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爾文與花栗鼠》

標籤: 暫無標籤

136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三隻可愛的花栗鼠,帶來了節日的希望與祝福,卻也遭到別有用心之人的覬覦。那麼,它們能否從人類的貪念中全身而退呢?

廣告

1 《艾爾文與花栗鼠》 -故事梗概

在人們的腦海里,活潑可愛的花栗鼠原本屬於濃密茂盛的樹林。那裡才是他們生活、嬉戲的世界。但在無奇不有、無所不能的大銀幕上,三隻活蹦亂跳的花栗鼠則成為能說擅唱的活寶級人物(動物似乎更確切一點):穿紅色帽衫的艾爾文(賈斯汀·朗飾)可以說是花栗鼠三人組的頭兒,性格張揚愛搞惡作劇;穿藍色帽衫的高個子西蒙(馬修·格雷·庫伯勒飾)則是個愛安靜且腦子充滿智慧的傢伙,鼻子上的黑邊眼鏡就能說明這一點;身形略顯富態的西奧多(傑西·麥卡尼飾)喜歡穿綠色帽衫,是個活潑、可愛好吃懶動的傢伙。
這不三隻穿著時髦的小可愛闖入了人類的世界,遊盪到了一個窮困料到、事業失敗的作曲家大衛·塞維爾(傑森·李飾)的門下。小傢伙們二話不說就霸佔了大衛的房子,為了說服大衛收留它們,三隻花栗鼠也展露天分,原來它們不僅會說話,還很會唱歌。於是,在倒霉音樂人的建議下,一支花栗鼠合唱組應運而生。身兼合唱組經紀人及歌曲作者的大衛,在三隻小可愛的幫助下,很快在競爭激烈的流行音樂圈名聲大振。三隻花栗鼠也在轉瞬間成了家喻戶曉的知名「人士」。不過,調皮搗蛋的小花栗鼠可不是可塑性很強的人類歌手,要管住它們可花費了大衛不少的心思和力氣。大衛·塞維爾窮困寂靜的生活也在三隻小動物的「幫助」下,熱鬧、混亂、一團糟……

2 《艾爾文與花栗鼠》 -影片幕後

《艾爾文與花栗鼠》《艾爾文與花栗鼠》
想來,當今絕大多數年輕的以及不太關注美國早年動畫劇集的同志們,肯定面對這三隻長相不起眼的花栗鼠,會陌生的不能再陌生。的確,早在大約半個世紀以前,這三個小傢伙就已然從20世紀福克斯公司動畫部門的「生產線」上蹦下來了。並且,以它們在唱歌、舞蹈方面的獨到「天賦」,瞬間在各類電視節目盛行的激烈競爭中成功站穩腳跟。當時正處在電視媒介迅猛發展的黃金時期,動畫片作為表現力后躍且不拘一格的形式也迅速脫離了大銀幕有限放映能力的束縛。也一舉擺脫了在影院中作為大多數常規尤其是大製作影片暖場放映的尷尬地位,逐漸在小熒幕上大展身手。或許,在早年間進入中國的迪斯尼動畫《米老鼠和唐老鴨》換成是20世紀福克斯的《艾爾文和花栗鼠》的話,如今伴隨幾代國人成長且腦海里至今難忘的好萊塢動畫形象就是這三隻可愛的花栗鼠了。就在《艾爾文和花栗鼠》在電視上一路走紅的同時,20世紀福克斯乘勝追擊,堅持開發以及完善動畫片本身的同時,又將三隻小花栗鼠的事業進一步拓展到了音樂領域:以三隻可愛的小花栗鼠之口演繹出經典的三重唱。不少曾默默無聞的原創歌手、配音演員、原創音樂都從這裡走上了事業輝煌的道路。儘管經歷了幾十年的滄桑洗禮,音樂及配音演員換了一茬又一茬,三隻可愛的小花栗鼠卻依然保持年輕活潑。其系列原創音樂灌錄成的盒帶,在全世界熱賣超過了3400萬套之多,以高達40多個的語言版本在多個國家流行。並屢次在葛萊美大獎上摘得殊榮。而在故事題材上,隨著時間的推移,也情隨事遷地發生著不斷的變化。甚至到了新舊世紀之交,此系列動畫片還推出了《艾爾文和花栗鼠遇到弗蘭肯斯坦》和《艾爾文和花栗鼠遭遇狼人》,可謂是迎合了當時的世界主流影視市場。眼下,在計算機成像技術和三維動畫技術日新月異的今天,傳統的二維動畫之路已然越走越窄。就連曾經稱雄動畫市場幾十載的動畫王國迪斯尼也無奈在動畫新寵的衝擊下改走新技術之路。而在動畫電影市場競爭激烈的今天,20世紀福克斯在翻箱倒櫃之後,將這三隻已然年過半百的花栗鼠兄弟搬上大銀幕。並分別穿上了時髦的帽衫,與人類一同做起了唱歌跳舞的生意。無所不能的CGI技術再次大顯身手,將毛茸茸的三隻花栗鼠活靈活現地展現在觀眾面前。再加上他們能歌善舞的傳統優勢,想必會再次勾起人們當年美好的回憶……

3 《艾爾文與花栗鼠》 -影片簡評

《加菲貓2:雙貓記》的慘淡收場,或許還沒讓福克斯的製片人對蒂姆·希爾的導演能力死心。要麼就是對這部經典動畫初登大銀幕的舉動信心全無。不然怎會接連吃這枚「腥豆兒」。也的確,最初20世紀福克斯公司已然將這部《艾爾文和花栗鼠》的上映檔期安排在熱度十足的暑期,但由於和「同宗」且近年持續走熱的《辛普森一家》的檔期衝突,而不得不持續跳票至今。此一做法已然表現出了發行部門對這部影片前途的擔憂。不過,年終12月雖競爭激烈,卻也是此類適合全家老小比肩欣賞的家庭喜劇的最佳上映時間。  總之,檔期也好、題材也罷,最終三隻小花栗鼠的命運還要看導演的功底以及市場、觀眾們的全面表現了……

廣告

4 《艾爾文與花栗鼠》 -評論

《艾爾文與花栗鼠》《艾爾文與花栗鼠》
影片對於成年人來說,就好像每隔10秒鐘會有一個大木棒猛擊你的頭部一下,造成的疼痛兩天內都沒辦法消除下去。

——《紐約郵報》

這是一部描述了會唱歌的花栗鼠的電影,也許你沒辦法找到比它更糟糕的了。

——《洛杉磯每日新聞》

好萊塢仍然在孜孜不倦地利用著電視領域為數不多的資源,帶來的卻只有困窘和厭倦。

——《紐約時報》

影片中的角色未留下任何深刻的印象,已經喪失了他們之前在動畫片中的魅力。

——《好萊塢報道》

除了三隻花栗鼠的CGI形象還算可愛,其他的部分都是一團糟。

——《底特律自由新聞》

5 《艾爾文與花栗鼠》 -動畫電影

《艾爾文與花栗鼠》永遠找不對出路的真人動畫電影

人,總要有點擅長的地方,才有可能在自己所專註的那個小環境里站得住腳,如今看來,導演蒂姆·希爾肯定是找到了,他發現自己最拿手的電影領域,就是將動畫角色,與獃滯無趣的真人結合在一起。這一次他看中的是那個已經有49年歷史的經典動畫角色,可是卻製作了一部仍然像50年前那般粗俗的作品。

廣告

回溯到1958年,唱作人出身的羅斯·巴達塞里安(Ross Bagdasarian)創造了三隻名叫艾爾文、西奧多和西蒙的花栗鼠,由它們衍生出來的一個又一個電視動畫故事,伴隨了整整兩代人的成長……說到這裡,不難發現的是,這三個非常有群眾基礎的動畫角色,本身就是一個招呼大家蜂擁進電影院的最好賣點,即使是在將近50年後的今天--我們甚至仍然可以預計,它們所帶來的影響至少還能夠持續個十幾年。說到這裡,忍不住提個建議,只是建議,下部以這三個花栗鼠為主角的電影,能不能製作成純粹的CGI動畫?而無需真人在這裡攪和?蒂姆·希爾之前已經執導過一部讓人頭疼的《加菲貓2之雙貓記》了,然而他顯然並沒有從上一次的「敗筆」中吸取教訓。

其實影片最大的問題,就在於它太過依賴於真人演員了,似乎忘記了真正吸引大家目光的,是那三隻能夠載歌載舞的花栗鼠。於是乎,《艾爾文與花栗鼠》非常不幸地掉入了專門吸引小孩子的類型「怪圈」當中,首先它不是《美食總動員》,也沒辦法與《怪物史萊克3》和《蜜蜂總動員》相媲美,因為它似乎只能討得3-7歲孩子的歡心,他們也許會在電影院大聲嚷嚷,無論備受他們喜愛的花栗鼠受到了什麼樣不公平的待遇,都會引起這些小觀眾的憤恨情緒……三隻花栗鼠經歷了現代電影技術CGI的重新著色和更新之後,顯得更加可愛了,尤其是西奧多,你簡單有一種想將它帶回家的衝動,如果發行商夠聰明,就應該多生產一些影片的周邊產品,肯定熱銷。至於那些成年觀眾,這裡就只能說抱歉了,因為你之前可能看過太多類似的尋找家庭溫暖或利用影射音樂工業的黑暗來取樂的作品了,不難發現每一部都比這部強--《艾爾文與花栗鼠》基本上沒有絲毫新意和創造力而言。

廣告

好在影片並非沒有任何可取之處,一致對影片撇嘴的觀眾們,不約而同地都對其中所營造的音樂力量繳械投降了。所以影片中最具娛樂效應的部分,就是那些可愛的花栗鼠的歌舞表演,它們隨著音樂扭動身體,韻律感十足,而且賞心悅目,尤其是跟隨著音樂《巫醫》(Witch Doctor)響起時的那部分場景,甚至讓你產生了一種讓這三隻小花栗鼠在我們的流行文化中佔有一席之地的想法。

6 《艾爾文與花栗鼠》 -關於演員

《艾爾文與花栗鼠》一直處在夢遊狀態的真人演員們

《艾爾文與花栗鼠》里包含了太多耳熟能詳的節日歌曲,而且是以一種如此新穎且尖銳的嗓音唱出來的,讓你多多少少產生了一種想笑的愉快心情,而且你也不會因為被逗樂而覺得感情受到了傷害……由於影片改編自一部曾經非常流行的卡通動畫電視劇,即使講述的是一個全新的故事,文化底蘊還是有些的。自從有了之前同樣擁有「群眾基礎」的電影版《加菲貓》之後,這部《艾爾文與花栗鼠》會獲得怎麼樣的結局,你多多少少也能預料得到--反正就是普普通通,沒啥新意,將會以最快的速度在電影浪潮中退卻。

廣告

其實最讓人難以理解的,還屬傑森·李的選片標準,曾經在電影行業中輾轉了幾個年頭的他,因為找不到出路而轉投了電視領域的腳下,通過一部《愚人善事》大放異彩之後,殺了個回馬槍,重回大銀幕……也許這是對他之前演了那麼多糟糕角色的一種懲罰吧,如果他真的聰明到像比爾·默瑞一樣,就應該懂得什麼時候把自己的臉遮起來,藏身幕後,只是提供聲音而已,就像他之前為《超狗任務》中的那隻比格酷狗配音。

傑森·李在影片中飾演大衛·塞維爾,一個失敗的詞曲作家,他那壓抑的生活在遇到了三隻花栗鼠后得到了改善。因為它們能唱能跳,大衛專門為它們創作了一首《聖誕節,別遲到了》,立刻就引起了一連串轟動的反應。大衛以前的朋友伊恩是一個自私貪婪的權勢人物,他通過許諾讓花栗鼠們成為百萬富翁,而引誘走了它們……事業上稍稍有點起色的傑森·李,本來是影片中受到期待的支撐點之一,而他那種相對帶有諷刺調調的漫畫式的表演風格,也成了觀眾走進電影院之前的嚮往。然而不幸的是,大衛這個角色大部分時間都處於夢遊狀態,無趣到讓人抓狂--也許你可以將此歸罪於,與傑森·李演對手戲的,是三個「看不見」、需要後期合成進去的花栗鼠,所以他的表現才會有失水準。即使創造花栗鼠的幕後數碼製作團隊中有一些是來自於《冰河世紀》的動畫師,他們的辛勤勞作與才能,使得《艾爾文與花栗鼠》在真人與動畫結合的質感上,要比《加菲貓》好得多,可是這一切都沒辦法阻止過於受到重視的真人演員所帶來的毀滅性後果。

廣告

也許這時候你可能要慶幸了,好在影片只有短短的90分鐘,還不算那麼難以忍受,就算故事單薄到沒有什麼實質內容,就算支撐它的都是那種最為廉價、一點都不好笑的笑話……這樣一部稍嫌愚蠢的作品竟然是由三位編劇喬恩·維蒂(Jon Vitti)、威爾·麥克羅伯(Will McRobb)和克里斯·威斯卡迪(Chris Viscardi)組成的創作團隊共同完成的,確實有那麼點說不過去了,就連高潮部分都是草草帶過,完全沒有說服力--三隻小花栗鼠不想繼續進行世界巡演的原因,竟然是因為太累了?

大衛·克羅斯在影片中飾演的是那個邪惡的經紀人伊恩,也是一個非常不盡責的反面角色,從頭到尾都在嘗試著露出虛情假意的笑容,僅此而已,感覺上克羅斯似乎一直在尋找編劇顯然忘了賦予給他的角色的那種邪惡感。至於傑森·李,前面已經說得很多了,他在這部影片中惟一給人留下的印象,就是扯著脖子無數次地喊:「艾--爾--文!」

廣告

7 《艾爾文與花栗鼠》 -相關新聞

《艾爾文與花栗鼠》《艾爾文與花栗鼠》韓國首映 SJ成員參與配

韓國人氣組合Super Junior將參加於11日下午7點在首爾舉行的動畫片《艾爾文與花栗鼠》首映前活動,並且和影片中的「花栗鼠」一起演出。

Super Junior成員強仁、金希澈、神童參與了《艾爾文與花栗鼠》的主人公艾文(Alvin)、賽門(Simon)和喜多(Theodore)的配音。當天Super Junior還將和《艾爾文與花栗鼠》角色一起秀舞技,並且公開該片的OST。

《艾爾文與花栗鼠》是1958年憑藉歌曲《The chipmunk Song》出道的角色組合。當時獲得了12月末美國BILLBOARD排行榜4連冠,並且第二年還獲得格萊美獎。據說席琳·迪翁和威爾·史密斯參與《艾爾文與花栗鼠》專輯的錄製。刻畫2007年具備實力唱功和舞技的花栗鼠成長為巨星的該動畫片將於19日首映。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