成群的蝴蝶綻放著生命里最熱烈的愛。一望無際的花海,一望無際的愛。雖然寂寞,但是可以活的很快樂。每一朵花都藏有無限的愛,醞釀出香氣,飄向整個世界。

跟著花王我們出了玫瑰海,經過百合花海、牡丹花海、櫻花海,還有鶴望蘭花海。一望無際的鶴望蘭,無比堅貞、純潔的愛,每枝都只開兩朵像鶴一樣的花,猶如永遠不離不棄的戀人,彼此守在一起,在風中飄香。最後在七里香花海的盡頭,我看到了一望無際的白蓮,也許這就是萬心說的聖蓮花海了。花海連著天邊的星空,一朵朵聖蓮開在水上。漸漸的湖水越來越廣闊,聖蓮的香氣也越來越醇厚,我沉醉在花與月光的世界里。花下是含情如脈的碧水,天邊有星星落在密密的葉子下,薄薄的水霧在此刻屏住了呼吸,玉潔冰清的月光漫在每一片葉子和花上,靜靜的滑入湖中,泛起一顆顆晶瑩的光。微風帶著香氣撫摩著我的臉,冰藍色的長發輕輕揚起。有蝴蝶飛來,我的世界醉了。

花王把我們帶到了一望無際開滿聖蓮的湖的中央鮮花遍地的小島上,然後望著我說:「我們到了,就是這裡。」

花雪千年7

我明白了一切,於是讓白鳳把我帶回了花島。望著聖蓮花海的遠方,我想火天該出現了。

冥界的天空開始下雨了,天陰陰的充滿失落,雨絲像牛毛一樣軟綿綿的,從灰色的寂寞里掉下。

雲鳥從來都是那麼堅強,在雨中它們感受著絲絲清涼。

夜天坐在王座上看著落地窗外的雨空沉思著,我到底要怎樣才能把冥界變的更加強大,實現獸族先人們的夢想,我是為了獸族而活著,我肩負著獸族的光復和末來,可是我不知道我該如何去做。我知道我長期守在這座城中,永遠不會強大起來,但是那些魔界的兵將會有多少願意再次跟我離開?我真的屬於這裡嗎?不,我不屬於,我屬於天下,天下也屬於我。難道要等上幾百年幾千年才能使冥界強大起來嗎?不,我等不起,我的生命是有限的。時間是寂寞的,但我卻比時間更寂寞;時間是孤獨的,但我卻比時間更孤獨。時間終究是時間,而我卻是一個人,一個有思想有智慧的生命。所以我決定明天我要重整軍容和制度,為將來冥界的壯大而做好準備,也許是該改革軍制的時候了。為了將來的強大而隨時做好一切準備,我相信機遇總是在準備好了以後。如果明天改革成功,我想離冥界強大起來的日子也不遠了。

花雪千年8

靈界的天空里冰凍的月輪閃著寂寞的光。雪落在海中化為最無奈的感傷,海浪依然無休的猛烈。海邊的雪島上有了死亡的痕迹,幾隻烏鳥的屍體在雪地上只剩下了長長的尾羽,又有一隻烏鳥從高大的雪樹上重重掉下,打落了雪樹樹枝上厚厚的積雪,露出了樹唯一的綠色。烏鳥在雪地上砸了一個深深的雪坑,身體在雪坑裡巨烈的哆嗦著,最後眼珠無神的緩緩閉上了。樹上的幾隻烏鳥也哆嗦著身體,它們受不了這驟變的寒冷,將漸漸隨著無年的寂靜,無聲的死在這個純潔的世界里,永遠消失。黑色的屍體和白色的世界永遠都是對立的,沒有戰爭,沒有硝煙的死亡,組成最和平的氣息,靈魂在風中晃動,像遠處不滅的燈火。

一隻獵犬在夜色中狂吠,惹醒了主人的酣夢,主人睜開眼后不明白為什麼天還沒亮,他起身點上了燈,撩開窗幔,感嘆到:「嚯!好大的雪啊。」遠處的牧場已經完全被覆蓋了,白茫茫的一片。幾隻凍死的壯年公羊的屍體已經被雪裹住了,只露出了兩隻羊角在雪面上,那是唯一代表它們曾經存在過這個世界的證明。

不知道這場雪將要下到什麼時候。牧場木屋內的牧羊人看了看下雪的星空,他感到不可思議,這麼大的雪,怎麼還能看到月亮和星星,不管了,反正是夜晚,於是熄了燈,又倒在床上,裹緊了棉被打起了呼嚕。一切都與他毫不相干,彷彿雪是為雪而下,月光和星星是為了夜晚而存在,一切就應該這樣。

不知道會有多少凍死的屍體將要被雪埋葬,那些生命真是太可憐了。

花雪千年9

漸漸的前面越來越幽深,一片濃郁的森林。

光漸漸的在森林中消失了,偶爾有幾縷光從濃郁的樹縫間猛的射下,在森林裡厚厚的積葉上灑出一片朦朧來。林中古老的樹上繞滿了長藤,藤葉濃的分不開。一些食人花在前方開出最美的顏色,當一隻蝴蝶飛過,被它猛然吞食了。昆蟲不知在何處鳴叫,為這裡無年的寂寞演說。幾隻始祖鳥在高大的古樹上梳理著羽毛,它們像神界的鳳鳥一樣身披美麗的尾羽。

火鳳早已在我的王袍里睡著了。

我牽著雪柔的手,走在厚厚一望無際的枯葉上,身邊刮著陰陰的風,林間絲絲的涼。

「雪柔,你冷嗎?」我把雪柔攬在懷中向前走著。

她看著我搖搖頭,然後把頭放在了我的肩膀上。

「王,你冷嗎?」她喃喃的說道。

「有雪柔在,王是不會冷的。」我把臉貼在了她香香的頭髮上。

她笑了笑,和我一起沉默著向前走著。

前方出現了一個深綠色的湖,湖面長滿了浮游植物。

「王,我們離那個湖盡量遠些,在原始森林裡湖中往往隱藏著可怕殘忍的食肉生物。」玄風轉過身輕聲對我說道。

花雪千年10

當一隻天翼獸低下頭看到雪柔滿眼淚水絕望的眼神時,它的靈魂顫抖了。多麼無奈的生命啊,我是不會讓你落入海中的。天翼獸一個滑落向海面飛衝過去。

在雪柔入海前的那一刻,天翼獸成功的接住了雪柔。

生命死亡前的本能使的雪柔緊緊抓住天翼獸脊背上的長毛,再也不敢鬆開了。

當我睜開眼睛,我像重生了一樣看著雪柔驚叫道:「我就知道,雪柔不會死!永遠都不會!」

雪柔死裡逃生驚魂未定的心逐漸恢復了平靜。

一切都過去了。

那隻救了雪柔的天翼獸馱著雪柔回到隊伍中,跟著龐大的隊伍向天邊的一座綠島飛去。

雪柔看著我笑著:「王,雪柔沒有死,雪柔說過會永遠守在王的身邊的。所以,我怎麼能輕易的就離開呢。呵呵……。」

我慶幸的笑了笑。剛剛明明怕的要命,現在卻笑的這麼囂張,不過蠻可愛的,我嘖嘖的說道:「是嗎,你知道嗎,我剛才都快被你嚇死了,閉著眼不敢看你落入海中的場面,我知道那是我們永遠的訣別,從此再也無法見面的離別。」

《花雪千年上部》 -參考資料:

http://www.applelei.com/files/article/html/36/36239/index.html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