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想天開》[音樂劇]

標籤: 暫無標籤

90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異想天開》是百老匯1960年「小規模、小投資、小製作」的,講述了一個趣味盎然的動人情感故事。它表現了兩代人是如何看待彼此,如何看待愛情、友情和親情,又是如何解決事業和愛情之間的矛盾。在浪漫抒情的氣氛和生動有趣的情節之中,蘊含著深沉的人生意味。

《異想天開》[音樂劇] -基本資料
《異想天開》[音樂劇]海報

 首演:1960年5月3日
場次:17162場
地點:1960年5月到8月外百老匯蘇利文街劇院(Sullivan Street Playhouse),1960年8月至2002年1月閉幕,在東漢普頓劇院(East Hampton Theater)

創作團隊
作曲 哈維•施密特(Harvey Schmidt)
作詞 湯姆•瓊斯(Tom Jones)
編劇 哈維•施密特(Harvey Schmidt)和湯姆•瓊斯(Tom Jones)
根據法國劇作家艾德蒙•羅斯坦(Edmund Rostand)1894年的著名話劇《死馬的樂趣》(Les Romanesques)改編
導演 沃德•貝克(Word Baker)
舞美設計 艾德•維特斯坦(Ed Wittstein)
服裝設計 艾德•維特斯坦(Ed Wittstein)
演員: 蘇珊•華生•萊特(Susan Watson Wright),傑里•奧巴赫(Jerry Orbach)

重排:2006年8月17日演出至今
地點:外百老匯斯納普劇院中心(snapple Theatre Center)

廣告

創作團隊
導演 湯姆•瓊斯(Tom Jones)
舞美設計 艾德•維特斯坦(Ed Wittstein)
服裝設計 艾德•維特斯坦(Ed Wittstein)
燈光設計 瑪利•喬•東德林格(Mary Jo Dondlinger)
音響設計 多莫尼克•薩克(Domonic Sack)
演員 托馬斯•布魯斯(Thomas Bruce),茱利•克雷格(Julie Craig),伯克•莫西斯(Burke Moses),湯姆•弗拉格(Tom Flagg)

《異想天開》[音樂劇] -創作背景
《異想天開》[音樂劇]海報

 作曲家哈維•施密特(Harvey Schmidt)和詞作者湯姆•瓊斯(Tom Jones)德克薩斯州立大學同學,在大學期間就創作過諸多受到歡迎的音樂劇小品。畢業后,他們決定到紐約共同致力於音樂劇事業。

廣告

他們看中了法國劇作家艾德蒙•羅斯坦(Edmund Rostand)的《死馬的樂趣》(Les Romanesques),花費3年時間將其改編成獨幕音樂劇《異想天開》,於1956年在墨西哥大學試演。它不同於常見的百老匯音樂劇,其舞台設計極為簡單,一個約8平方米的小台和一塊寫著標誌性劇名的幕布,在序曲的過程中觀眾可以看見演員們進進出出,匆匆忙忙準備開幕。樂器由一架鋼琴和一個豎琴組成,兩個樂手,外加一個下台的演員坐在琴凳上幫鋼琴手翻樂譜,在小型劇場里,無麥克風演出。 

1959年,經過擴充的《異想天開》在紐約一個小型劇院上演,演出預算拮据,哈維•施密特親自擔任伴奏,湯姆•瓊斯負責舞台監督。首演當晚演出災難不斷,儘管舞台設計極端簡約,仍然不時出現故障,女主角蘇珊•華生•萊特(Susan Watson Wright)因為緊張,導致首演前夜失聲,小腿受傷。同樣因為預算有限,沒有任何替補演員,於是施密特演唱了所有女主角的歌曲,臨時找來舞蹈演員完成女主角的舞蹈,真正的女主角萊特則成了擺設。

廣告

儘管問題諸多,演出還是吸引了一位小型演出投資人羅爾•諾托(Lore Noto)的關注,在他的投資下,《異想天開》在外百老匯舞台上開演。演出以極端簡約的風格吸引了觀眾,原定三個月的演出票迅速售罄。隨後演出轉移到新的劇院,一演41年,於2002年1月13日落幕。

由於《異想天開》的巨大成功,吸引新製作人首次為如此小製作的外百老匯演出投資巡演版。巡演版同樣在全美各地取得良好反響,儘管《異想天開》的外百老匯演出場次已經創造了美國舞台劇奇迹,其巡演場次更是駐場演出的兩倍以上。普遍認為製作人羅爾•諾托的堅持是演出如此長壽的重要動力,1970年初外百老匯演員工資大幅度提高,一度導致演出資金周轉出現問題,諾托親自上任擔任演出長達16年之久,幫助演出度過了危機,在他停止擔任演員之後,《異想天開》已經能夠在新時代舞台上長期演出下去。

廣告

1987年,應中國中央歌劇院邀請,施密特和瓊斯來華指導中文版《異想天開》演出。

2006年,首演版落幕僅4年後,《異想天開》重排版在外百老匯開幕,保留原製作的簡約風格,並邀請到部分首演版演員。演出反響良好,持續至今。

《異想天開》[音樂劇] -劇情介紹
《異想天開》[音樂劇]劇照

 《異想天開》故事是個現代室內劇版的《羅密歐與朱麗葉》,某個小鎮相鄰的兩家人,一家的孩子是男孩,另外一家是女孩。

第一幕,演出在月光的映襯下進行。兩位父親認為小孩子是叛逆的,為了最終讓男孩女孩陷入愛河,他們偽作宿敵,在小男孩小學畢業之前在在花園之間修了一堵牆(舞台處理是讓一個演員拿著木棍坐在椅背上充當牆壁),不讓他們見面。果然這個策略奏效,男孩女孩長大后不顧雙方家長的「反對」相愛。雙方家長僱人來裝做非禮女孩的樣子,再讓男孩英雄救美,以此終結兩個家庭的夙敵狀態,隨後將牆給拆除。但是現實生活並不總是美好的

廣告

第二幕開始,月亮被太陽代替,陽光下的生活就不如月光下的浪漫。相愛的兩人開始爭吵,家長們也開始爭吵。男孩一氣之下離家出走,隔離牆再度高築,這次兩家人成為真正的敵人。男孩外出闖蕩後身心疲憊的回到家,女孩和其他男人的交往中也逐漸意識到自己的輕率,經歷過諸多風雨,兩人都成熟起來,而且意識到相互深愛著對方,故事圓滿結束。

《異想天開》[音樂劇] -曲目介紹

第一幕

序曲(Overture)

試著記住(Try To Remember)

更多(Much More)

比喻(Metaphor)

永不言棄(Never Say No)

取決於你的付出(It Depends On What You Pay)

廣告

你猜想這些都是怎麼開始的?

(You Wonder How These Things Begin?)

快下雨了(Soon It's Gonna Rain)

「強姦」芭蕾(改為「綁架」芭蕾)

(Rape Ballet (changed to Abduction Ballet) )

快樂結局 (Happy Ending)

第二幕

這梅子熟過了(This Plum Is Too Ripe)

我能看見它(I Can See It)

種下一顆蘿蔔(Plant A Radish)

轉呀轉呀(Round And 'Round)

出現了一個奇怪的難題(There Is A Curious Paradox)

他們曾是你(They Were You)

試著記住-復唱(Try To Remember (Reprise))

《異想天開》[音樂劇] -所獲成就
《異想天開》[音樂劇]演員合影

 雖然《異想天開》只是一部小劇場音樂劇,7、8個演員,4、5件樂器,舞台布景簡單而寫意,但是它竟然連演了40餘年經久不衰,而且歷久彌新,受到幾代人的喜愛,簡直堪稱奇迹。該劇已經成為了迄今為止世界上演出歷時最長的一部音樂劇,也是美國舞台劇歷史上演出時間最長的一部音樂劇。

全美的每個州都留下了它的腳步,在2000多個城市和鄉鎮,共上演了11103場。該劇還在白宮、福特劇場、堪薩斯州莎溫尼、黃石國家公園等地演出過,在舊金山、丹佛、洛杉嘰等地也取得了極佳的上演成績。除此之外它的腳步還延伸到了全世界67個國家。共演出了700多場,包括加拿大200餘場,德國和澳大利亞約每年50場。斯堪迪納維亞45場,這裡自1962年以來每年至少都有1場。除此之外,日本、紐西蘭、沙烏地阿拉伯、以色列、捷克、阿富漢喀布爾、伊朗德黑蘭、都伯林、米蘭、布達佩斯、津巴布維、曼谷、北京等地都上演過。《異想天開》已被證實為一部具有恆久價值的積極向上的音樂喜劇。

40多年來該劇吸引了幾代青少年。劇中的歌曲「願你還記得」、「快下雨了」(Soon It』s Gonna Rain)、「你們好比他們」(They Were You)等一直傳唱不衰,自60年代以來就已經成為了美國文化的一部分。

《異想天開》[音樂劇] -相關花絮

當年年輕的劇作家湯姆·瓊斯和作曲家哈里·斯契米德特在創作過程中,遇到了重重困難,甚至感覺到希望渺茫。經過了多年盲目而又滿懷希望的創作和等待,他們終於有了機會。獨幕劇《異想天開》於1959年8月被搬上了巴納德夏季劇場的舞台。

首演后他們的作品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關注,瓊斯和斯契米德特感覺到他們必須聘請一位外百老匯的製作人來為他們運作演出。最後他們從幾名候選人中選定了羅瑞·納托,納托在巴納德劇場看過該劇的綵排,決定對它進行商業運作。納托對創作組非常有信心。這部作品也是他樂觀主義精神和理想主義的反映。

在羅瑞·納托的激勵下,兩位創作者重新鼓起了勇氣。功夫不負有心人,《異想天開》不僅給他們帶來了名利,還給他們帶來了更為寶貴的創作激情。經過重新改編,該劇成為了兩幕音樂劇。1960年5月3日在蘇黎溫街劇院進行了正式首演。然而,該劇在演出后的第一個星期,媒體反映比較冷淡,製作人羅瑞·納托幾乎對它失去了信心,甚至想停演,但是從外百老匯傳來了好信息,主題歌「願你還記得」(Try To Remember)已經流行開來,也許正是那首歌給了該劇以好運。扣人心弦的劇情和兩代人之間道不清的感情糾葛逐漸贏得了觀眾,但是當初誰都難以預料這部音樂劇會取得那麼巨大的成功。

納托認為他在劇院界取得的成功與他的戰爭經歷密不可分。使他明白了一個道理,即合作的重要性。劇場藝術是一項合作者的藝術。當他接受承擔音樂劇《異想天開》的製作時,他準備好了接受一項挑戰。他們打破了一些長久以來存在與劇院界的習慣,允許世界音樂劇界投資人為該劇集資(最初的44位投資者所得的利潤是1.65萬美元的幾百倍),並允許該劇的電視版本在演出期間發行。如今這些做法又成為了外百老匯的習慣。在納托看來,《異想天開》能跨越時代和年齡的障礙,還能跨越地域和人種的障礙,成為世界性的作品。

1971年該劇前景似乎有些不妙時,納托想出了新辦法,自己扮演男孩的父親。這個角色再次使《異想天開》有了新的活力,納托出演這個角色一直到1986年6月9日。這天也是納托的生日,他宣布退休的消息傳出時,引起了公眾強烈的反映。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