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子與我》

標籤: 暫無標籤

40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看完《王子與我(Prince & Me)》之後人們突然發覺,那個飽受虐待,一心等待南瓜車和水晶鞋的辛德瑞拉的童話早已面目全非,取而代之的是獨立、自信、出身寒門的「灰姑娘」,她們既想要事業,又想要愛情。

廣告

 

1 《王子與我》 -影片概況

《王子與我》《王子與我》
片名 The Prince & Me

譯名 王子與我

出品 加拿大獅門影片公司

攝製 索彼納影片公司

進口 中國電影集團公司

發行 中國電影集團公司

譯制 長春電影譯製片廠

導演 瑪莎·庫里奇

主要演員 朱麗婭·斯蒂爾斯

            盧克·瑪伯力

           本·米勒《王子與我》

      詹姆斯·福克斯

      米蘭達·理查森   

廣告

      伊萊扎·班尼特

製片人 馬克·阿民

編劇 卡特林娜·夫蓋特

       傑克·阿米

       邁克爾·柏格爾

攝 影 阿里克斯·拿泊尼奇

美 工 詹姆斯·斯賓塞

音 樂 羅賓·烏當

類 型 青春/浪漫/喜劇

制 式 SRD/DTS

片 長 111分鐘

2 《王子與我》 -劇情梗概

天鵝絨般滑美浪漫的愛情童話

  「丹麥的王室繼承人」

《王子與我》《王子與我》
——有這麼一頂大帽子往腦袋上一扣,再加上俊秀挺撥的外表,愛德華王子(盧克·瑪伯力飾)就有如刷了金粉的希臘雕像一樣尊貴得讓人難以正視。可惜,「眾星拱月」的生活似乎寵壞了這麼一位本應該很優秀的領導者,愛德華王子就像一個慣於穿梭在花叢中的花花公子,開著名貴的跑車、享受著速食愛情,身邊的女伴永遠都是哥本哈根最可愛的姑娘。想當然,愛德華王子那異常出軌的不羈生活也成為了地方媒體爭相報道的焦點話題,這些都頗為有損於王室的尊嚴,對此,就連羅莎琳德女王(米蘭達·理查森飾)
也無計可施。

廣告

  地球的另一邊,佩吉·摩根(朱麗婭·斯蒂爾斯飾)是一位立志要成為醫生而有抱負的美國女孩,她利用上學的空檔做兼職,同時還要抽出時間幫助家裡料理位於威斯康星州的乳牛場,佩吉那排得滿滿的作息時間表永遠都不會為了「浪漫」、「愛情」、「約會」這種無謂的字眼而浪費。

  在一個電視廣告的錯誤誘導下,當然,也是為了避開惱人的小報記者,愛德華王子化名為「埃迪」,和忠實的家臣索爾(本·米勒飾)以普通的身份來到美國,走進了佩吉就讀的學校。跨越了半個地球,兩個原本毫不相干的青春男女邂逅了,雖然他們初次會面的情形並不十分愉快,但這隻不過是愛情紅娘開的一個小玩笑而已……愛情的不期而遇,打亂了佩吉有方向的生活步調。然而,愛德華王子註定要回到丹麥成為一國之王,佩吉能夠放棄自己畢生的理想,去過「王子與公主的幸福生活」嗎?……

廣告

3 《王子與我》 -幕後花絮

1、童話故事美夢成真

好萊塢是個圓夢的地方。有多少年輕女孩,希望有朝一日成為現代版的灰姑娘。好萊塢迎合了年輕女孩的浪漫心理,每年產出這種溫馨浪漫還帶有超越現實的傳奇色彩的故事。
 
年輕女孩還是消費市場的主力軍。情侶中,多半是女孩做主決定觀看哪一類影片,所以製片公司通常要謹慎考慮迎合女性觀點。

《王子與我》《王子與我》

在這種情形下,由瑪莎·庫里奇出任《王子與我》的導演也就不足為奇了。她是在拍片上有二十餘年經驗的老資格導演了,專門拍一些浪漫的輕喜劇,雖然沒什麼影片使她在藝術上留下了不起的成就,但就掌握觀眾心理而言,派拉蒙不可能找到比瑪莎·庫里奇更合適的人選了。

2、不求最好,只求最貴

瑪莎·庫里奇有著女性導演獨具的慧眼,她選中了法籍服裝設計師麥格麗·蓋德慈為片中的人物安排整體造型,在體現出佩吉作為美國中西部一名普通在校學生的清新的同時,還要讓另一個國度的王室成員有著匹配自己身份地位的服飾,這是一個從田園的質樸過度到王族的尊貴的有機跨度。蓋德慈充分發揮了自己細膩浪漫的想象,在細節上拿捏到位,將「麻雀變王妃」這一過程視為一個服裝設計師夢想成真的歷練。  

廣告

對於蓋德慈來說,《王子與我》就是一場鋪張華麗的時裝表演秀,這種要同時為「盛裝晚宴」、「國王加冕」、「官方的正式舞會」設計服裝的影片並不多見。蓋德慈為了增加作品的可信度,即使只是一個非常微小的細節部分,她也要力求完美。對比了無數種布料的質地后,蓋德慈決定選用名貴的英國布匹製造商Abimelech Hainsworth生產的布料來剪裁國王和王子的正式制服,雖然這無形之中會將預算增加數倍,但蓋德慈仍然堅持這是自己唯一可以選擇的地方。

3、鑽石也瘋狂

  至於必不可少的王室珠寶——無論是充滿了現代氣息還是散發著超凡的古典韻味,就不可能去依靠那種全憑想象而設計出來的贗品了。當然,這裡如果沒有「Harry Winston」珠寶商恰到好處的幫助,那可真夠瑪莎·庫里奇撓頭一陣子了。他們為劇組提供了幾套足以讓人暈倒的珠寶首飾,其中包括佩吉的訂婚戒指——6克拉、切割完美、邊緣鑲嵌了三顆寶石的白金鑽戒,市面上的價格超過10萬美元。同時,其它一些世界聞名的珠寶商也爭相做奉獻,佩吉在舞會上那身讓人驚艷的粉色晚禮服即出自他們的慷慨之手,與之配套的還有一對7克拉的鑽石耳環——在一個粉紅色寶石吊墜的襯托下顯得異常地完美,價值約為10萬美元;以及外形完美打眼的流線型項鏈,由總重量為24克拉的碎鑽組成,項鏈墜是一個同色系的寶石,估價為20萬美元。

廣告

4、將奢靡進行到底

  丹麥女王本身就擁有著美鑽般的氣派和優雅,你肯定沒有辦法想象她的保險庫還可能帶給你怎樣的震驚——負責這部分的設計師是詹姆斯·斯賓塞,他心中構思出來的保險庫9英尺見方,用鋼板搭建后罩上華麗的藍色天鵝絨,正好與女王高貴的神秘氣質相映成輝。同一個保險庫,斯賓塞總共搭建了兩次,不過這倒不是因為不符合導演的要求而重新返工。第一次,斯賓塞直接在有著巴洛克式建築風格、用來取景的宮殿的地板上安置保險庫,正是在那裡,佩吉開始以一個女王的視點去審視自己未來的生活……後期,因為要給保險庫中那些價值連城的珠寶首飾進行特寫式的拍攝,所以斯賓塞才會將保險庫拆開之後重新安置於攝影棚中。

  搭建保險庫再加上這部分場景的拍攝實際上並沒有想象中那麼簡單,斯賓塞在保險庫中加入了特殊的燈照系統以及複雜的反射鏡效果,只為了可以襯托出珠寶真實的璀璨。斯賓塞在這種頗微小的細節方面如此花費心思也是可以理解的:保險庫是一個專屬於女王的特別房間,裡面都是女王頗為隱私的個人收藏。

廣告

  另外,陳列於保險庫中的物品也得到了相等的關注,那些看起來古典味道特別濃重的首飾都是由捷克斯洛伐克最好的古董裝飾珠寶製造商「Jablonex」為了影片特別設計的,至於其它現代且時尚的珠寶都是真品,合計總價值超過400萬美元。

  這是一部以女性視點拍給女性觀眾去看的浪漫愛情影片。每一個人都可以有機會去見識一下丹麥王室的華麗、優雅、高貴、莊嚴,或者去體會體會丹麥女性最為至高無上的榮耀……

4 《王子與我》 -影片簡評

點評1:

  生活需要水果糖

  好像沒有哪個女孩子不是看著童話書長大的。至今還記得十幾歲的時候,在雜誌上驚鴻一瞥,那頭頂王冠的灰姑娘仰頭接受王子的吻,細長潔白的脖子像天鵝一樣優雅。於是好似在嘴裡噙了一粒甜的化不開的水果糖,可以愉快地度過一整個下午。

  影片《王子與我》令我輕鬆愉快地和影院裡面的大小女孩、年輕的年老的女人們在滿足的笑聲中度過了兩個小時。不用仔細看,光進場的功夫,就能發現,整個廳裡面只有不到一成的男性。愛情里的童話,永遠都是女人們需要的,不管她到了什麼年紀,看到灰姑娘跳上王子的白馬,照樣投降,只是各人心頭的滋味不大一樣:十幾歲的小女孩子多半是羨慕夾雜著憧憬,其餘的人等恐怕都是抓緊機會在電影裡面嘗嘗那顆甜美水果糖的滋味吧。真實的生活,向來都是五味俱全,而且就是酸苦辣,在大多數人歲月漸老的人生中,那滋味都已經越來越淡。

  主演朱麗婭·斯蒂爾斯那張大餅臉,還有那花旗國少女典型的小蠻腰,粗壯的小腿,不管穿什麼衣裙,都是不會變化的。這位莫名其妙就竄紅的青春明星,即使套在高貴的公主裝扮里,還是像個鄉下丫頭,這一點倒是和她電影當中扮演的角色相得益彰:活脫脫像是在威斯康星農場里長大的。也許她的相貌更加成功地撩撥起了銀幕下眾多女人的沉醉心理:我們親愛的金頭髮王子能看上這樣平淡普通的女孩子,可見童話有時候的確是存在的。

  如果說在浪漫無限的童話故事外還有什麼值得投入,就是好萊塢在電影里的自嘲手段。這樣的段子本不新鮮,雖然美國大多數民眾和歐洲人同族同宗,但新大陸與歐洲眾多具有王室傳統的國家比較起來,無疑是缺少貴族血統的。說好聽了,叫做不拘小節,其實就是平民化。美國如今的世界地位讓好萊塢在調侃自嘲這種身份差異的時候,也保持著相當的心理優勢。儘管開頭王子和灰姑娘一個在幽靜的林蔭道上駕駛黑色寶馬飛馳,一個卻在威斯康星塵土飛揚的鄉間小路上無奈地開著笨重的小卡車,彼此的境遇千差萬別,我們的編導還是成功地使得高貴的丹麥王子迫不及待地踏上了新大陸的旅程,並且很快愛上了「勤勞樸實」的普通美國農家女。而王子曾經用來操控閃亮寶馬跑車的技術,也不得不牛刀小試,通過贏得草垛環繞的小型拖拉機比賽來獲得美國女孩的芳心。這也使得王子在威斯康星農場度過的感恩節成為全片最具喜劇效果的一段:作為威州在中西部的鄰居,影院里的觀眾對於電影中表現的熟悉的環境都非常地忍俊不禁。

  電影有些地方的確很甜,那在王子手掌上翻飛的金黃色蝴蝶讓我如同吞下了一塊正宗的美式奶油蛋糕,應該只適用於不需要節食的花季少女。但對於這種灰姑娘王子題材,似乎也無傷大雅,因為在走進影院的時候,我們就知道需要什麼。

  這樣的電影,也就是專門讓我們在心灰意冷的時候嘗嘗水果糖的甜味。誰都明白,童話只在書本和電影里存在,中國人說得好「一入侯門深似海」,不消嘗試,光是看看已經故去幾年的黛安娜王妃,生前未公開的錄音和錄像帶近日在英美社會重新掀起的波瀾,就知道「從此他們幸福的生活在一起」永遠都是彌天大謊。這反而成為我們需要這種電影的理由:太多失望,太臉譜化的虛偽,有機會剝開一粒水果糖,為什麼不。……

  點評2:

  愛情童話折射社會文化

  當迪斯尼的兩部新片《意亂情迷的艾拉(Ella Enchanted)》和《王子與我(Prince & Me)》在北美熱映之時,人們突然發覺,那個飽受虐待,一心等待南瓜車和水晶鞋的辛德瑞拉的童話早已面目全非,取而代之的是獨立、自信、出身寒門的「灰姑娘」,她們既想要事業,又想要愛情。且聽美國網路雜誌《Slate》講述在流轉的時光中變遷的愛情童話。

  1、面目全非的童話

  眼下正在北美熱映的兩部新片《意亂情迷的艾拉(Ella Enchanted)》和《王子與我(Prince & Me)》向大眾傳達了這樣一個信息——一個女孩,無論她是多麼時尚、多麼心高氣盛或者特立獨行,也只有在遇見了她的白馬王子之後,她的生活才稱得上完整。這兩部新作都是迪斯尼公司以人們耳熟能詳的「灰姑娘」的童話為原型的影片,故事講述的都是超凡脫俗但在感情上比較被動的姑娘,得到從天而降的白馬王子的拯救,從而逃離陰暗的洗碗池並投入幸福懷抱的故事。不過,這兩部影片在部分延續傳統「灰姑娘與王子」情節的同時,並未完全沿襲女權主義者以及20世紀60~70年代評論家們極力抗議的「女人的幸福僅僅在於嫁一個好男人」的觀點,而是通過片中女主人公的命運變遷反映了新的時代背景下新的社會價值觀。

歷史上的每一個童話故事都會反映出作家生活的時代、它的價值觀、它的困惑、它的理想和它的缺憾。所以,現在我們不禁要問這樣幾個問題:傳統的情節為什麼過時了?關於當下的女性及其婚姻,這些新片持怎樣的觀點?

在《意亂情迷的艾拉》中,由Anne Hathaway扮演的艾拉是一位貧窮卻非常美麗的姑娘,她從兇殘的繼父母家出逃,並為擺脫她出生時被施的一句魔咒「無止境地服從」,踏上了漫長的征程。(該片的編劇Gail Carson Levine認為迪斯尼的傳統灰姑娘的「順從」是一種「盲從」,並把影片的主人公塑造為與迪斯尼的灰姑娘截然相反、富於挑戰精神的新女性。)在艾拉出逃過程中,她與王國里眾口皆碑的王子查爾相遇並雙雙墜入愛河。而《王子與我》的主人公、由朱麗婭·斯蒂爾斯飾演的佩吉是一個窮苦的鄉村女孩,她做夢都想考上大學並成為一名出色的醫生。然而,當她愛上了丹麥王子「艾迪」時,她不得不面臨這樣的兩難境地:去醫學院繼續追尋理想,還是留下來執守真愛?

2、事業和家庭兩難選擇

坐在電影院的椅子上觀賞一位年輕女子遇到她的白馬王子后所發生的改變是一件饒有趣味的事情。影片中,相對於愛情故事本身更重要的是,艾拉和佩吉成為當代新女性的代表:機敏、自信、富有職業精神。她們將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不會因男人而受到困擾。比如佩吉,她很清楚交男朋友會讓她分心以至於危及其職業理想的實現,所以她不願在感情上浪費時間。

然而,她們令人傾羨的巾幗之氣最終還是淹沒在浪漫的戀情和美滿的婚姻中。可見,艾拉、佩吉以及她們的「另一半」們的故事與之前的灰姑娘系列還是大同小異——主人公最終還是成為順從的、不露聲色的、男人背後的女人。

的確,女人有責任激發男人的自我意識和鬥志,並幫助他們提升公眾形象。當查爾和艾迪面對王位表現出疑慮和猶豫時,艾拉和佩吉都對她們的王子進行了言詞懇切的勸說和鼓勵,給了他們足夠的信心繼承王位。在《王子與我》中,多處可見佩吉對艾迪起到的積極影響(比如,為了迎合艾迪的品位而改變自己過去野性十足的形象);我們可以在片中看到佩吉從一個獨立自主的女孩到圍著丈夫團團轉的保姆的轉變。

從某種角度講,《意亂情迷的艾拉》和《王子與我》僅僅是兩部娛樂片,但其中的俊男美女和浪漫純情的故事情節都為影片帶來了高額的票房收入。近幾年這類「公主故事」已形成了一股勢力,其中廣為人們所關注的有同樣由Anne Hathaway主演的《公主日記(Princess Diaries)系列》和即將面世的《一個灰姑娘的故事(A Cinderella Story)》。另外,對世界各國的皇室不斷升溫的關注度也是美國這類影片大獲成功的一個原因;至少,英國皇室那位帥氣並且至今單身的威廉王子,極大地調動了一部分年輕女孩對這類影片的興趣。

但從另一個角度講,這些電影還表現出一種新型的「女性主義」特質:女人應該有智慧並在經濟上自給自足,但被早期女權主義者激烈反對的「生兒育女及操持家務」的傳統角色並沒有不加分析地遭到拋棄。從激進的女權主義觀點看,與之前的一些作品相比,這兩部並不那麼鋒芒畢露,甚至可能被指責為一種「倒退」。然而這些影片所演繹的,正是當今社會生活中現實與幻想的衝突,反映的是文化深層關於女性社會角色問題的矛盾。當我們對「女人必須有知識、有才幹」的觀點津津樂道時,不要忘記我們的文化同樣在支持「永恆的幸福還是離不了白馬王子的到來」這一信條。

3、灰姑娘追問幸福

我們的「灰姑娘童話」又是如何發展到這一步的呢?1697年,法國作家Charles Perrault將古老的灰姑娘傳說加工為適合當時法國貴族及資產階級口味的新版本。在這之前的版本,大部分是讓年輕機智的女主人公勇敢主動地執掌自己的命運;而Perrault把他的灰姑娘寫成了一個舉止得體、溫順、毫無私心的女性,方方面面都符合典型的17世紀上層社會女性的標準。1950年,迪斯尼公司把Perrault的這個灰姑娘版本搬上了銀幕。一石激起千層浪,這部最初的灰姑娘影片在20世紀60~70年代的女性主義者中引起了強烈反響,我們甚至可以在一些女性主義作家的創作中看到對「灰姑娘」的故事加以諷刺。(如Anne Sexton的詩作《灰姑娘》中就有了這樣的結尾——後來,灰姑娘和王子永遠地過上了幸福的生活,/就像放在博物館柜子里的兩個布娃娃,/永遠不會有嬰兒尿布和灰塵的煩惱。)

現在十幾歲的女孩子是「灰姑娘電影」的忠實觀眾,她們的母親大多是讀著Sexton的詩長大的。這些母親們認為,她們的女兒們可以通過努力得到一切:婚姻、事業、家庭。但她們真的可以得到嗎?正如《意亂情迷的艾拉》和《王子與我》所揭示的一樣,當代社會,女人們仍然在充滿矛盾的社會期望之間遊走:當一個女人遇到了她的夢中情人,她是否可以不失去原有的社會身份?

我們的社會文化現在還無法回答這個問題。大家似乎都在鼓勵第一夫人們努力經營好自己的事業,維護好自己獨立的身份;然而,與此同時,社會又要求她們在公眾面前必須表現出體貼、賢惠的一面。希拉里·柯林頓從政界要員到美國女性老前輩的轉變就是很好的例子。與此類似的是美國每年評出的都市性感女性,她們的身上無不閃耀著機智善辯、多才多藝和特立獨行的人格光輝。然而,她們當中又有誰不是夢想著有一個與有情人終成眷屬的美滿結局呢?

但要指出的是,艾拉和佩吉並沒有完全放棄她們自己的個性和人生。在打破魔咒的過程中,艾拉救了查爾的命,並成功地粉碎了查爾邪惡的叔叔企圖統治整個王國的陰謀;而佩吉,也做出了上醫學院的決定,讓艾迪自己料理國事。但最終,這兩個女人還是將自己的生命交付給了她們的丈夫。艾拉成了查爾的妻子。而佩吉,儘管得到了艾迪「一直等到她學有所成再向她求婚」的承諾,但她終究是渴望嫁給艾迪成為丹麥王后的;很顯然,為了跟艾迪在一起,佩吉必須做出一些重大犧牲,這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

兩部電影所虛構的主人公都試圖治癒當代女性社會身份的矛盾,但這並不是一件易事。她們都還沒有找到處理矛盾的最佳方法,這恰恰反映了我們這個時代的困惑。但是,總有一天我們會找到答案:20年後,一定會有灰姑娘的新化身與觀眾見面。

  很可能,她還會去追求永恆的幸福,但那幸福究竟是什麼,就不得而知了。

  五、主要演員介紹

  朱麗婭·斯蒂爾斯(飾演 佩吉·摩根)

朱麗婭·斯蒂爾斯1981年3月28日出生在美國紐約。現在哥倫比亞大學主修英國文學。她從12歲就開始演戲。憑她獨特的氣質以及沉穩的演技,在好萊塢年輕女星中脫穎而出,不僅受到年輕觀眾的喜愛,也獲得影評界的讚賞。1999年以《我恨你的10件事》一炮而紅之後,朱麗婭·斯蒂爾斯迅速被列名為最具潛力的新生代演員之一。年紀輕輕的朱麗婭·斯蒂爾斯雖然外形充滿青春氣息,但是她飾演的角色都有她成熟罕見的氣質,在同輩女星當中顯得特別與眾不同。在莎劇改編的《我恨你的10件事》中,她飾演一個刁鑽蠻橫的高中少女,搶眼的表現令她獲得MTV電影獎以及芝加哥影評人獎。在2001年的《舞出一片天》中飾演一個愛跳舞的女孩,精湛的演出也獲得了MTV電影獎兩項提名以及2001年青少年票選大獎最佳女主角。而在最近的《蒙娜麗莎的微笑》中,她飾演茱莉婭·羅伯茨的學生,絕頂聰明又略帶叛逆,表現也相當搶眼。

她的其他影視作品還有:《至尊伯恩》、《Carolina》、《王子與我》、《男人的事情》、《蒙娜麗莎的微笑》、《伯恩的身份》、《陌生人的事情》、《舞出一片天》、《下一個是你》、《哈姆雷特》、《我為電影狂》等。

盧克·瑪伯力(飾演 艾德華王子/艾迪)

盧克·瑪伯力是名英國演員。他的最新作品是法蘭·布雷克波恩的短片《前期徵兆》,在片中瑪伯力飾演年輕人傑克。迷戀於一個不斷重複出現的有暴力內容的夢境。這個角色非常適合盧克,因為他在小時候就和朋友一起拍攝家庭恐怖電影。目前他在英國「伯明翰演講與戲劇學校」學習戲劇與電影表演。

瑪伯力曾經在浪漫影片《謊言城堡》、科技恐怖片《28天之後》中飾演過角色。他還參加了全明星陣容的歷史電視連續劇《崛起》、熱播電視劇《開始的地方》、《夢幻組合》、《合璧城》、《復活終結者》等的演出。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