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洋淀之曲》

標籤: 暫無標籤

7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白洋淀之曲》是百花文藝出版社出版的書籍,作者為孫犁。

《白洋淀之曲》 -書籍信息
《白洋淀之曲》《白洋淀之曲》

書名:白洋淀之曲

發行地:天津

《白洋淀之曲》 -簡介

《白洋淀之曲》中收錄了孫犁先生的七首小敘事詩,大都可以歸入抗戰文學的範疇里,反映了對異族入侵的憤怒和喚起全民族英勇的抗爭。「關上的雄雞疊聲唱遍,/北斗星的杓柄,/敲響了角樓上的風鈴,/東方的太陽,/剛在大海底下騰起,/風霜正吹打,/西邊的長城!」(《山海關紅綾歌》)。這樣的文字在孫犁其他的文章中是很難找到的。

在《梨花灣的故事》里,幾筆簡練的描述勾勒出北方大地上鄉土的人物。而《白洋淀之曲》則刻畫了一個簡單的故事:一個叫水生的年輕人在戰爭中犧牲了,他的妻子菱姑後來也成為一個英勇的戰士,而「過去她拿起水生的槍,/曾經手顫;/現在握住槍,/就像按住了水生跳動的心房!」全詩以四行為一節,非常整齊,人物塑造和細節刻畫很感人。做為一個小說家,這一點普通的詩人是無法與孫犁先生一較高低的。在這首詩中,還可以看出孫犁先生是把環境描寫融入到人物的行動中,而不是做靜態的描述。詩的最後一節是這樣的:「熱戀活的水生,/菱姑貪饞著戰鬥,/槍一響,/她的眼睛就又恢復了光亮!」

廣告

《白洋淀之曲》 -後記

我以為詩應該有一種力量:號召的力量,感動的力量,啟發的力量,或是陶冶的力量。沒有一種力量,能叫做詩嗎?或者只是詩人自己做出一種聲嘶力竭、慷慨激昂的架子,而實際上並不產生這種效果,這也不能算做詩。再或者在字句上賣弄玄虛,自以為吸收了古典或綜合了中外,而在有識者看來,有時文法尚且不通,米糠混在一起,這樣形式的詩,也恐怕終於行之不遠吧。

詩是很難寫好的,它比散文更難。較之散文,詩是以質取勝的。詩在政治、思想、情感和語言藝術方面的要求,都是高標準的。過於拘謹,寫作很少,自然不一定就能產生好詩;過於隨便,出口成「章」,卻往往質和量不能相稱。

因此,我在嘗試了一些時候之後,就沒有再寫過詩。而現在保存下來、收在這本集子里的七首,也只能說是分行的散文,詩形式的記事,它是缺乏上面提到的那四種力量
的。

我在抗日戰爭時期,寫詩的興趣比較大。那時行軍走在路上,時常湧現一些詩句,在那些年月,詩的句子經常反映到頭腦里來,一點也不奇怪。休息了,掏出小本子,放在膝蓋上,詩的句子短,抄寫方便,很快就記下來了。風裡雨里能寫,黎明黃昏也能寫,那些年容易產生詩人。

我那時寫的都是敘事詩,這和我當時從事的記者工作有關,希望在詩里報道一些事件,以便能登在報紙上。例如《白洋淀之曲》,就是登在當時晉察冀通訊社編印的《文藝通訊》上。

形式的變化,常常是和學習的方面有關。當時我正在閱讀一些翻譯過來的詩,因此,前幾首都是那麼一種形式。抗日戰爭勝利,我從延安回到冀中,在農村工作,熱衷於民間的說唱形式,寫了一個時期的大鼓詞,所以在進城以後所寫的《山海關紅綾歌》這一首里,就很明顯地帶有說唱的味道。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