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傾三國》

標籤: 暫無標籤

8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一部能夠令人熱血沸騰、血脈賁張的歷史戰爭小說;一部已經引發巨大爭論,口水滔天的爭議奇書;一部恢弘的歷史之書、熱血之書、戰爭之書、權謀之書。

《笑傾三國》 -基本信息

作  者: 夢三生 著

《笑傾三國》《笑傾三國》

出 版 社: 華文出版社
出版時間: 2008-1-1
字  數: 180000
版  次: 1
頁  數: 318
印刷時間: 2008/01/01
開  本: 大32開
印  次: 1
紙  張: 膠版紙 I S B N :9787507522907
包  裝: 平裝

所屬分類:圖書 青春文學 愛情/情感

《笑傾三國》 -編輯推薦
一部能夠令人熱血沸騰、血脈賁張的歷史戰爭小說;一部已經引發巨大爭論,口水滔天的爭議奇書;一部恢弘的歷史之書、熱血之書、戰爭之書、權謀之書。
 
不讀《竊明》枉讀書!這是一部弘揚民族正氣,撥亂反正的憤怒之書!《明朝那些事兒》之後,《竊明》再次撼動天下!
《笑傾三國》 -內容簡介
一晃眼數年過去,新生的長生島社會已經變得和這個時代迥然不同,嚴格而人性化的制度條例、日益龐大的經濟規模、新式武器的不斷研發使得長生島的戰鬥實力急遽提升,在海內外聲名大噪。金州阻擊戰中,黃石力挽狂瀾,於死地尋得生機,后金皇太極開始重視並忌憚這個對手,而遼東戰局也一改既定面貌,變得更加撲朔迷離。遠在日本,長生島秘密進行數年的假錢買賣受到幕府打壓,為了穩固財路,黃石不惜瞞著朝廷,將軍隊開向日本,一舉打滅幕府的囂張氣焰。而在朝堂之上,閹黨和東林黨的黨爭也開始白熱化,魏忠賢對東林權臣開始了毀滅性的打擊,兩黨對耀眼的長生島更是加碼拉攏。
天啟五年八月,統領東江左協的黃石揮師進攻盤踞復州的后金勢力,皇太極詐逃,並在明軍身後布下天羅地網,而黃石以一協之軍力對抗后金七十牛錄之眾,更加上歷史已改,勝負的天平已不再向黃石傾斜,沒有歷史作為依靠,黃石能否以少擊多,獲得這場惡戰的勝利?身在邊境,黃石卻不可避免地在黨爭的旋渦里浮沉,而最初那不可告人的大秘密、大志向,是否還會實現?在這洶湧詭譎的歷史浪潮里,黃石,這個幸運的穿越者、野心家,到底要為自己做出怎樣的選擇?
《笑傾三國》 -作者簡介
灰熊貓,80前生人。作者幸運地擁有一些在文史方面頗有見地的朋友,在他們的鼓勵下,開始嘗試著寫作自己的第一本書。作者希望他的作品,不僅僅能愉悅他的讀者,也足以無愧地展示給親朋好友。
《笑傾三國》 -圖書目錄
第一章 再見
第二章 對峙
第三章 續戰
第四章 交換
第五章 緣起
第六章 理財
第七章 弄巧
第八章 成拙
第九章 運籌
第十章 伏擊 
第十一章 決勝
第十二章 轉變
第十三章 名臣
第十四章 大官
《笑傾三國》 -圖書內容
第一章 再見
兩門六磅炮先後開火,沉重的實心彈丸在空中劃出一道長達三百餘米的弧線,猛地砸在了厚實的大地上,大地承受了這重重的一擊,並把這鐵球再次彈到空中,第二道弧線終結在後金軍戰線前不到二十米,第三次從地面上躍身而起的實心球在空中急速地旋轉,一頭扎入人群中。
在炮彈被怒射出膛的那一剎那,炮車也被后坐力推得一個后傾。雖然時間匆忙,但是這幾門炮還是被儘可能地安置在擁有較良好視界的小土丘上,它們的輪子下也各有一個新刨出來的土坑。火炮的雙輪被后坐力推得碾上這個淺坑的後壁,它們在滑出坑邊前終於耗盡動能,再次重重地向前滾落,幾經搖擺后在坑底恢復靜止狀態。
炮兵急忙用拿豬鬢做成的大撣子開始清理炮膛,現在豬鬢已經是長生島的管制資源,所有的豬鬢都要用來製作軍用刷子,不允許個人隨意使用。清渣的士兵才把大撣子抽出來,兩個等在炮口旁的士兵就把火藥倒了進去。在壓實的工作完成後,抱著炮彈的搬運手熟練地把彈丸推了進去,然後轉身就向後面的彈藥車跑去,這個時候搬運火藥的士兵已經迎面跑回來了,準備著下一次的填彈工作。
「三百五十米。」負責測距的炮兵觀測員繼續大聲彙報著,他報數的聲音還是平靜得不起一絲波瀾。
「壓低炮口——兩度。」炮組的組官頭也不回地下著命令,這個數字也包括了他認為合理的提前量。
炮長觀察著複位后的炮身,並將其與印象中的第一次射擊的原始角度加以比較,他需要在這個基礎上再加上組官要求的兩度變數:「嘿——搖十圈。」
炮長拖著長音指揮著炮手們幹活,還不時地對手下發出憤怒的咆哮聲,因為無論他們怎麼拚命地搖動曲柄都會被炮長認為過於磨蹭。
「三百二十米。」
「開火。」
「開火。」
兩聲急叫幾乎是同時響起,兩門六磅炮也先後作響。左面那門炮打得還可以,頭兩炮都基本控制住了落點。第一炮以一人身高左右的高度沖入敵陣,第二炮打得還要好一點,炮組軍官似乎看到最前面的敵兵的頭一下子就飛了而那個無頭敵兵身後的人也跟著倒下,這說明是一個不錯的下落弧彈道。左手那個軍官惡狠狠地笑了一下,長生軍炮兵軍官對火炮的威力都很了解,平日也反覆聽到軍中兄弟敘述與后金的國恨家仇,自然希望後面被砸斷腿的建奴別馬上死,多疼一會兒才算解恨。
后金軍的戰線不是很厚但還有幾排,為了避免火器的殺傷,人與人之間的間距也比較大。六磅炮的炮彈撞碎了頭兩個后金兵的鎧甲后又打斷了一個人的腿才觸地。它第二次接觸地面后再次彈起一人多高,下落的彈道落在隊伍的末端。實心的鐵球把一個后金士兵的手臂和盾牌一起撞成碎末,它帶著血肉和盾牌鎧甲的殘骸從陣后衝出。
撞過幾個人的身體后,六磅炮的炮彈威勢大減,它在地上彈了最後兩彈,又滾動了些距離后就徹底喪失了動量,終於不甘心地停了下來。
直到這時,失去了腿的后金士兵這才開始發出哀聲慘叫,另一個手臂被砸飛的士兵已經躺在地上昏死過去了。后一個士兵聽到那聲骨骼進裂之音時,在他還沒有來得及感到疼痛之前,被撕成碎片的盾牌的一大塊殘骸就猛烈地擊在他的鎧甲上,刺穿了他身上的甲胄直接插入他的肋下,那個后金士兵眼前一黑就不省人事了。
跟在戰兵後面的后金輔兵心有餘悸地看了看遠處的黑球,跟著就有人跑過去把兩個傷者攙扶起來,用毛毯裹好準備運走。其實立刻被擊斃的兩個人才是幸福的,他們沒有感到什麼痛苦就死去了,而這兩個傷者會凄慘許多。
這個時代的炮彈上攜帶著火藥、鐵鏽、泥土和各種致命的殘渣,被炮彈擊中的人除非實行截肢手術,否則幾天內就會悲慘地死去。這六磅炮輕輕的一次射擊,就立刻造成兩死兩傷的效果,並註定要帶走四條性命。
與兩炮中的左炮相比,右面那門六磅炮就很不理想,首發的第一落點就太近了,似乎從敵軍隊列上彈過去了。而第二發點火后,軍官再次目瞪口呆地看到炮彈只在敵軍前激起一片煙塵,似乎還是沒有人倒下。軍官飛快地舉起右臂,彈起拇指的同時閉上了右眼,隨即又換成左眼閉上、右眼睜開。
「三百米。」
這個炮組觀測員報出的數字和軍官估算的數字基本吻合,怒不可遏的軍官回身就是一個大耳光,把炮長抽得跌了一個大跟頭:「壓低炮口,壓低炮口!你是聾子嗎?快壓低兩度。」
罵完以後軍官連忙回過身去繼續觀察敵軍的速度和陣形,那個炮長一骨碌從地上爬起來,捂著臉跑過去把炮手推到一邊兒,親自奮勇地搖起曲柄來。被推開的炮手不知所措地站著,炮長一邊拚命地搖,一邊把滿嘴的污言穢語向那個倒霉的炮手潑去。
在觀測員紛紛報出三百米的距離后,鄧肯大叫一聲:「三磅炮——跳彈射擊。」
四門等候已久的三磅炮也連續地開火了,新一輪緊張的清膛、裝葯、上彈工作隨即展開……
黃石靜靜地看著一輪輪的射擊,這效果真是太……太糟糕了,初次上陣的炮兵新兵們雖然努力地進行著射擊,各道操練條例也都有條不紊地被執行了,但是不知道觀測、預瞄和調節這三個步驟中的哪一個有問題,一輪輪的遠射不是打偏就是打飛……或許三個步驟都有些問題。
「我還沒有要求他們在最大射程上射擊呢,本來以為會精確一點兒的。」黃石清楚地知道手下炮兵的熟練度還有不小的問題,也明白這個事情是著急不來的,不過眼前的場景還是讓他有些失望。雖然火藥不算很貴,鐵球更是便宜,還能撿回來,但最近一段時間長生島炮兵花的銀子已經是海了去了。同樣是訓練幾個月,肉搏長槍兵和火銃手就很好用了,黃石不禁深深地嘆了口氣:「炮兵真不愧是技術兵種。」
冬季的東北大地很適合炮兵作戰,被凍得硬邦邦的土地就像鏡面一樣,讓實心炮彈在上面一下下地跳動著。本來按照黃石的計劃,救火營的火炮應該能把敵軍的中軍隊列打散,下一步就是投入火銃進行近射。等后金軍徹底混亂後用長槍兵進行最後的白刃衝鋒,只要對手足游兵散勇,那他們就絕無可能抵擋住明軍的堂堂之陣。
明軍的火炮又響過幾輪,后金軍終於進入了旅順軍大型火器的攻擊範圍,明軍根據黃石的安排把所有的火力都集中在後金軍的中央位置。旅順東江軍接到命令后,立刻點燃手中的「一窩蜂」、「火毒龍」等武器,把它們以最快的速度一股腦兒地打了出去。
不知道黃石該哭還是笑……這種武器因為造價昂貴,所以一般不會給士兵們進行日常練習,這些大犁火器在東江鎮也更是稀少,所以它們都是各部將官的寶貝疙瘩,平時絕對捨不得拿出來揮霍。只是這次是到了生死存亡的危急關頭,所以選鋒營就把這些壓箱底的寶貝都翻出來帶上了,他們射擊的水平比黃石的炮兵還要差一些……不過黃石此時一點兒也不為此感到欣慰。
一顆火毒龍在明軍頭頂上畫了個大圓,就在黃石眼前的空中拐了回去。雖然知道工部的奴隸木匠們沒有啥工作積極性,不過火箭上了天後能轉一百八十度也太誇張了。這個尾翼製造得極其不負責任的火毒龍最後射進了陣后的輔兵群中,引起了一片騷動和混亂,幸好……好吧,這次是幸好也沒有炸。
后金軍正而前進至距明軍一百五十米時就停下了腳步,保持著對明軍正面的壓力同時也策應著兩翼的攻勢,他們的隊形在猛烈的火力中屹然不動,實際上明軍胡亂的射擊也沒有造成什麼傷亡。
看到后金兩翼正飛快地沖向自己的兩翼,黃石知道火炮是指望不上了,他把馬鞭筆直地指向前方:「中軍前進。」
先是短促地響了三聲腰鼓聲,救火營齊刷刷地把頭盔上的護具放下,重步兵們直刻就只有眼睛從那一道鋼鐵的縫隙中暴露出來了。
腰鼓持續地響著,救火營的戰線整齊地向前挺進,結合處的選鋒營也在他們隊官的指揮下緩緩跟進,維持著整條戰線的完整。
「將旗前進。」黃石說完就一夾馬腹昂首向前,後面的掌旗兵連忙把大旗從地里拔起,高舉著跟在後面,作為預備隊的純長槍步隊和馬隊也緊隨著跟了。
明軍的中軍早已經走入了后金軍弓箭範圍,七八個士兵在漫射中倒下,明軍的腰鼓聲仍然沒有停頓的意思。
八十米。
七十米。
六十米。
五十米。
腰鼓聲終於停止了,哨聲隨之響起。
明軍火銃手紛紛開始支起火銃,四百人發起一陣猛烈的齊射,黃石眯著眼睛看見對面有幾十人倒下。
對面一口氣又是三輪箭雨潑來,千餘支箭灑滿救火營的腳下,當先的一排士兵有的身上已經插了三四支了,不過只有三十人因為大腿中箭倒下,他們身上的鐵甲經過測試,對弓箭的防禦距離大約能有三十米遠。
火銃手又是一次齊射,這次后金軍大概又有幾十人倒地不起。
對面回敬過來的弓箭讓維持戰鬥的火銃手減少到了三百五十齣頭,幾十個掩護的長槍手也退了下去。
黃石一直在輕輕地數著數:「七箭、八箭、九箭……已經九箭了,其中六箭是急射,還有一輪火銃,最多不超過兩輪,對方的弓箭手就沒有力氣了。」
「大人,我們的左翼開始後退了。」身後內衛軍官輕輕的一聲提醒把黃石的目光引向了那個方向,不過他仍然沒有停下坐騎。
后金鐵騎早就包抄到了明軍左翼並展殲了衝擊,后金軍左翼指揮皇太極故技重施,首先是用上百白甲兵下馬步射,選鋒營的士兵紛紛舉盾抗拒,雖然明軍密集的盾陣極大地削弱了弓箭的威力,但幾輪之後明軍也被壓製得抬不起頭來,明軍弓箭手竭力同射想穩住陣腳,可在對手兇猛的火力卜也傷亡慘重。
等到黃石的將旗再次被深深插入地下的時候,明軍在白甲兵的壓制下完令喪失了反擊的能力,上兵只是吃力地頂著盾牌苦苦抵擋對手狂風驟雨般的攻擊。身披雙層甲的白甲兵正衝陷陣,把明軍打得步步後退,后金軍的騎兵也開始輪番衝擊,選鋒營正在用人命為救火營爭取時間。
……
《笑傾三國》 -插圖

《笑傾三國》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