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效新書》

標籤: 暫無標籤

165

更新時間: 2013-07-15

廣告

《紀效新書》是由著名民族英雄戚繼光著,中華書局出版社出版的軍事書籍,發行於1996年。

廣告

1 《紀效新書》 -《紀效新書》

2 《紀效新書》 -正文

中國明代以軍事訓練為主的著名兵書(見彩圖)。戚繼光於嘉靖三十九年(1560)前後在抗倭戰爭中寫成。18卷、卷首1卷。有明刻本和清代以來的抄本和刻本多種,《墨海金壺》等叢書亦收錄。國外有日本寬政九年(1797)刻本等。另有萬曆年間成書的14卷本,內容與18卷本有所不同。
《紀效新書》《紀效新書》

作者在序言中說:「夫曰『紀效』,明非口耳空言;曰『新書』,所以明其出於法而不泥於法,合時措之宜也。」(《紀效新書》,萬曆二十三年本,下同)闡明本書以實戰經驗為主,汲取前人兵法寫成。該書「集所練士卒條目,自選畎畝民丁以至號令、戰法、行營、武藝、守哨、水戰,間擇其實用有效者分別教練,先後次第之,各為一卷,以誨諸三軍俾習焉。」該書分總序和正文兩部分。總序由兩件「公移」和《紀效或問》組成。作者在「公移」中,反覆陳述結合東南沿海情況及針對敵情進行練兵的重大意義和勢在必行的道理。《紀效或問》則歷述練兵所急與可辦者,提出了明確的要求,以統一將士思想,使之「信於眾,而後教練可施」。正文18卷記述的問題有:選兵和編伍;技術戰術訓練;軍事紀律和比較武藝;行軍作戰及旗幟信號;守城和墩堠報警;兵船束伍、水寨習操、戰艇器用和水上戰鬥等。

戚繼光注重選兵,開篇第一句話就是「兵之貴選。」(《束伍篇》)認為選兵「其法惟在精」(《柬伍篇》),反對「用城市游滑之人」,「奸巧之人」,主張用「鄉野老實之人」。他根據敵情、地形、武器裝備的實情,銳意改革軍事訓練。注重氣質,講究「氣性活潑」;注重實用,平時所學與「臨陣的一般」,「不能徒支虛架,以圖人前美觀」;注重奇正多變,攻守結合,創製著名的鴛鴦陣等;注重各種火器及冷兵器在戰場上的作用,改進了多種兵器,並訓練銃手、炮手、狼筅手、弓弩手等在統一指揮下互相配合行動。所有這些,在書中都有詳細的記敘。

該書文字通俗,配以圖說,便於當時將士學習。它既是抗倭實戰經驗總結,又反映了火器發展一定階段上的軍隊訓練和作戰情況,體現了時代的特點,有較高的軍事價值,為後世所重。

《紀效新書》語言通俗,「其詞率如口語,不復潤飾」(《四庫全書總目提要》),結合士卒實際講道理,情深意切,易學易記,如在《禁令篇》對士卒說:「凡你們當兵之日,雖颳風下雨,袖手高坐,也少不得你一日三分。這銀分毫都是官府征派你地方百姓辦納來的。你在家那個不是耕種的百姓,你肯思量在家種田時辦納的苦楚艱難,即當思量今日食銀容易,又不用你耕種擔作,養了一年,不過望你一二陣殺勝。你不肯殺賊保障他,養你何用?就是軍法漏網,天也假手於人殺你。」

《紀效新書》要求將帥不僅要有帶兵制敵的文韜武略,而且要精通各種技藝,要作士卒的表率;不僅戰時與士卒患難與共,而且平時也要處處與士卒同甘共苦。指出:「為將之道,所謂身先士卒者,非獨臨陣身先,件件苦處,要當身先。所謂同滋味者,非獨患難時同滋味,平處時亦要同滋味,而況技藝豈可獨使士卒該習,主將不屑習乎?」(《紀效或問》)

《紀效新書》特彆強調賞罰在治軍中的作用,主張賞罰要公正,賞不避仇,罰不避親,指出:「凡賞罰,軍中要柄。若該賞處,就是平時要害我的冤家,有功也是賞,有患難也是扶持看顧;若犯軍令,就是我的親子侄,也要依法施行,決不干預恩仇。」(《禁令篇》)戚繼光言行一致,帶頭執法,後來以臨陣回顧,斬其長子。書中還制定了許多具體的訓練紀律,各項賞格罰條、連坐法等。制訂了嚴格的民眾紀律,如規定:「砍伐人樹株,作踐人田產,燒人屋房,姦淫作盜,割取亡兵的死頭,殺被擄的男子,污被擄的婦人,甚至妄殺平民,假稱賊級,天理不容,王法不宥者,有犯,決以軍法從事抵命。」(《禁令篇》)

《紀效新書》重視兵器在戰爭中的作用,認為:「器械不利,以卒予敵也;手無博殺之方,徒驅之以刑,是魚肉乎吾士也。」(《長兵篇》)書中以大量篇幅記述了各種兵器的製造、形制、樣式、作用、習法等。並對長短兵器的使用進行了較為深入的探討,認為「長則謂之勢險,短則謂之節短。」(《長兵篇》)主張長兵短用,短兵長用,即用長兵器要在較近的有效距離攻擊;短兵則先用標槍襲敵,然後乘敵躲閃之機殺入。書中還記述了戚繼光就地取材而發明的新兵器「狼筅」,即用節密枝堅的竹子削制而成的一種兵器,戚繼光稱其為「行伍之藩籬,一軍之門戶」(《牌筅篇》)。

《紀效新書》是明代著明兵書。它出於抗倭名將之手,所述內容具體實用,既是抗倭中練兵實戰的經驗總結,又反映了明代訓練和作戰的特點,尤其是反映了火器發展一定階段上作戰形式的變化。具有較高的軍事學術價值。但是,《紀效新書》作為一部當時實用的兵書,隨著軍事技術的發展,許多條款早已不適用了,同時裡面也夾雜著一些糟粕,如用所謂「相法」選士,「忌凶死之形,重福氣之相」;用陰陽五行八卦之說解釋旗幟顏色;認為士卒是愚人等,這是我們在肯定它的價值的時候特別需要指出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