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禮器碑》

標籤: 暫無標籤

1465

更新時間: 2013-07-22

廣告

中國東漢重要碑刻。全稱「漢魯相韓敕造孔廟禮器碑」,又稱「修孔子廟器表」、「韓明府孔子廟碑」等。東漢永壽二年(156)立。現存山東曲阜孔廟。碑身高1.5米,寬0.73米,四面皆刻有文字。碑陽16行,滿行36字,碑陰 3列,列17行;左側3列,列4行,右側4列,列4行。碑文記述魯相韓敕修飾孔廟、增置各種禮器、吏民共同捐資立石以頌其德事。碑側及碑陰刊刻捐資立石的官吏姓名及錢數。此碑是漢代隸書的重要代表作之一,金石家評價甚高。碑文字跡清勁秀雅,有一種肅穆而超然的神采。

廣告

1 《禮器碑》 -概述

全稱《漢魯相韓勑造孔廟禮器碑》、又稱《韓明府孔子廟碑入《魯相韓勑復顏氏繇發碑》、《韓勑碑》等。漢永壽二年(156年)刻,隸書。縱227.2厘米,橫102.4厘米。藏山東曲阜孔廟。 無額。四面刻,均為隸書。碑陽十六行,行三十六字,文後有韓勑等九人題名。碑陰及兩側皆題名。   

此碑自宋至今著錄最多,是一件書法藝術性很高的作品,歷來被推為隸書極則。書風細勁雄健,端嚴而峻逸,方整秀麗兼而有之。碑之後半部及碑陰是其最精彩部分。藝術價值極高。一向被認為是漢碑中經典之作。明郭宗昌《金石史》評云:「漢隸當以《孔廟禮器碑》為第一」,「其字畫之妙,非筆非手,古雅無前,若得之神功,非由人造,所謂『星流電轉,纖逾植髮』尚未足形容也。漢諸碑結體命意,皆可彷彿,獨此碑如河漢,可望不可即也。」清王澍《虛舟題跋》評云:「隸法以漢為奇,每碑各出一奇,莫有同者;而此碑尤為奇絕,瘦勁如鐵,變化若龍,一字一奇,不可端倪。」又說,「唯《韓勑》無美不備,以為清超卻又遒勁,以為遒勁卻又肅括。自有分隸以來,莫有超妙如此碑者。」清楊守敬也說:「漢隸如《開通褒斜道》、《楊君石門頌》之類,以性情勝者也;《景君》、《魯峻》、《封龍山》之類,以形質勝者也;兼之者惟推此碑。要而論之,寓奇險於平正,寓疏秀於嚴密,所以難也。」(《平碑記》)此碑字口完整,碑側之字鋒鋩如新,尤其飄逸多姿,縱橫迭宕,更為書家所激賞。攻漢隸者,多以《禮器》為楷模。   

《禮器碑》所傳拓本甚多。明拓斷裂適當垂處,不遑寫下一字,而引上腳使長,又與是碑『年』字不同。」

2 《禮器碑》 -藝術風格

《禮器碑》《禮器碑》

《禮器碑》書法瘦勁寬綽,筆畫剛健,用筆力注筆端,如幹將莫邪,鋒利無比。其結體寓欹側於平正中,含疏秀二嚴密內,歷來被奉為隸書極則。   

清王澍在《虛舟題跋》中評此碑說:「隸法以漢為極,每碑各出一奇,莫有同者,而此碑最為奇絕,瘦勁如鐵,變化若龍,一字一奇,不可端倪。」並說:「惟《韓敕》無美不備,以為清超卻又遒勁,以為遒勁卻又肅括,自有分隸來,莫有超妙如此碑者。」   

《禮器碑》的線條質感,與東漢時期的其他隸書砷刻如《張遷砷》、《曹全碑》等有著一定的差異。它屬於平正端莊、俊挺寬博一路。碑文中有的字筆畫細如髮絲,鐵畫銀鉤,堅挺有力;有的粗如刷帚,卻又韻格靈動,不顯呆板。儘管線條起伏變化,但通篇看來又不失和諧,在力量感的表現廠非常成功。因此,臨習《禮器碑》可選擇彈性較強的兼毫筆,著重練習筆力。   

筆畫要瘦勁而不纖弱,波磔則較其它筆畫梢粗,至收筆前略有停頓,借筆毫彈性迅速挑起,使筆意飛動,清新勁健。「燕尾」捺畫大多呈方形,且比重較大,看上去氣勢沉雄。   

另外.此碑分四面,有碑陽、碑陰之分。碑陽部分結字端莊,章法排列也較為規律,堪為《禮器碑》風格的代表,故人手應從碑陽始。但從藝術角度講,碑陰亦有其獨特的價值。其用筆奔放飄逸,自然成趣,字的大小不甚統,橫列的法則也被打破,抒情性極強,在整個書意上傾注了書家更多的主體精神與氣質,因而碑陰也是臨習中不可忽視的。

廣告

3 《禮器碑》 -點畫特點  

《禮器碑》《禮器碑》

《禮器碑》的用筆,以方筆為主,凝整沉著,要求每一點畫要做到筆筆送到底,強調運腕力寫,這樣,才能做到筆勢開張,萬毫齊力。   

下面,以此碑字例分析點畫的寫法:

1.平畫

如「元」、「天」、「王」、「造」上部的兩橫畫,均為平畫。寫平畫時,落筆是藏鋒逆入,然後把筆鋒轉向右行,筆心在筆畫中行筆,收筆時提鋒回收。注意在《禮器碑》中,平畫一般都寫得很瘦勁挺直,純用筆尖豎鋒行筆,且落筆和收筆都很乾凈。提筆右行時宜緩緩而行,要提中有按,把筆壓住,使線條渾圓有力。

2.豎畫

豎畫寫法與平畫相同,只是方向由水平改為垂直。如「中」、「陵」、「京」、「華」中的豎畫,起筆藏鋒逆入,落筆處不可有頓頭,行筆中間筆勢不可斷,收筆時筆鋒自然上提回收。注意要用豎鋒行筆,猶如錐畫沙,十分勁挺。

3.折法

折畫的寫法是先作平畫,到轉折處提筆換鋒再下按行筆。在《禮器碑》中,折法有如下幾種:   

(1)如的「恩」字,折畫是用實勢,橫畫到折畫處微微提筆換向後再寫豎畫。注意折的轉角運筆一定要提起來,調鋒後下行,不能直接轉筆扭鋒而下。   

(2)如「見」字,上半部的折畫是在橫畫后,利用手腕內鉤將筆勢換向,與平畫的上凸相協調,且折後下行的豎畫與下部撇、捺相呼應,使整個字在乎正中富有變化。   

(3)如的「石」字下部「口」的折畫,折法是提筆另寫豎畫,然仍有筆鋒的牽絲相連。   

(4)如「言」字下部「口」的折畫,在書寫時已分成兩畫,但卻形斷而勢連,極富韻味。

4.波畫

《禮器碑》中,字的波畫用筆起落十分明顯。如「二」、「百」、「樂」、「世」字。這些字中的波畫,逆鋒入筆,向左下方斜落,再提筆向右運行,即「逆人乎出」,過中段后,筆鋒逐漸按下,到波尾處迅速向右上方提鋒收筆,形成橫波「蠶頭燕尾」,筆勢雄強而沉著。

5.撇法

《禮器碑》中撇畫的變化比波畫要多,人形有態上有長有短,從用筆上有的出鋒,有的不出鋒,但基本用筆方法並不複雜,落筆仍是藏鋒逆入,但略取側勢,行筆取中鋒逆勢。不出鋒者,收筆時微微停頓後向上提筆回收;出鋒的,在撇頓筆後向外轉筆挑出。   

「大」字的撇,在豎畫到彎處時筆鋒轉向逆行,收筆處是回鋒實收。收筆時毛筆在空中向外作順時針方向運動,使撇端不露鋒芒,與撇畫起筆處相呼應。「文」字的撇法是過程中筆鋒逐漸轉成逆勢,到收筆處停頓向上方提筆。「人」字的撇,收筆時中鋒順勢出鋒,向左下挑出。「方」字的撇筆勢趨平,收筆處與「大」字撇尾有相同之處。

6.捺法

捺的寫法在《禮器碑》中一般都用筆較重,是字的主要筆畫。如「不」、「以」、「心」、「道」字的捺,均渾厚雄沉。下筆時讓筆鋒吸飲墨汁,力貫筆尖,由輕至重。當筆鋒到位時,提出來筆上挑,順勢捺出。《禮器碑》中,往往由於這一捺畫的突出安排,使整個字平中寓奇,奇而穩健。

7.彎鉤

彎鉤的用筆方法與撇畫的寫法基本相同,應是一筆寫成,如「污」、「孔」、「敬」、「抒」字。豎畫下行接近轉角處漸漸下按,然後轉筆挑出,保持中鋒。如遇不出鋒者,要提筆回收,使鉤的主體保持圓渾的狀態。

8.轉筆

轉筆的寫法與折筆寫法相似。如圖一「孔」、「元」、「宅」、「紀」其轉角的寫法都是在豎畫寫到轉角處筆鋒換向,順勢連寫,須保持筆畫飽滿自然。

9.點畫

臨習《禮器碑》時,要注意點的變化,雖然點在整個字中所佔的比重不大,但切不可輕率。下筆時均須茂鋒逆入,提筆逆鋒上行,出鋒方向根據各種點畫的姿態而有所變化。

廣告

4 《禮器碑》 -結字特徵

《禮器碑》《禮器碑》

《禮器碑》結體嚴謹,字法規範,筆畫雖然以方為主,卻又不是全為方筆,有時略帶圓意。它能將筆畫的粗細、方圓,筆勢的動靜,向背完美地統一在一起,清超遒勁,莊重典雅,高古且充滿逸趣,可謂集漢隸各老成持重 之大成。   

要掌握《禮器碑》的結字特徵,首先要了解隸書的一般規律。和其他多數漢隸碑刻一樣,《禮器碑》結字上下緊湊,左右開張,猶如大鵬展翅,翩翩有凌雲之勢。碑中幾乎每一字都有一筆很誇張重按的筆畫,古人俗稱為「波磔」。波磔的寫法,都是逆入平出,呈「蠶頭燕尾」狀。每一字中,波磔只出現一次,不得重複,所謂「蠶無二設」、「燕不雙飛」是也。   

由於隸書的波磔是向左右分開的,所以粗看大部分字呈扁方形,如圖一「立」、「之」、「君」、「遲」等字。但是,隸書上承篆書,有些字橫畫較多,往往字形又寫成豎長方形,如圖二中「畫」、「真」、「育」、「台」等字。這就要求我們要因字立形,靈活處理。   

對《禮器碑》中——些充滿奇氣、獨具特色的字,要逐個仔細琢磨。如「氏」字,好像一人站立;「中」字,如同懷抱一柱;「陽」字,左右拉開距離,又互相牽引,「易」的下部幾乎成橫勢,在險境中保持均衡;「糧」字,左右猶如一對運動的舞蹈演員,悉心相應。再如圖四中「君」字,第一筆橫畫和最末一筆橫畫用弧形構成,其間各橫或收或放,都與這上下兩筆相協調。尤其是至碑陰部分,筆勢變化更是飛揚激蕩,臨習者更應細心加以分辨比較。   

另外,像「君,、「曰」,「百」、「孔」,「聖」字等相同的字,在同一碑中重複出現時,每字的結體卻無一重複,字的點畫形態各有變化,不能不讓人嘆服書寫者的功力。無怪乎清代書法家王澍在評此碑時說:「書到熟來,自然生變。此碑無字不變。」   

總之,《禮器碑》在結構處理上,無論是上下結構、左右結構,還是包圍結構,都能取勢頤盼,體態優美,形成一個富有生命力的有機整體,毫無矯揉造作之嫌。同時,線條的粗細及所分割出來的空間形成了黑與白、輕與重的強烈反差,從而給人以鮮明的節奏感。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