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緋色暮戀曲》

標籤: 暫無標籤

34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緋色暮戀曲》,題材是靈幻類,純愛言情小說。一個有關靈界、宿命、轉換靈魂、封存記憶的奇幻愛情故事。

《緋色暮戀曲》 -圖書信息
緋色暮戀曲②
作  者: 潼舞 著
出 版 社: 北嶽文藝出版社   出版時間: 2010-1-1
《緋色暮戀曲》緋色暮戀曲
  
字  數: 280000 
開  本: 16開
I S B N : 9787537833370 
定價:¥25.00

《緋色暮戀曲》 -內容簡介
本書題材是靈幻類,純愛言情小說。一個有關靈界、宿命、轉換靈魂、封存記憶的奇幻愛情故事!本書關鍵詞:凄美、靈幻、懸念感強。潼舞的作品不多,但基本上每本都相當暢銷,口碑甚佳!這本本書重新激發了讀者們對之前的《緋色暮戀曲1》以及《傀儡少女之靈影夕影》的熱情,可謂一魚三吃,絕對是超越前幾部小說的暢銷大作! 
一次偶然的機會,顏暮重遇凌墨澤,三年後的再次相遇已是物是人非,她忘記了他,而他卻因為她是夏珞而討厭她,面對凌墨澤的冷漠,顏暮卻剋制不住想要接近,找尋那隱藏在心底的隱隱悸動……面對夏澈宣善意的謊言,顏暮十分生氣,兩人感情產生裂痕。顏暮不想再次成為凌墨澤的妹妹,極力隱瞞被凌墨澤所熟悉的一切特徵,同時為了能夠留在凌墨澤身邊,用盡一切辦法,甚至不惜被人百般折磨,成為凌家的女傭。凌墨澤從顏暮窮追不捨的舉動中感覺到一種熟悉的感覺,而對顏暮產生了些許好感。就在兩人的感情看似步入正軌時,夏澈宣的出現又讓兩人誤會重重……一切的誤會與厭惡,讓凌墨澤踏上了和別人的紅地毯,而她,卻在夏澈宣的守護下面對病痛的折磨。面對一次次的磨難,她是否還能堅強勇敢?面對背叛與欺騙,她又要如何平衡搖擺不定的愛情天平……

《緋色暮戀曲》 -作者簡介
潼舞,聚星天華最有潛力的靈幻言情小天後,曾出版《觸不到的戀人》、《傀儡少女之靈影夕顏》等暢銷作品,深得讀者喜歡。

《緋色暮戀曲》 -目錄
01 重遇,物是人非
02 忘卻,海市蜃樓
03 繾綣,短暫浪漫
04 再見,美麗錯誤
05 遺失,幸福已遠
06 撕裂,停愛之傷
07 起伏,思念之潮
08 彷徨,等待未滿
09 意外,峰迴路轉
10 倦愛,隱形淚滴
11 丟棄,開心之匙
12 失落,明媚已逝
13 反轉,奇迹之輪
尾聲 我們的天荒地老

《緋色暮戀曲》 -內容簡介
顏暮從小是一個有著易受靈體攻擊的體質的孤兒,四歲時被凌家的夫人帶入凌家成為養女,與身為傀儡操縱師的凌墨澤青梅竹馬。長大之後的顏暮美麗聰明,但是由於長期寄人籬下,養成了順從敏感的性格。在一次去和好友夏珞見面的路上,被靈體追趕時被一位戴著眼睛的少年所救,但這位叫夏澈宣的少年卻不像表面看起來那樣斯文儒雅,在他的那副眼鏡之後,隱藏著的是一個以明星身份為掩飾的靈界收藏家。他步步為營接近顏暮是另有目的!在這場愛情遊戲之中,敏感的顏暮如何發現妖嬈少年的真實面目?而面對夏澈宣的接近,高傲的凌墨澤又要如何應對?魅紫與琉璃交鋒,折射出的耀眼光芒豈止是嫉妒與不安?!終於,在重重的愛情迷霧之中,他們展開了一段以愛為名的拉鋸之戰。顏暮終於學會勇敢,凌墨澤學會包容,夏澈宣學會幸福,但此時命運之神的大手卻又開始覆雨翻雲,顏暮將怎麼樣

《緋色暮戀曲》 -內容搶先看
在繁華都市的郊區,平直的公路盡頭,面水靠山,坐落著一座古色古香的宅邸。
厚長的圍牆上灑落著斑駁的樹影,牆角的漆色經過數百年歲月的洗禮卻依舊光亮如新綢,朱紅的大門雕刻著繁複的花紋,高貴的傳統風格中隱隱透露出一股神秘莫測的氣息。
一反平日里安靜祥和的情景,硃紅色的大門大敞著,幾個傭人模樣的人站在門外的台階下焦急地望著前方的公路,像是在等待著什麼人,直到安靜的空氣中有汽車的聲音由遠而近傳來時,大家終於舒了一口氣。
很快,一輛黑色的房車停在了大門之前,為首的管家幾步上前打開了車門。
「李伯!」伴隨著一個清脆悅耳的聲音,一個嬌小的身影從車內跳下來,她穿著米白色的風衣外套,黑色的長靴子,明月一般精緻的面龐,長發如同瀑布一般漆黑透亮,她在管家面前站定,稚氣未脫的臉上笑意盈盈。
「歡迎小姐回來。」管家微笑著,刻板的面龐上也帶起了一抹和藹。
「都說了不要來門口等我了,你那麼忙。」扶著車門,少女抬起頭,蜜色的肌膚上,一雙曜石般漆黑的瞳孔中帶著淡淡歉意。
「這是應該的。」管家答道,「何況看到小姐回來我高興都來不及呢。」
「是啊,是啊。」在管家身後,幾個女傭迎了上來,一臉激動地看著剛剛下車的少女。
「小姐你不在啊,少爺天天都板著臉呢,雖然沒發脾氣,但是看著就害怕。現在可好了,你終於回來了,我們不用每天提心弔膽了!」
「有沒有那麼誇張啊。」少女可愛地吐了吐舌頭,走到了他們身邊。
「當然有了,小姐不在呀,少爺都很少說話,你才去義大利兩個月,我們都感覺小姐你去了兩年,我們可是天天盼星星盼月亮地盼著小姐回來解救我們呢。」
她們的話讓少女的笑意更濃了,她理了理微皺的衣角,清澈的眼睛卻四下張望,在沒有看到那個熟悉的身影之後才開口詢問:「澤呢?」
「少爺在花園呢,放心吧小姐,我們沒有把你要回來的事情告訴少爺。」
「那就好。」少女滿意地點頭。
「可是小姐明明就很希望看到少爺啊,為什麼故意要瞞著少爺呢?」其中一個女孩上前,在少女的耳旁調侃道。
「因為……」看著她們期待的眼神,少女不好意思地偏開眼神,然後神秘兮兮地回答,「因為……秘密!」
「切,什麼秘密嘛。」兩個女孩分明不相信,「小姐是想給少爺一個驚喜,是吧。」
被說中心思,單純的少女臉上頓時染上了一層霞般的紅暈,她偏開頭,花瓣般紅潤的雙唇輕抿:「不理你們了,我先走了。」說著,她便急急忙忙朝門口走去,走到半路,她突然停下腳步,回頭,「今天,謝謝你們。」說完身影便消失在朱紅的大門之後。
「顏暮小姐又和我們說『謝謝』呢。」看著少女歡快的背影,一個女傭低聲朝同伴說道。
「是啊,這麼多年了她還是這麼見外。」
「小姐雖然不是真正的小姐,但是早晚也要做少夫人的呀,真不知道她為什麼要這麼客氣。」
「會不會是因為……」
她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身後傳來的一道冷厲的話語所阻止。
「你們倆還不去做事。」管家故意板起臉,打斷她們的竊竊私語。
看到管家發怒,兩個女孩連忙轉身道歉,然後飛也似的跑走了。
在古色古香的圍牆內,是一片三月迷人的風景。正值櫻花盛開的季節,積蓄了一個冬天的美麗就在這短短的日子中全數釋放。
幽長的花間小徑兩旁盛開著繁茂如雲霧般的櫻花,樹下青草間灑滿了層層粉色的落英。若不是有白牆紅瓦的建築在茂密的枝頭間若隱若現,誤入此地的人可能會以為自己闖入了人間仙境。
陽光明媚的午後,絲絲的風中傳來一個輕輕的腳步聲,很快,在花徑的盡頭,穿著米色連衣裙的顏暮輕車熟路地繞過了修剪整齊的灌木,穿過了如同迷宮一般的小路,在一株巨大的櫻花樹后停下了腳步。

她小心翼翼地將自己藏在了粗壯的樹榦之後,明亮的眸子在捕捉到那個熟悉的身影之後,露出了柔和而欣喜的光芒。
櫻花樹包圍中的一塊寬大的空地上站著一位少年,外套脫在一旁,頎長的身子上很隨意地套著一件寬大的黑色襯衫,全身由內而外地散發出一股疏遠淡然的氣息。
清風拂動下,一頭黑色的短髮晶瑩如墨色的碎玉,雖然看不到他的正臉,但是僅僅是這個背影,也能判斷出這絕對是一個絕世美少年。
似乎沒有注意到身後有人悄悄地來到,他優雅地拿起手中的弓箭,右手拿著一塊綢巾慢慢地擦拭著弓身,那是一把古老的雕弓,優雅的線條,晶瑩的弦,暗棕色的弓體雕刻著神秘而繁複的花紋。
風輕輕的,花落如霞。
他的背影尊貴優雅,普通的黑色襯衫絲毫掩蓋不住那隱隱透出的倨傲的王者之氣。
躲在樹后的顏暮也不說話,只是悄悄地看著他的背影,心中盛滿了這段時間放在他身上的思念,思量著等他轉身的時候再跳出去給他一個驚喜。
可是,少年卻遲遲沒有轉身。
等到顏暮雙腿都有些發麻的時候,他才悠閑地放下手中的綢巾。顏暮以為這下他會轉身了,連忙站直身子,一雙炯炯有神的大眼睛放出亮亮的光芒,準備在他轉身的一刻嚇他一跳。
可是少年卻只是放下了手中的綢巾,下一個動作卻是從身後抽出箭,然後輕輕扣住弦。
在百米開外的櫻花樹粗壯的樹榦上正掛著一個箭靶。
搭箭,扣弦,暗棕色的弓張開如月。
開弓,瞄準,姿勢行雲流水般優美動人,一舉手一投足間透露著貴族般矜貴無比的氣質。
他這是要……
顏暮這才反應過來,他要射中那靶心!
可是——
如果這麼射過去的話,那支箭強大的衝力肯定會把整棵櫻花樹上的花都給震落的!那可是她最心愛的櫻花樹!
這個時候,她也顧不得要給他什麼驚喜了,連忙從樹后跳出。
「不要啊——澤!」焦急的聲音散落進風裡,洇洇軟軟地化開。
緊扣著弦的手指輕輕一顫,箭,還是沒有射出去。
呼——還好。顏暮拍拍胸口,高懸著的心終於落了下來。但是,下一秒卻也發現自己苦苦隱藏的行蹤暴露了。
修長的身子凝滯了幾秒,下一刻,少年緩緩地扭頭,微敞的襯衫間露出一條銀白色的項鏈,看不到鏈墜,卻能隱約看到那埋藏於領口之中粉色的光芒。當他七彩冰棱般的神色在接觸到顏暮略顯慌張的目光之時,眼底彷彿有什麼悄然融化。他微微牽動嘴角,性感的薄唇上緩緩綻開一抹令雲霞般的櫻花都黯然失色的微笑。
「暮暮……」他淡淡地開口,「你,終於回來了。」
他的笑容像一張網,輕輕地從四周包圍住她的感官,顏暮愣了愣神,整個人都迷失在他那抹為她而綻放的絕美笑容中。
然而,下一秒,一聲驚呼又無法控制地從顏暮的喉嚨中溢出。
「澤!」
但是,已經來不及了。
凌墨澤雙眼望著她,但是扣在弦上的手卻突然鬆開,不用瞄準,銀白色的箭也能如同雨夜之中的閃電一般以雷霆之勢向箭靶的紅心射去。
迅疾如電,奇准無比!
顏暮目瞪口呆地看著凌墨澤,心再一次提到了嗓子眼,這樣凌厲的去勢,她最愛的櫻花樹該不會要提前壽終正寢吧!
她心疼得都快掉出眼淚了。
但是情勢卻也在瞬間急轉直下。
就在箭射出去的一剎那,空氣中的風向似乎有了微妙的變化,像有一雙手在攪動翻滾,讓風幻化成無數條細長而堅韌的細絲從四面八方纏住了那支箭。凌厲的去勢頓時在無形之中被悄然化解,那支箭正中紅心,卻猶如被一雙無形的手輕輕地插入一般,沒有引起樹榦絲毫的顫動。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