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右手》

標籤: 暫無標籤

13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紅色右手》是由羅傑斯創作的一本書籍,該作品2009年出版。

廣告

作  者: (美)羅傑斯 著,石門居士 譯
出 版 社:
出版時間: 2009-1-1
字  數:
版  次: 1
頁  數: 221
印刷時間:
開  本: 大32開
印  次: 紙  張:
I S B N : 9787807628941
包  裝: 平裝 所屬分類: 圖書 >> 小說 >> 偵探/懸疑/推理

1 《紅色右手》 -內容簡介


一名流浪漢在馬路邊搭上了一對年輕男女的汽車。這對相識僅僅兩個月的男女準備從紐約前往佛蒙特結婚旅行。不料,半路上,流浪漢竟在傍晚襲擊並劫持了未婚夫,搶走了汽車……未婚妻躲在湖邊的樹林中,才幸免於難。不久之後,未婚夫的屍體被人找到了,可是屍體為什麼單單缺了一隻右手?
  流浪漢載著昏迷不醒的未婚夫一路前行……瑞德爾醫生剛在佛蒙特完成一個手術,驅車趕回紐約,本該在並無其他岔道兒的路上遇到那輛被劫持的汽車,然而他卻一輛汽車也沒看見!那個猥瑣怪異的流浪漢,究竟是怎麼駕駛汽車逃之夭夭、消失無蹤的?
  《紅色右手》就像「一個不真實的惡夢」,一面世就吸引了大量讀者的目光與好評,很快銷售一空,並在歐美不斷再版。

廣告

2 《紅色右手》 -作者簡介


石門居士,常用網名「石門居士」、「殘雪」,浙江杭州人,現於加拿大攻讀電腦科學博士。10歲左右起成為推理小說讀者,偏愛歐美古典推理作家,業餘時間從事推理小說的推介和翻譯工作。

 目錄
`

3 《紅色右手》 -書摘插圖


在今晚這些未知的謎團中,有一件事最為重要,那就是,那名棕發紅眼、醜陋矮小的男子,那名耳朵撕裂、犬牙突出的男子,那名雙腿羅圈、身材縮水的男子,那名舉止古怪、相貌奇特的男子,究竟是如何在殺死伊尼斯·聖特爾姆后逃之天天、消失在茫茫鄉間的?
這是整個謎題的第一點。第二點問題是,在我把整件事情的詳細經過記錄下來進行分析之前,如果州巡警和鄰近農場的民兵們在沼澤路上仍然沒有找到年輕富有的新郎聖特爾姆的右手,歸還到他身邊,那麼,那名男子究竟把那隻手弄到哪裡去了?因為聖特爾姆有一隻右手,這是無可爭辯的。必須找到這隻手。
這就是我所面臨的謎題中兩個最基本的問題。對於這個謎題,我必須仔細檢查每一個細節,找出答案,不能有半點不必要的耽誤。我得搶在那名殺手襲擊我之前找出答案,他已經襲擊了著名的犯罪心理學家--頭腦敏銳老練的老邁克科莫魯,看起來,邁克科莫魯是過分靠近殺手了。那些在黑暗裡搜尋他的人當中,說不清還有多少會遭遇襲擊。
於是,以下問題有待回答:
1.他是如何做到一直不被察覺的?
2.假設他的腦子不是爛齒輪破彈簧一團混亂,那麼他想達成什麼樣的目的?換而言之,是什麼驅使他這麼做的?
有了這兩個問題的答案,甚至只要一個,警方認為就有辦法阻止他的行動。
然而問題不只這些,謎題困擾人的部分還不只這些。至少對我而言,從一開始就有一個謎,並不比上面的問題更容易解釋:那輛坐墊血紅、喇叭大叫的煙灰色凶車,載著垂死或者已死的聖特爾姆的屍體,駕駛室內的流浪漢兇手齜牙獰笑,猶如惡魔一般,究竟是如何在黃昏之前從我所在的沼澤路入口處經過的?
難道我,哈里·瑞德爾,紐約聖約翰醫院的初級醫生亨利.N.瑞德爾,當時睜著眼睛睡著了么?我可一向認為自己是個警覺機敏、務實獨立的外科醫生呢!有沒有可能是暫時性的神志完全喪失,或者某種僵硬性昏迷症毫無預示、毫無痕迹地降臨到我身上了呢?甚至事後我都沒意識到癥狀曾經發生過?是這種癥狀使我無法看見,乃至無法察覺死亡汽車從狹窄的石頭路上沖向岔路么?當時,我正試圖啟動我那輛拋錨的汽車,轉身踏上旁邊的沼澤路,要是真的有車經過,那它的門把就幾乎會刮到我,裸露的輪胎就會把小石子彈到我腳上,而駕駛座上獰笑的殺手面容就離我近在咫尺,飛速而過!
或者,發生了某種比記憶空白和片刻夢遊更糟的情況?是人間蒸發?是幻影移動?是超自然?還是隱身人7%而言之,在急馳的汽車周圍,在紅眼睛的小個子司機周圍,在死掉的乘客周圍,是否有種不可能存在的東西,導致我完全錯過了那輛車呢?
無疑,我錯過了那輛車。我就沒看見它。這一點我向羅森布拉特警官毫不含糊地聲明過,講了一遍又一遍,而且我絕不會更改我的聲明。我認為老邁克科莫魯最後有點開始相信我了,而且漸漸明白了其中的意義。但恐怕警方仍然不相信我。
當然,可能我過分強調自己心中的問題了。儘管如此,我沒能看見凶車這件事還是很讓我煩惱,因為這涉及到我自己的感知能力與心智水準,以前我可從不認為有必要去驗證這些。
我發現,問題就記在羅森布拉特警官厚厚的硬面筆記本里。晚上早些時候,他一絲不苟地把所有的質詢都記錄下來了。出門時,他把筆記本留在了老邁克科莫魯家客廳的桌上。
問:(對瑞德爾醫生):瑞德爾醫生,謀殺發生的時候,你在沼澤路的入口處么?
答:我在。
問:而你根本沒看見那輛車經過?
答:我沒看見。
問:醫生,通過聖特爾姆先生的未婚妻,這位戴瑞
小姐.以及其他見過殺手的人提供的信息,你聽說過有
關他的具體描述,但你本人沒有見過他?
答:我沒見過他。在我的記憶中,我從來沒見過他。
問:你堅持這一點嗎?
答:我堅持這一點……
我必須這麼堅持。
當然了,總而言之,我是否看見凶車經過,其實並沒有什麼區別,因為很顯然,那輛車確實開過去了。從「死亡新郎池塘」到我所在的位置,一路上的其他人都看見了那輛車。對於他們而言,那輛車既沒有隱形,也不是幽靈。就在我前頭的那個拐彎處,那輛車撞倒了腳步蹣跚的約翰·弗雷爾,當時他正走在回家的路上,千鈞一髮之際,他號叫著試圖從車道上逃開,駕駛座上的惡魔發出笑聲,一股勁風像碾玻璃一樣碾碎了他的骨頭。對他而言,那輛車當然不是幽靈。老邁克科莫魯本人也看見車子從他房前經過,當時他正在花園裡鋤地,即便他沒認出駕駛座上古怪的小個子惡魔,他也足以辨認出車上那名受傷的男子就是聖特爾姆。何況還有艾莉娜·戴瑞,她先前就駕著那輛車,與她那位即將不久於世的英俊戀人從紐約市出發開始結婚旅行,車子行駛了一百里路。
現在,他們終於在下面的沼澤路上找到了那輛車,殺手從我身邊經過後,把車丟在了那裡。發動機還暖暖的。坐墊上血跡斑斑。那是一輛灰色的凱迪拉克八缸運動型旅行車,1942年產的新款,製造原料包括鋼鋁、皮革、橡膠、玻璃,以及其他普通看得見的固體材料。發動機和底盤上有出廠時壓印的號碼,擋風玻璃上貼著聯邦稅和汽油標貼,車牌號XL465-297 NY'45,雜物箱里放著車主的加油券和車牌照。車主是紐約市西14街619號德克斯特日夜車庫的A.M.德克斯特,他已經通過長途電話確認,他把該車租給了聖特爾姆。一輛保存得很不錯的車,里程錶上顯示跑了不到五千里,根據目前物價局的價格,至少值三千五百元,當然不是幽靈。
他們也找到了可憐的伊尼斯·聖特爾姆的屍體,所以他也不是幽靈。只是那個紅眼裂耳的小個子,那個戴藍色鋸齒帽的人,那個沒有名字的人,他們還沒有找到。
所以說,那輛凶車唯獨對我隱形,也只對我一個人隱形,無論如何,這個謎團眼下必須暫且擱在一邊。最終是否能找到答案,或者根本就沒有答案,目前沒有什麼區別。
現在我不得不考慮一個問題,不可以有半點耽誤,必須極度認真地考慮,全身心地考慮。
現在,我坐在邁克科莫魯家布滿灰塵的老式客廳里,聖特爾姆年輕的新娘睡在我身邊的馬鬃老沙發上,門外無月的炎夜依然漆黑一片,但終究會有破曉的時刻。
現在。外面黑暗中有燈籠和電筒在移動,警察和民兵們時遠時近地彼此呼喊對方,夜色中人們的聲音微微弱而空洞。
就在剛才,他們中有人回來過,從廚房爐灶上的熱咖啡壺裡弄了點咖啡。他們大口喝著咖啡,以保持頭腦的清醒,同時穿過廚房的過道來這裡朝我和熟睡的姑娘掃了一小眼。他們的臉龐疲憊不堪,因為蚊蟲叮咬而顯得浮腫,小腿上沾滿沼澤地的淤泥,以及鋸木廠的濕木屑。他們用搖頭回答了我無聲的提問,表示他們仍然沒找到任何痕迹,然後又出去踏上更悠遠的小徑,身後只留下紗門關閉的空洞聲。
現在,一列燈籠穿過樹林和沼澤,越走越遠,爬上山頂,又進入山谷。
現在,遠處不知哪裡又響起了獵犬的吠聲,全副武裝的人們成群結隊地在方圓幾里的範圍內巡邏,時刻準備將那名瘋狂的小個子殺手一槍擊倒。沙沙的樹葉聲中,狡猾的殺手或許正手提血淋淋的兇刀,齜牙獰笑地在黑暗裡緩緩潛行。
現在,夜盡深沉的黑暗中,我不得不在這裡考慮一個問題,也是唯一的問題,不可以有半點耽誤。這個問題就是:
那個殺手在哪裡?
因為我有種不寒而慄的恐懼感,無論移動的燈籠、喊叫的聲音和狂吠的獵犬有多遠,那個殺手就在我附近的某個地方,就在我身邊沉睡的姑娘附近。我感覺他還會發動攻擊。他知道,某種程度上我對他是個危險。不過有多危險,我還沒有看出來。
窗外黑暗中的某處,從後花園里注視著我。
或許更近。也許就在這間兩百多歲、破舊不堪的山村農舍里。現在一片寂靜,搜尋的人們暫時也離得遠。
寂靜中能感覺到他的嘲笑聲,笑我看不見他。
那雙注視的眼中,能感覺到殺氣。
片刻前,頭頂的閣樓地板上有一陣小跑聲,但可能只是松鼠,或者耗子。似乎有不少松鼠和耗子在這所老房子里做了窩。
剛才,儲藏室的門上發出地板的咯吱聲,或者是從廚房外面的柴房裡傳來的,那是老邁克科莫魯存放花具的地方。可一轉眼工夫,當我緊握鉛筆側耳聆聽時,聲音就不見了。老房子里的舊木板有時會發出那樣的咯吱聲,即便沒有腳步從上面走過。
外面廚房爐灶旁邊的牆上,那台老式的金橡木電話時不時地發出簡短的丁零聲,不過不是這所房子的鈴聲。
  ……

4 《紅色右手》 -書摘與插圖


 

《紅色右手》《紅色右手》

5 《紅色右手》 -相關詞條

文學 小說 書籍 青春文學

6 《紅色右手》 -參考資料

1.噹噹:http://www.dangdang.com/
2.卓越:http://www.joyo.cn/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