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片》

標籤: 暫無標籤

8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相片》是冰心小說中最具有敘事性與抒情性高度融合的佳作。小說藉助於傳教士的中國文化眷戀情結與中國姑娘的西方人格訴求的心理對抗和價值錯位,展示了豐富的文化與人性鏡像生存的悲劇性:近世以來的東西方文化互為對象,互為鏡子;人性亦如此,人性如鏡,自我人性的價值需藉助於對象化過程方能體現出來。「相片』』既是實寫一場景,又敞露出深刻的人性與文化寓意。

廣告

1 《相片》 -冰心小說

2 《相片》 -孫犁散文

《相片》是「荷花澱派」創始人孫犁的一篇散文。這篇作品風格淡雅,詩意濃厚,語言清麗動人,是一篇別具風格的戰爭題材散文,文中沒有表現槍林彈雨、殘垣斷壁、屍橫遍野……,而是以妻子給丈夫寄去一張小小的從「良民證」上撕下的相片來激勵丈夫奮勇殺敵這樣一件別出心裁的小事入手,藉以表達了普通老百姓對戰爭的痛恨,對幸福和自由的渴望與追求。

《相片》一文內容簡單,開篇交待了故事的起因:「正月里,我常替抗屬寫信。」「那些青年婦女總是口袋裡帶來一個信封,兩張信紙。如果她們是有孩子的,就拿在孩子的手裡」,而這信封和信紙都是青年婦女親手摺疊、裁剪而成的。孫犁作品的特色之一就是以細節刻畫人物,在這篇作品可略見一斑。兩個小小的看似無意的細節描寫,卻生動地體現了中國勞動婦女的傳統美德,她們勤勞淳樸,愛憎分明,思念丈夫卻又羞於表達的含蓄美。

接著寫一個遠方嫂子托「我」給她遠在前方的丈夫寫信並寄去一張小相片,相片破舊,相片上的嫂子面容愁苦,顯得又老又丑。嫂子為什麼要寄這樣的一張照片呢?由此引發了「我」和她的一席對話,故事也就由此展開。孫犁是「寫對話的巧匠」,他擅長用簡潔的對話來展開情節、刻畫人物性格。在這篇作品里,他用幾句輕勾漫點、極富情致的對話,使這件小事顯示出了不平常的意義: 

 當「我」說「這相片照的不像」時,她故意笑著問:「比我年輕?」並說:「那是我二十一歲上照的!」當「我」說「不是年輕,是比你現在還老」時,她又笑嘻嘻地笑了,說那是日本侵略軍佔領時期照的,那時,成千上萬的人都被迫照相來貼「良民證」,在那些照片里揀不出一個有笑模樣的來。接著「我「又問:「你不會另照一個給他寄去嗎?」她鄭重地說:「就寄這個去!叫他看一看,有敵人在,我們在家裡受的什麼苦,是什麼樣子!」這段對話,神定氣足,尤其是這個嫂子的神態由「笑著說」、「嘻嘻地笑了」到「鄭重地說「,再到「抬高聲音說」的變化,不僅推動了情節的發展,更使這位青年婦女的崇高形象得以完美體現。她沒有什麼豪言壯語,沒有空洞的高調,有的只是人物的切身感受,她用自己受苦受難的容顏來激勵自己的丈夫勇敢作戰,給人的感受深刻而自然。
 這篇散文語言通俗簡單又清麗動人,情感深沉含蓄。寫作手法頗具孫犁特色,一是大處著眼,小處落筆。以一位抗屬大嫂給丈夫寄去自己受苦受難時的相片以激勵丈夫殺敵的小事,折射出普通老百姓對戰爭的痛恨,對美好生活的嚮往,表現了廣大人民的意志,滲透了深刻的歷史內容。二是以對話展開情節刻畫人物,推動故事發展的特色。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