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諜變》

標籤: 暫無標籤

403

更新時間: 2013-10-12

廣告

韓國懸疑故事影片由 女演員金允珍擔綱女主演,它一掃過去藝術電影當中的定位傳統鏡頭,大大的而又體面的改觀了觀者的欣賞習慣。造出打敗世紀災難愛情巨片《鐵達尼號》的票房紀錄,令人讚歎。

廣告

1 《生死諜變》 -劇情簡介

《生死諜變》《生死諜變》

柳忠源及戰友李常吉是韓國國家一級秘密情報機關O.P的特殊要員。林鋒注是販賣武器的黑市老大,因為向柳忠源和李常吉彙報了機密,被很悲慘地射死在街頭。看了現場留下的兩發子彈以後,柳忠源憑著直覺認為是消失了一年的李芳熙又在周圍出現了。李芳熙是北朝鮮秘密部隊8軍團所屬的王牌狙擊手,一年前因為暗殺韓國政府要員被柳忠源死死追蹤而躲藏起來。沒錯,憑直覺她就在附近。

柳忠源和戰友李常吉對於林鋒注的死進行了秘密調查,結果發現李芳熙通過林鋒注想竊取國防部科學研究所開發的液體炮彈CTX。就在兩個人急急忙忙趕向國防部科學研究所時,預先到達的李芳熙已經把研究所的負責人員給殺害了。

從北朝鮮偷偷潛入的方武英帶領著8軍團的精銳部隊成功的劫持了CTX。得知消息隨後趕來的柳忠源和李常吉為奪回CTX進行了阻截,在和方武英的搏鬥中,兩個人好不容易保住了性命,但柳忠源認出了以前在平息利比亞大使館暴亂時曾經攻擊自己的方武英。

廣告

在O.P每次行動時,李芳熙都會比柳忠源先到一步。到底是誰向李芳熙泄漏了O.P的行動計劃?到底誰是掩藏在O.P內部的間諜呢?高局長、柳忠源、李常吉之間互相猜疑,產生了矛盾,關係變得很緊張。

柳忠源和明賢還有一個月就要結婚了,但事情還是一直錯綜複雜……

2 《生死諜變》 -影片看點

《生死諜變》《生死諜變》

影片中的女演員金允珍飾演的那一位女特工,僅僅只是一整部電影當中的表面上的一個角色。倘深入的看下去呢,金允珍扮相的角色,除了女特工身份,還有她的其它身份。比如她的戀人身份?正如林美玉就是她在影片裡面的戀人身子。片尾時份,最終的畫外之音,林美玉她講給自已男主人公愛人的那一些話。她這麼說:跟你在一起的時候,我誰都不是,我是我自已。那麼,這一個「我自已」,她究竟是一個誰呢?對於這一個看上去不是問題的問題中,在影片《生死諜變》當中,實力演員韓石圭扮相的男主人公崔相煥對他的心中愛人的感情,演講的才屬最為到位和體貼了。那是在他的槍口之下,己經被自己的槍彈擊中,血流如注,迎面花開,緩緩倒下去之後的女人。林美玉或者金明姬?對於這一個女身,韓石圭這樣面對審查自已的法官檢討說道:「其實林美玉她是古希臘神話中的九頭怪。她是一個身子和九個腦袋的女人。」

「好女人才有好感情」這一個實在的想法,是在看了許多次的韓國懸疑故事影片《生死諜變》以後,才那麼吃力的有了的。顯然了,這裡想指出的影片《生死諜變》里的那一個好女人,肯定是屬於韓國演員金允珍飾演的那一位女特工了。在這出影片《生死諜變》裡面,特工她有著兩個名字,一個叫金明姬,另一個叫林美玉。其實呢,金明姬也好,林美玉也罷,她們都是兩個名姓代號之下的一個血肉之軀。這個肉血團結成了的北韓女特工,她的身子上面還存有一個代碼。這個曾經風火冶鍊時刻,吃不飽穿不暖的特種操訓之際,那塊拴綁在女特工脖子上面的軍工密警的標牌番號是8279。對於這麼一個特工號碼,一直覺得它彷彿另有什麼歧意?因為它決對不僅僅只是一串四個普通之數。肯定還是有其說法的?猜猜看吧?還有就是女特工慣用於韓方警署里的SU三百型水中竊聽器,也肯定是一串有意味的數字。

影片《生死諜變》中的另一男特工李正希的扮飾者宋康昊,以為這是他參演的所有電影當中最為出彩的一員。宋康昊實在屬於明流明星一線人物。身材高挑,氣宇軒昂。好象是吧,宋康昊與韓石圭搭配銀幕上的戲份並不怎麼多見的。尤其在宋康昊中彈,奄奄一息,求助韓石圭諒解的那一場戲里,宋康昊掙扎著斷斷續續,只有數一句匆促餘聲:「我,我我我真失敗 …… 。」 這是一句多麼精緻,多麼惑情的一聲人物語言呀。人將斷氣,韓石圭趕緊趕緊,擁著好友搭擋,補充了心頭上的最後的話:「挺住,救護車馬上來了。你是最好的特工 …… 。」影片《生死諜變》正是在男人物,女人物的生死之間,斷片殘簡,彳亍徘徊。好電影裡面才會凝鑄好感情。爛電影裡頭只能惡存獸情。嚴肅的問,諸如黃金甲裡面的情,究競是一計什麼情呢?比如黃金甲裡面父親鞭屍兒子?兒子謀殺老子?等等,這似乎不應當算做是人類的良善感情吧?

廣告

3 《生死諜變》 -幕後製作

《生死諜變》《生死諜變》

影片《生死諜變》裡面的電影鏡頭那麼的技巧翻飛。尤其是在鏡頭的橫搖移拍當中,更顯手段過硬鮮新,比如影片進展到了113分鐘的84鏡節時的體育館場景當中,林美玉和崔相煥的兩槍對峙,殺氣衝天卻不忍下手的那一場景,那一種過肩鏡頭似正打反打,一掃過去藝術電影當中的定位傳統鏡頭,大大的而又體面的改觀了觀者的欣賞習慣。可是終於,電影鏡頭在歷經了嚴酷又超常的時空轉念之後,崔相煥特工終於鳴槍出膛,一彈穿開了愛人的太陽穴。我們眼睜睜看見,特工林美玉始終不忍扳機,只是舉著MSG九零自功步槍在膛,持遲不發。而且每一次執行殺手任務,她的愛人總是在她長槍的致命射程範圍以內。一個良好女人自然會有她的良好感情。單拿戀情中的女人而言,這一個情,首先應當是對於自己愛人的情份。宋康昊在片中講得到位:「女殺手雖然把持著個人的MSG九零自功步槍,可是槍膛里的五發子彈,她每一次只打出兩顆。命中目標之後,絕不再射。」這也就是說,林美玉的子彈絕對不擊中自已的愛人。

儘管是殺人不眨眼的女殺手。但是林美玉始終,絕對不去殺傷自已的愛人。林美玉她的殺人的場合時間地點與手段,雖然不盡相同,但是特工用槍的命題,卻是明確無誤的。不過倘若想殺,對於情人的殺,特工用槍,白領用錢。時下這樣子的銀幕作品,多似不勝枚舉吧。銀幕上面,一份好感情與壞感情的界線,最是明白無誤的了。尤其每一個女人心裡愈發明鏡一般。用錢殺情,其實更黑。影片《生死諜變》中的第九十分鐘和最後一幕,男主人公韓石圭親身去到海邊的濟洲島探望真正的那個林美玉時候,為病中的真林美玉帶去了逝去的林美玉的接吻魚。韓石圭告訴真的林美玉:「兩隻接吻魚當中的一個要是死了,另一隻也會隨著孤獨絕食自盡死去。」電影人物說完這話,鏡頭迴環,音樂出畫,海天一線,水浪滔聲,女樂歌聲緩緩漂升再漂升。「兩隻接吻魚當中的一個要是死了,另一隻也會隨著孤獨絕食自盡死去。」 生死諜變。好女人才有好感情。壞女人更多爛感情。影片《生死諜變》裡面,林美玉留下了給愛人的回憶實在太多太密了。生死諜變,彷彿生死蝶變。蝶戀花的蝶。飛蝶撲火,向死而生。

廣告

4 《生死諜變》 -影片花絮

《生死諜變》金潤真

《生死諜變》女主角金潤真成功進軍好萊塢影壇

通過主演電影《生死諜變》,《密愛》等而被中國影迷們熟知的韓國演技派女明星金潤真最近敲響了好萊塢影壇的大門。她被選為與 主演美國電影Georgia Heat的女主人公。這是一部新人導演擔綱的影片。金潤真的經紀人於20日表示:今年10月中旬影片的製作人向金潤真發出了演出邀請,之後先後與導演通過電子郵件交換了彼此的意見。金潤真現在在美國出演ABC電視台的情景劇,導演和製片看了她在電視劇中的精彩表演,決定邀請她作為女主人公的扮演者。

Georgia Heat這部電影描述了20世紀60年代與美國人結婚,並移民至美國的韓國女人的人生故事。這部電影的拍攝地在很少能見到東方人的美國南部地區,因此本來說著一口流利的美語的金潤真為了勝任此角色,還專門學習了美國南部的方言。

金潤真的經紀人透露說:這部電影描寫了一個女人的人生與戀愛,主要與講述了她與兩個男人之間的故事。除此之外的內容就屬於製作機密了,暫時還不能透露。金潤真在美國主演的室內劇即將於25日通過KBS電視台播放。

5 《生死諜變》 -影片評價

《生死諜變》《生死諜變》

在充滿期望的心情下終於看完《生死蝶變》,從中得到很多訊息,也掀起我的世界電影觀思潮,無論如何,這是一部很重要的南韓電影。看戲時,盤算寫感性影評,看戲后,打算再多寫一篇理性影評,試一招兵分兩路。

 感性篇:韓國民心勇挫《鐵達尼號》
《生死蝶變》講南北韓特工大鬥法,製作者不惜動用大量的情感和道理去砌建統一的理想,一方面描繪大南韓主義的美好,另一方面也讓北韓特工吐盡心底抑鬱之情,圖以南韓的寬容心去感動北韓的衝動勁,從而達到完善的說教目的。韓國人民果然非常受落,團結一致,造出打敗世紀災難愛情巨片《鐵達尼號》的票房紀錄,令人讚歎。

《生死蝶變》拍得似模似樣,可追國際級影片,音像凌厲,節奏迫人,街頭槍戰場面尤其出色,緊貼動作的急變速度,逼真度勝過任何一套港產片。金允珍先演兇殘特工,再演溫文小女人,非常出色,為全片最大驚喜。由於導演要帶出南北韓之情義結,故安排北韓女特工愛上南韓特工,突顯國令與愛情兩者間抉擇之難,劇本之矛盾就更顯複雜豐富,刺激過癮,野心極大。

理性篇:仍未可稱大師
《生死蝶變》整體上可算是近期諸國電影中之佳作,但我卻在這部近期佳作中發現很多問題,而且,在國際上同樣存在。

結尾在球場勇戰敵手,在最後關頭破壞炸彈裝置,公認為老土得要命的設計,其實還有很多方法可以處理得更好的,反而中段的線索追蹤頗有瞄頭。   

另一個是全世界的通病。無數的電影都出現為了盡捧這些人而盡貶那些人的可笑鏡頭,開始時,北韓特工非常強悍,令南韓特工隊損傷很多人,到最後,快結束了嘛,那批曾經很犀利的北韓特工就必須顯得不堪一擊(主要角色除外),一一倒下。回看港產片,很多時侯為了突出主角身手好,而將普通警察描繪成猶如白痴一般。再追看西片,何嘗不是俯拾皆是?這種世界大同的虛假鏡頭突兀了幾十年,突兀了千萬套電影,難道真的沒有導演發現?沒有導演能理性地去持平?

而本片的主題,更藏下了一個大漏洞,製作者一心以為注入人情,讓女特工變心愛上敵人,戰勝政治,從而就能激起群心感動,叫所有人陶醉於偉大的愛意中去。然而,卻忽略了這種愛是建立在欺騙上的,回想女特工欺騙程度既廣又絕,一邊愛得那麼深,一邊又騙得那麼絕,試問此種愛情安能賺我欣賞?怎能喚我緬懷?這是題材的局限性,導演未能超越障礙,只能嘆句無奈。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