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女的救濟》

標籤: 暫無標籤

53

更新時間: 2013-10-12

廣告

廣告

1 《聖女的救濟》 -基本信息

又名: 聖女の救済
《聖女的救濟》封面

作者: 東野圭吾
譯者: 袁斌
ISBN: 9787509005125
頁數: 399
定價: 30.00元
出版社: 當代世界出版社
裝幀: 平裝
出版年: 2009年5月

2 《聖女的救濟》 -內容簡介

  《聖女的救濟》:賢惠溫柔的妻子,為了挽回丈夫的愛,做出了「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丈夫在家裡遭毒殺,身為嫌疑犯的妻子卻有著銅牆鐵壁般的不在場證明。究竟是如何下毒的?被稱之為神探伽利略的湯川教授再度挑戰高難度的不可能犯罪,去證明在那惟有女性特有的不合邏輯思考下設定的駭人詭計,而答案竟是「虛數解」—— 從理論上而言可行,但從現實上而言卻是決不可能的。

3 《聖女的救濟》 -作者簡介

  東野圭吾,1958年2月4日生於大阪府大阪市生野區,日本著名作家。先後畢業於大阪市立小路小學校、大阪市立東生野中學校、大阪府立阪南高等學校、大阪府立大學(工學系電氣工程專業)。在大學就學期間曾任學校射箭部的隊長。畢業後作為日本電裝株式會社(DENSO CORPORATION,為世界著名汽車零部件生產廠家)的技術人員一邊工作,一邊創作推理小說。1985年以校園青春推理小說《放學后》(放課後)獲第31屆江戶川亂步獎正式出道。以27歲的年輕年齡獲得大獎,令其創作信心大增,遂毅然辭職奔赴東京,開始了自己的職業作家的道路。
  1998年以《秘密》獲第52屆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長篇部門),並改編成同名電影,由廣末涼子和小林薰主演。1999年推出時序跨越十九年,細膩描寫主角與周遭人物的犯罪小說《白夜行》之後,風格越見圓熟,作品質地進入了全新的境界。2006年以《嫌疑犯X的獻身》(容疑者Xの獻身)橫掃日本推理小說三大排行榜——「這本推理小說了不起!」、「周刊文春推理小說BEST10」、「本格推理小說 BEST10」,並同時拿下第6屆本格推理小說大獎(小說部門)和代表日本通俗小說最高榮譽的直木獎(第134屆),贏得了無上榮譽。在此之前,曾以《秘密》、《白夜行》、描寫不見容於社會的戀情的《單戀》(片思い)、描寫受刑人與家屬和受害人家屬關係的《信》(手紙)、《幻夜》(《白夜行》的姊妹篇)五度入圍直木獎候補作,但最終都落選了。這次以《嫌疑犯X的獻身》獲獎,幫助他摘下了「最為直木獎所厭棄的男人」的帽子,一掃無邊晦氣而代之以燦燦金邊。其他重要作品還有《超·殺人事件》、《紅色手指》(赤い指)等。
  作品風格廣泛而多變,但都不脫寫實範疇,這讓他的小說往往比別人的作品多了一分可信性。早期小說多半鎖定在精巧的謎團上,近期作品則關注到人的內心,致力發掘人生活的無奈與希望。出身於理工科系的背景也讓他特別容易駕馭科技為主的題材,像是涉及腦科學的《宿命》,以及以湯川學為主角的「伽利略系列」(《偵探伽利略》、《預知夢》、《嫌疑犯X的獻身》、《聖女的救濟》和《伽利略的苦惱》)。而對於社會問題持續的關注,也讓東野圭吾創作出試探日本升學教育問題的《湖邊兇殺案》,以及探討犯罪被害人和加害人家族問題的《信》等書。自從《嫌疑犯X的獻身》獲得各種獎項之後,東野圭吾站上前人所未達的高峰,創作了日本推理文壇近年來難得一見的奇迹。

4 《聖女的救濟》 -編輯推薦

◎ 日本當今最暢銷的推理小說作家東野圭吾08年新作。
◎ 影視劇中柴崎幸扮演的女刑警內海薰,在伽利略系列小說中屬初次登場!

東野圭吾的作品風格廣泛而多變,但都不脫寫實範疇,這讓他的小說往往比別人的作品多了一分可信性。早期小說多半鎖定在精巧的謎團上,近期作品則關注到人的內心,致力發掘人生活的無奈與希望。出身於理工科系的背景也讓他特別容易駕馭科技為主的題材,像是涉及腦科學的《宿命》,以及以湯川學為主角的「伽利略系列」(《偵探伽利略》、《預知夢》、《嫌疑犯X的獻身》、《聖女的救濟》和《伽利略的苦惱》。而對於社會問題持續的關注,也讓東野圭吾創作出試探日本升學教育問題的《湖邊兇殺案》,以及探討犯罪被害人和加害人家族問題的《信》等書。自從《嫌疑犯X的獻身》獲得各種獎項之後,東野圭吾站上前人所未達的高峰,創作了日本推理文壇近年來難得一見的奇迹。

《聖女的救濟》是為繼《嫌疑犯X的獻身》后伽利略系列長篇第二部,日本上市銷量立即突破20萬冊。

5 《聖女的救濟》 -專業書評

簡約而不失華彩
作者: 天蠍小豬
       2006年,註定將成為東野圭吾寫作生涯中最重要且具有紀念意義的一年。是年,根據其同名小說改編的日劇《白夜行》,不但創下了平均12.28%的高收視率,還一舉奪得第48屆日劇學院獎的四個主要獎項。受其影響,不但該劇的原著小說得以大賣,而且還促成了其早期的一些乏人問津的絕版小說獲得再版。此次經歷,被視作日本推理界文學與影視之間完美合作的典範,這也為日後「偵探伽利略系列」影劇化的成功奠定了基礎。同樣在這一年,東野創作於2005年的長篇《嫌疑人X的獻身》,達成「這本推理小說了不起!」、「周刊文春傑作推理」、「本格推理小說」三大年度推理排行榜前所未有的三冠王,並先後拿下本格推理大獎(第6屆)和代表日本大眾文學最高榮譽的直木獎(第134屆),繼陳舜臣、桐野夏生之後贏得了推理界「獲獎三冠王」(囊括亂步獎、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和直木獎三項大獎)的無上光榮。
       稍微熟悉一點東野的讀者都知道,他在「偵探伽利略系列」成型之前,是從來不撰寫「系列小說」的。當然,這裡所說的「系列小說」有一個相對嚴格的評判標準,即系列中各個作品之間的最低關聯度。所謂最低關聯度,主要表現在兩個方面:沒有統一的形象一致的系列主角,沒有具備明顯的時空承繼色彩的背景情節。以這兩方面來觀察東野此前創作的作品,我們將會明確感受到這種非關聯性。
這部以本格推理美學為號召、包裝著「純愛小說」色彩的傑作,是以帝都大學理工學院物理學專業副教授湯川學為主角的所謂「伽利略系列」的第三作。與此前的《偵探伽利略》和《預知夢》相比,《嫌疑人X的獻身》有三個特出之處:一是作為該系列的首個長篇,受篇幅影響,東野在處理這部作品時有較大的區別;二是作品在內容上不再以一個玄妙絢麗、充滿神秘氣質的謎團開場,而是在初始章節就切入樸素平常的死亡事件,揚棄詭譎的殺人場景和離奇的殺人手法,復歸日常秩序的本格精神;三是小說人物設置上,湯川的戲份明顯減弱,以其「對手」身份出現的數學天才石神哲哉成了真正的主角,儘管後者在兩人的對決中遭遇重擊,卻愈加引起讀者的同情和尊重。
       而該作的續作《聖女的救濟》,也基本承襲了上述三個特徵。

廣告

獨立性與名偵探
        《嫌疑人X的獻身》贏得莫大成功之後,東野圭吾先是在文藝雜誌《ALL讀物》發表了短篇推理作《落下》(後來成為第三本「伽利略系列」短篇集《伽利略的苦惱》中的首個短篇),安排了新人女刑事內海薰的初次登場,並與湯川學首次合作,破解離奇的墜樓死亡事件。之後開始在同一份雜誌上連載《X》的續書、該系列的第二長篇《聖女的救濟》,時間長達兩年。這部幾乎不遜於前作的小說完稿之後,作者陸續發表收入《伽利略的苦惱》中的其餘四部短篇,最終於2008年10月由文藝春秋出版社同時推出兩本新書。
       在改編自其作品的偶像日劇《偵探伽利略》、《偵探伽利略Φ》和電影《嫌疑人X的獻身》的轟動熱映影響之下,截至今年初,《聖女的救濟》銷量在日本已逾20萬冊,而《嫌疑犯X的獻身》文庫本的銷量則突破150萬冊。取得如此驚人的成績,是與「系列小說」中「名偵探」這一角色所具備的獨特魅力息息相關的。
       我們說,所謂「名偵探」角色的塑造,其方法是作家不以詭計設置、細節處理、氛圍營造等因素為創作的第一要務,而是力求通過一組「系列小說」來凸顯偵探角色的魅力,在偵探身上加入越來越多的「超人」元素,角色越是怪奇非凡、冷靜孤僻,越能吸引讀者眼球,作家也經由自己一手打造的「名探效應」,體現其自身的存在價值。這種「名探效應」的最大好處,就是擴大了本格推理小說的受眾範圍,因為它增加了讀者的閱讀關注點,使得一些並不喜歡本格推理、但對「萌系」元素和「八卦」對話感興趣的讀者加入其中,儘管可能作品的詭計、謎團並不嚴謹、更不經典,但仍會贏得大眾的追捧。所以我們會在《聖女的救濟》中讀到「(內海)薰再次從包里掏出iPod,一邊聽著福山雅治的歌,一邊喝著礦泉水」之類的橋段,或者「在粉碎了一場完美犯罪的同時,他的愛也徹底被輾成了碎片,他感到如此疲憊,也是理所當然的……」之類「奇怪」的對話。這不禁令人聯想到東野在《名偵探的守則》中寫到的某個場景,是他骨子裡本就喜歡這樣的「名探」,還是只想為自嘲提供一個絕佳的範本,我們不得而知。而東野在創作態度上的改弦也並非人人叫好,因為這正是《嫌疑人X的獻身》等作品屢遭包括二階堂黎人在內的古典推理作家、評論家們詬病的主因,在他們看來,本格推理小說根本不應有這樣的寫法。「伽利略系列」在日本文壇所引發的一場本格推理應該如何來寫的大討論,蓋緣於此。要不是笠井潔等權威人士的鼎力支持,東野圭吾恐怕無法那麼早就喜獲兩個「三冠王」稱號吧。
       毋庸置疑,「偵探伽利略系列」打破了東野圭吾的創作習慣,而作為該系列第四作的《聖女的救濟》,其最主要價值便是成就了作者真正意義上的首個「系列小說」,成就了湯川學這一作者筆下的第一名探。如前所述,嚴格的「系列小說」,最大特點在於其內在的關聯度,除了擁有統一的形象一致的「名偵探」外,還必須在情節內容上具備某種明顯的時空承繼色彩,這主要表現為故事有先後順序或者因果關係(適合製成年表,比如島田筆下的御手洗潔)、人物有成長點(比如塞耶斯筆下的溫西爵爺)。設若我們以上述要求來審視「伽利略」的前三部作品,則會發現在《聖女的救濟》問世之前,「伽利略」還難稱「系列」。而《聖女的救濟》一書最終使該系列實至名歸,畢竟東野在其中寫到了湯川學在石神「沉淪」之後一蹶不振,開始拒絕草薙等人的來訪,「已經不想再和警方的案件搜查扯上任何關係了。」直到與草薙性格特異的內海薰介入其間,她對物理學的了解以及個人的脾性、談吐,使得湯川很快與之親近,並一再給予欣賞的讚譽。加上被請求協查的案件本身所體現出來的「完美犯罪」理性魅力,最終改變了湯川的態度,從摯友的事件中解脫出來。
       因此,《聖女的救濟》確實是部續作而非那類「關係曖昧」的姊妹篇,同時它還保持了與前作合拍的一致性,都是以單個案件單個詭計來支撐整部作品,簡約而又不失華彩,儘管在結尾的安排上落入了偶像劇的俗套,無法堪比《X》的那個經典場景,但還是因為設定了一場難忘的頂級對決,而終使本作在整體性上得到較高的打分。

女性講義與救濟學
       看到這本《聖女的救濟》,興許讀者最想問的是標題中的「聖女」究竟指誰吧。古今中外的大量描繪女性的文藝作品,大抵有兩種極端傾向——要麼天使,要麼魔鬼!在西方的一些宗教思想中,這兩種身份的最經典體現便是修女(聖女)和巫女(魔女)。
東野的推理小說系譜,一路發展下來,其本質的屬性之一,就是「女性講義」,其中呈示的是東野流的女性觀。撇開東野的一些早期本格小說不談,我們不難看出,他的作品實相雖然是一步步走向黑白幽境的人性森林,但根本上則體現為從「惡女」到「聖女」的進化。在日本,女性的魔鬼與天使兩面,主要外化形式就是惡女(ugly-woman)和聖女(saintly-woman)。
       日語中,「惡女」的本意是醜陋的女性,但通常被使用的卻是其引申義項——品質邪惡、性情冷酷的女性。與柔弱的天性常態相比,具備神秘氣質的「惡女」誘惑力十足,在致令男性深深驚懼的同時,更能激發男性的種種遐想。東野本人就曾不只一次地自承,他的最大願望是締造一個「窮極魔性之女」。出於對前輩作家的敬意和自身著力人性書寫的內在要求,東野圭吾在塑造了多個「惡女」犯罪者之後,終於完成了被譽為推理小說中的「惡女極品」的《白夜行》、《幻夜》兩部曲,得償夙願。然而,「窮極魔性之女」的極致效果和經典意義,使得上述兩作實難自我逾越,而且考慮到這樣的人性描繪太過「令人絕望」,喪失了真實感,於是東野不得不將筆觸轉向「聖女」。也因此,我們會讀到《秘密》中男性的無奈、《單戀》中兩性的彷徨、《信》中女性的包容、《紅色手指》中母性的光輝、《流星之絆》中女性的情仇牽絆。直到《聖女的救濟》中女性的救濟精神,一個個女性形象不管主角、配角都得以近乎完美地被東野賦予了神聖感。東野的整個作品群,既是一份份「人性記錄」,更是一張張「女性講義」。

6 《聖女的救濟》 -書摘插圖

   2
看到真柴夫婦從二樓走下來,若山宏美就知道有事發生。雖然他們兩人都面帶笑容,但這笑容明顯是擠出來的。特別是綾音,尤其給人一種強顏歡笑的感覺。但是宏美忍住了沒有出言點破,直覺告訴她,她的多嘴可能會起破壞作用。
「讓你久等了。豬飼有沒有打過電話來?」義孝問道,語調聽起來有些生硬。
「剛才打過我手機了,說是五分鐘後到。」
「那我們就先準備一下,過會兒開瓶香檳慶祝吧。」
「我來吧。」綾音立刻說道,「宏美,麻煩你擺杯子。」
「好的。」
「我也來幫忙吧。」
看著綾音走進廚房之後,宏美打開了豎在牆邊的杯櫥。她曾經聽人說過,眼前這件略帶古風的傢具,其價格高達三百萬日元。當然了,放在這杯櫥中的物品也全都是高檔貨。
她小心翼翼地拿出了三隻巴卡拉高腳杯和兩隻威尼斯香檳酒杯。真柴家有著請主賓使用威尼斯酒杯的慣例。
義孝開始動手在供八人圍坐的餐桌上鋪設五人份的餐墊。他對這種家庭聚會已經習以為常,宏美也已經掌握了布置的順序。
宏美在義孝鋪好的餐墊上一一放上了香檳,廚房裡傳出嘩嘩的水聲。
「您和老師說了些什麼?」宏美小聲問。
「沒說什麼。」義孝回答時沒有看她。
「說了?」
義孝這才抬頭看著她,問:「說什麼?」
她打算開口的時候,門鈴響了。
「客人到了。」義孝沖著廚房大聲說道。
「不好意思,我現在手上正忙著。老公,麻煩你去開下門吧。」綾音回答。
義孝應了一聲「了解」,走向了牆邊的對講機。
十分鐘后,所有人齊聚在了餐桌旁。誰的臉上都掛著笑。在宏美看來,他們所有人似乎都很清楚自己該怎樣做出一副放鬆的表情,才不會去打亂這留心經營的祥和氣氛。她時常會想,到底要怎樣才能掌握住那份分寸。這不像是與生俱來的本事。宏美很清楚,真柴綾音是花了大約一年的時間,才能溶入到這種氛圍之中。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