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和尚》

標籤: 暫無標籤

9

更新時間: 2013-07-18

廣告

《花和尚》是一部玄幻類網路小說。

第一章輪迴就見美女(修改)


自太平洋吹來的四月潮濕而溫和的春風拂過曼哈頓島。曼哈頓這座屬於美國紐約市中心的繁華區域一如往日人潮如織。

如果說世間人幾多歡喜幾多愁,今天的魯達就屬於發愁的那個。不,確切的說是帶著憤怒和沮喪的心情。當街上很多遊客眺望曼哈頓西南那座巍然屹立自由女神像的小島時,魯達卻正用手揉著發腫的臉。

一個小時前,在紐約自由搏擊黑拳擂台上,他輸掉了最後的一場比賽,整整兩萬美金的最高獎金與他擦身而過。那是一場不對稱的黑拳搏擊賽,他的對手是一名身高近兩米的高大魁梧的甘比亞黑人,無論是重量還是抗擊打程度都遠遠勝過身高才一米七的魯達。

「該死的幕後交易,該死的地下賭博!」魯達憤恨地詛咒著這場不公平的比賽,這時他的耳邊傳來一聲帶有地道的北京腔的高呼:「嗨!站住,小偷,抓住那個小偷。」

廣告

扭頭望去,兩名黑人自人行道上飛快的朝他這邊奔來,他們的身後是三名和魯達一樣黑頭髮,黑眼睛,黃皮膚的中國人。

在追來的三名中國人身後,還有十幾名沒有反應過來的中國老少圍著一名手持導遊旗的導遊小姐,傻乎乎望著這邊。

第二章英雄救美是風流


名人語錄———魯智深:不要以為你很強大就了不起,這世上有很多比我們更強大的力量存在。譬如俺,俺是被一個自稱上帝的傢伙弄天上來的。他把俺弄來的原因就是他犯了一錯誤,讓一名和俺同叫魯達的人死在槍下,據說那個無賴之所以死了是因為當時上帝站在他身邊打了一個噴嚏,於是他被吹到子彈上了。

他死在西方上帝管轄的地片,上帝卻把他弄去了東方,進入俺的身體,而把俺從東方弄到西方當了天使,一個沒有酒,沒有肉,不能打架,背後扇著肉翅膀的天使。

至於俺和那個魯達的命運是如何產生的,俺並不清楚,貌似上帝通過了外交途徑。

廣告

俺不想當天使,俺想回去,俺和史進兄弟的酒還沒吃完就被弄來了。可現在俺生氣的時侯只能揮揮衣袖,聽說下面的人把俺衣袖產生的風叫做「卡特里娜」和「查理」。

第三章今兒揍的就是你


魯達並不搭理鄭屠戶的招呼,徑直走到肉案近前,只經過鄭屠戶的時侯用眼角掃了他一眼,這一眼中透出的冰冷和兇狠令鄭屠戶這樣殺豬無數,期男霸女無計的人物也不由打了一個冷顫。

「我說鄭當家的,前兩天外村鬧豬瘟,死了幾頭豬,據說那幾頭死豬落到你手裡了?」魯達在肉案外誇張地揚起鼻子似乎在聞味,同時眉頭皺起,彷彿嗅到了什麼很噁心的味道。

鄭屠戶當即就不幹了。做惡人可以,但是做沒聲譽的惡人是萬萬不可以的。大宋朝以商立國,商譽是一個買賣人的命根子,說他賣瘟豬肉和砸他的攤子沒有什麼區別。他立刻高聲嚷道:「哪有此事?我鄭家肉鋪可是正正噹噹的生意人。」

廣告

「正當?正當生意不過是指你向官家交了銀子。」魯達輕蔑地斜了鄭屠戶一眼,嘴角擠出的話險些讓鄭屠戶當場崩潰:「得了梅毒大瘡的婊子,只要交銀子也是正當婊子。可是嫖她人的就倒霉了。你要是被這樣的婊子害得下身流出膿來,你會因為這個婊子是正當勾欄就不搧她嗎?」

第四章亡命徒的桃花運


流氓懺悔錄———鄭屠戶:不要隨便吹牛,拉虎皮作大旗。這要分情況。我就倒霉在這上面了。其實我根本不認識小種相公,我只認識他的管家。如果我不拉出小種相公來,那個魯提轄未必就會圖財害命。那是個真正的惡人,不折不扣的惡棍,如果你也遇到這樣的惡棍,千萬不要激怒他,否則後果很嚴重!

要學會謙虛,作個謙虛的無賴才是正道。

泰拳的出名之處就在於出拳剛烈兇狠且殺傷力很大,肘和膝蓋,還有鞭腿最具威力。

鄭屠戶這一拳奔了過去,魯達已輕身彈起,膝蓋恰到好處頂在鄭屠戶的肘關節處,同時彎腰左肘猛擊下去,鄭屠戶的這支胳膊當場報廢。不等他發出慘叫,一記更兇猛的鞭腿迅若急風貫在鄭屠戶的太陽穴上。

廣告

鄭屠戶只覺耳中霹靂聲響,這記鞭腿把他運到嘴邊的慘叫也抽了回去,人隨著鞭腿的力量拱到旁邊牆上,再順牆滑落。這下死的倒是乾脆。

第五章尿壺帶來的苦惱(改動版)(上)


金老漢聞聽心中一沉,說道:「這個……怕有不便,可否再倒出一間客房?」話音剛落,卻聽門帘挑動,外面又進來一撥客人,高聲喊道:「店家,還有空房沒有?連走幾家客棧都是滿員,莫非趕廟會不要錢嗎?」

那店主低頭湊近金老漢悄聲問道:「老爺子,你要不要住店?每一間都是滿的,實在是擠不出空地方了。要不老爺子去別處看看,我這房間就給後來的人了。」

金老漢一想若是此地無處安身,荒郊野外也是麻煩,索性咬牙應了下來,交付了銀兩,在店小二引路下先去吃了晚飯,然後各回房間。

魯達是何等眼尖的人物,在客棧飯堂吃飯的時候就看出金家父女表情尷尬,他也並不點破,只在回房的走廊靠近金老漢身邊,低聲道:「老爺子放心,今晚我打個地鋪就是了。」

廣告

第五章尿壺帶來的苦惱(下)


這句話聲音溫和低沉,可對金翠蓮卻不差於耳邊霹靂。最後半杯水帶著杯子扣在提轄的嘴臉上,一些水直接灌進了魯達的鼻孔內,幾乎把魯達當場嗆死。

阿彌陀佛,好在這個投胎鬼命硬,大聲的咳嗽中從鬼門關轉了回來。

金翠蓮剛才迫在眉睫的內急是解決了,可是人也渾身癱軟,驚羞中撲倒在地,整個人壓在魯達的身上,驚羞難當竟昏了過去。

魯達抬身抱起栽在自己身上的佳人,先使勁咳嗽一番,待喘息過來,才發覺扶住懷中女子後身的那隻手掌接觸的是一片溫滑。隨著手掌遊動,他才明白女子被他一句話驚昏了過去,竟沒提上褲子。

他將按在女子膩滑臀部的手掌移到背部,輕拍伏在肩頭的佳人,呼喚道:「喂,醒醒,醒醒。」

金翠蓮哼了一聲緩過氣來,伸手欲推開魯達坐起身,猛然醒悟自己的褻褲還褪在膝間。而她身體立起,魯達的手掌也自然而然朝下滑落,隔著外面的衣裙,托住了她的臀部。金翠蓮羞臊無比,剛恢復的力氣又散了個乾淨,只奮力掙開魯達的手臂,便跌坐在一旁。

廣告

第六章打劫


金老漢在看著史進輕輕敲門的時候,他就知道自己的孩子和提轄官人之間肯定是不清不楚了。俗話說知子莫過父母,金翠蓮平日里早就起床收拾停當,今日卻在雞啄米一般的敲門聲中沒有絲毫動靜,不是有鬼才怪。

其實金老漢還真冤枉了金翠蓮。

天光漸亮,小睡片刻的金翠蓮便起身穿衣,卻驚醒了身邊的魯達。魯達睜眼看到旁邊坐起的金翠蓮白皙赤裸的腰身,還有彎腰取衣時側面露出的優美輪廓,他忍不住把這個美妙的曲線重新放躺到地鋪上,又是一陣親吻撫摸。

當史進不知好歹一聲接一聲敲門的時候,魯達和金翠蓮二人剛結束劇烈運動,相顧摟抱著回味剛才的瘋狂。

魯達暗自慶幸敲門時間比較晚,否則還真容易給自己落下個毛病。早起早歇他能接受,但是要早起早泄他會罵娘的。

與金翠蓮穿好衣服,開門走出,金老漢隨意朝房內掃了一眼,看到的是並不凌亂的床鋪和地上一幅簡單的席褥。他心中又有些奇怪,難道這二人就是睡過料了?

第七章念一聲阿彌陀佛


來到兩名身穿灰色僧衣,俯卧在地的和尚身邊,掀翻身體才發現俱是氣絕身亡,看樣子竟是被用繩索活活勒死的,也不知這兩個和尚如何得罪了那伙人。

從和尚身上只掏出一封法貼,書上大意是推薦這二人去東京大相國寺做事。魯達看后心中不覺大笑起來:「看來這魯提轄還真有和尚命。只是書中這兩名和尚,年輕的叫智平,年長的叫智性,若冒充這二人身份,花和尚魯智深從此怕是要變成和尚魯智性了。」

把這封引薦法帖揣入懷內,又把僧衣僧鞋扒了下來,就地挖了一處淺坑掩埋掉兩名和尚的屍體。他身後史進也一把火把七名賊人的衣物等物燒了個乾淨。

魯達和史進說了自己想冒充和尚混進東京汴梁的打算,史進年青氣盛,心性貪玩好奇,聞聽眉開眼笑道:「哥哥這個主意倒是好玩,我也試一試做和尚的滋味。」

當下二人換上僧衣僧鞋,又用匕首做剃頭刀把頭髮剃去,轉眼工夫樹林中冒出一黑一白兩和尚,只有那黑和尚身材高大魁梧,掃帚眉,鈴鐺眼,臉上絲絲橫肉,任誰看也不象一名出家的和尚。

第八章擂台


轉過兩個街面,遠遠看到一座擂台搭在空曠之處。擂台下人山人海,擂台上一名黑衣漢子一邊敲鑼一邊高聲大喝:「還有沒有挑擂的?」每隔數息,他便敲一次鑼,喊上一聲。

魯達與史進把金家父女夾在中間,一前一後分開人群擠到擂台前。

只見擂台上高懸橫幅:「壽州劉府比武招親」八個大字。擂台上東西兩邊各有兩把椅子,東面椅子上端坐一名二十四五歲模樣的青年,帶一頂木瓜心攢頂頭巾,穿一領銀絲紗團領白衫,腰扎紅線扣帶,腳上蹬著黃色牛皮軟靴。脖頸系著紅絲帕,腰間斜插名人扇。

青年身旁椅子上歪坐一名手捂腹部的漢子。見那漢子頭戴一頂范陽氈笠,上面散開一把紅纓,穿一領白段子征衫,腰間系著縱線絛,下面青白間道裹腿,牛皮短靴,右臉上巴掌大一塊青記,面似民間常說的陰陽臉,腮邊微露黃須。

擂台西側兩張椅子也坐有二人,看年紀不過三十齣頭,都是膀大腰圓的壯漢。

第九章鬧劇(上)


鑼聲再響,一名白衣皂靴的漢子自一旁木梯拾階登上擂台。

擂官再次喊擂,又有數名應擂者上台,均被曾索與蘇定大敗而歸。被蘇定打下擂台的不過鼻青臉腫,被曾索踢下擂台的無一不是骨斷筋折。

台下眾人見曾索下手兇狠,紛紛搖頭指責,或交頭議論,一時無人再上台應擂。

老者看曾索師徒霸道強橫,捻須嘆道:「可惜擂台上不許動用兵器,燕青沒有了弩箭,只憑拳腳怕是要吃虧了。」

魯達心中正想如何幫助燕青,台上曾索在擂官敲鑼喊擂的時侯步到台邊,目光掃及魯達和史進,冷哼道:「這世上偏就禿賊多。」

魯達聞聽心中動怒,想起林中所殺那人也自稱姓曾,說不得就和這名曾索來自一處,一想既然都殺了一個,也不在乎多得罪下去。他對身邊同樣滿臉怒氣的史進遞了一個眼色,隨即高聲喝道:「我應擂!」

第九章鬧劇(下)


魯達微微點頭,正待說話,只聽木梯響動,上來一名青衣小廝對擂官悄聲耳語一番,那名擂官連連點頭,緊步趕到二人身邊陪笑低語數句。魯達與燕青聽過擂官的話俱是見怪不怪,各自返身回歸座位。

台下史進見台上正要動手的場面突然被擂官打斷,魯達返回擂台西側后對他招手示意,史進只當魯達要他上台做助擂,興匆匆搶上擂台,側立魯達身邊挺胸疊肚環顧台下,那架勢比魯達還要橫上幾分。台下觀眾中有看不慣這兩個和尚張揚嘴臉的,紛紛喝嚷起鬨,卻沒有一個人肯站出來高喝一聲:「我挑擂!」

魯達手指擂台下一處人頭攢動的地方,對史進道:「兄弟去給我看看,那裡正在開盤子賭我和擂主燕青勝負情況。你看仔細賠率與盤面回來告訴我。」

史進聞聽大喜道:「我去押哥哥的庄,這回進了壽州城,哥哥若能左手銀子右手美人,我看這個和尚不當也罷。」

魯達揉著下巴笑道:「你先不要下注,只看他們開出的盤子情況再說。」

史進點頭返回台下,分人群奔最熱鬧的地方擠去。

《花和尚》 -參考資料:

http://www.d9cn.com/d9cnbook/5/5754/925859.html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