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希曼》

標籤: 暫無標籤

23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廣告

1 《艾希曼》 -劇情

艾希曼出生於德國的索林根,由於小時候膚色較深,而被同儕笑為猶太人。之後艾希曼加入納粹黨,1934年由於負責達豪集中營而受到海德里希的賞識;1937年艾希曼曾經前往海法與開羅,研究將猶太人移住巴勒斯坦的可能性,後來艾希曼向納粹方面以經濟理由反對將猶太人移往巴勒斯坦的計劃。1942 年艾希曼出席萬湖會議,並且被任命負責屠殺猶太人的最終方案,並且晉陞中校;將猶太人移送集中營的運輸與屠殺作業大部分都是艾希曼負責。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艾希曼被美國俘虜,但之後逃脫,在經過漫長的逃亡旅行后,艾希曼流亡到阿根廷。1960年被以色列特工抓獲,1961年在耶路撒冷對其舉行了刑事審判。艾希曼的逮捕方式由於類似綁架,也引發阿根廷與以色列的外交糾紛

廣告

2 《艾希曼》 -影片相關

3 《艾希曼》 -歷史背景

1957年初冬的一個晚上,以色列「摩薩德」首任局長哈雷爾在他的辦公室里通宵達旦地閱讀著有關艾希曼的檔案材料——
        
       阿道夫·艾希曼於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任納粹警察猶太處處長,猶太移民局局長。這個機構實際上是專門從事滅絕猶太人的工作的。根據戰後紐倫堡國際軍事法庭材料,在艾希曼的主持下,納粹法西斯屠殺了500~600萬猶太人。作為奧斯維辛集中營的主要負責人,艾希曼對死於該集中營的20萬猶太人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艾希曼的地位是在第三帝國早期興盛的日子裡開始迅速上升。在短短的3年裡,他就從一個微不足道的中士竄升為秘密警察的頭子,負責將猶太人驅出剛遭納粹德國并吞的奧地利,使之成為「無猶太人之地」。艾希曼開始乘坐由司機駕駛的豪華轎車,永遠一身考究的秘密警察制服,而且總是象個征服者般的盛氣凌人。他結婚只不過4年,而且不久就要生第二個孩子,但他又養了幾個姘頭。在歐洲其它地方,他還有好幾個情婦。艾希曼曾經在捷克住過幾個月,負責猶太人「移民事務」。後來被調往柏林,出任蓋世太保負責猶太人事務的頭頭。到1941年,在艾希曼總部的卷宗里,有一道「最後解決辦法」的命令:將猶太人滅絕。滅種計劃開始后不久,艾希曼到東部考察執行情況。在白俄羅斯的明斯克,好幾百個猶太人被押解出城。艾希曼指揮著士兵把猶太人推入一個長長的戰壕,然後命令猶太人沿著壕溝移動,這時士兵就對他們的後腦勺開槍。根據納粹留下的檔案記錄,被殺猶太人達到上百萬人。艾希曼認為槍斃的方法屠殺猶太人效率太低,而且浪費子彈。再則,這種方法容易對一些德國士兵的士氣產生消極的影響。於是,他開始尋找新的殺人技術。1941年秋天,艾希曼巡視了一處一處已被選定用來建造貝爾札克集中營的場地,計劃在那裡興建煤氣室,每天能毒死1.5萬人。在這類新建的集中營里,納粹把他們日趨熟練的殘暴欺世本領充分發揮出來了。艾希曼認為將猶太人從地球表面上消除的任務佔有頭等重要的地位,至少它與贏得這場戰爭一樣重要,絕不容忍受到任何阻撓。即使在戰爭開始對納粹德國不利的局勢下,艾希曼也不准許外人用贖金換回猶太人的生命。第三帝國滅亡前夕,艾希曼仍堅持要把關押在集中營里的猶太人滅絕。
        
       1945年5月初,盟軍兵臨城下,艾希曼曾率領一隊士兵潛入奧地利阿爾卑斯山打游擊。可是,幾乎就在這個時候,這隊人接到放下武器的命令:納粹德國投降了。艾希曼的手下人員不願意和他這樣一個臭名昭著的人一起就擒,要求他獨自離去。他們看到他沿山路下了山,身上只帶著兩天的乾糧。這樣,艾希曼沒有象其他納粹高級軍官一樣,被盟軍逮捕,而完全銷聲匿跡了。他終於逃脫了在紐倫堡國際軍事法庭對他的審判。據「摩薩德」獲得的情報,艾希曼利用德國戰敗前夕的混亂,多次改變身份,喬裝打扮,巧妙地逃脫了一次又一次追捕。他曾在德國隱藏了4年,做了庫姆巴赫的一名伐木工,後來逃到義大利的熱那亞。他藉助於南美一些國家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與納粹德國的曖昧關係,混雜在其他納粹分子中間,逃到了南美洲某國。在艾希曼失蹤后的幾年時間裡,「摩薩德」特工人員曾對他可能藏匿的地方進行了不間斷的搜索,但每次調查都以失敗而告終,而且始終未能找到他還活著的確鑿證據......
        
       轉機出現在1957年秋季。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北郊奧利沃斯區住著一對50來歲的猶太夫婦。丈夫埃塔爾·赫爾曼雙目失明、古怪嘮叨,令人討厭,常年來很少有人上他家去。可是,他們也有幸運之處,他們的獨生女羅澤豆蔻年華、美麗艷人,成了附近小夥子愛慕追求的目標。她的眾多崇拜者中有位自稱為尼科拉斯·艾希曼的德國青年,並不知道羅澤小姐的血管里流淌著猶太人的血液,誤以為她是德國人,為了打動姑娘的心,向她吹噓他的父親在二戰時期擔任過德國的大官,為祖國盡忠效勞。然而他的這番話卻使羅澤小姐感到十分厭惡,兩人的關係漸漸疏遠了。但他依舊糾纏羅澤小姐,多次上門找她。有一次羅澤小姐正巧不在,赫爾曼夫人很好奇他的口音里為何會夾雜著許多地方的方言。尼科拉斯則說出了他在戰爭年代隨父親四處奔波而無法使用流利的地方方言的情況。所有這一切話都傳到了赫爾曼的耳朵里,赫爾曼非常討厭對猶太人有惡感的尼科拉斯與自己的女兒交朋友,處處提防著,他想起不久前妻子念了一段當地報紙上關於德國法蘭克福審判一個納粹戰犯的報道,審判中提到「殺人惡魔」阿道夫·艾希曼的名字。赫爾曼是當年納粹集中營的倖存者,一聽到艾希曼的名字,就毛骨悚然。而尼科拉斯的話頓時引起了他的警覺,腦子裡突然閃過一個念頭:這位對納粹未能把猶太人殺絕而感到遺憾的青年會不會就是納粹頭子阿道夫·艾希曼的兒子呢?下意識使赫爾曼直接寫信給報紙上提及的那位正在尋找前黨衛軍頭目阿道夫·艾希曼的聯邦德國黑森州檢察官弗里茨·鮑爾先生。鮑爾也是猶太人,接到赫爾曼的揭發信后,開始與赫爾曼通起信來。起初,鮑爾並不相信赫爾曼信中所講的話,因為自己經常收到類似的揭發信。他向赫爾曼提供了許多有關艾希曼的具體材料,要他進一步調查和證實。在羅澤小姐的幫助下,調查情況與檢察官在信中描述的大多相符,終於使鮑爾確信住在奧利沃斯區查爾布科大街4261號的「里卡多·克萊門特」可能就是艾希曼的化名。1957年9月下旬,鮑爾乘以色列駐德國戰爭賠償委員會主席西奈爾博士路過法蘭克福之際,秘密約見了他,把艾希曼還活著的消息告訴了他。與鮑爾分手后,西奈爾博士心急火燎地趕回設在科隆的辦公室,用密電向在耶路撒冷的外交部辦公室主任伊特報告了從鮑爾處得到的這個重大情報。伊特則用電話約他的老朋友、「摩薩德」頭子哈雷爾見面。在一個燈光幽暗、索凈清雅、很少有人光顧的咖啡館里,伊特把滅絕人性的艾希曼在阿根廷的情況報告給了哈雷爾。
        
       哈雷爾是個與眾不同的人,他的獵手的本性不允許他半途而廢。他認為一旦把艾希曼壓上神聖的以色列土地,在精神上對以色列國民是一個極大的鼓舞,一個殺人如麻的大罪犯將在耶路撒冷受到一個猶太法庭的審判,這在以色列歷史上還是破天荒的事情。這對當時德國又一度捲起的反猶太人的惡浪,而且這股惡浪已蔓延到全世界十幾個國家,將是一個迎頭痛擊。哈雷爾決定製定一個生擒艾希曼並將其送回以色列接受猶太法庭審判的計劃。他準備動用「摩薩德」系統的一大批特工人員和情報關係,暫時放下手上的其他工作,集中力量配合搜捕艾希曼。警察和軍隊中的許多專家也奉命協同配合。哈雷爾向以色列開國總理本-古里安彙報了自己的計劃設想,本-古里安總理毫不猶豫地批准了哈雷爾的計劃。一張疏而不漏的大網開始向阿道夫·艾希曼以及他的親屬、朋友們撒去。
        
       以色列總理開了綠燈,加之利用官方外交活動作掩護,各路特工分批陸續進入阿根廷,利用艾希曼這個狡猾兇狠納粹頭目身上唯一的致命缺點——他對自己家庭的熱愛和眷戀,,經過艱難竭蹶的調查和演練縝密的抓捕方案,1960年5月11日晚上8時7分,化名里卡多·克萊門特在阿根廷梅塞德斯汽車公司工作的阿道夫·艾希曼被「摩薩德」特工秘捕在他回家的路上。5月21日零時5分,艾希曼和押送他的特工人員乘坐的以色列航空公司「大不列顛」號專機得到了布宜諾斯艾利斯機場塔台發出的起飛命令,24小時后,飛機降落在以色列的利達機場,一場對猶太民族具有極其偉大意義的行動告一段落。
        
       5月23日下午4時,本-古里安總理在以色列議會大廳用充滿激情的聲音莊嚴宣布:「尊敬的議長和議員先生們,為必須向你們報告一個好消息。不久前,以色列特工部門在南美洲某個地方找到並抓獲了罪惡累累的前納粹罪犯阿道夫·艾希曼。現在,艾希曼已被拘羈在以色列的監獄里。不久,一個由猶太法官組成的法庭將對艾希曼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對猶太人犯下的罪行進行審判。」本-古里安總理的話猶如雷鳴閃電一般很快從議會大廳傳遍全國,傳到了世界各個角落。
        
       1961年4月11日,審判開始;1962年5月29日,以色列最高法院最終判他危害人類罪和戰爭罪,處以絞刑。1962年5月31日,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屠殺大批猶太人的直接責任人阿道夫·艾希曼被執行死刑。1962年6月1日清晨,太陽還沒有露出地平線,瀕臨地中海的以色列海法港外的海面波光粼粼,碧波萬頃。一艘以色列海軍小艇風馳電掣般地沖向大海。當小艇駛出以色列領海時,一名戴白手套的以色列海軍軍官把一個鐵皮罐拋入茫茫大海。旋即,小艇轉頭返航。被扔入大海的鐵皮罐里裝著艾希曼的骨灰,以色列人要把骨灰拋在遠離海岸的波濤中,因為他們不能讓自己的頭號敵人的骨灰玷污猶太人神聖的故鄉。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