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弟的盛宴》

標籤: 暫無標籤

4

更新時間: 2013-09-05

廣告

作家盛瓊的短篇小說《老弟的盛宴》成功入圍代表國家最高級文學獎項的魯迅文學獎。

廣告

1 《老弟的盛宴》 -概述

中山市南區辦事處掛職的省文學院簽約作家盛瓊的短篇小說《老弟的盛宴》成功入圍,這是中山首次有作品入圍代表國家最高級文學獎項的魯迅文學獎。
《老弟的盛宴》關注社會底層,關心弱勢群體,體現人文關懷,且信息量大,語言優美,心理刻化細緻入微,是一篇難得的好作品。

2 《老弟的盛宴》 -文章片段

平師傅正在給「大塊頭」做按摩,突然房門被推開了:「平師傅,電話!」這聲音在連呼吸聲都能聽見的小小的按摩室里驚起,像鞭子一樣,抽得「大塊頭,,渾身一震。平師傅的手陡然停了下來,然後他聽到一聲罵:搞什麼鬼!老子的瞌睡蟲剛剛上來,現在又被吵沒了!「大塊頭」翻個身,扯掉自己身上的白毛巾,坐起來。 

是保安小劉緊張的聲音:哎呀,怎麼這麼晚還有客人啊?我不曉得,不曉得,那我讓他明天再打吧。不等平師傅回答,房門被「吱呀」一聲帶上了。平師傅只得有些喘息地向「大塊頭」道歉:對不起,對不起啊,他是新來的,不懂規矩,請你躺下去,我們繼續,繼續。 

「大塊頭」不情願地又在按摩床上躺好,他嚷著:前面的那套按摩不算,你要再給我做一次! 

平師傅的額上掛著汗珠,他從床頭上取過一條毛巾擦了汗,然後笑著說:好的,好的,嚴局長,你是我們的老客人了,我們老闆吩咐過的,一定要做到你滿意為止。他重又在「大塊頭」的身上揉捏、拍打起來。不知過了多長時間,他感到手下的那個身體就像麵糰一樣,慢慢地被揉開了,揉熟了,揉到沒有什麼筋骨了。他的呼吸也漸漸平穩了下來。他想起了剛才那個沒有接的電話。會是誰打來的呢?肯定是老弟!這次不知他又有什麼事情? 

去年臘月的時候,老弟也曾給按摩院打過電話,找他的老哥,說有急事相告。老闆接的,他不情願地說:你哥正忙著呢,你等中午吃飯的時間再打吧。到了中午吃飯的時候,老闆早忘了這茬了,他跟人去飯店喝酒,將辦公室的門鎖得緊緊的。老弟在話筒里聽著空洞的鈴聲,老哥則在辦公室門外徒勞地轉著,干著急。後來兄弟倆通上話時,老弟沒好氣地說:老哥,回回找你,都這麼難,你好像給你們老闆「包」起來了一樣,這哪裡是什麼按摩院嘛,簡直就是監獄!平師傅聽著弟弟的抱怨,尷尬地咳嗽了兩聲,問老弟找他有什麼事情。老弟立刻換了一種嗓音,把「哥」叫得比蜜糖還甜:哥——,我談了一個對象了,過年的時候準備定親,你,能不能——借我一點錢? 

又是錢!老弟找他,幾乎都是借錢。可是。這借,又是只借不還的借。 

那,你要多少? 

最少也得有個四五千吧。 

你要這麼多? 

3 《老弟的盛宴》 -作者

 

《老弟的盛宴》作者近照

盛瓊,女,畢業於復旦大學新聞系。在電視台工作多年,現為廣東省作家協會專業作家。已在各種文學期刊上發表小說、隨筆百萬餘字。出版有長篇小說《生命中的幾個關鍵詞》、《我的東方》、《楊花之痛》、《小城小街小女人》和隨筆集《捨棄的智慧》。在本刊發表過小說《保險》、《二女》。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