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倫堡名歌手》

標籤: 暫無標籤

76

更新時間: 2013-09-05

廣告

歌劇《紐倫堡名歌手》是十九世紀德國作曲家瓦格納的名作,瓦格納是歐洲「後期浪溫樂派」的重要代表人物。《紐倫堡名歌手》通過對十六世紀德國紐倫堡詩歌社的描寫,特別是對鞋匠、詩人、名歌手漢斯·薩克斯的塑造,表達了忠於民族藝術傳統的思想。

《紐倫堡名歌手》 -簡介

歌劇《紐倫堡名歌手》是十九世紀德國作曲家瓦格納的名作,瓦格納是歐洲「後期浪溫樂派」的重要代表人物。他所處的時代,正是德國社會發生巨大動蕩的年代。這時,封建階級雖已腐朽。瓦格納和其他小資產階級分子一樣,雖有反封建的要求,但在緊要關頭往往容易動搖、彷徨。因此,他是一個在世界觀和藝術觀上充滿矛盾的作曲家。

瓦格納主要從事歌劇創作,他一生共寫了十三部歌劇。有的帶有一定的進步傾向;有的卻帶有悲觀、厭世的思想。歌劇《紐倫堡名歌手》是他晚期的作品,構思於1845年,完成於1867年。它和作曲家的其它歌劇不同的是:其它歌劇多取材於神話故事,而這齣戲是他唯一的以德社會生活為題材的歌劇。

十四至十六世紀的期間,德國工匠行會組織了「詩歌社」,經常舉行賽歌會。他們所唱的歌都有嚴格的規則。歌唱者如果能夠自已作詩、譜曲,按行會所訂的規則創作新歌,然後在詩歌社評判會上演唱,經評議通過,就可以得到「名歌手」的稱號。紐倫堡是當時名歌手活動最頻繁的城市之一。

瓦格納的歌劇:《紐倫堡名歌手》正是通過對十六世紀德國紐倫堡詩歌社的描寫,特別是對鞋匠、詩人、名歌手漢斯·薩克斯的塑造,表達自己忠於民族藝術傳統的思想。因此,這部歌劇是有一定的進步意義的。

廣告

《紐倫堡名歌手》 -作曲家
《紐倫堡名歌手》Wagner,(Wilhelm)Richard瓦格納

(威廉)•理夏德•瓦格納(1813—1883)德國作曲家。生於萊比錫;父為政府機關職員,於作曲家出生后數月去世;母再嫁猶太演員路德維希•蓋爾,1821年繼父又去世。在萊比錫求學時,瓦格納對戲劇和貝多芬的交響曲發生濃厚興趣。雖學鋼琴,卻更喜歡研讀歌劇的聲樂譜。在萊比錫聖托馬斯學校從韋恩利希學習和聲與對位,二十歲已寫成幾首管弦樂曲,並開始創作歌劇《婚禮》,但不久棄而改寫取材於戈西劇《蛇蠍美人》的《仙妖》。此時他開始取得實踐經驗,先在維爾茨堡劇院當合唱隊長(1833),后在馬格德堡任指揮(1835),與女演員米納•普拉內相識,結婚後遷至柯尼斯堡劇院, 后又遷往裡加(1837) 和巴黎(1839)。在巴黎居住三年,窮愁潦倒。然而在此期間,瓦格納終於得以寫完《黎恩濟》,並著手創作《飄泊的荷蘭人》。二劇均被接受在德累斯頓演出。1842年在德累斯頓獲助理指揮之職。《湯豪舍》 於l845年相繼問世另一部歌劇《撒拉森人》升始動筆。 但《撒拉森人》始終沒有寫完。

廣告

1848年德累斯頓起義失敗后,瓦格納因對自由思想表示同情而有被捕之虞,遂逃往蘇黎世。在蘇黎世蘊育成熟著名的政治性四聯劇《尼伯龍根的指環》。同時,與李斯特的友情促成了《羅恩格林》1850年在魏瑪的上演(雖然他自己直至十一年後才聽到《羅恩格林》的演出)。1859年在盧塞恩完成《特里斯坦與伊索爾德》。翌年,在流亡十多年之後,獲准返回德國。婚姻和經濟問題使他生活不得安寧,1864年又因負債面臨坐牢的威脅;幸而巴伐利亞的路德維希二世對他十分賞識,出力相助,邀請他前往慕尼黑,並提供繼續工作所需要的種種條件。1865年,《特里斯坦》在慕尼黑演出,不太成功;它作為歌劇史上巨大轉折點的意義到後來才為人們所認識。此時瓦格納愛上李斯特之女、指揮家漢斯•馮•比洛之妻科西瑪•馮•比洛,鬧得滿城風雨,引起宮廷的反感,只得離開慕尼,前往瑞士,雖然1868年《紐倫堡名歌手》在慕尼黑上演。儘管他債務有增無減,還是悉心籌劃在拜羅伊特建造一座特殊的節日劇院,專演他的歌劇。1876 年,劇院以《尼伯龍根的指環》的首演開幕。此時瓦格納已同科西瑪•馮•比洛結婚(前妻米納於1866年去世),並在拜羅伊特建起一所別墅。由於健康狀況不佳,最後一部歌劇《帕西發爾》的寫作時斷時續,直到1882年才告完成。翌年瓦格納在訪問威尼斯期間死於心臟病。

廣告

《紐倫堡名歌手》 -創作背景

德語:Die Meistersinger von Nürnberg   

英語:The Mastersingers of Nuremberg   

三幕歌劇,現在也習慣上簡稱《名歌手》。德國作曲家瓦格納根據浪漫派作家霍夫曼所著小說《桶匠老大馬丁及其弟子們》和劇作家丹哈特斯坦所寫的戲劇《漢斯?薩克斯》,以及根據這部戲劇,由勞而靜在朋友雷格協助下親自寫作劇本與作曲的輕歌劇《漢斯·薩克斯》(1840)。而編劇並譜曲,1868年6月21日在慕尼黑宮廷國家劇院首次公演。   瓦格納雖然以名歌手為本劇的題材,但並不將當時的音樂採用於歌劇之中。而是以現實與人性為主題,樂曲始終在喜劇的氣氛中,明朗活潑,又以大調為基調的全音階對位旋律,清新而具有立體感。至於名歌手的歌唱法,瓦格納僅採用在第二幕終場,並以散文形式完成此劇本的歌詞。這些都是瓦格納在當時一種創新突破的成功。

廣告

《紐倫堡名歌手》 -歌劇取材
《紐倫堡名歌手》《紐倫堡名歌手》

歷史上的名歌手:一提到歐洲的中世紀音樂,可以說都在基督教教會音樂的勢力支配下,而世俗音樂則剛剛萌芽、成長。特別是德國的世俗音樂,先是受到以法國為中心出現的游唱詩人的影響,到12世紀中葉時,在游唱詩人之後才出現了愛情歌手。到中世紀移入近世的過渡期,百姓也開始仰慕文化與藝術,在有藝術才 能的百姓間,出現了所謂的名歌手。

較早的游唱詩人,是在各地宮廷間走動、獻唱,歌頌騎土精神,讚美理想女性的;而民眾間的名歌手,雖然形式上延襲游唱詩人,但歌唱內容的重點則改為宗教問題,而且是以師徒相承的方式流傳,並固定在一個都市,不再到處旅遊。

德國的都市紐倫堡,就是百姓名歌手的大本營,那裡工匠如果要升為老大時,除了必須通過技術的考驗外,還很重視歌唱的能力。擔任老大的名歌手們認為他們的歌曲,是在學會文法,修辭、邏輯,算術、幾何、音樂和天文等七種學科的基礎下產生的,只有具備這種高度教養的人才有資格成為各行各業的老大。而他們晉陞的順序,由級別最低的「見習生」開始,然後是「徒弟」、「詩人」,最後才是「師父」。

廣告

後來,名歌手們陷於形式主義,他們所作的歌曲也只是優先一些庸俗作品。據說,154O年前後,紐倫堡的此類職工公會的會員多達250名,後來師父太多,只陷入技巧的較量,漸失藝術芳香。就在這時瓦格納《紐倫堡的名歌手》中的主角漢斯?薩克斯(1494-1576)就登場了。這時正值馬丁?路德宗教改革時期,人們開始高呼人性尊嚴。據說,沙克士曾寫作六千篇詩歌,其中大部分題材是取用時事和神話,為當時的名歌手世界導入嶄新風格。

《紐倫堡名歌手》 -劇情簡介

此劇描寫的是中古時期德國紐倫堡的民族意識與人性感情,主要人物包括一對情侶與眾多街頭的市井小民,故事環繞著鞋匠詩人薩克斯與鎮公所書記貝希梅森發展。瓦格納透過他的人物,具體呈現出根深蒂固的傳統與進步藝術思潮的衝突。

廣告

騎士施托爾青格 要求加入歌唱師傅的公會,希望能在歌唱比賽中獲勝,贏得金匠女兒埃娃的芳心。由於歌唱師傅只關心遵守規則的枝節問題,施托爾青格的試唱並不成功。不過,他仍靠著薩克斯 的協助,以一首新的歌曲擊敗競爭對手貝希梅森,終於贏得埃娃作妻子。

《紐倫堡名歌手》 -劇中人物

漢斯·薩克斯 鞋匠 男低音   

大衛 薩克斯的徒弟 男高音   

波格納 金匠 男低音   

埃娃 金匠的女兒 女高音   

馬格達勒娜 埃娃的保姆 女中音   

施托爾青格 青年貴族騎士 男高音   

貝希梅森 鎮公所書記 男中音   

柯特納 麵包師 男低音   

施瓦茨 襪商 男低音   

福爾茲 銅匠 男低音   

奧爾特爾 肥皂商 男低音   

莫澤爾 衣匠 男高音   

艾斯林格 香料商 男高音   

措恩 錫匠 男高音   

納赫蒂加爾 鐵匠 男低音   

福格爾格桑 鞋匠 男高音   

歌手、職工、學徒、公會會員、男女市民、少女們。   

演奏時間:前奏曲9分、第一幕1小時10分、第二幕1小時15分、第三幕2小時10分。   

故事發生於16世紀中葉,地點在德國紐倫堡。

《紐倫堡名歌手》 -劇情解說

前奏曲   

《紐倫堡名歌手》《紐倫堡名歌手》

C大調。先由管弦樂奏出《名歌手動機》。再由長笛開始,奏出表情豐富的柔和旋律。這就是劇中施托爾青格和埃娃的「愛的情景動機」。拿它以對位法推進后,小提琴以斷奏下降時,以銅管為主體,奏出氣氛明朗的名歌手「行進動機」。隨後是弦樂的名歌手「藝術動機」就登場。逐漸以對位法增厚后,接著,弦樂隨著木管與法國號的對位法,推出「工作動機」。   這時樂曲變成E大調,小提琴唱出「愛的動機」。它立刻由小提琴的「熱情動機」引接。然後木管突然輕快地奏出《名歌手動機》,不久低音弦便沸騰著「快活動機」,音樂逐漸變成是立體式的。就在其巔?o上,銅管與低音弦奏出堂皇的「名歌手動機」,不久,「愛的動機」和「行進動機」就以對位法進入,而且「藝術動機」也登場了。最後以「行進動機」為中心結束這前奏曲。   

第一幕  

第一場:卡塔利內教堂   

教堂的正堂位於舞台的左後方,觀眾可以清楚地看到教堂後面的數排座椅。時間是聖約翰節(6月24日)的前一日,在下午的禮拜即將終了時,傳來信徒們所唱《洗禮合唱》的末尾詩句。在後排的椅子上坐著埃娃和保姆馬格達勒娜,年輕騎士施托爾青格則躲在長柱后注視埃娃的側面。這時埃娃也感受到他熱烈的眼神,當兩人視線相接后,施托爾青格積極地用眼神傳達對埃娃的情意。   

合唱結束后,信徒站起來陸續離開。在馬格達勒娜陪伴下,埃娃走近施托爾青格。當施托爾青格正要開口對埃娃說話時,埃娃突然告訴保姆她把胸針忘在教堂里,請保姆回去拿。施托爾青格便利用這機會詢問埃娃是否訂過婚。   

馬格達勒娜回來后,本想立即把埃娃帶走,但這時卻不小心瞥見鞋匠徒弟大衛拉開教堂休息室的窗帘。馬格達勒娜和大衛是一對情侶。馬格達勒娜失神了一會兒,但最後還是回到埃娃身旁向施托爾青格說明,只有名歌手的師父才有資格成為埃娃的夫婿。這時埃娃出乎意料地對施托爾青格說:「我想選的人只有你。」   

馬格達勒娜聽了無比驚訝,但當埃娃把施托爾青格比喻為聖經中的大衛時,馬格達勒娜想到自己的情人大衛,叫出:「哦,大衛!」聽到這聲音,真正的大衛從教堂跑出來。   

大衛告訴馬格達勒娜,此地即將舉行名歌手的歌唱考試,通過考試的人就能當師父,他現在正忙著準備座椅。施托爾青格熱烈地愛著埃娃,他聽后便告訴埃娃說,自己無論如何都要成為名歌手。大衛覺得不可思議,說這可不是簡單的事。接著,埃娃便在馬格達勒娜的催促下回去了,施托爾青格則獨自坐在階梯式椅子上,陷入沉思中。   

第二場 卡塔利內教堂里   

整個紐倫堡城對於音樂的愛好,可說是近乎瘋狂似的。著名的歌唱家和這門高尚職業的領導階層,時常舉辦公開的歌唱比賽,籌備周詳,規章嚴格,獲優勝者可得優厚的獎品。   

數名徒弟們喧嘩著走來,他們開始準備接受名歌手考試。當大伙兒忙得團團轉的時候,只有大衛跟施托爾青格聊天,徒弟們就對他喊;「快來幫忙啊!」但大衛熱心地說明歌唱法則給施托爾青格聊天聽,根本不理會那些徒弟們。正是由於馬格達勒娜的拜託,大衛才把這些教給華爾特的。   

起初先發出命令:「開始!」但施托爾青格一點也搞不懂是什麼意思。大衛說明記錄員這樣喊叫后,考試者就要開始歌唱。接著大衛就詳細說明比賽規則,以鞋匠如何走上名歌手作為例子。施托爾青格表示自己是貴族而非鞋匠,只是想了解歌唱規則,這時大衛又喋喋不休地談論起來。這個段落幾乎就是大衛的歌聲,他唱歌時語句要清晰、連貫、不可任意加入裝飾音。由於徒弟們要求幫忙,他的說明被打斷了,最後大衛說:「所謂名歌手就是能寫出優秀的詩,又能為它配上新曲調的人,」然後就安排評審員坐席去了。接著在大衛指揮下,大伙兒搭好一個小屋,當作記錄員的坐席。為了寫出歌唱的缺點,也準備了黑板。看到大衛老練、細密的運籌,徒弟們雖然由衷欽佩,仍然不時顯示出嫉妒的神情。但大衛不理會,說出今天還一名特別的騎士要接受考試,並繼續指揮大家工作。不久,他又開始向施托爾青格講述評審的情況和記錄員的事。大衛說:「如果你能成功地登上名歌手的地位,就有花環贈給你。」   

這時休息室的門開了,金匠師傅波格納和鎮公所書記貝希梅森一起走出來。徒弟們嚇一跳,趕快讓路,站到旁邊。   

第三場 卡塔利內教堂里   

名歌手們聚集而來,徒弟們排在兩旁恭迎他們。波格納鼓勵貝希梅森說:「聖約翰節的歌唱比賽時,你必須爭取勝利,以便迎娶我的女兒。」但貝希梅森則擔心埃娃回拒絕他。這時他們發現坐在椅子上的施托爾青格。施托爾青格表示:「我因熱愛藝術而來到紐約堡,希望加入名歌手公會。」這時鞋匠師傅福格爾格桑和鐵匠師傅納赫蒂加爾一塊兒登場,波格納把施托爾青格介紹給他們。這時別的師傅們也陸續來到。站在一旁的貝希梅森則預感強敵已出現,他想要在靜夜獻唱情歌,以爭取埃娃的芳心。由於師傅們的好意,大家推薦施托爾青格當這次的考試應徵者。這時鞋匠師傅薩克斯登場,大家熱烈歡迎他。   

大家就位后,波格納表示有重要提議,於是宣布明天聖約翰節歌唱比賽的優勝者,將可以和女兒埃娃結婚。這就是以優美歌喉唱出的:「在美麗的聖約翰節」,充分展現紐倫堡城藝術愛好者的心胸。   

聽到這消息后,其他師傅們都感動地站起來為他歡呼,波格納勸大家坐下去聽他繼續說下去。他要女兒加入評審行列,雖然可以拒絕優勝者,卻不能嫁給其他的人,埃娃只能選擇名歌手當夫婿。他說完后,薩克斯便站起來,提出意見說,他希望讓民眾也參加歌唱的裁判,因為民眾本身很清楚正確的歌唱是什麼樣,何種歌曲能使百姓歡樂。這個建議有人贊成也有人反對。最後只好採用波格納的意見。他說要推薦一位很想獲得名歌手資格的騎士,於是把施托爾青格介紹給大家認識。這時不少人儘管感到不安,但由於是波格納所推薦的,只好表示歡迎,而且問起他的身世。施托爾青格唱出著名的歌曲《在冬天平靜的壁爐邊》作為回答,他說:「我的祖先是十二世紀時有名愛情歌手、也是貴族叫佛格懷德,他擅長謳歌大自然。」這時只有貝希梅森敵視施托爾青格,他在嘀咕著憎惡的話。但是最後還是讓施托爾青格接受評審,而貝希梅森則被選為記錄員。這時麵包師傅拿起寫著歌唱規則的黑板,開始朗讀起來。不久,施托爾青格便坐在規定的椅子上,隨著貝希梅森:「開始!」的口令,施托爾青格就開始唱出;「森林中春天的呼喚」,訴說出愛的快樂。不一會兒,從記錄席傳來貝希梅森狠狠地在黑板上畫缺點的聲音。然後他從記錄席跳出來,阻止施托爾青格的演唱,出示黑板上的記錄,宣告施托爾青格已經喪失考試資格。師傅們對施托爾青格的歌唱感到驚訝又失望,七嘴八舌起來,薩克斯則建議讓他唱完。   

這時施托爾青格又唱了起來,而貝希梅森依然刻意阻擾。施托爾青格終於喪失靈思,但薩克斯卻為民眾的藝術替他辯護,波格納想到他或許就是自己的女婿,而為這位騎土感到惋惜。最後,師傅們還是宣布施托爾青格被取消比賽資格,等師傅退場后,舞台上只剩陷入沉思的薩克斯以及快活地喧鬧的徒弟們。幕落。

第二幕

紐倫堡街上街的一邊是薩克斯的鞋店,另一邊是金匠波格納的家。   

第一場:大衛從外面關上了薩克斯家的百葉窗。在別的人家,徒弟們也在關百葉窗。徒弟們正在歌頌這個節日,這時馬格達勒娜悄悄地從波格納家出來,一邊避開人們的注意,一邊走到大衛身邊。她想從大衛口中,打聽剛才施托爾青格接受快速的情況。一聽施托爾青格失敗了,把替大衛取點心的事都忘了,很難過地趕回家去。   

徒弟們看到這模樣,就開心地嘲笑大衛。當被激怒的大衛想動手修理他們時,薩克斯出現了,並走進徒弟們和大衛之間。徒弟們慌張地四散。薩克斯將大衛訓斥一番,然後把他趕回家裡。

第二場   波格納和女兒埃娃一起散步回來。在探望過薩克斯的鞋店后,兩人坐在菩提樹下。他在講述女兒將成為新娘的情況。   

這時馬格達勒娜從家裡走出來,波格納走進屋裡。埃娃聽到馬格達勒娜說施托爾青格參加考試失敗后,心裡很難過,隨即走進屋裡。   

薩克斯從鞋店出來,開始和大衛交談。薩克斯在觀察大衛裁製鞋面的情形后,勸他進房去睡一會兒。這時,薩克斯便靜靜唱出:「紫丁香的獨白」「紫丁香正飄香」。   

第三場  薩克斯雖然在準備工作,但想起埃娃和今天遇見的騎士就無心幹活。他的內心雖然深愛著埃娃,卻將這種心思強力壓抑了。薩克斯回憶起今天騎士所唱的歌,很佩服他能把感受如實地表現出來,儘管多數師傅未能接受,自己倒滿喜歡他。這時他的情緒變得激昂起來,管弦樂奏出「熱情動機」。   

第四場   埃娃悄悄地來到薩克斯的鞋店,想探聽施托爾青格參加考試的詳細經過? 她很擔心這個將成為自己丈夫的人會是什麼情況。薩克斯很熱心地安慰她,話題中難免提到她的父親和貝希梅森,最後還是轉移到施托爾青格身上。埃娃問薩克斯有什麼方法可以幫助施托爾青格,就在這時候,保姆馬格達勒娜前來接埃娃回家,可她自己卻探頭探腦,四處尋找情人大衛但不知道他躲到那兒了。馬格達勒娜就掃興地硬把埃娃拉回了家。   

第五場   此刻,施托爾青格正好從角落出現。埃娃很快就發現,立刻甩掉馬格達勒娜的手,向施托爾青格奔去。埃娃熱情地向他傾訴,激勵他必須在比賽中奪魁,但施托爾青格對考試時師傅們的做法感到失望,提議她一起私奔,遠離此地。這時傳來夜警笛聲,埃娃馬上被保姆推進屋裡。夜警提醒大家一到10點鐘就得小心燭火,然後就轉入到波格納家的屋角后離開了。   

薩克斯在隱蔽處聽到埃娃和施托爾青格的談話,就以擔擾的神情看著他們。夜警離開后,埃娃改穿馬格達勒娜的衣服從家中溜出來,正想和施托爾青格私奔時,薩克斯及時把街燈點亮,設法制止了他們。兩個人因而困惑不已。   

第六場   這時,貝希梅森也跟在夜警身後,鬼鬼祟祟地出現。他一邊窺視波格納家的窗口,一邊開始調魯特琴的弦。薩克斯聽到這聲音,又把街燈弄熄。貝希梅森開始唱情歌,薩克斯就故意猛敲鐵槌,而且大聲唱出莫名其妙的歌曲。被激怒的貝希梅森,要求薩克斯安靜下來,但薩克斯根本不理他。   

接著,波格納家的窗子開了,馬格達勒娜穿上埃娃的衣服走到窗邊,著急地等候在此的貝希梅森不知道她是馬格達勒娜,只是開心地彈著魯特琴。由於薩克斯的歌聲與槌聲不斷,憤怒的貝希梅森破口大罵,但一看到窗口的女郎想轉身進去,他又趕快準備高歌小夜曲。   

這時薩克斯高喊:「開始」,他用鐵騅敲打鞋模當作記號。兩人像參賽者和評審般各就各位。這時間,埃娃則依偎在施托爾青格的懷裡一起看著這場鬧劇。貝希梅森以荒誕走板的魯特琴當伴奏開始唱小夜曲時,薩克斯便敲打鐵騅逐一挑剔、批評。這使貝希梅森的歌唱亂了腳步,貝希梅森怒不可遏。

當貝希梅森發現窗邊的姑娘又要離去時,又鼓起勇氣彈響魯特琴唱了起來。但薩克斯的鐵騅聲卻越敲越響。貝希梅森只好越唱聲音越大。這時大衛也跟在貝希梅森後頭探視窗口,立刻發覺窗邊的姑娘是穿上埃娃衣裳的馬格達勒娜,大衛誤以為她在接受其他男人的調情,於是氣得臉紅脖子粗。   

附近的師傅們被這喧鬧聲吵醒,紛紛打開窗子查看究竟。馬格達勒娜做出信號邀大衛進入屋內,貝希梅森則認為自己被冷落。就在這時候,大衛從窗口跳出來,把貝希梅森痛打一頓。   

第七場 接著是毆鬥與吵架的場面。   

附近的師傅和徒弟們隨著馬格達勒娜的喊叫聲跑出來,在不明原因的情況下,變得更加混亂,連婦女們都出來看熱鬧。埃娃的父親波格納把馬格達勒娜誤認為是自己的女兒,叫她把窗子關緊,自己跑到屋外查看究竟。   

當施托爾青格拔劍沖入人群時,薩克斯一把抓住他,並把他拉到家裡;大衛被貝希梅森踢了一腳,也被推進屋裡。貝希梅森則狼狽地逃之夭夭了。埃娃被父親抓著手臂拖進家裡。這時傳來夜警的角笛聲,大伙兒便趕快回家去,夜警宣告已經十一點,然後轉到巷裡去。   

第三幕

第一場薩克斯的鞋店   

這是聖約翰節的清晨,薩克斯正專心地看書。這時大衛悄悄走過來,發現薩克斯在這兒,立刻躲起來。由於薩克斯並沒有察覺,大衛就把籃中的食物拿出來放在工作台上。當他偷吃香腸和餅乾時,薩克斯做出大聲的翻書動作。受驚的大衛只好狼吞虎咽,然後講出一些狗屁理由。薩克斯不耐煩地把書合上,此時的大衛立即雙腳發軟跪了下去。其實薩克斯還在沉思,看到奇怪的大衛就問東問西,因為想起今天是聖約翰節,薩克斯要他背唱禱告詞,不料他卻以和昨晚貝希梅森所唱的小夜曲相似的旋律唱出:「在約旦河岸」,被薩克斯訓斥后,才改為正式旋律繼續唱下去。   

歌曲唱完,薩克斯要大衛務必到會場,然後自己又陷入沉思中,並唱出心底的歌聲:「困惑!困惑!」(迷惑的獨白)。他後悔昨晚的舉動,看破自己對埃娃的感情,思考如何幫助施托爾青格和埃娃,並擔心著聖約翰節歌唱比賽的結果。   

第二場   

接著施托爾青格進薩克斯的鞋店。施托爾青格在昨晚的騷動后,暫住薩克斯家裡,這時兩人互道早安。然後薩克斯就指導他如何在今天的歌唱比賽中創作出優美的歌曲,並給予各種忠告。施托爾青格把黎明前所作的綺麗夢境化成詩篇念出來,薩克斯立刻將它寫在紙上。這時低聲唱出的就是著名的《清晨閃耀著玫瑰色》。這曲調中歌頌了幸福與愛情,當薩克斯為他作筆記時,還隨時提醒規則,提出改正意見。   

施托爾青格的歌唱完以後,薩克斯告訴施托爾青格說,他的隨從已送來結婚用的禮服。施托爾青格感激地緊握薩克斯的手,然後兩人一起走到別的房間。   

第三場   

盛裝的貝希梅森發覺薩克斯的鞋店空無一人便走了進來。在昨晚的騷亂中挨揍過的他渾身是傷,連走路都一拐一拐的。他非常嫉妒施托爾青格,幾乎快要神經錯亂了。突然,他發現了剛才薩克斯為施托爾青格做筆記的詩篇,誤以為是薩克斯準備向埃娃求婚的情詩,於是放進口袋中。   

當穿上禮服的薩克斯出現后,貝希梅森就唱出:「嘿,鞋匠師傅」,並抗議說:「昨晚不僅故意阻擾我的歌唱,還叫徒弟用棍子把我打成這種悲慘模樣。我一定會牢牢記住這仇恨。在今天在你演唱求婚之歌的時候……,」 薩克斯馬上回答說:「我不會唱求婚之歌,書記官你誤會了。」 貝希梅森不服氣地從口袋中拿出證據逼問他,但薩克斯表示這原來就是要送給他的,如果我是你的敵人,昨晚就不會連夜替你趕做新鞋了。貝希梅森聽了,很高興地邀薩克斯擔任比賽時的記錄員,然後一拐一拐地回家去了。   

第四場   

這時埃娃穿上白色新娘禮服出現,但顯得心神不寧。她和薩克斯打過招呼后,埋怨現在穿的鞋子不合腳。緊接著穿上禮服的騎士施托爾青格走了進來,埃娃看了驚喜地輕聲喊叫出來。薩克斯並未發覺,只專心地詢問何處不合適,然後告訴她,今天早晨聽了一段很精採的歌曲,於是施托爾青格引吭高歌,繼續唱出早晨的歌曲。   

聽完施托爾青格這段愛之歌后,埃娃無比感動,而且情不自禁地嚎啕大哭,依偎在薩克斯胸前。施托爾青格靠過來后,緊握住薩克斯的手。薩克斯盡量抑制自己的感情,故意一轉身,很自然地把埃娃推給施托爾青格,然後談起徒弟大衛,想到屋外去找他。   

埃娃機警地攔住薩克斯,唱出:「哦,薩克斯,我的朋友」,表示對他由衷的感激。她聽了施托爾青格的演唱后,深信他可以獲勝。這時穿戴漂亮的馬格達勒娜和大衛進來了。接著為施托爾青格的歌曲取名,比喻為洗禮,由大衛擔任證人。由於徒弟無此資格,薩克斯就把他提升為歌手,使他無比開心。   圍繞在薩克斯四周的四名男女,一塊兒幸福地交談著,期待著施托爾青格的勝利。大衛動手關好門窗后,大伙兒便一起前往會場。   

第五場 紐倫堡郊外貝格尼茲河畔的綠野   

遠方可以看到紐倫堡,河上有渡船,把市民們陸續載過來。在遼闊的綠色原野中建造了歌手的演唱台,四周飄揚著各公會的旗幟。先由鞋匠公會的人們唱出合唱,接著,鐵匠和麵包師傅等人也合唱著走來了。徒弟們和姑娘們嬉鬧般跳著圓舞曲。大衛進來后就訓斥他們,但反而被徒弟們捉弄說:「你的愛人馬格達勒娜來了!」其實她根本就不在這兒。   

不久,波格納牽著女兒埃娃,也來到這裡。埃娃身邊還有城裡姑娘們陪伴著,馬格達勒娜也在裡面。隨著:「請肅靜」的喊聲,薩克斯站起來,除了他以外,所有人都一起合唱歌頌大自然的歌曲:「醒來吧」 (這是薩克斯所作詩歌,藉此向他表達敬意),而且高呼薩克斯萬歲。這時的貝希梅森則躲在人群之後,忙著背誦剛拿到手的詩。   

合唱過後,薩克斯以巧妙的曲調感謝大家的支持,然後說明今天歌唱比賽的意義,也宣布優勝者可以迎娶波格納的女兒和繼承他的財產。聽過這些話,波格納頻頻向大家致意。薩克斯問貝希梅森是否已有自信,他正因背不熟詩篇而焦急。不過他知道薩克斯今天不唱歌而急欲求表現的他,跨著大步出來演唱。但群眾並不支持他,在下面嘲笑他。   

一聽到:「開始」的號令后,貝希梅森就彈響魯特琴唱了起來,但由於沒能熟記詩篇,唱得一點也不流暢,評審的師傅們聽了面面相覷,驚訝不已。貝希梅森惱羞成怒,宣稱自己所以被師傅們嘲笑,全是薩克斯的責任,還說這篇詩是薩克斯送給他的,眾人為之嘩然。   

接著薩克斯就站起來解釋說:「其實這篇詩並不是我的作品,而作者卻是有資格被稱作師傅的年輕人「說罷,就把施托爾青格帶出來。   

施托爾青格走上歌唱擂台,在大家的催促下開始唱出:「清晨閃耀著玫瑰色」,並以不同於先前唱給薩克斯聽的新詩句往下流利優美地推進,大家無不驚訝、佩服。   

聽了施托爾青格的演唱,師傅們毫無異議地決定他得獎。波格納很感動,埃娃則欣喜若狂。她為下跪的施托爾青格戴上用月桂樹和長青樹編成的桂冠。這對年輕人一起跪在父親波格納的面前,接受他的祝福。關於這件事,薩克斯徵求了大家的同意。   

接著,進行頒授給施托爾青格名歌手資格的儀式,但施托爾青格表示自己最想要的是幸福。薩克斯用歌聲稱讚施托爾青格那純粹的精神,並提醒眾人應該尊重德國的藝術,尊敬師傅們。   

聽了薩克斯的這段歌曲后,埃娃便從施托爾青格頭上取下桂冠,改戴在薩克斯頭上。薩克斯要施托爾青格和埃娃到自己身邊,而師傅們則決定推舉薩克斯為大家的盟主。於是所有列席的人一起合唱,歌頌德國藝術的永垂不朽,然後齊聲稱讚薩克斯。這時管弦樂奏出歡快的曲調中落幕。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