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的女人》

標籤: 暫無標籤

84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大型歷史史詩巨作《王的女人》由浙江歡瑞影視、上海劇酷傳播、於正工作室出品。身兼該劇編劇、製片人、製作人數職為一身的於正,這一次選擇以「楚漢之爭」為背景,以一貫華麗的手法,描述了項羽、劉邦、虞姬、呂雉之間,很少為後人所提及的哀怨情仇。

《王的女人》 -劇情簡介
海報海報

他,愛著一個女人,為她傾盡江山,結果卻有緣無份.... 

她,要做王的女人,終於獲得江山,可是枕邊人卻不是他.... 

二個女人,一生的戰爭,串起了秦末漢初,那一場說不清,道不明的愛與哀愁……男人靠征服天下來征服女人,女人靠征服男人來征服天下,於正工作室古裝傳奇又一力作,《王的女人》為你講述一個《美人心計》前發生的英雄美人愛情故事…… 

歷史上楚漢爭霸期間項羽、呂雉、虞姬有過一段情感交集,而王的女人便從這段歷史切入,所以一定比大家熟知的霸王別姬、呂后入宮等歷史典故更曲折、更精彩、更糾結!

《王的女人》 -演職員表
演員表

角色  演員  配音  備註  
雲狂  明道  陳浩  西楚霸王項羽  
呂樂  陳喬恩  季冠霖  呂后呂雉  
戚喜冰  金莎  喬詩語  戚夫人、劉如意生母戚喜冰  
海天  羅晉  張傑  漢高祖劉邦  
於妙戈  袁姍姍  唐小喜  虞姬虞妙弋  
吳美人  佟麗婭  張凱  漢高祖劉邦的嬪妃  
羅豐  陳曉  邊江  秦三世子嬰  
花傾國  林園    蕭輝女友  
蕭輝  田亮    劉邦的大將軍韓信張良  
蘇哲 任學海  劉邦的軍師張良 
子書 李智楠  漢朝開國丞相蕭何 
龐萬 謝苗  西漢開國大將軍樊噲 
雲齊 蔡尚甫  項羽堂弟項莊 
錢忠 吳岱融  范增范亞父(項羽謀士) 
青蓮 胡靜  虞姬的母親 
子韌 樊少皇  虞姬的父親 
雲深 李耀敬  項羽的叔父項梁 
呂乘風 胡亞捷  呂雉的父親 
沈雪如 白珊  呂雉的母親 

廣告

職員表

出品人:蔡照波;陳援;吳濤
製作人:於正
監製:於正
導演:成志超;胡儲璽
編劇:於正
配樂:李戈
配音導演:姜廣濤
美術設計:鍾志鵬;郭少強
造型設計:吳寶玲
服裝設計:吳寶玲
發行:劇酷傳播

《王的女人》 -主要人物

角色 備註
項羽項羽:(男,十一歲——三十二歲)
  


明道飾演項羽

項羽,西楚霸王,氣吞山河力拔山兮的一代梟雄。為人莽撞,講義氣,對愛情特別執著,可以衝冠一怒為

紅顏,也可以為朋友兩肋插刀,這是他性格上的優點,也是弱點,他註定不能成就大業。

劉邦劉邦:(男,二十八歲——三十九歲)
 

羅晉飾演劉邦

劉邦,漢王朝開國皇帝。漢高祖。原先是一個無賴賭徒,卻天生俠氣,有領導者的能力,是一位胸襟似海的

豪傑,可以清晰分辯愛情和權力之間的支配,狡猾如狐,又動如脫兔。城府頗深、腹黑的心機男。忍人所不能忍,是個胸懷天下,並願意為此付出一切的人,是註定的帝王。

廣告

呂雉呂雉:(女,九——三十歲)
  

陳喬恩飾演呂雉

堅忍不拔的女性,有獨立的思想,美麗大方,對愛情執著,然而生活卻一再給她打擊,最後她為捍衛自己和

保護兒子,由大長今式的女子成長為一代鐵血女皇,君臨天下。

虞姬(妙戈)虞姬(妙弋):(女,九——三十歲)

袁姍姍飾演虞姬

項羽妾室。表面溫文宛約,楚楚可憐,實際上攻於心計,她渴望愛,為嚮往的生活不擇手段,最終才發現

費盡心機要來的,並不是心裡想到,這才開始恢復善良的本性去追尋一段愛情,可惜她的愛卻始終沒有愛過她。

戚夫人(喜冰)戚夫人(喜冰):(女,十八歲——二十九歲)
                                                

金莎飾演戚夫人

廣告

劉邦妾室。歷史上著名的戚夫人,一個深懂男人心的女人,也是一個有企圖心的女人,她天生美貌,手段絕佳,

將劉邦死死地抓在手裡,即使劉邦心向呂雉,她也有辦法留住他的人,是她把呂雉由一個善良的女人漸漸變得殘忍起來,而她也終將自食惡果。

韓信韓信:(男,二十四歲——三十五歲)
 

田亮飾演韓信

漢朝開國大將軍,被封為楚王。沉默少言的一代將才、國士無雙的戰神,以十面埋伏之計逼迫項羽自刎烏江,立下赫赫戰功。

因為在感情上受過傷害,所以一直鄙視女人,痛恨女人,直到遇到呂雉他才深深折服,並且一直在她身邊默默的輔佐她,

守候她。和花傾國有著一段驚世戀情。

張良張良:(四十歲——五十一歲)
 

任學海飾演張良

一代軍事奇才,原為韓國貴族,后在項羽帳下行走,因看出項羽不是稱帝的料,轉而投靠劉邦,最後歸隱山林。

廣告

蕭何蕭何:(二十八歲——三十九歲)
 

李智楠飾演蕭何

漢朝開國丞相。劉邦的智囊,雖然不是很有大智,卻有識人之能,是劉邦的左右手,在劉邦身陷困局之際力攬軍事奇才

韓信,是韓信的伯樂。善於治理規劃國家,對漢室盡心儘力。

  
花傾城花傾國:(女,二十一——二十八歲)
 

林園飾演傾國

韓信的紅顏知己。本為女兒之身,為了繼承父親史官的官職,一直女扮男裝,留在不能人道的秦二世胡亥身邊當他的孌童,被世人視為妖孽,她愛子嬰,所以接受了妙戈的計劃,刺殺趙高,幫子嬰贏得了王位,可是她自己卻被妙戈貶到了塞外,傾國在塞外的路上掉落懸崖,被競技場的金媽媽所救,成為一代名妓,並和韓信發生了一段驚世戀情,可是最後她為了使韓信不再沉迷於溫柔鄉,毅然在韓信面前演了場戲,假裝有了別的男人,使韓信瘋狂地放了一把火,將其燒毀容,她懷著韓信的孩子開始了漫長的等待,等韓信得知一切,找到她時,她已經奄奄一息,最後在婚禮上死在韓信懷中。

廣告

1薄姬
  

佟麗婭飾演薄姬

劉邦妾室,漢太宗劉恆之母。

項莊

蔡尚甫(又名Gino,中國台灣)飾演項莊

項羽堂弟。

范增范增:(七十歲——七十八歲)
 

吳岱融飾范增

項羽的亞父,足智多謀的鬼才。知曉劉邦深懷野心,絕非等閑之輩,屢次用計欲除之。然而因為項羽的獨斷作風,一直跟他背道而馳,在政治理念矛盾層出不窮,父子倆矛盾日深,最終鬱郁而亡。

青蓮青蓮

胡靜飾演青蓮

戰國第一美女,與子韌是夫妻,虞姬之母 。

子韌大將軍(趙國)子韌大將軍(趙國)
 

樊少皇(中國香港)飾演子韌

趙國猛將子韌,是位忠肝義膽的將軍,虞姬之父。

樊噲:(二十四——三十五歲)樊噲:(二十四——三十五歲)
 

謝苗飾演樊噲

劉邦手下猛將,漢朝開國功臣。

劉邦出生入死的好兄弟,武藝高強,為人簡單,對愛情一根筋,一旦愛上了,就不顧一切地去追,最後贏得美人心。

廣告

項粱項粱
 

李耀敬(中國香港)飾演項梁

項羽叔父,西楚義軍統領

子嬰子嬰:(男,二十一歲——二十八歲)
  

陳曉飾演子嬰

秦國末代帝王,後向劉邦投降。

感情細膩敏感的王,,一生多情,執迷不悔,就算失去江山,失去一切,依然深愛著那個不斷出賣他的女人——妙戈,最終認清了一切,帶著滿身的傷痕,歸隱山林。

雲姜:(二十四歲——三十四歲)雲姜:(二十四歲——三十四歲)
 

袁菲飾演雲姜

宮女,因為長期寂寞,有點痴獃,但腦子還是很清新的,當秦二世胡亥想把她嫁到匈奴去和親時,她毅然裝瘋,逃過一劫,然而裝得過火了,連她最好的姐妹妙弋也瞞過了,她好幾次都想告訴妙弋,可惜始終不得其門而入,於是謊言越說越大,直到項羽打進來,妙弋才知道她是裝瘋,她要她代自己穿上王后的衣服出逃,沒想到這給了雲姜一個機會,她救出了子嬰,並且一直守候在他身邊,最後子嬰看淡了一切,與雲姜遠走天涯。

胡亥:(二十六歲)胡亥:(二十六歲)
 

於毅飾演胡亥

大秦帝國的皇帝。帝國之暴君————秦二世,一生活在始皇帝的陰影里,野心勃勃,殘暴無比。殺死了自己父親和哥哥登上皇位,君臨天下。有虐待狂,不能人道,變態,且膽小,最後被太監趙高暗殺。

章邯:(二十八歲——五十五歲)

錢小豪(中國香港)飾演章邯

秦國大將,以天生的威嚴來掩蓋內心的感情,本與雪如有過刻骨銘心的愛情,雪如死後,一直以軍功為人生目標,殘忍,無感情,直到巨鹿一戰,被項羽打敗,收歸楚軍。

呂乘風:(三十歲——五十五歲)呂乘風:(三十歲——五十五歲)
 

胡亞捷飾演呂乘風

呂雉之父。是嚴父也是慈父,兵工廠主人,以販賣兵器的方式,一直暗中幫助義君,一個真正的仁人君子,呂雉一生受他影響頗深,唯一的缺點是不懂得釋放感情,但妻子的死,卻使他翻然悔悟,最後為掩護女兒而死。

沈雪如:(十八歲——三十七歲)沈雪如:(十八歲——三十七歲)
 

白珊飾演 沈雪如 

呂雉之母。一個典型以家庭為重的女人,深受道德牽制,一生為丈夫而活,也替丈夫納妾,但誰也不知道,其實她過去曾和秦將章邯之間有過一段轟轟烈烈的愛情,然而卻因為男方的陣亡無疾而終,直到她安於現狀相夫教子之際,章邯又出現了,令她倍感矛盾,最後為家族而死。

劉太公:(六十歲——七十一歲)

沈保平飾演劉太公

劉邦之父,胸無大志,只求三餐溫飽,最終被兒子牽連,一生奔波,但始終支持兒子,和呂雉也因患難與共,而產生父女般的感情。

劉邦原配夫人蘇青飾演
玉如意

楊蓉飾演

綠翹劉佳媛飾演
劉盈韓梓軒飾演
小呂雉蔣依依飾演
小虞姬(妙戈)王嘉卉飾演
小項羽 
劉如意樓子豪飾演

《王的女人》 -故事定位

本電視劇把故事著眼點放在了秦朝末年到西漢初年這段歷史時期。以劉邦、項羽的「楚漢爭霸」為大背景,講述了一代明艷呂后、絕世美人虞姬、西楚霸王項羽和古代梟雄劉邦間的愛恨情仇。而從以往的媒體曝光和播出中可以看出,取得超高美譽度和收視率的《美人心計》是取材於西漢初年的大事件,演繹了劉邦四子劉恆等及後宮佳麗爭鬥的前塵往事。此次,是否可以說電視劇《王的女人》劇本籌拍是接續演繹了《美女心計》之前的歷史、為於正品牌美人系列劇的前身呢?該劇殺青時,這一點也得到了於正的證實,即《王的女人》故事確實是定位於《美人心計》的前傳,以追溯並重新衍生為切入點,續寫一個史詩般的歷史傳奇。

據了解,在製作上《王的女人》和《美人心計》也可以說是一脈相承的。除了在燈光、布景等各個方面都延續了唯美、大氣的風格外,《王的女人》還加入了部分大場面震撼的戰爭橋段。如,明道所飾演的項羽、羅晉所飾演的劉邦率領大批兵馬,手持劍戟鉤叉等銅質武器,在空曠入野的草地上展開血雨興風的廝殺群戲。最後,項羽一人單撐獨佔眾人,恢弘與緊張凄美的氣氛呼之欲出。

正如該劇組之前對外高調宣布的宣傳語一樣:「楚漢爭霸,金戈鐵馬血與沙;霸王別姬,千古佳話傳萬家。以愛為名,為愛而戰,敬請期待於正鴻篇力作《王的女人》!」這部全景再現「楚漢之爭」的古裝大戲也將秉承著一貫的製作水準,為觀眾奉獻一場美輪美奐的視聽盛宴的。許多對歷史著迷的電視劇粉絲也會在不久的將來一飽眼福,期待它的新傳奇。

《王的女人》 -整體造型

《王的女人》又與以往於正任何一部華麗巨作在造型視覺效果處理上略有不同。該電視劇完全按照電影的藝術感覺來製作,製片方邀請到了《狄仁傑之通天帝國》的美術團隊加盟,並由於正親自出馬邀請到了《倩女幽魂》、《畫皮》等電影大作的亞洲著名造型師吳寶玲,親自為《王的女人》擔任整體造型。雖然,從目前拍攝剪輯出來的片段來看產生了造型不夠華麗顯單薄等部分微詞,但劇組的團隊人員也給出正面回應:《王的女人》就是要打造一部電影般簡單幹凈而又具有質感的驚艷之美來。編劇、製片人、製作人於正堅定表示,《王的女人》將會是一部掀開歷史品牌劇新一頁的里程碑式古裝大戲。 

《王的女人》 -演出班底

在《王的女人》中,眾多明星的聯袂傾情演繹,也為走感情線的戰爭故事起到了軟化和增色的作用。該電視劇傾力打造了明道和袁姍姍、羅晉和陳喬恩、胡靜和樊少皇、田亮和林園等幾大「熒幕情侶檔」新組合,用偶像帶來視覺衝擊,給精彩紛呈的故事內容帶注力,也是其贏得超高收視率的潛在動因。演員的選擇於正影視劇作品中至關重要的一關,人物感覺找對了,劇也就成了一半了。他的這部本年度古裝歷史巨制中,如霸王別姬、烏江自刎、劉邦與呂雉的感情纏等都被刻畫到細緻入微,加上藝人的精準到位的表演,將為新一輪電視熒屏合力呈現了一幕幕動人心弦而充滿遐想的厚重感情戲。

據了解,殺青當天拍攝最後一場戲時,現場的好多演員都依依不捨擁抱留念,情感流動得真摯自然。該劇組有條不紊的工作程序和良好的創作氛圍為大家留下了深刻印象。該劇也將在7月初進入緊張忙碌的後期剪輯階段。

《王的女人》 -音樂原聲

≪王的女人≫主題曲
曲名:淚風乾
演唱:明道
月搖晃
殘影燭光
我的心事透過窗昏黃
故事在紙上
斷句凌亂
你不忍翻
世事的無常
撐起紙傘
雨聲過小巷
回憶的腳步闌珊
天色微涼
我的淚風乾
一路婉轉凍結成霜
說凄涼話滄桑
愛恨糾結成一行
我放手天下只為你慌張
說凄涼話滄桑
前世緣分今了斷
紅塵轉身你只為我閃淚光

《王的女人》 -精彩對白

我要做一個不一樣的女人
寡人不想做王了。
欺君你都敢,還有什麼你不敢!

《王的女人》 -分集劇情
第1集

衛國大將子韌與陳國征戰七日七夜,

《王的女人》劇照《王的女人》劇照
這日終於兵敗。他疲憊的回到住所,問起自己的夫人青蓮是否願意和自己同歸於盡,可是青蓮表面上答應卻暗地裡在子韌的酒杯里下毒。子韌從青蓮的眼神里看到對生存的渴望,他不相信青蓮會隨自己自盡,暗中調換了酒杯。
子韌假裝中毒倒地,青蓮拿著寶劍欲手刃親夫,青蓮和子韌的女兒於妙戈被媽媽嚇到,青蓮忽然毒發摔倒,子韌站起來告訴青蓮他早已換了酒杯。子韌抱起妙戈突出重圍,最後卻被亂箭射死,臨終子韌將盾牌彎曲包住妙戈,使妙戈得以存活。

呂乘風帶著女兒呂樂到戰場上撿起被丟棄的兵器出去倒賣,呂樂見到未死的妙戈,請求父親呂乘風帶妙戈一起回家,從此妙戈成了呂樂的妹妹。兩姐妹在呂夫人的照顧下逐漸長成亭亭玉立的少女,可是呂樂卻一直不肯聽信娘親的教導,不信女子三從四德,她決心推倒封建婚姻制度,自己尋找一個喜愛的男人作為自己的夫君。

呂樂深夜偷偷到酒樓去賣藝,卻意外邂逅雲狂,在呂樂被一群登徒子欺負的時候,雲狂出手救了她。從此呂樂心裡有了這個英雄的影子。呂樂回家發現爹每天夜不歸宿,去找娘詢問。呂夫人早知道呂乘風每日在外流轉,為了挽回老爺的心,呂夫人把家裡的家奴玉奴為老爺納了妾。

呂夫人告訴呂樂為了給老爺生下男丁,她想為老爺納妾讓玉奴承擔起延續香火的責任。呂樂對娘的觀點十分不贊同,她和妙戈說起老爺的事情,妙戈卻不置可否。

深夜呂樂跟蹤呂乘風來到一處荒郊野外,原來每天呂乘風出外是為了做兵器交易。呂樂被買家發現險些喪命幸虧呂乘風及時解釋她是自己的兒子。呂乘風帶著呂樂回家,路上呂樂指責爹爹不顧天下百姓的疾苦竟然暗中做兵器交易,呂乘風惱羞成怒打了呂樂一耳光。
呂樂獨自離去在市集上險些暈倒,幸虧獨自飲酒的雲狂及時抱住她。雲狂送呂樂回到呂府,呂樂醒來后呂乘風放到房裡來看望她。

第2集

呂乘風告訴呂樂他做兵器交易是為了養家,希望呂樂能體諒父親的苦衷。呂樂提出讓她來幫助父親做生意,可是呂乘風卻因為呂樂是女兒身而拒絕。呂夫人帶玉奴來見呂乘風說服他納妾,呂乘風由於心力交瘁終於病倒。
管家德叔來找呂乘風商議當晚的交易,可是呂乘風卻昏迷不醒,呂樂得知情況后決定代替父親去做交易。呂樂帶著德叔來和客戶交易,由於她機智大膽使得兵器賣出好價錢。臨走的時候呂樂問起買房為何購置大量武器,對方告訴呂樂這是雲深大將軍準備起義,並且邀請呂樂一同來參加,呂樂不置可否告辭回家。

呂乘風得知呂樂替自己去做交易發怒打了呂樂,呂樂不解為何父親會如此反對自己幫助他完成事業,呂乘風警告呂樂她是女孩子不能問這麼多。呂樂不服,呂乘風更加暴怒,呂夫人急忙上前阻攔,呂樂被打生氣的轉身離開。

妙戈向呂樂說起老爺為她定親幾日男方前來下聘,兩人商議好假扮花痴去騙走了林伯年,呂乘風發現后罰呂樂跪在祖宗神像前不準吃飯。妙戈為呂乘風端茶聽到呂乘風說起管教呂樂自然和妙戈不同,因為在他心裡妙戈始終是外人,而呂樂才是自己的親生女兒。
妙戈來到祠堂,呂樂請妙戈幫忙放自己離開呂府,妙戈答應呂樂,呂樂從後門逃走,妙戈故意用燭台打破自己的額頭,假裝被呂樂打暈。呂樂來到街上再次遇到雲狂,雲狂在官兵的馬蹄下救出孩童,呂樂讚佩雲狂,雲狂告訴呂樂這些官兵神氣不了多久了,他就快要取而代之。

呂樂跟蹤雲狂卻被發現,呂樂告訴雲狂他只是見他武藝高強想和他做朋友,雲狂卻拒絕呂樂回答他沒有朋友也不想交朋友。呂樂無奈只好自己獨自離開。

深夜雲狂入宮刺殺大王未成,慌亂之中逃到客棧恰巧進了呂樂的房間。雲狂要呂樂幫忙自己躲藏,呂樂將雲狂藏進自己被窩謊稱被裡是自己的老婆騙過軍官。雲狂匆忙走後沒有留下姓名,卻落下了一枚玉佩,呂樂拿到玉佩如獲至寶,欣喜的捧在手心。
大王早就已經死去卻被趙高秘不發喪,這次遇刺趙高藉機宣布大王被刺身亡,趙高宣布大王聖旨立二王子子嬰為王,並且要太尉從民間選拔未滿十六歲女子為大王殉葬。

呂夫人和呂乘風發現呂樂逃跑,卻將妙戈打倒,呂乘風感覺呂樂不會對妙戈下如此的狠手。呂乘風說起當年帶領兩人一起去踏青時候的事情。那時候妙戈為了幫呂樂摘花險些掉到懸崖下面,呂樂抓住妙戈不放,救了妙戈一命。從此妙戈將呂樂當做依靠。
呂夫人覺得這件事是對呂樂有益的事情,畢竟將來他們不在了,呂樂有個可以相信的人。呂乘風卻擔心呂樂現在不知在哪裡。呂樂此時卻拿著雲狂的玉佩去了玉器行鑒別,老闆告訴她這塊玉佩是薛國貴族的佩戴之物上面有華麗的圖騰。

呂樂急忙帶走玉佩,卻被雲大人從屏風後面看到,他命令掌柜去調查呂樂。呂樂獨自走在街上,忽然被人用布袋套住頭,帶到一處房屋張燈結綵準備娶親的樣子,呂樂拿掉頭套大喊你們幹嘛。

第3集

樂兒在街上被莫名其妙的劫持到了一個婚禮現場,請求樂兒幫幫忙和那人家的姑娘成親。樂兒無奈只好散開頭髮說自己也是女的。這是官差趕來找人殉葬,樂兒不幸被帶走。

叔父詢問雲狂的玉佩去了哪裡,並斥責了雲狂一番。

樂兒被帶到太尉府,得知自己要被殉葬,認識了一個很樂觀的人,叫戚喜冰。樂兒決定想法逃出去。

一個柳亭長去賭場,沒有錢了,居然要壓鞋,老闆勉強同意。這一把,柳亭長才贏了。這時家裡來找柳亭長,說家裡出事了。柳亭長這才回去。家裡找了差事讓他押送陪葬少女,他不同意,這時得知妻子月牙兒懷孕高興不已。柳亭長也起誓自己要改正。

王宮裡,趙高剋扣了殉葬貴人的供給,驕奢淫逸,雲狂在一旁看了個清清楚楚。樂兒拿著雲狂的玉佩發獃,喜冰問她是不是心上人送的,還說了愛的感覺。樂兒想到自己和那人的經歷,也嬌羞承認。宮裡來送飯,卻如糟糠一般。大夥氣憤不已,卻被教訓。樂兒跟喜冰說逃也是死不逃也是死,還不如逃出去。喜冰也同意了。兩人鼓勵大夥逃出去。

兩人用計和送飯的宮女換了衣服,卻被一個宮女給逃了出去。樂兒趁亂放火想走順利一點。

柳亭長巡邏到後堂,想好好玩玩。卻聽到有人喊救命,急忙過去查看。

雲狂變成黑衣人,看見了自己的玉佩在樂兒身上,想拿回來,樂兒不讓。雲狂被同伴叫走,樂兒糾結他不救自己卻只想玉佩。樂兒想賭一把,把柳亭長當成雲狂撲了過去,然後一看不對急忙推開,並說自己是廚娘,請柳亭長放自己離開。柳亭長見那邊著火,想讓樂兒留在這裡。樂兒拿石塊打了柳亭長,正要逃走,卻被人發現,把她們都捉了回去。柳亭長驚訝不已。
太尉讓人打樂兒她們,柳亭長卻制止,並且花言巧語的讓太尉對她們好點,太尉礙於情面只好答應。太尉走後,柳亭長關心樂兒樂兒卻不領情。柳亭長走後,喜冰想著他偷笑不已。

柳亭長護送樂兒去殉葬,樂兒卻想著行動離開。樂兒她們假裝肚子疼,要去方便,然後趁機逃走。柳亭長氣急敗壞,樂兒拿著兇器抵住他的脖子,讓他放了自己。亭長的兄弟出現救了亭長,其他逃走的貴人也全部抓回。臨走時,樂兒問如果他的女兒去陪葬他作何感想,柳海天沉默不語。
晚上,柳海天單獨叫來樂兒,想著她白天慷慨激昂的話,說讓樂兒陪他一夜就可以放掉別人。樂兒轉身脫掉衣服。

第4集

海天下令放了那些殉葬的女子,子書不解,海天說當自己為孩子積德。喜冰和樂兒挽手告別,她們都平安離開了。海天負荊請罪,蕭何和另外一個兄弟龐萬都勸他反了。海天說新王登基,按理應該大赦天下,自己不會被殺。太尉出來,要把他們就地正法,並且不按律法。龐萬奮起戰鬥,三人逃走。

海天擔心自己的家人,子書勸他天黑再行動。天黑三人趕到海天家,發現海天的母親和有身孕的妻子都已經被殺身亡。海天痛哭不已,子書和龐萬怕有埋伏正要帶海天離開,卻發現躲在竹簍下的海天父親。海天父親指著海天大罵不已,倆人又相擁而泣。
第二天,海天問子書去投靠雲深怎麼樣,子書說還不如自己干不用看人臉色,而且自己也聯繫了好多舊部,只差登高一呼。
德叔在街上看見了樂兒,樂兒聽說妙戈頭受傷,偷偷回去看她。樂兒要帶妙戈離開,正好撞上父母。樂兒還是倔強不認錯,莊主大發雷霆。當著樂兒的面要處罰妙戈,樂兒護著妙戈,莊主打了兩人,樂兒暈了過去。

晚上,妙戈給樂兒擦傷,自責不已。樂兒告訴她自己遇見了愛情。門外,莊主拿著葯猶豫著要不要進門去看樂兒。夫人讓他進去他沒有進去。
雲深介懷暴君不是死在自己手裡,叔叔告訴他自己已經把薛王後人接了回來,然後打著復國的旗號就可以發兵了。雲深很不屑那個牧羊的後人。叔父看著他的背影嘆氣。 

戰爭終於開始了。
雲深性格驕傲急躁,對著謀士也是一股傲氣。在戰略問題上,叔父讓雲深答應在行軍中遇到問題要跟謀士商量。叔父覺得讓雲深吃吃苦也是好的。

樂兒和妙戈一起去求籤。解簽人說她們二人一個是有緣無分一個是有分無緣,而且一輩子都要糾葛在情愛里。妙戈不信,就離開了。解簽人還說樂兒有母儀天下的命,樂兒心裡一動,留下來聽解簽人的話,心裡一直想著雲深。卻沒有聽到解簽人說那人是個賭徒。
妙戈在河邊等樂兒,想著自己怎麼遇不到心動的人。突然聽到馬鳴聲,見到了雲深騎馬而過,卻不小心掉落,雲深救了她,還把披肩給了她擋風。

妙戈拿著披風滿臉甜蜜的回去,樂兒還對內心不已,妙戈卻對她感激不已。樂兒疑惑不已。妙戈和樂兒都回想著雲深。妙戈和樂兒一起睡,兩人說著悄悄話,討論喜歡一個人的感覺。

龐萬去打聽消息,海天呃蕭何帶著軍隊在山洞操練。龐萬過來說雲狂的軍隊攻打寇縣糧草不足,如果投靠雲狂那麼裡應外合肯定能拿下寇縣。子書卻不同意。

第5集

子書說贏面在自己這裡,應該告訴雲狂,讓他和海天平起平坐。海天父親很看不起海天這幫烏合之眾,覺得此時不可能。海天同意按照子書說的辦,還告訴爹以後不要再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的話了。

雲狂打了敗仗,生氣不已。謀士來勸說,雲狂卻不信。這時雲狂收到海天的書信,雲狂不同意,謀士卻讓人趕緊來見自己。海天放火成功,雲狂拿下寇縣。殺了好多無辜的「可疑」百姓,海天趕來,要求他停止。謀士告訴雲狂,火是海天放的。雲狂看海天連死都不怕,心裡敬重不已,認海天為大哥,也放了百姓。

海天三人有了居所,想起剛才一幕,海天說自己是賭徒,斷定雲狂重義。所以自己才敢賭。而且又得了民心。關於謀士蘇哲倒是會有用。

謀士蘇哲詢問雲狂張吉率兵而回,怕攻打寇縣,勸雲狂離開。雲狂不同意,這時收到海天的書信請他喝酒。蘇哲勸他和海天保持距離,雲狂聽不進去。

海天找到蘇哲,蘇哲正在釣魚。海天對他恭敬不已,只能在一旁等候。等了差不多一天,蘇哲終於起身。海天請蘇哲賜教,蘇哲說自己是雲家軍的人,不能二主。但是告訴海天一句話,就是讓他趕緊離開。海天沒問原因就答應了。蘇哲心裡讚賞不已。
雲狂做了噩夢驚醒,卻接到消息說張吉攻了進來,而且海天和蘇哲都沒有了蹤影。雲狂不敵張吉,倉皇逃走。

樂兒和妙戈挖出小時候埋的紙條,看小時候寫的要嫁給什麼人。樂兒寫的是要當皇後娘娘,而妙戈寫的是一個會武功的可以保護自己人。而現在妙戈和樂兒兩人說著要找一個霸氣有武功有勇氣的人。樂兒說萬一愛上同一個人怎麼辦,妙戈說會讓給樂兒。樂兒說把選擇權交給那個人,而且不要影響姐妹的感情。妙戈沒自信,樂兒說那就讓給妙戈。

雲狂被逼到絕路,跳下了懸崖。樂兒和妙戈正好見到有人落水,樂兒下去救人。樂兒把雲狂帶到呂府。兩人都想著照顧他。妙戈察覺出樂兒對雲狂不同尋常的熱情照顧,妙戈黯然離開。在院落流淚不已。遇到玉奴,玉奴說著種種的不公平,妙戈無言以對。

第二天雲狂醒來,見到了在院里打鐵的樂兒。樂兒也告訴他上次在客棧的人就是自己。還拿出了雲狂的玉佩,兩人就算認識了。這時妙戈趕來說呂府被陳兵包圍了。陳兵搜索呂府,妙戈正在洗澡,軍爺只好作罷。原來雲狂藏在妙戈的洗澡水裡。呂老爺見到雲狂,雲狂告訴了他自己的身份。莊主讓他安心養傷,還說他的兵器其實就是自己這裡打造的。

晚上,呂夫人拿著一把刀流淚不已,原來她和張吉以前有過一段感情

第6集

呂莊主見夫人抱著匕首哭泣,以為她又想父親了。感慨樂兒什麼時候能體諒父母的苦心。原來莊主看出樂兒看雲狂的眼神不尋常。夫人勸老爺放寬心。

樂兒和妙戈都爭著給雲狂送湯,卻打翻了那鍋湯。樂兒問妙戈是不是喜歡雲狂,妙戈問她能不能讓給自己。樂兒說不行,但是可以公平競爭。妙戈說自己只是開玩笑,對雲狂好也是因為那是樂兒的大英雄。妙戈流淚不已,說自己以後不再相信任何人。

雲狂樂呵呵的吃著銀耳羹。妙戈佯裝曬被子,看著這一幕。一扭頭卻發現雲狂在身邊,叫住自己。雲狂向妙戈道謝。妙戈提起以前雲狂救過自己一次。妙戈說起自己是孤兒,雲狂也深有感觸,說自己為了不受人欺負,懂得了以暴制暴。妙戈想把披風還給雲狂,卻發現破了一個洞。妙戈在洞那裡綉了一直鷹,正要還給雲狂,卻看見樂兒和雲狂一起要出去。妙戈推脫沒有去。
妙戈在生悶氣,玉奴又火上澆油,想挑撥關係。

雲狂和樂兒在路上,樂兒看見雲狂的傷口又流血了,雲狂卻不以為意。樂兒要幫雲狂駕車,卻摔了出去,雲狂急忙幫助她兩人摔到了一旁。樂兒抱怨自己會嫁不出去,雲狂自信說不可能。這是樂兒碰見一些流民求食物,樂兒把錢給了她們,雲狂說總有一天自己要建立一個和平的國家。倆人準備走回去,輸了的人學小狗叫。兩人路上聊得很投機,但是又掉進了村民捕捉動物的陷阱。樂兒的腳好像扭到了,雲狂給她推拿。一直到晚上,兩人相互靠著取暖。雲狂郵做噩夢,夢到自己的家人被殺的情景,想到自己的娘,痛哭不已。樂兒安慰著他。兩人接吻了,也互訴衷腸。

兩人被農家救了出來。人家詢問她們是不是私定終身了,兩人看著農家夫婦幸福的生活感慨不已。雲狂說以後她倆也會幸福。雲狂說自己身上先有雲家的使命,然後跟樂兒說軍隊的事情。樂兒讓他教自己。

回到家裡,樂兒勤學兵法。妙戈來送飯,樂兒說感覺雲狂也喜歡自己。妙戈說讓她別那麼容易相信別人。呂夫人來了,看出樂兒動了真情。告訴妙戈,自己不反對。妙戈說覺得她倆並不合適,說雲狂是戰場的人,只怕萬一。夫人說順其自然吧。

雲狂在發信號彈給叔父。妙戈又暗示雲狂樂兒不關心他,雲狂說雖然兵法很精深,但樂兒卻那麼認真。雲狂詢問妙戈中秋怎麼過,妙戈說著差點絆倒,雲狂扶了一把,正被樂兒看見。妙戈走後,樂兒假裝不高興,然後興緻勃勃告訴雲狂上次的陣法自己已經懂了。自己想當雲狂的賢內助。雲狂問她中秋想怎麼過,樂兒卻一心一意的在講兵法。妙戈在一旁說不清是不是嫉妒。

妙戈在走廊偷看到玉奴和一個家丁偷情,玉奴詢問妙戈。妙戈要玉奴幫自己得到雲狂。玉奴讓妙戈去誘惑雲狂。
雲狂見披風被還,然後廚房的賬本也落在了自己那裡,他以為妙戈著急,急忙給她送去。妙戈卻脫光了在洗澡。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