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獸狂:挖掘人們心底的黑暗》

標籤: 暫無標籤

9

更新時間: 2013-09-05

廣告

《獸狂:挖掘人們心底的黑暗》 -內容簡介:

他究竟是個什麼樣的男人?身受邪惡的詛咒術,讓他學會使用叢林法則對待一些!「我沒有世俗觀念,我喜歡的所有一切,包括##都是我的!我的仇人,只有死亡!」——昔日的白毛,今日的禮儀學院克羅希爾老師,如是說。本書邪惡傾向,挖掘人們心底黑暗##,衛道士免

《獸狂:挖掘人們心底的黑暗》 -第一章【魔獸馬戲團】

白毛靜靜的蹲在後台的一個道具箱上,用舌頭輕輕的舔著胳膊上還殘留血痕的鞭傷。

他是一隻長毛白猿,可是此時,他全身上下所覆蓋的雪白長毛卻顯得髒兮兮的,尤其是傷口處的血痕由於沒有清洗,此時已經糾集著毛髮凝成了黑色的血塊。

前台表演中激烈的音樂已經接近尾聲,觀眾們發出轟鳴的喝彩聲幾乎能把馬戲團帳篷的棚頂掀開。

廣告

一個漂亮的精靈匆忙的跑了過來,擦拭了一把額頭上的汗水,驚聲問道:「白毛,你怎麼還沒穿上表演服?一會兒可就是你的節目了。」

白毛毛茸茸的臉上竟浮現出一絲人性化的壞笑,並且在下一刻他顛覆了人們對動物的普遍認識,竟然口出人言的說道:「洛蒂,你今天穿的內褲很漂亮哦……」

漂亮精靈洛蒂的臉色頓時脹的通紅,下意識的低頭看了看自己身穿的性感短裙,抬頭怒聲說道:「你這隻該死的猴子!居然又偷看我們洗澡!活該讓蘇菲亞打死你!」

聽到洛蒂的話,白毛的眼睛看向自己胳膊上的一道道鞭傷,眼神中跳躍著仇恨的火焰。

正說話間,一道鞭影如同毒蛇一般席捲而來,準確的抽打在白毛的身體上,一道鮮紅的血痕立時出現在他的背部,令人吃驚的是,流出的鮮血瞬間的變成了血紅的冰渣。

白毛的身體猛地顫抖了一下,眼中的憤怒火焰在這一瞬間熄滅下去,取而代之的是諂媚討好的眼神。

廣告

「該死的,快輪到你的表演你不知道嗎!」

冷冰冰的嬌叱聲,比先前的鞭子更加讓人感到陰冷,一個身影在一旁帳篷的陰影中走了出來。

這是一個漂亮的女人,嗯,應該算得上非常漂亮,惹火的身材在緊身的馴獸師皮衣中被凸顯的前凸后翹,胸前那兩團高聳隨著她的呼吸微微的跳動著,一頭火紅的波浪長發披散在臉頰兩側,使她的膚色顯得更加白皙,挺翹的鼻子,略厚卻很性感的紅唇,尤其是那雙水汪汪的大眼睛,更使她具有了一種勾魂攝魄的神韻。

令人遺憾的是,這樣如同天使般美麗的外表,卻散發這如同魔鬼般的氣質,陰森冷酷的寒芒不時在她那雙灰色的眸子中散發出來,打量別人的時候,總會給人帶來一種地獄般的惡寒。

「蘇菲亞小姐,您今天真漂亮。」剛剛挨完鞭子的白毛,彷彿剛剛那一記令他徹骨疼痛的鞭子是抽打在別人身上似的,儘管他臉部的肌肉在疼痛中微微的抽動,但是眼神中卻毫無半點的怨氣。

廣告

蘇菲亞鄙夷的打量了白毛一眼,白毛髒兮兮的毫毛讓她感到一陣的噁心,皺了皺眉頭之後,一腳將白毛踹得滾了出去,冷聲說道:「如果不想死的話,趕快穿好表演服!」說完,轉身向前面不遠處那個專門安置各種表演魔獸的帳篷走去。

蘇菲亞的到來讓美麗精靈洛蒂噤若寒蟬,直到蘇菲亞走進那個魔獸帳篷后,才長吁一口氣,探了探舌頭說道:「好可怕。」

白毛毫無表情的看了她一眼,轉身打開道具箱將裡面一件色彩斑斕的小丑服裝穿在身上。

前台表演的音樂再一次的進入了尾聲。

洛蒂急忙說道:「我要去報幕了,白毛,準備上場啦。」

不一會兒的功夫,前台傳來了洛蒂的聲音:「各位尊貴的觀眾們,下一個節目是本馬戲團的壓軸戲,表演者,就是我們馬戲團最出名的,會說話的白猿——白毛!」

白毛長喘了一口氣,在地上竄跳幾下后,向台前跑去。

廣告

白毛的出現,引起了雷鳴般的掌聲,要知道,這些觀眾中有很大一部分人都是慕名而來的,在獸人部落所有的馬戲團中白毛所在的這個「西大陸馬戲團」是最出名的,而在整個「西大陸馬戲團」中,會說話的白毛又是最出名的。

「親愛的老爺,太太們。歡迎你們的到來,我,就是會說話的白毛了。希望我的表現能夠令你們滿意……」白毛剛一出場,就繞場大跑,招牌的咧嘴笑臉,說過無數遍的開場白,引得觀眾又是一陣歡呼聲。

接著,白毛表演了一些頗為老套的馬戲節目,例如鑽火圈、翻跟斗等等,在表演過程中擠眉弄眼的逗得觀眾們哈哈大笑。

當然,這些老套的表演只是白毛的開場小菜而已,自從進入這個馬戲團之後,為了不被馴獸師蘇菲亞毒打,他不得不自創了一些新奇搞笑的小把戲。

比如現在,白毛站在場中,脫下褲子搖晃著更見粗長的下體,搞笑道:「大家不要以為白毛這根東西只能尿尿哦,它還有更奇妙的作用呢……什麼?那位美麗的小姐不相信嗎?想要白毛表演給你看?好的,千萬不要眨眼哦……」

廣告

說著,白毛雙手叉腰,大聲的叫著:「前,前,后,后,左,左,右,右……」

令人驚異的事情發生了,低垂著的下體緩緩的漲起,隨著它的喝令聲,竟然依照著它的指揮前後左右的晃動著。

所有的觀眾瞪大眼睛,好一會後,發出一陣驚呼聲和暴笑聲。

接著,漫天的錢幣雨點似的飛向了場中,白毛的節目也宣布結束了。

白毛深深的躬身行禮后,在觀眾們的掌聲中疲憊的走到後台,向邊緣處一個破舊低矮的帳篷走去。

路過保鏢所住的帳篷時,白毛聽到了一陣恩恩啊啊的聲音,這種聲音在他進入馬戲團這一年多的時間中,著實已經屢見不鮮了。它對這種聲音的反應,也由最開始時的慾火焚身,到現在的心如止水了。

反正沒有自己的份,何必讓自己那麼難受呢?白毛一直對自己這樣說。

不過,今天的呻吟聲似乎於往日有些不同。平時它所聽到的,都是極其愉悅的聲音,可是今天的女聲中,卻明顯隱含著痛苦的成分。

廣告

難道在進行SM?白毛好奇的想到。SM這個字眼,對於它來說一直是傳說中的,即便偶爾會在某個獸人的帳篷中偷潰到一點點魔法A片的片段,也總是因為角度不對,無法將魔法放映壁上的畫面看得清晰。

「嗯?今天有個現場版的SM,要不要去偷看一下呢?」白毛嘀咕著,可是腳步卻不由自主的向哪個帳篷溜了過去。

白毛趴在帳篷口的縫隙偷窺了一會後,登時大失所望。裡面根本就不是它想象中的SM,只是有兩個人高馬大的虎族獸人保鏢在強暴一個精靈而已。想想那個美麗的女精靈,纖細的身軀中被戳進一根如同擀麵杖似的大傢伙,白毛頓時沒有了興趣。

白毛起身撣了撣趴在地上時衣服上粘到的泥土,毫不猶豫的轉身離開了這個帳篷。英雄救美?呵,還是省省吧。到目前為止,它還沒有發現一個值得自己冒著生命危險去救的人。沒什麼比自己的小命再重要的了。如果現在那兩個強悍的虎族獸人叫他的話,它會毫不猶豫的腆著笑臉,進去幫他們掰著那個精靈的大腿。

「為自己的生命著想,還需要什麼理由么?」白毛輕啐了一下,頭也不回的走遠了。

對!

為自己的生命著想!

這應該是白毛的座右銘了,自從一年前在叢林中被獵人將他捕捉,並且發現他居然能夠口吐人言后,立刻將他賣到了目前這個整個西大陸獸人部落中最著名的馬戲團,著實在白毛身上狠狠的賺了一筆。

白毛不但能夠說話,而且還有著很高的智慧,學習任何東西都是進度飛快。

在叢林中過慣了那種獸類間為了生存的廝殺生活,他來到了獸人世界並沒有感到什麼太大的不習慣。

正相反,在這一年多的時間中,他的所見所聞已經讓他找到了獸人社會與叢林中的很多共同點。

例如,獸類可以為了食物將搶食的對手狠狠的撕成碎片。

獸人同樣可以為了食物、為了金錢、為了權勢地位將對手置於死地。

這樣看來,叢林中的獸類,和相對文明的獸人社會之間有什麼區別呢?

只是獸人的慾望會比叢林中那些動物的慾望更多些,並且在白毛看來,這些所謂文明社會的傢伙們還遠遠不如叢林中的動物善良,起碼,動物會光明磊落的與對手廝殺,可是在獸人之間卻又多出了很多的卑鄙陰謀。

也許,他正如那些觀眾們看過他表演對他誇獎的那樣,他只是一個披著獸類外表的人,太聰明了。

當白毛鑽進那個小帳篷的時候,迎面而來的一記皮鞭,抽得它猛的摔在地上。

「節目結束到現在多久了!居然敢私自停留!」蘇菲亞冰冷的聲音響起,隨即鞭子又抽在地上白毛的身體上,使它一陣抽搐。

片刻后,白毛咧著嘴,努力的讓自己露出笑容來,笑容中的嘴角痛苦的抽動著:「蘇菲亞小姐……對不起……我鬧肚子了,下次,下次一定不敢了。您饒了我這次吧。」

蘇菲亞冷哼一聲,輕輕的晃動著手中的皮鞭。

白毛諂媚的笑對著蘇菲亞,心中憤怒的火焰幾乎將它的身體點燃。

它掃視著蘇菲亞高聳的胸脯,豐腴的屁股,圓潤的修長美腿,和紅色大波浪長發映襯中的那張布滿冰霜的美艷臉蛋。惡意的在腦海中將剛剛被兩個虎族獸人強暴的那個精靈,換成蘇菲亞的模樣。雖然,它知道這是不可能的,因為當它剛剛來到這個馬戲團的時候,就曾親眼見到兩個喝醉酒的流氓獸人,被蘇菲亞凍成兩根超大冰棒后,一腳踢得四分五裂。

白毛下賤的求饒,並沒有獲得蘇菲亞的憐憫,這個骨子裡有著變態的虐待欲的女人,看著白毛痛苦的樣子感到一陣強烈的快感,嘴角處流露出一絲陰狠的笑意后,揮舞著皮鞭雨點似的落在白毛的身上。

雖然,白毛是整個馬戲團的台柱子,但是蘇菲亞並不估計這些,她可以很巧妙的掌握鞭子的力道,可以達到讓白毛感受到最劇烈的疼痛,同時卻並不會要他的命。

退一步說,即便是蘇菲亞將白毛活活打死的話,這又有什麼呢?

她大可以說是這隻猿猴企圖逃跑,被她誤傷致死的。

馬戲團的老闆一定不會因為白毛,就追究瑪麗亞的責任的,要知道,在整個西大陸擁有魔法的人類馴獸師也許比一隻會說話的猴子更難尋找的。

白毛極力的忍耐著,暗暗緊咬牙關。它下定決心,如果自己真的有鹹魚翻身哪天的話,第一件事就要好好的「報答」蘇菲亞的皮鞭恩情!

蘇菲亞不知道抽打多少鞭的時候,全身已無好處的白毛陷入了昏迷之中。

在施暴中獲得快感的蘇菲亞,停下鞭子擦拭了一下額頭上累出的涔涔汗水,然後,單手提起白毛,將白毛血淋淋的孱弱身體丟進那隻空著的鐵籠中,關合了魔法鎖以後,轉身離開帳篷。

蘇菲亞離開后,帳篷中響起了陣陣的獸吼……

這個帳篷中上下三層的擺放著一個個鐵籠子,在鐵籠子中全是各種各樣的低級魔獸。

這就是「西大陸馬戲團」與其他馬戲團的區別,其他馬戲團的馴獸表演都是些普通的野獸,可是在「西大陸馬戲團」中所有的馴獸表演都是由魔獸完成的。

當然,這要歸功於蘇菲亞,她有著非常厲害的冰系魔法,利用手中那柄加持了冰系魔法的鞭子,她可以輕而易舉的馴服那些低級魔獸,並且可以將普通的鐵籠子進行魔法加持,使那些魔獸無法逃跑。

很久后,白毛緩緩的蘇醒過來,在叢林中生長的他熟悉各種獸類的語言,此時耳邊傳來的低沉獸吼,無不是在嘲笑著他。

在那些低級魔獸的眼中,白毛是最卑微的野獸,只是憑藉著會說話的特長才會成為這個馬戲團的招牌,說起來,這些魔獸也是很有些嫉妒心的,對於平時白毛被蘇菲亞毆打的事情,它們會選擇一種幸災樂禍的態度。

白毛喳喳的叫了起來,用獸語反擊著這些低級魔獸,已經完全學會獸人語言的他,平時在那些粗鄙的獸人保鏢口中學到了各種骯髒的詞語,如果單純的比較罵街的戰鬥力的話,那些魔獸遠遠不是他的對手。

「嘿嘿,現在不是很好的機會嗎?大家都關在籠子里,老子就是罵你們了?怎麼樣?有種撞開籠子來修理我呀!」

白毛得意的喳喳著,此時的勝利感讓他沖淡了身上的疼痛感,躺在籠子中罵得更加起勁了。

被白毛罵得毫無還口之力的魔獸們,頓時氣得七竅生煙,其中有幾個脾氣暴躁的當時就忘記了以前慘痛的教訓,隔著籠子向白毛髮起各種低級的魔法,例如風刃、小火球之類。

當它們使用魔法的時候,魔法元素的波動激起了鐵籠子上被蘇菲亞加持的魔法禁制。

只聽到一聲聲慘痛的獸吼,那些使用低級魔法的魔獸已然被籠子上的禁制凍成了一砣冰塊。

白毛看著更是興奮,乾脆就掙扎著爬了起來,蹲在籠子里用力的拍手。

「老子教你們一句話,這可是我剛學到的,衝動是魔鬼呀!嘎嘎……」

在獸類的世界中,也和人類世界一樣有著鮮明的等級制度,在那些低級魔獸的眼中,這個普通的野獸是最卑微的存在,此時,這個最卑微的存在囂張的挑釁,引得所有的魔獸感到無比的憤怒。

他們呲著血盆大口,露出慘白的利牙,低吼著用獸語對白毛髮出一聲聲的威脅和恐嚇。

白毛在籠子中手舞足蹈,喳喳的利用獸語變本加厲的挑釁著:「有種來動我啊?靠,把你們都凍成冰塊!來呀,來呀!」

人與獸的最鮮明的區別就是,人有理智,而獸類卻沒有理智。

這些被激怒的魔獸們,在白毛誇張的表情挑釁下,嘶吼起來,此時,憤怒中的魔獸早已忘記了魔法加持鐵籠的厲害,所有的魔獸不約而同的利用他們所擁有的低級屬性魔法企圖向白毛攻擊著。

一個低級魔獸的魔力很小,可是整個帳篷中的低級魔獸全部的展開了魔法攻擊,彙集成川的魔力使帳篷中的空間都劇烈的扭曲起來。

蘇菲亞在將鐵籠加持魔法的時候,一定沒有想到會出現所有魔獸同時發動魔法攻擊的狀況,她所做的魔法劫持只是單純的對待一個鐵籠中固有的魔獸的魔法強度而已。

在幾隻魔獸被鐵籠上加持的魔法攻擊變成一砣冰塊后,帳篷中響起了一聲清脆的聲音。

喀……

所有鐵籠上爆發出一陣冰晶的光暈,那些加持了冰系魔法的魔法鎖全部的崩裂開來。

風刃、小火球、細小的冰錐,如同雨點似的向白毛攻擊而去……

我靠!這次死定了!

《獸狂:挖掘人們心底的黑暗》 -參考資料
http://www.du8.com/books/outsina50351.shtml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