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糞仙》

標籤: 暫無標籤

13

更新時間: 2013-09-05

廣告

《糞仙》是由現代網路作家榴槤王子所編寫的武俠類網路小說。

作品名稱:《糞仙》
作品類型:武俠小說
總字數:79397
作者名:榴槤王子

《糞仙》 -小說欣賞

「叭,叭,叭!」小黑用力的按起了喇叭,然後開著車過了橋。
  「錢!」林肯車在收費站窗口停了下后,小白便伸出手向米田共要起錢來了。

  米田共看了一眼凶神惡煞的小黑,毫不猶豫的把用來上網的錢全拿出來。

  「靠,才這麼點啊?」小白不屑的撇了撇嘴,數也不數就打開車窗丟了進去,然後小黑便用力的踩油門揚長而去。

  林肯進入一座中上等城市中后便減慢了速度,因為周圍的人群和車輛已經多了起來,四周來來往往的都是人群。不,應該說是鬼群,根據米田共一路上的理解,他已經悲哀的發現這裡已經不再是人間了,而那個穿黑西裝的黑鬼和小白,就是傳說中的黑白無常了。

  明白了這一點后,米田共反而鎮靜了下來,知道了自己在地獄總比什麼都不知道的好!自從米田共長大以來,他就不知道傷心和悲哀這幾個字怎麼寫,雖然有一部分是因為不用功讀書,所以米田共反而帶著一種觀賞的心理,一路欣賞這裡與眾不同的美景了,

廣告

  如果不是米田共被煙頭燙到舌頭而被迫要半張著嘴,時不時地流下幾條閃閃發亮的液體的話,他現在表現更象一個遊客,而不是一個死去的人。

  林肯又走了幾條街后這終於在一家高級的酒店前停了下來,米田共看見黑白無常都打開車門下車,便知道這個應該就是那個拍賣的地方了,所以他也不用等兩人叫他便主動跟下了車。

  小黑隨手把鑰匙丟給了一個門口的服務員,便帶頭走進去,米田共也不用小白髮話,便主動的跟著小黑走了上去。

  「喂,拍賣會已經開始了,要上廁所等買到名額后再去吧!」小白大驚小怪的叫道。

  米田共無語:原來這隻死黑鬼走的那麼快是因為尿急上廁所。

  米田共跟著小白走進了一間會議室中,裡面已經坐了一千多人了,有不少人正在高聲竟價著,不過米田共也不知道他們在拍賣著什麼東西,主席台上站上著一個很威嚴的老人和八個手拿衝鋒的小鬼,會議室門口也站著四個荷槍實彈的小鬼,兩個槍口對外兩個槍口對內,維持著現場的秩序。

廣告

  威嚴老人看見小白和米田共進來后,對小白這邊的方向點了點頭,算是打了個招呼吧,小白也向老人回了一個禮后便直接憑空消失在原地了。

  會議室內的眾鬼見狀紛紛回過頭來,想看看到底是何方神聖,能讓這個脾氣火暴的判官如此重視。但是,他們回過頭來看到的情象是,一個長像很普通的年輕人,屬於那種走在大街上一個磚頭丟過去就能砸死好一大把的那種,頭髮有點亂亂的,有一點雀巢的味道。一隻手插在褲袋裡,一隻手伸到屁股上抓痒痒。這個就是冷麵判官重視的人?!

  米田共看到大家都回過臉來看他,還不明白什麼回事,只好偷偷的把屁股上面的手收了回來,然後走到一個不起眼的角落的座位上坐了下來。

  米田共剛一坐下,威嚴老人便拍了拍桌子,讓大家靜下來,其實就算他不這樣做也沒人敢吵,所有的鬼大氣都不敢出一聲,都眼巴巴的望著冷麵判官。

廣告

  「好了,現在的人也到齊了,我們的拍賣會可以拍賣了,第一個名額是北宋的一給王爺的長子,起價是一千萬。」判官清了清嗓子,從台上拿起一張卡片慢騰騰的說。

  「三千萬!」一個頭有一點禿頂的中年人舉起了手中的牌子,不緩不慢的說道,米田共一看那個中年人不由的樂了,這個不是S市的那個商業大亨嗎?前陣子上外出跑步的時候才被一輛卡車撞死了,沒想到能夠在這裡見到他。米田共看了一眼周圍平靜的人群,打消了上前跟他要簽名的衝動。

  「三千萬第一次,三千萬第二次,三千萬第三次,成交。」判官鎚子狠很的在桌子上敲了一下。

  接著便有兩個服務員進來,帶著洪偉走了出去,米田共摸了摸口袋裡僅剩的一塊錢,不由的感到了汗顏。

  想到了這個嚴肅的問題后,米田共雖然不知道這群死鬼在拍賣個啥,但也不竟的有點不安了起來。廢話,一個個不知道的拍賣物就那麼貴了,他還拍賣個啥啊!

廣告

  米田共看了一眼周圍正在叫價叫的不亦樂乎,不由的沮喪的底下了頭來數起螞蟻來。

  就在米田共踩死了從他前面路過的第879隻螞蟻時,判官開始說出這次拍賣會的第三百七十六給拍賣物。

  「第三百七十六給拍賣物是……一坨大便,起價是一塊錢。」

  米田共猛的醒悟過來,一塊?米田共緊緊的握住那一快錢的手高高的揚了起來,狠狠的揮動著。

  「一塊,一塊,我出一塊。」米田共可沒有聽到這個拍賣品是一坨大便,只是迷迷糊糊之中聽到了這號物品只要一元錢,所以便迫不及待的喊了出來。

  米田共喊出口后,生怕有鬼出價比他更高,急的像熱鍋上的螞蟻,不停的用雙手抓後腦勺。

  「還有沒有誰出更高價的嗎?」判官也不搭理米田共,繼續著他的毫無維生素ABCD的話。

  米田共聽到后瞪大了一雙眼,狠狠的向四周掃視了一番,生怕有鬼出價比他更高。不過他驚奇的發現所有的鬼對這件拍賣品不感興趣,反而有不少鬼幸災樂禍的望著他,彷彿米田工此時不是一個鬼,一個鬼頭,而是一個鬼,三個鬼頭。

廣告

  就在米田共的驚楞之中,判官已經宣布米田共獲得著個派買品了,判官似乎不太在意多加會這個拍賣品,連鎚子都懶得敲便直接宣布了結果,兩個服務員也一左一右的出現在米田共的身邊,直接把他帶出去了,而米田共手中緊緊的握著那一塊錢,也消失不見了。

  「錢呢?沒有錢我怎麼付帳啊?」米田共看了一眼全副武裝的門口,不竟的為自己捏了一把細汗,吃霸王餐吃到這裡來了,這叫什麼事啊?

  不過米田共所擔心的事並沒有發生,就而被服務員帶出了會議室,走出了酒店的大門,然後一腳把他踢進了來的時候所坐的那輛林肯車中,

  「鬼眼看人底!」米田共不滿的嘀咕著,向後比了一個中指。

  「砰!」黑帥哥似乎怕米田共忘記了牛頓第二定律一般,又特意讓米田共的腦袋溫習了一下,狠狠的一踩油門揚長而去。

廣告

  米田共摸了一下生疼的腦門,深深的看了黑帥哥一眼,一絲不易察覺的冷峻一閃而去,手上青筋暴起后馬上又凹了回去。由於米田共掩飾的很好,所以同車的另外幾個趕著去投胎的死鬼並沒有發現他的異常。

  林肯走了大約十分鐘的車程,米田共他們便來到了一個古色古香的房子面前,在地府這種大都市裡面,真正古色古香已經像恐龍一樣絕種了,有的只是一小群小型恐龍了,他們活躍的在社會的各個角落裡,幾乎無處不在。而提防眼古色古香的東西,也只有這些古董了。

  那為什麼說這棟房子古色古香呢?笨!你一看著棟房子就知道了,房子的門面上放著一塊大匾,大匾上燙金寫著四個大字:古色古香。

  林肯停下后,老黑打開車門下來后便徑直走進了房子中,進入房子之前米田共故意蹲下來假裝系鞋帶,去用眼角的餘光瞥了一下林肯,發現老白坐在車中不知在和誰通電話后,一絲冷笑便掛在了臉上。米田共拍了拍手,緊跟著隊伍走了進去。

  一行鬼飄到一排馬桶前便停了下來,老黑給每個鬼都發了一張卡片,上面有一個帳號和密碼。

  「馬桶前有一個鍵盤,把你們手中的卡片上的帳號輸進去后,再跳下去,就可以了,每人一個馬桶,快點!」老黑看了一眼手上的勞力士,不耐煩的向這群一臉新奇的投胎鬼解釋道。

  「不用喝孟婆湯嗎?」米田共感到非常不解,不是一般那些神話劇中投胎之前要喝孟婆湯好忘記前世的事嗎?

  一個小夥子問出了米田共的疑問,「黑大哥,我們不用喝孟婆湯嗎?不是要喝孟婆湯才可以投胎的嗎?」

  老黑直接一記飛腳踢了過去,不勝防的小夥子馬上摔了個嘴啃泥。「你叫誰黑大哥呢!?」老黑暴吼道,然後又一臉森然的看者要去投胎的眾鬼,不屑的說:「一群鄉巴佬,只要你們一跳下去,馬桶的水就會自動的灌進來,到時候你們想不喝也不行了!這上千年的馬桶水,足夠讓你們忘記前世的一切的事了。」

  聽到老黑的話,本來是很同情正坐在地上的小夥子的那一群人楞住了,就連小夥子也呆住了,「不是吧,這麼噁心啊!」一個中年大嬸乾脆趴在地上吐了起來,所有的人都有一種反胃的感覺。

  米田共看了一眼正在得意揚揚的看著眾人出醜的老黑,不動聲色在一個鍵盤上按照提示輸入了帳號和密碼,鍵盤對應的馬桶的水便馬上歡快的轉動了起來,彷彿為又有倒霉鬼的到來而感到歡快不己。

  不過米田共只是看了一眼轉的歡快的水,並沒有馬上地跳下去,而是向摔倒在地的小夥子走了過去,一臉平靜地伸出一隻手把小夥子拉了起來,然後幫他拍了一下身上的灰塵。

  所有人的眼光都被米田共吸引了過來,獃獃的看著米田共,就連一臉猥瑣的老黑都不解的看著這個傢伙,不明白他的葫蘆里買的是什麼葯。

  忽然間米田共把眼光掃向老黑,一雙無精打採的眼睛也突然變的凌厲了起來,老黑心中忽的咯噔一下,彷彿這道目光的主人不是一個人,(本來就不是一給人)而是一隻正在盯向獵物的野獸,眼中只有殘暴。

  忽然間米田共雙腳猛的提蹬地,整個人就像一隻獵豹般的躍起,左腳一速雷不及掩耳之勢向前踢去,直取站在前方一臉錯楞的老黑面門。凌裂的腳風刮動了老黑的頭髮向後拍起,這剛猛的一腳下來,絕對是唐伯虎點秋香中奪命書生的面目全非腳的翻版,不過有沒有人能夠使出唐伯虎的那招還我漂亮拳就不得而知了。

  等到米田共這霸道的一腿快伸到老黑鬼的面前時,黑鬼冷笑一下,右手迅速的撥開米田共的這來勢凶凶的一腳。

  米停共左腳剛被撥開,身字便堪堪在半空中轉過了90度,右腳從黑鬼的左方橫掃而來,來勢兇猛勝剛才的一腳,空氣鼓勁起米田工的褲腿,在半空中發出「鳴鳴」的響聲,就好象炮彈極速飛行時發出的聲音。

  黑鬼微微色變,架起左手抵擋,不過米田共這一腿的力量並不是虛有其表的,踢在老黑鬼的手臂上就如真的炮彈擊中目標一般,發出「砰!」的一聲悶響,然後黑鬼咬著牙搖搖晃晃的退了幾步,左手無力的垂下機械似的顫抖著,右手緊握成拳。

  米田共一腳擊中目標后也彈了回去,不過他倒是並無大礙,畢竟他才是進攻者,而老黑鬼卻不過是一個防守者。

  米田工剛才一腿踢完后,落下的那一隻腳剛一落地便又迅速的一蹬地,用比前次更快的速度向老黑鬼的心口踹去,左腳緊跟著綳著弓了起來,全身的力量灌進右腿之上,所以這一腳比前兩腳有過之而無不及,只怕這一腳一來,老黑就會變成對對子對到吐血的對穿腸第二了。

  「喝!」老黑暴喝一聲,收腹提氣迅速送出右拳,與米田共的腳板底撞到一起,發出更響於之前的響聲,兩人同時飛快的向後退去。

  不過在退去之前,米田共緊繃左腳全力踢出,正中一臉驚慌失措的老黑面們,一股絢麗的血紅的噴泉拐帶著幾顆牙齒,隨之而去。

  「老白,快進來!」老黑趴在地上有吐了幾口血后,大叫起來。

  「靠!」米田共向老黑比了一個中指,沒想到這個死黑鬼這麼的不堪,才幾下就要搬救兵了,害的我還擔心打不過著丫的呢!

  米田共看了一眼馬桶的水流翻騰速度越來越慢。微微下蹲就要起跳,跳進那令人噁心,令鬼髮指的高科技輪迴道中。

  「等等!你用的是什麼功夫啊?」老黑掙扎著坐了起來,喘著氣問道。

  「十六路螳腿!」米田共重重地哼了一聲。「從后抬起你的狗眼看人,不是每個人你都能夠惹的起的。」說罷轉身跳進了馬桶之中。

  「十六二螳腿?右腳的力量可以瞬間暴至到人體所能承受的數十倍之上,增加大量負荷。果然名不虛傳啊,怪不得最後的那一腳踢出之力不比前腳,原來如此……」老黑坐在地上喃喃自語著。沒有多加理會那個跳進馬桶中的神秘的傢伙。

  米田工田進馬桶后,周圍的水便帶動起他在馬桶內飛快的旋轉起來,四面八方的馬桶水瘋狂的湧向米田共,但米田共一想到這些看似純潔的水是上千年的馬桶水,就死活也不肯張開嘴,在歡快的水中憑命的掙扎著。

  不過米田共也只是堅持了兩秒種之後。便忍受不住這高壓下狠狠地撞擊著米田共的馬桶水了。幾摟血絲也隨著嘴角流了下來,並迅速被怒吼中的馬桶水衝散,消失地無影無蹤了。

  就在米田共又被一道水流擊中小腹后,一口鮮血終於毫無保留的噴了出來,幾道水流也趁著米田共張口的那一瞬間,飛速的向米田共的沖了過來,沒有絲毫的保留。

  「這下慘了!」米田共心中悲喊一聲,絕望的閉上了眼睛。

  「咦?!怎麼回事啊?」米田共不解的張開了眼睛,預料中向提衝來的水流並沒有流進口中,而處於旋渦中心的身體也停止了飛速旋轉,停了下來。

  這一刻,米田共彷彿感覺到世界萬物都停了一般。米田共回憶了一下,前世的記憶還在,面目模糊的同學,幾千塊的遺產和一本寫著《十六路螳腿》的黃色書皮包著的書籍,都在米田共的腦海里。

  「靠,不會是馬桶沒電池了吧?提前把我送來了吧?」米田共惡搞的想道。「又或者是把我像小說主角一摔就到了異界了吧?」

  由於米田共輸入的帳號和密碼之後,並沒有及時的田進馬桶里,馬桶水規定轉的兩分鐘也轉了一分鐘多,剩下幾秒鐘才跳進馬桶里,所以只是象徵性的轉了幾秒鐘后就停了下來,直接把米天共送去投胎了。

  突然間米田工的身體猛的一頓,四周便的黑暗了起來,而米田共也在這忽如其來的變故之中昏了過去,昏過去只強,米田工聞到一股人類排泄物的味道。

  正因為米田工暴打了老黑一頓,耽誤了時間,使馬桶的動力發生了變化,本來應該投胎的一個農夫的身上的大便也發生了錯誤,投到了中國古代神話般的人物上,呂洞賓的身上。(準確來說應該是呂洞賓的排泄物的身上。)

《糞仙》 -參考資料

http://www.yixia.net/wuxiaxiaoshuo/234552/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