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幟》

標籤: 暫無標籤

17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花幟》所描述的,不是轉折之中歷史的陣痛,而是陣痛的先兆,或者說,是這種先兆在香港商界的一個縮影。所以,「九七」作為歷史的分界線,不僅被表述為劇中所有人物都意識到的歷一種歷史尺度,一種用以認識時代潮流、左右自身行為的「風向標」,而且被表現為極富感情色彩的心靈的試金石。


《花幟》 -基本信息
梁鳳儀 著
出版社中國戲劇出版社
《花幟》 -內容提要

花幟招展,花迷人眼!香港過渡時期著名交際花杜晚晴的故事。三代為娼的她,身為下賤,心比天高。在燈紅酒綠的大都會裡,穿梭於巨富和權貴之間,在金錢與權力的巔峰之上,遊刃有餘,呼風喚雨,本可隨波逐流、藉機斂財,然而國族情懷與愛情之間怎麼擇舍?命運之環擺到了她的石榴裙下……港版《桃花扇》,滋味萬萬千! 
  

《花幟》 -作者簡介

梁鳳儀,中國大陸及港台最受歡迎的女作家之一,香港商界、出版界、影視界女強人。其最突出的成就是,創造了財經與文藝融為一體的財經言情系列暢銷小說、影響力已波及全球華人文化領域。  

廣告

《花幟》 -相關信息

在「九七」所舉起的愛的大蠹面前,到底是真愛國假愛國、真愛港假愛港,凡我同胞凡我港人,誰都不可能不以這樣那樣的方式,表明自己的態度。在這部電視劇中主要是以喬繼琛、榮浚傑為代表的香港商界頂級富豪們的所思所想、所做所為:他們的陰謀與策略,他們的懊惱與歡欣,他們的躁動與沉著,他們的手段與目的,他們的狹隘與優容,無一不在這塊試金石面前顯出本來的面目。所以,在我看來《花幟》值得稱譽的地方,首先是它對時代精神的把握。再過一年,隨著主權的回歸,香港這座世界名都,這顆璀璨的「東方明珠」,就將洗去歷史的恥辱,不如一個嶄新的時代。《花幟》中主要人物的「九七情結」,無論其怎樣環繞或以何種方式來抒寫自己的心跡,無論其是否為此而心中忐忑,輾轉反側,是否如喬繼琛那樣,處心積慮走資逃資覆雨翻雲,或如榮浚傑那樣,不但對香港前途極富信心,對一國兩制的理解也極具慧識,在藝術內涵上都是這種時代感的曲折反映。 

    

廣告

因此,但用觀賞性來要求《花幟》。《花幟》就顯得不那麼好看。與那些娛樂型作品比較,它在外觀上少了花哨的包裝,也少了場面的堂皇,色彩的艷麗,更少了故事的曲折,清潔的感傷,一句話,少了取悅觀眾的外在的美感。我想,這也許是編導有意避免媚俗,所以才使此劇捨棄了它本可輕而易舉達致的效果,而去追求敘述的平實,情致的清麗,以便讓觀眾從香港商界上層人物急遽變化的心態中,不僅看到這個財經都會真實的人情世態們還能從中感受到某些不能不令人深長思之的東西。而我正是從這裡看出,《花幟》作者的創作態度是嚴肅的。所以,這部電視劇能夠越過表層的生活真實,而在藝術形象的典型意義上下功夫。從這方面看,喬繼琛、杜晚晴和榮浚傑的形象是有一定深度的。本來金錢是財產最一般的形式,用馬克思的話來說,「它與個人的獨特性很少有共同點,它甚至還直接與個人的獨特性相對立」,但對喬繼琛說來,金錢就是他的靈魂,就是他的一切,就是他那離開金錢別無獨特追求可言的獨特個性的表現。他在它面前不但目光炯炯、勇氣倍增,而且變得狡猾異常、信心十足;如果說,金錢可以將「丑變成美,錯變成對,卑賤變成高貴,老朽的變成朝氣蓬勃」(莎士比亞:《雅典的泰門》),以賺錢為樂事的喬繼琛,由於對金錢的貪婪,對他人的卑劣算計,而使他的靈魂成了「魔鬼的巢穴」。喬繼琛也坦然承認,他不是天使而是魔鬼,他告訴杜晚晴自己做事的原則,第一是賺錢,第二、第三人仍是賺錢。為了賺錢,他可以不擇手段,可以將道德、良心、友誼、情愛,統統踩在腳下。正是這一點,終於使杜晚晴看清了也是看清了這位股票大王「愛」的渺小,因而下決心離開了他。應該說杜晚晴和喬繼琛的關係,一開始便是一種魔鬼的交易,但作者並未將他們的情感糾葛簡單化。金錢所奉行的一切功利主義與物質主義的原則,在生活的溶解器里不僅枯燥無味而且面目可憎,所以,輕狂的享樂衝動和所謂「酒神行為」的縱慾迷亂,就成了喬繼琛一類人物「放浪形骸」的必然行經。而杜晚晴卻仍然保存著一份對愛的嚮往、對人格獨立的追求,她最終選擇的不但不是金錢,也不是對異性感情的依附。通過對杜晚晴愛愛怨怨、親親憎憎的情感波瀾和人生選擇,常常會使人感到在作者的審美表達中有一個大寫的「愛」字,在榮浚傑、杜晚晴等人的血液中流動,這種愛也表現在他們和山本一郎的真摯友誼,以及殷家敏和山本夫婦的情感糾葛中。真正的愛,是和祖國和自己民族也是和自身的人格尊嚴分不開的,這也正是全劇命意結穴之所在。 

    

廣告

但,電視劇畢竟不同於文學作品,它的敘事成分始終離不開感性的形象形式,所以,畫面語言和語境的創造與形象刻畫是否豐滿,關係異常密切。從這個角度看,除在中心情節線上的人物,在足以表現性格特徵呢過的細節和內心情緒的生動與豐滿上海顯得比較薄弱;喬繼琛妻子死後,因故劍情深而生出的悔悟,與杜晚晴傷臂之後,仍然不改初衷赴北京教書,在情節的邏輯發展上,不能說沒有一定的合理性,但因缺少內心情緒的深度描寫和必要的細節,沒有形成跌宕的情感與大起大落的行為選擇之間應有的藝術張力,因而減弱了藝術感染力和衝擊力。或許,這些都和題材的選擇與處理有關。這部電視劇所構築的審美景觀,它所描繪的商界上層人物的生活圈子所能聚合與傳遞的美感意義畢竟是有限的,而曾江(喬繼琛)的扮演者)等主要演員的表演又相當出色,所以才會使人感到這個劇所失去的藝術衝擊力,是非常令人遺憾的。  

 

《花幟》 -演員名單

 劉嘉玲-杜晚晴 
 潘 紅-段家敏 
黃百鳴-榮浚傑 
 湯鎮宗-冼崇浩 
 狄波拉-許林琳  
  謝 賢-顧世均 
 張堅庭-山本一郎 
 曾 江-喬繼琛 
 焦 姣-於寶心 
 倪 震-許少峰 
 熏 妮-榮夫人 
 唐麗球-杜再晴 
 楊諾思-山本惠子 
 周初明-侯奕升  
  鮑起靜-姚佩雲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