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艷異編》

標籤: 暫無標籤

113

更新時間: 2013-10-04

廣告

《艷異編》,明代傳奇小說集,正集四十卷。明王世貞從歷代著作中選編。

《艷異編》 -簡介

作者:王世貞

艷異編正集四十卷。明王世貞從歷代著作中選編。

《艷異編》艷異編

明代傳奇小說集。王世貞(1526——1590)撰。《千頃堂書目》小說類著錄王世貞《艷異編》三十五卷。《販書偶記續編》收錄此書四十五卷本三種,不題撰人。

其一約刊於嘉靖間,前有息庵居士序,二為約隆慶間刊本。題息庵居士撰,三為湯若士(顯祖)評選,題王世貞撰,增入續編十九卷,約天啟年間玉若堂刊。同書又收錄《玉茗堂批評續艷異編》十九卷,題湯若士評,約刊於天啟年間。現存除四十五卷本外,又有四十卷本和十二卷本。

檢《艷異編》所選多據原作原貌,而《續艷異編》實為《廣艷異編》之精選修訂本,對原作亦多有改動,且曾單行,似正續兩編井非出自一人之手。考天都外臣萬曆十七年(1589)《水滸傳敘》中言及《艷異編》,則作者亦在嘉靖前後。

廣告

 

《艷異編》共四十卷。本分星丶神丶水神丶龍神丶仙丶宮掖丶戚里丶幽期丶冥感丶夢遊丶義俠丶徂異丶幻術丶妓女丶男寵丶妖怪丶鬼等十七部(類),收作品三百六十一篇。

《續艷異編》分神、龍神、鴻象、宮掖、幽期、情感、妓女、義快、幻術、鱗介、器具、珍寶、禽、昆蟲、獸、鬼、徂異、定數、冥跡、冤報、草木等二十二門,收文一百六十三篇。書中從歷代筆記傳奇、史傳雜記中擷取愛情與怪異兩類故事,合為一帙。自漢魏至明代間此兩類小說名篇,多網羅殆盡。其中少數作品較為稀見,如《姚花仕女》等。亦雜入部分雜錄之作,稍乏文學意味,論者或以為不像王世貞或張大復之類號稱博學能文者所為,可資參考。

《艷異編》 -內容

郭翰

太原郭翰,少簡貴,有清標,姿度美秀,善談論,工草隸。早孤,獨處。當盛暑,乘月卧庭中,時時有微風,稍聞香氣漸濃,翰甚怪之。仰視空中,見有人冉冉而下,直至翰前,乃一少女也。明艷絕代,光彩溢目。衣玄絹之衣,曳羅霜之帔,戴翠翹鳳凰之冠,躡瓊文九章之履。侍女二人,皆有殊色,感盪心神。翰整衣巾,下床拜謁,曰:「不意尊靈回降,願垂德音。」女微笑曰:「吾天上織女也。久無主對,而佳期阻曠,幽思盈懷,上帝賜命而遊人間。仰慕清風,願托神契。」翰曰:「非敢望也。」益深所感。女為敕侍婢,凈掃室中,張湘霧丹之帷,施水精玉華之簟。轉惠風之扇,宛若清秋。乃攜手升堂,解衣共寢。其襯體紅腦之衣,似小香囊,氣盈一室。有同心親腦之枕,覆一雙縷鴛文之衾。柔肌膩體,深情密態,妍艷無匹。欲曉辭去,麵粉如故。試之,乃本質。翰送出戶,凌雲而去。自后,夜夜皆來,情好轉切。翰戲之曰:「牛郎何在,哪敢獨行?」對曰:「陰陽變化,關渠何事?且河漢隔絕,無可復知,總復知之,不足為慮。」因撫翰心前曰:「世人不明瞻矚耳!」翰又曰:「卿既寄靈辰象,辰象之間,可得聞乎?」對曰:「人間觀之,只見是星,其中自有宮室居處,諸仙皆游觀焉。萬物之精,各有象在天,在地成形,下人之變,必形於上也。吾今觀之,皆了了自識。」因為翰指列星分位,盡詳紀度。時人不悟者,翰遂洞曉之。后將至七夕,忽不復來。經數夜方至。翰問曰:「相見樂乎?」笑而對曰:「天上哪比人間,正以感運當爾,非有他故也。君無相忘。」問曰:「卿何來遲?」答曰:「人中五日,彼一夕也。」又為翰致天廚,悉非世物。徐視其衣,並無縫。翰問之。謂曰:「天衣本非針線為也。」每去,則以衣服自隨。  

廣告

經一年,忽於一夜,顏色凄惻,涕淚交下,執翰手曰:「帝命有程,使當永訣。」遂嗚咽不自勝。翰驚惋曰:「尚余幾日?」對曰:「只在今夕耳!」遂悲泣,徹曉不眠。及旦,撫抱分別。以七寶枕一枚留贈,約明年某日,當有書相問。翰答以玉環一雙,便履空而去。回顧招手,良久方滅。翰思之成疾,未嘗暫忘。明年至期,果使前日侍女將書函至。翰遂開緘,以青縑為紙,鉛丹為字,言詞清麗,情意重疊。末有詩二首,詩曰:  

河漢雖雲闊,三秋尚有期。  
情人終已矣,良會更何時。

又曰:

朱閣歸清漢,瓊宮御紫房。 
佳期空在此,只是斷人腸。

翰以香箋答書,意情甚切,並有酬贈二詩曰:

人世將天上,由來不可期。 
誰知一回顧,交作兩相思。

又曰:

贈枕猶香澤,啼衣尚淚痕。 
玉顏霄漢里,空有往來魂。
中國古籍全錄
自此而絕。 

廣告

是歲,太史奏:「織女星無光。」翰思不已,人間麗色不復措意。復以繼嗣大義須婚,強娶程氏女,殊不稱意。復以無嗣,遂成反目。翰官至侍御史而卒。 

張遵言傳南陽張遵言,求名下第,途次商山山館。中夜晦黑,因起廳堂,督芻秣,見東堂下一物,凝白曜人。使仆者視之,乃一白犬,大如貓,鬢睫爪牙皆如玉,毫彩清潤,瑩澤可愛。遵言憐愛之,目為捷飛。言駿奔之捷,甚於飛也。常與之俱。初,令僕人張志誠袖之,每飲飼,則未嘗不持目前。時或飲食不快,則必伺其嗜而之。苟或不足,寧自輟味,不令捷飛不足也。一年余,志誠袖行意已懈倦。由是,遵言每行自袖之,飲食轉加精愛。夜則同寢,晝則同處,首尾四年。 

……

《艷異編》 -參考資料
http://guji.artx.cn/Article/28350_28352.html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