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糊塗神判》

標籤: 暫無標籤

1

更新時間: 2013-12-10

廣告

西班牙喜劇電影《糊塗神判》(又譯《笨裁妙判》)影片的主人公何塞是西甲聯賽的主裁,他以偏向主隊而著稱,在因抑鬱症休養幾個月之後他重返球場,主裁關係到聯賽冠軍的關鍵賽事……本片於2008年1月7日上映。

《糊塗神判》《糊塗神判》
片名:糊塗神判
英文片名:The Bucket List
國家/地區:西班牙
區域:歐美 
發行:索尼哥倫比亞
類型:體育
導演: 阿爾瓦羅·費爾南德思·阿梅羅 
主演:吉利爾莫·托萊多 哈維爾·古鐵雷斯
分級:未分級
上映時間:2008年1月7日(國內)

《糊塗神判》 -劇情

Jose Luis Perez是甲級足球聯賽的裁判。他有個名聲,就是偏向主隊。由於患抑鬱症,他休養了幾個月,之後返回球場。這不是什麼普通比賽,它將決定誰能贏得足聯桂冠。所有人都盯著Jose Luis呢。他果真準備好了,重新承受足球裁判面對的壓力嗎?看來不像。他與愛妻Eva分居,至今還沒調整過來。他想讓好友Rafa幫忙解圍,就給他打電話。Rafa是邊線裁判,得幫他重返比賽裁判的職業,這可是決定賽季的大賽啊!

廣告

而且,受奇怪的自然規律的支配,對Jose Luis來說,一步錯, 全盤錯。前妻「背叛」, 體育圈還指責他的執法存在偏向性,更糟的是,親愛的朋友、這場關鍵比賽的主要支持者,還讓他深陷亂麻之中!這一切就發生在他關鍵性地重回甲級聯賽之前的幾個小時!他整個職業生涯面臨危機!

所以當比賽開始的哨聲吹響以後,Jose Luis就只有短短的90分鐘,在數百萬觀眾面前華麗轉身。他能做到嗎? 

《糊塗神判》 -關於演員

《糊塗神判》這部電影強調全體演員的努力,從三人裁判組吉列爾莫·托萊多、哈維爾·古鐵雷斯和Antonio de la Torre,到這部戀愛劇中的兩位主角Nathalie Poza和Lidia Navarro。

前4位演員過去合作過,因此人們普遍認為這給電影注入「特別的激動」。Lidia完全融入這個劇組,大家一道給這部喜劇帶來特殊的生氣和輕快的效果。

廣告

對導演阿爾瓦羅·費爾南德斯·阿梅羅來說,「沒人能像吉列爾莫那樣,在劇中佔主導地位。他天生能引人開懷大笑,這讓他塑造的角色真實可信。 就這點來說,我認為他走的更遠,這緣於他能準確地、人性化地塑造角色。他最富戲劇色彩的一面肯定不會讓觀眾失望,同時我還覺得,最令人吃驚的是,他還準確演繹出了Jose Luis所經歷的各種情感和情緒。而且,他為電影注入了柔情和仁慈,任何時候都保留著喜劇的韻律。」

Pedro Uriol(Morena電影公司的製片人)認為,「在該片中,吉列爾莫·托萊多被證實是真正的多面手。他能入木三分地把人物活靈活現地表現出來。和以往他帶給觀眾的大受歡迎的那些角色不同,這個角色正好相反:這將是今年最大的驚喜。」Iona de Macedo(索尼電影公司的主管)認為,「他完成這項工作的方式,奠定了他作為演員的職業生涯。從屏幕上看,你根本難以辨認出他。我看到的只是裁判何塞·路易斯。他是那種能很快從喜劇轉到戲劇的演員,並且能讓觀眾信服。」Belén Atienza (負責Telecinco電影公司)對吉列爾莫·托萊多做出如下評價「我只能說自己是他最大的影迷。而且,我必須承認,他令人難以置信地、微妙細緻地演繹了這部電影。」

廣告

對於哈維爾·古鐵雷斯, Antonio說:「他和吉列爾莫是完全的對手戲的角色。兩人是相當不錯的搭檔。這無疑是故事的精髓。Javier是無可挑剔的演員,既多才多藝,又嚴謹認真。與吉列爾莫一樣,他有極好的喜劇天賦,又能適應任何情況。對任何導演來說,他都讓工作變得容易起來。他扮演的Rafa充滿魅力,即使他處於最糟糕的境況,人們仍然喜歡他。」

《糊塗神判》《糊塗神判》

Pedro Uriol補充說,「他的喜劇演技爐火純青,總是很微妙地、極富創意地扮演角色;他是真正傑出的職業演員。」Belén Atienza 認為,「他是很有人情味的,總能將腳本中句子的意思更多地表達出來。他的眼神,他的舉止,演技中接近真實是最難的,然而他做到了。他是位偉大的演員。」Iona de Macedo認為,「他是純粹的喜劇演員,是西班牙最偉大的喜劇演員之一。他渾身充滿魅力和神奇。他可以溫柔,也可嚴厲,富有戲劇性…他是很棒的演員。」

廣告

在導演看來,演員Antonio de la Torre扮演的Juan Francisco是「那些出於崩潰邊緣的人物之一。儘管他是這部喜劇的主導力量,但他頑固地堅守道德準則,這將他變成模式化的人物。然而,Antonio能為Juan Francisco注入靈氣和表現出那些細微的差別,這超乎人們的想象。他擁有你想要看到的,止不住地對他,並且跟他一道發笑。Antonio是傑出的演員,演技極其自然。他是難得的天才。」

Pedro Uriol強調,Antonio「表演起來一專多能。扮演連環殺手或是苦不堪言的邊線裁判,對於他來說並沒有什麼區別。他總是賦予角色以柔情和人性,這讓這些角色更加貼近生活,富有親和力。」 Iona de Macedo評價說「他扮演的角色令人發笑、溫和、愚蠢又有些病態。但同時又是當你身處困境時,希望陪伴你的人物。」

廣告

對於Nathalie Poza, Armero申明「在這部男性角色居多的電影中,Nathalie的溫柔使她熠熠閃光。她的目光深邃有神,但又很友善。她的才能在於特別善於直接表現各種情感。好像對於她來說,這是輕而易舉的事。她扮演的角色Yolanda,就像天使到來,拯救和引導劇中的主角。Yolanda是這個故事的核心。」

在Belén Atienza看來,這位女演員「非常多才多藝。她無所畏懼,總是百分之百地付出。雖然她扮演的是配角,但她為這個角色注入的活力,使得在整部電影中,人們無時無刻不感到她的存在。她擁有最好的女演員的素質。」

Armero善意地開著Lidia Navarro的玩笑(文字遊戲:lidia還有鬥爭的含義)因為她「不得不為最複雜的人物使出渾身解術。Eva不僅是令人傾慕的對象,還是爭端的由頭。我認為,她出色地應對了這項挑戰。她扮演的人物既有弱點,又有種特別的天真的味道,這使得弱點也變得可愛了。這一點讓人對她在劇中所處的複雜境地給予理解。」

廣告

《糊塗神判》 -關於影片

「我很喜歡這部電影」,吉列爾莫·托萊多說,「它滑稽、劇情緊張,題材特殊…我希望人們能像我熱衷角色那樣,欣賞這部片子。」 Javier Gutiérrez則希望觀眾「真正欣賞這部講述愛情、友誼和不忠的片子,而且肯定觀眾會仁者見仁,智者見智。」

吉列爾莫·托萊多描述何塞·路易斯這個人物時說「這傢伙深陷危機,瀕臨崩潰邊緣。他決定不計後果,孤注一擲,由此擺脫掉束縛他一生的怯懦。也就是說,他獲得了重生。」

Javier Gutiérrez形容Rafael是「將對足球的狂熱和電器推銷員的工作結合起來的人。與他的朋友何塞·路易斯和Juan Francisco(Antonio de la Torre)一道,這三人成為西班牙足球最富爭議的裁判組合。Rafael不成熟,甚至有點孩子氣,朋友們都把他當成朋友,他極有說服力,能把電腦賣給牧羊人。」

Antonio de la Torre補充道:「我認為Juan Francisco所過的生活和他想要的完全不一樣。他是那種屈從於某種限制的人,這在他小時候連想都沒想過;他背負著家庭的負擔,有著一份自己不喜歡的工作,而且老婆盛氣凌人…對他來說,足球是個排遣,是他能戴上勝者面具的嘉年華會,在這裡他能找回自己。他實在是苦不堪言。」

「裁判的問題就是,他們只知道規則,而不知道比賽。」與實際生活一樣,足球也有理論和實際操作的區別。主角Jose Luis面臨的關鍵問題是,他無法接受自己在愛情上的失敗,結果只能從頭開始。

在《糊塗神判》中,愛情以及它無法預料的後果是主旋律。因此,各種關係使主角們陷入了複雜的境地,在加上三人裁判組的歷險,增強了喜劇色彩。這一點強化了劇情中甜蜜歡快的因素,會為各種類型的觀眾帶來愉悅。

這些場景增多是因為三人裁判組與兩位女主角Yolanda(Nathalie Poza)和Eva(Lidia Navarro)建立了各種關係。

Nathalie Poza形容她扮演的角色「一個對工作盡職盡責的婦女。一位有責任心的外科醫生。單身。她適時地出現在Jose Luis的生活中。兩人都需要愛,而生活給了他們機會。」據Lidia說Eva「是樂觀的年輕女士,社交頗多,一半保守,一半衝動。她發現自己處在既令她煩惱,又讓她激動的時刻;她試圖和前夫保持真誠的關係,後者因分居而心碎。同時充分享受並發展她的新歡。她的兒子Jorge是另一個配角,使她感到這種情形理想化和帶給人希望的一面。」

《糊塗神判》《糊塗神判》

對Nathalie Poza來說,這個故事最吸引人的因素是「和何塞·路易斯的關係升溫的方式,即沒有暴力,也沒有激情。那是一次令人愉快的碰面…副編劇Juan Cavestany生活在自己很獨特的世界里。我喜歡他的黑色幽默;從日常生活場景霎那間變成稀奇古怪的場景。他和導演阿梅羅是絕好的配對。Guillermo和哈維爾組成很棒的團隊。」

對Lidia Navarro來說,電影最吸引人的是「人物出現和與其它人物交往時的靈活度,以及各種衝突以講述愛情和足球的喜劇作結尾。」 Lidia還強調「隨著年齡增大而改變觀點是很有趣的;在我的演藝生涯中,我的角色從女兒變成母親,這在很大程度上改變了我處理某些情況的方式。而且,Eva的性情和我的個性截然不同,這也使角色具有吸引力。」

兩位女演員將人物密切的關係充分演繹出來,這將會大大幫助觀眾接受這部電影。Nathalie說,「這些人物沒有高高在上的魅力,他們是平常人,他們之間的衝突也很平常。」 Lidia說「所有三人或是可怕,或是很棒, 這全取決於我們看他們的角度和我們自身的感受。他們成功或是失敗只是片刻的事。」

兩位女演員覺得,重要的是這部片子面向所有觀眾。Lidia相信「足球不是男人的專利,正如愛情不是女人的專利。這部片子也並非以性作為看點。實際上,這部片子沒有就任何主題作單一視角的描述,這使得它可以被任何人接受。」 Yolanda( Nathalie)這個角色 「在何塞·路易斯明白他的婚姻走到了盡頭后,給了他改變生活的機會。」 這一點顯示了《糊塗神判》積極樂觀的風格和觀眾離開時所感受到的「正面的激動」。

編劇Juan Cavestany認為,「故事中所有人物的作用就是共同將生活複雜化。這是該片最引人之處,而且有一流演員將人物栩栩如生地演出來,《糊塗神判》一定會轟動。」

《糊塗神判》 -關於導演

在Pedro Uriol看來,導演[阿爾瓦羅·費爾南德斯·阿梅羅]是「有視覺上的優勢,又能對觀眾的口味有直覺敏感度,兩者結合使他成為西班牙電影界少有的人物。除此以外,他總是對人尊敬,具有團隊精神,心情總是很好。」在Iona de Macedon看來,「他很自信,知道如何聆聽。作決定之前,他思考並能分析不同選擇。還有,他有一種罕見的能力;他總能把事情處理好。另一方面,他很有接受能力,總能把對電影的最大好處放在心上。他精通如何攝影,最重要的是,他能利用它闡明感情。」Belén Atienza提到阿梅羅的巨大才華,「實際上,主要是沖著他才參與這個項目的。 他是很有直覺的導演,知道哪些可行,哪些不可行以及如何表現。知道想要什麼,還知道如何表達,這點很重要。」

導演阿梅羅對於《糊塗神判》創作過程的來龍去脈則是這麼回憶的:

「我記得那是個下雪天,所以肯定是在冬季。製片人們在我面前,問著那個明顯的問題:『你有什麼想法嗎?我們準備搞一出喜劇。』幸運的是,這些製片人都很理解人,也有耐心。因為我看起來記得曾經告訴過他們,我要拍一部片子,劇中人物住在像Sanchinarro這樣的地方(這是馬德里北部郊區的一個地方。)『嗯,』 (沉默)…所有這些都在喜劇中,我趕忙補充說。 我擔心這樣富有感情的情節不行,因為他們建議我再好好構思一下。」

「我一個人坐在電腦前,構思著情節,把它做了進一步修改。這部喜劇描述的必須是年近四十的人。 這個年齡之前,他們一直按照既定的套路生活(結婚、有份穩定的工作,然後生孩子),即使這樣,還是感到不可抑制的挫折感、不安全感、恐懼…」

「是的,不安!這部電影是講述日常生活中的不安的。這當然得是作為喜劇來表現的(這一點得明白告訴製片人,寫你喜歡的題材,但要寫得有趣。)但再次地,沉默中的面孔和雙眼又喃喃述說著什麼。」嗯…然後呢?…關於什麼的?「這是最難回答的問題。我的大腦又是一片空白。」那麼…你知道…那些工作著卻不高興的人們,還有…住在Sanchinarro…跟生活本身一樣…但是藉助喜劇表現出來。

『如果你和別人合寫怎麼樣?但凡能像壁球場的牆壁那樣,如果你知道我的意思。』我明白了這個暗示,Juan Cavestany也就此開始行動。我們達成共識,他最好聽聽我對於不忠、每個人的潛能、中年危機、現代瘋狂敘事詩等等的看法。我說完后開始沉默。『難道你不想拍一部公路電影嗎?』Juan 問。我想了想,突然一下子全明白了。我要拍一部公路電影,說的是兩個來自Sanchinarro的四十歲男人心存恐懼的故事。探討一陣之後,我們決定,他們得是撞球運動員,準備去Almeria參加一場比賽。說做就做,幾個星期以後,劇本草稿就寫出來了。這將是一部講述友誼和機會的故事。劇中兩個主角將乘車在西班牙旅行,在激動人心的旅途中,他們試圖找回自我。」

「這次不會有沉默了。取而代之的是焦慮地清喉嚨和支支吾吾的話語:『可這……真糟糕』。」

《糊塗神判》《糊塗神判》

「我的創作被人誤解,這太糟糕了。難道就沒有人理解魔術、沉默和象徵手法嗎?這種情況發生時,編劇總是說,這只是個初稿,最終的劇本寫出來后,會讓你刮目相看的。這就是喜劇。但是,這樣沒成功。我們的故事情節過於採用象徵手法和注重內省,缺乏衝突,人物之間沒有凝聚力。」

「該重新回到繪圖板前。主要的缺陷是旅途的成因不足。我們的兩位主角除了都愛好撞球以外,還應有些共同點。我們需要把他們置於同一個職業里,他們很團結,這樣旅途中所有的衝突會像炸彈那樣一觸即發。正在這個時候,我們又開始思忖:讓他們共同經營個生意怎麼樣?『 不好,這樣太平淡了。』那有個家庭事件怎麼樣?『那也不行; 那樣他們轉身回家,會為一點小事而爭吵。』

但這些情況下通常都回有一個導火索。足球裁判怎麼樣? 這樣他們就是同行了,比賽當中得互相照應,而且還得一塊兒到現場去。」

「這是對製片人的新的考驗。他們喜歡這個劇情, 我們才得以拍片。」

而另一位編劇Juan Cavestany回憶這次創造過程中,「Álvaro的作用最重要。我給他講述劇情,盡量給他解釋得很清楚。為了寫這個劇本,我們綜合參考15到20種思路,它們融合之後形成了現在的劇本。這是當初各種想法的化合物。」Cavestany強調,與Álvaro的合作是「令人愉快和驚奇的。同在電影界,Álvaro比我更富有經驗,從他那裡我學到很多。」Cavestany指出,裁判這個想法並不是一開始就有的。這和「咱們拍個講裁判的片子吧」不一樣,他補充說,「先有整個故事和我們想要說明什麼,然後創作過程中的某個時候,主角才成為裁判的。人物誰都能辨認出來,還常常是人們仇視和嘲笑的對象,因此特別適合作喜劇的角色。」

《糊塗神判》 -關於製片

為拍《糊塗神判》這部片子,三家公司通力合作。該片製片隊伍由來自Telecinco Cinema的Belén Atienza,Morena 電影公司的製片人Pedro Uriol和索尼電影公司國際發行的主管Iona de Macedo組成。這個項目把他們聚集在一起,因為這是一部與眾不同的、有獨特品味的喜劇。

按Pedro Uriol的話說,「我們得拍一部不一樣的喜劇。完全脫離當地習俗和做法——這種慣常的文學類型。」Iona de Macedo說:「對典型足球題材,這部電影提供了不同的視角。而且,我讀劇本時,想到所有好劇本中的老套子,即人物彷彿像真人一樣,從字裡行間直接跳出來。」

「這是真的;我等不及了地想看到Jose Luis和Rafa,看到他們奔向球場,聆聽他們的辯論。 這是那樣一種時刻,你讀到一個劇本,立刻相信在你面前的是部偉大的喜劇。」Belén Atienza辯解說:「我想說這是個特殊的概念,足夠難以置信,是我在西班牙電影界從未見過的。它促使人們認識到,普通的具有創意的努力竟能產生如此富有生機的效果。」

Pedro Uriol說,Juan Cavestany作為副編劇是「一個神奇的巧合,也是小奇迹,這使得這部電影從一開始就很幸運。在和Belén Atienza的一次會晤中,在想到誰將和Álvaro Fernández Armero共同創作劇本時,我們不約而同地想到了Juan Cavestany。很顯然,他們兩人將會是互補的合作夥伴。Álvaro的視角貼近生活,年輕而樂觀;Cavestany則充分發揮他那尖刻的諷刺和悲情的超現實主義。」

Iona de Macedo說,以足球作為背景,Álvaro Fernández Armero和Juan Cavestany 「完成了一部充滿情感的影片,能同時引起足球迷和那些對足球無動於衷的人們的共鳴。」

《糊塗神判》《糊塗神判》

Pedro Uriol說,之所以選擇裁判這個職業,是因為「我們在尋找非常孤獨而且經常被人誤解的一個職業。一方面,它很有名,另一方面,它能在所有人都反對的情況下,使人們能夠肩並肩共同奮戰。什麼職業能達到所有這些要求,同時電影又很少觸及呢?足球裁判。」 Iona de Macedo回憶說,「就像一隻手套,這個選擇適合整部影片需要面對的各種困境和情形。我現在不能想象Jose Luis和Rafa還能做些別的什麼事情。」

Iona補充說,「以支持者們的頭號公敵作為主角是很有趣的;裁判們統領這個迷人而有趣的故事。」 Belén Atienza提出,「裁判在西班牙是公眾人物,然而他們的生活很少作為電影題材。裁判一直被視為是神秘的。我們只能說裁判的生活很少被人了解。他們究竟是什麼樣的人,業餘時間他們又做些什麼呢?」 Belén Atienza還說,「我們想拍一部講述兩個年齡在40歲左右的朋友,在面臨恐懼,希望,夢想和未來時,一起上路的故事。但我們找不到很令人滿意的。一下子,Álvaro Fernández Armero和Juan Cavestany就想出了一個點子:一個是裁判,另一個是邊線裁判,怎麼樣?我們想深入挖掘這些人的日常生活將會很有趣。那些周末受人關注,平時被人遺忘的個人。而且他們的工作吃力不討好。這使得他們出於戲劇和喜劇之間。他們被人羞辱欺凌,然而他們又是無可替代的。」

這部電影將看似沒有什麼聯繫的愛情與足球二者聯繫在了一起。Iona de Macedo說,和人們想象的不同,這兩者有更多的共同點,因為兩者都包含激情、感情、速度、想象力和欣喜。Belén Atienza回憶道:「David Serrano拍攝《足球歲月》之前,人們跟我們說『你們瘋了。誰也不會對足球電影感興趣。』然而不只這部,其他關於足球的,像《世界最長的罰球》都很成功。不管怎麼說, 《糊塗神判》這部喜劇有好角色,還有足球。這部劇中加入愛情就和在別的劇中加入愛情是一樣的。」

《糊塗神判》 -關於編劇

Álvaro Fernández Armero和Juan Cavestany告訴我們,他們創作的「何塞·路易斯和Rafa兩個人物互相對立。第一個是個陰鬱的懦夫,是個邊線裁判,因為和妻子分居患上抑鬱症,已經離開球場一年了。Jose Luis Perez素質一般,膽小,沒什麼理想和追求,但比大多數人更富有正義感和同情心。這是一個被自身恐懼感限制的人,變得日益渺小,最終停止追求夢想。」

「《糊塗神判》揭示的是普通人中的英雄戰勝自身的恐懼的過程。 何塞·路易斯的邊線裁判Rafa將和他一起踏上這次旅途。 這個果決的不達目的不罷休的男人,比別人更具欺騙性,但他魅力十足,讓人容忍他的失誤。在這部劇中,許多事發生在他身上。雖然我們對劇本反反覆復斟酌,但整個拍片過程中還是有些擔憂。劇終史詩般的足球場,比我們預想的有更好的出人意料的效果。我最欣賞的一點是:這部喜劇開始時是講人物間的矛盾,末尾則具有史詩的韻味。」

「我對於史詩喜劇的題材感到輕鬆,這對我是全新的東西。電影越是具有史詩色彩,也就越具有喜劇效果。這讓人能把它提升到超過想象的程度。喜劇要想有意義,就必須藉助於某些嚴肅性。但這一史詩成分對我來說,並不是唯一的新鮮事物。這是我頭一次和小孩合作,也是頭一次主角超越了彼得潘的危機,又陷入了中年危機。」

演員們都稱讚Álvaro Fernández Armero和Juan Cavestany的劇本寫得好。對此Javier Gutiérrez強調「愛情、友誼和背叛與喜劇和足球相結合」這一概念。Guillermo Toledo則強調人物——「我簡直太喜歡Juan Cavestany文字中的所有人物了。我覺得,將Juan的文字變成電影, 這個機會太好了。以前我從來沒這麼做過。而且,我第一次與Álvaro和我的兄弟、夥伴Javier Gutiérrez合作,這是一次犒賞,實在太棒了。」Toledo還補充說他讀了劇本后,更喜歡這個角色了。

《糊塗神判》《糊塗神判》

哈維爾·古鐵雷斯將《糊塗神判》定義為「一部有眾多有才華的演員參與的偉大喜劇。對白和情景讓人不禁想問那個慣常的問題:要愛情還是要友誼?」哈維爾強調和Fernandez Armero拍戲令人感到高興,「他是那種精力充沛的熱情的導演,喜歡和演員聊天。他以前和Guillermo和Nathalie合作過,他們之間合作極好:Lidia對於我來說是很大的發現,那麼Antonio呢?他能讓一切事情變得簡單。和他們合作真是太榮幸了。」 Guillermo說:「以前沒和Fernández Armero共過事,需要幾天時間互相了解。」對於他的劇組同事們,Guillermo說:「 從我們很小時,Antonio和哈維爾就是合作夥伴…和他們合作很必要,而且也是榮幸。」

「故事最好的部分就是劇本。」Antonio de la Torre說:「 Juan Cavestany對對白很有天賦。Javier和Willy是主角,也是偉大的演員和親密的朋友;再加上阿爾瓦羅·費爾南德斯·阿梅羅的導演,他對喜劇有真正的天賦,人又很好,拍攝過程令人愉快。我也很有興趣嘗試塑造一個因身體和意識形態而變得有局限性的人物:一個表面逞強,但內里是懦夫的人。一個不接受自身具有局限性的人所找出的借口。我喜歡這樣的人物。」

《糊塗神判》 -拍攝花絮

為了追求真實的效果,《糊塗神判》邀請西甲聯賽著名解說員在影片中擔任現場解說,並對西班牙甲級聯賽巴倫西亞對維爾瓦隊的比賽進行了現場實拍。在現場真正的球迷、運動員、裁判員配合影片拍攝的幾分鐘里,全部場景都按照導演和劇組的要求發展,電影在一段時間內主導了足球這一世界上最大的體育產業。同時,由於比賽的真實性,影片沒有任何餘地可以犯錯誤或者重拍,這對整個劇組來說是前所未有的挑戰。

西班牙喜劇電影《糊塗神判》(又譯《笨裁妙判》)已經敲定了1月10日的上映檔期,它也成為2008年第一部上映的進口分賬影片。根據相關規定,每年進口的20部進口分賬影片中必須有不少於3部「非美片」,而第一季度通常是這些「非美片」的舞台。

《糊塗神判》 -相關條目

電影   西班牙

《糊塗神判》 -參考資料

http://datalib.ent.qq.com/movie/3642/detail.shtml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