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獸性回歸》

標籤: 暫無標籤

12

更新時間: 2013-08-28

廣告

《獸性回歸》是黃易的一部武俠小說。

《獸性回歸》 -書籍簡介:

「在本世紀四十年代,從北極圈附近西伯利亞的冰凍土層里,有人掘出一條凍硬如石頭的蜥蜴,這種動物,早在五千年前絕了種;換言之,這隻蜥蜴在凍土裡埋藏了五千年以上。」
百多名學生,聚精會神聆聽著卡林棟教授的講解,卡教授不但是國際上「急凍學」的著名人物,還是個充滿想像力的人,他……...

《獸性回歸》 -第一章 色慾狂魔

「在本世紀四十年代,從北極圈附近西伯利亞的冰凍土層里,有人掘出一條凍硬如石頭的蜥蜴,這種動物,早在五千年前絕了種;換言之,這隻蜥蜴在凍土裡埋藏了五千年以上。

百多名學生,聚精會神聆聽著卡林棟教授的講解,卡教授不但是國際上「急凍學」的著名人物,還是個充滿想像力的人,他的課總能令人趣味盎然,見聞大增。

廣告

卡林棟繼續道:「蜥蜴掘出來后,溫暖的陽光把它的生命恢復了過來,它活了兩天後才死去。讓我告訴你,假設在適當的復生程序下,它會多活很多年,直至老死;想想吧!這是否人類通往未來的無上法門?」

學生間起了一陣騷動,坐在課堂最後一排的卓楚媛,也不由自主地給他生動傳神的描述吸引了。

卡林棟精明的眼神掃視了學生一遍,道:「不要以為這只是個絕無僅有的例子,而是例子之多,不勝枚舉,例如在一九四六年七月,在墨西哥的一個深兩米的礦層內,挖掘出一隻經鑒定是二百萬年前的青蛙,增溫后也活了兩天。朋友!這趟不是五千年前,而是二百萬年前……」

學生們叫了起來,神情興奮。

卡林棟加重語氣道:「就在我的實驗室內,便多次成功地把一萬年前的細菌精心培育,使它們恢復了活力,繼續生命的旅程。假設可以好好利用,長生不死並非一個神話。」

廣告

「無論動物的生命人類的生命,都可以運用超低溫的方法加以延續。生命冷凍學已成為一門綜合性的科技,將對整個人類的歷史文化產生巨大而深遠的影響。」

眾人聽得目瞪口呆。試想假設把一個人急凍一百萬年再令他更醒過來,他看到的將是個怎樣的世界?

下課的鐘聲響起,卡林棟交代了幾句學生們的閱讀功課後,就離開課室。

他正走回辦公室,卓楚媛從后追了上來,道:「教授!對不起,花你少許寶貴的時間。」

卡林棟回過頭,警覺地道:「小姐!我沒有見過你吧!」

卓楚媛道:「剛聽了你一堂課,也可算是你的學生吧!」她伸出手道:「卓楚媛!屬國際刑警特別行動組。」

卡林棟猶豫了片刻,才伸手和卓楚媛相握道:「國際刑警不是連我今早駕車超速的事也要管吧?」

卓楚媛笑道:「一個對生命有那樣體會的人,車速高些雖是危險一點,但應是可以原諒的。」

廣告

五分鐘后,兩人在卡林棟教授的辦公室坐下,卓楚媛循例給卡林棟查看她的證件,俏目則有興趣地在他的書架上瀏覽。

卡林棟乾咳一聲,道:「卓小姐不是只來看看我書架上有什麼書吧?」

卓楚媛收回目光道:「教授真不愧是『急凍學』的權威,單是這方面的著作,便有十多本……」看了看卡林棟不耐煩的表情,她微笑道:「噢!對不起。」她在公事包取了一張電腦繪的模擬拼圖,放到卡林棟面前道:「教授!對於這個人,你有沒有什麼印象。」

卡林棟冷冷地瞥了眼前的圖像,沉聲問道:「為什麼要問我?」

卓楚媛對他的敷衍態度大起反感,肅容道:「這是犯罪史上最窮凶極惡的摧花殺手,沒有人知道他的出身來歷,從沒有人比他作案的範圍更廣闊遍及世界每一個角落,有證據顯示死在他手上的女子有八十七名,這還不包括失蹤了的人在內。我們匿稱他作『積克』,這名字來自英國十九世紀未,肢解了多名婦女,惡名遠播的『摧花手』,我們也喚他作畜牧,因為他根本不配稱作人。」

廣告

卡林棟仔細端詳圖中人,那是個面目非常英俊的青年,年紀最多只在二十三四間,出奇地有書卷氣,那雙眼最怪,像是費了很多氣力,才能保持清醒看著這世界,有種如夢如幻的奇怪神情,充滿了憂傷。

卡林棟笑了笑道:「你說的積克,是否那個會令整個英國產生恐慌的『摧花刀手積克』(JackTheReaper),請勿忘記,那積克始終逍遙法外。你現在給這摧花手也起個這樣的名字,怕不是佳兆。」

卓楚媛淡淡然道:「希望歷史不會重演,我只想問你,見過這人沒有?」

卡林棟搖頭道:「對不起!我從未見過他。」

卓楚媛道:「他最後犯案的地方,是在加拿大與美國接壤的一個小市鎮,有三名同住的少女被毒打和強暴致死。加拿大皇家騎警展開了最徹底的搜捕,但積克已逃之夭夭,到了美國。」

卡林棟道:「既是這樣,為什麼不在電視所這畫像播出來,還勝於找上我這個沒相關的人。」

廣告

卓楚媛道:「這是未能肯定的事,所以聯邦調查局希望低調處理,以免引起不必要的恐慌……而且,根據犯罪心理學顯示,每逢這類臭名遠播的罪行,一成為大眾注意的事,往往會引起連鎖性的模仿,所以非到迫不得已……」

卡林棟打斷她道:「好了!我對犯罪學無興趣,只想知道你為何找上我?」

卓楚媛嬌軀微微俯前,緊盯卡林棟的眼睛,嚴肅地說:「昨天晚上七時四十分,兩名巡警在紐約急凍物理研究所外發現了一名男子正從你的實驗室爬牆離去,可惜給他逃脫了。」

卡林棟釋然道:「原來是這樣,很多謝你告訴我,假如我發現他在我的實驗室做實驗,我一定會通知你。」跟著神秘地笑了笑,道:「或者把他急凍起來!」

卓楚媛離開卡林棟的辦公室后,仍有點忿怒,她直覺地感到卡林棟有事在瞞著她,但又想不到這國際知名的學者,怎會和這樣一個兇徒扯上關係。

廣告

她步過青蔥嫩綠的校園草地,向停泊座駕的方向走去。

一輛大房車在眼前駛過,坐在司機位的男子向她扮了個鬼臉。

她愕了一愕,才發覺那是紐約分部國際刑警的主管德國人金統,待要出聲,車子早駛遠了。她不明白金統為何會出現,自從經過「光神」一事(事見拙作《光神》),他們已由死對頭變成了很好的朋友,他沒理由見到她連話也不說一句。

正思量間,她感到有人在身後走近。她轉過身,看到一個朝思暮想的人凌渡宇。

她失去了一切矜持,一股腦兒撞進他的懷裡。

擁著凌渡宇寬闊的肩膀,她呼叫道:「為什麼你會在這裡?我以為你永遠也不會出現呢。」

凌渡宇溫柔地撫摸她充滿彈性的背肌,道:「對不起,我……」

卓楚媛抬起頭來,打斷他道:「不用道歉,空說話是沒有用的,不過假設你可以請我吃午飯,便遷就點原諒你。」

凌渡宇摟著她的蠻腰,邊行邊笑道:「假設可以這樣解決上趟我失約沒有來紐約的事,那真是謝天謝地,不過你要小心點,可能我為了爭取和你共進午餐的機會,下次故意失約。」

卓楚媛笑了起來,道:「你這人最愛把真理弄得混淆起來,你怎知我在這裡,噢!我明白了,是金統弄你來的,難怪他向我弄怪臉。」

走了兩走,凌渡宇眉頭一皺,停了下來,轉身向後望去。卓楚媛道:「什麼事?」凌渡宇搖搖頭,道:「可能是我的錯覺。」在餐館坐下,點了食物后,卓楚媛俏臉一紅,低頭嗔道:「為什麼那樣盯著人,像要吃了人家似的。」

凌渡宇洒脫一笑道:「不是吃,而是吞,那一定是世上最美妙的精品。」

卓楚媛臉更紅了,嬌羞不勝中帶著無限欣喜,兩人闊別了一段很長的時間了,相思令人老,想到這裡,嘆了一口氣道:「你這人,來得真不是時候,人家最抽不到空的時刻,你才出現。」

凌渡宇淡然道:「這叫好事多磨。」看到卓楚媛的臉又紅了起來,話題一轉道:「金統那傢伙說你有件棘手的案在手,是什麼事?有沒有用得著小弟的地方?」

卓楚媛把那張疑兇的圖像拿出來,遞給凌渡宇,然後扼要地把整件事敘述了一次。凌渡宇仔細端詳手上的畫像,嘆道:「這是個老女人會認他作乾兒子、靚女則心甘情願讓他強姦的美男子。嗯!除了他的眼睛,他是個很特別的人。」

卓楚媛道:「是的,每一個見過他的人,印象最深的都是他的眼睛,使人一見難忘,充滿了絕望和悲情。」

無線電話響起。

卓楚媛拿起電話,不一會面色大變,站了起來道:「我們最擔心的事發生了,市公園裡發現了一具被強暴的女屍。」

赤裸的屍體,不自然地蜷縮在草叢裡;狼藉的女體,明顯地有遭人強姦的痕迹;頭蓋骨破裂,頸上緊縛著尼龍襪。尤其令人感到恐怖的是,女體上布滿齒痕,有些地方被咬噬得皮肉分離。

卓楚媛和凌渡宇抵達現場時,警方封鎖了現場,進行徹底的搜查。

一名身形高大的警官在現場指揮著,見到卓楚媛便高聲招呼道:「卓主任,你看,這畜牲又幹了什麼!」跟著眼光轉到卓楚媛身後的凌渡宇,面色一沉道:「你是誰?無關的人是不能進入這區域的。」

卓楚媛解圍道:「羅拔警官,這位是凌渡宇……是……國際刑警的朋友。」她本來想說是她的朋友,但一看羅拔眼中閃動著的懷疑和嫉妒,立時機靈地改了口。這羅拔曾三番四次約會她,都給拒絕了。

羅拔毫不賣帳地道:「誰的朋友也不可以。」

卓楚媛也是臉色一變,冷硬地道:「凌渡宇先生曾多次和我們合作,是……是我們的顧問……不信的……」指了指正向他們而來的金統道:「不信問金統吧!」

羅拔望向金統道:「怎樣!老金,這位凌先生是否你們的顧問?」

金統一愕,望向在打眼色的卓楚媛,機警地道:「當然!是我們特別為了追緝這兇徒請他回來的。」

羅拔強忍怒火,道:「這是何時開始的事?為何沒有通知我?」

金統道:「這是一分鐘前才決定的事,保證在另一個小時內,以白紙黑字知會你們。」

接著咧嘴一笑,不理氣結的羅拔,向苦笑的凌渡宇道:「兄弟!對不起,今趟又拉你下水了。」

在驗屍室里,化驗師克雅倫向凌渡宇、卓楚媛、金統和羅拔解釋道:「屍體今午搬進來時,我立時作了初步的檢查,雖然死者身上大小傷口瘀痕不下數十處,但大致可以肯定她是窒息致死的,這是可以從死者牙齒呈粉紅色而證實的。這是由於人被勒時,頸部受到重大壓力,使血液進入頭部,連牙髓中的微絲血管亦爆裂開,使牙齒呈粉紅色。」

羅拔道:「我希望能儘快有一份最詳細的驗屍報告,現在我只想知道,現場找到的證據,可否證實兇手是國際刑警所追捕的頭號殺人王積克?」

克雅倫道:「死者指甲縫裡抓到的皮肉組織和少許血絲、現場留下的鞋印所籌成的石膏模、陰這是道內的精液,均和積克以往犯罪紀錄留下的證物相同,可以初步推斷這是積克乾的好事。」說到最後,連這兇殺的化驗師也咬牙切齒起來。

羅拔轉向金統道:「我們是否應該立即將疑犯的電腦繪圖,向公眾警告。」

金統沉吟片刻,道:「再等一會,待老克完成了『毛髮指紋核對』和『齒印片比較』,百分百肯定后,再作決定。」跟著一拍不大同意的羅拔肩頭,道:「朋友!我們這四年來連他的影也看不見、撈不著,今次一定要謹慎行事。」

羅拔冷笑道:「只要他仍在紐約,我便有方法挖他出來。」

一直沉默的凌渡宇插嘴道:「什麼方法?」

羅拔不屑地射他一眼,挑戰地道:「你是國際刑警請回來的專家,為何要問我?」

金統笑了起來道:「羅拔老兄,你是聯邦調查局著名的神探,是今次緝兇行動的總指揮,凌先生是國際知名的傳奇人物,只要你們合作,一定可以做一場好戲……」

羅拔打斷他道:「正是要聽凌先生的高見。」

凌渡宇對神色不善的羅拔溫和地道:「我對事情的了解還在初步階段……」

羅拔搶白道:「那便要先請你回家做點功課,才再發表你的高見了。」

卓楚媛不高興地道:「羅拔!現在最重要的不是鬥嘴,而是在兇徒再殺人前阻止他。」

金統打圓場道:「小凌的話還未說完。」

羅拔對金統頗為敬畏,於是把要回敬卓楚媛的說話收回。

凌渡宇道:「這畜牲犯案的地方,已知的幾乎遍及各大洲,而每地的警方,都動用了所有人力來緝捕他;可是,他總能在警方的眼皮底下,不斷犯下驚人的罪行,視各地警方如無物。」

「根據資料,他是個高大英俊的白人,這樣一個人,可說是非常易於辨認的,尤其是當他在亞洲、非洲、中東等地方犯案,因為他是外國人,目標更是明顯,兼且根據紀錄,在其中幾起的罪案,他曾受了不輕的傷,留下了血漬的現場,但是,到今天他依然逍遙法外……」

羅拔沉聲道:「這說明了什麼?」

凌渡宇道:「他並不是普通的罪犯,或者明確一些說,他不是一個普通人,可能是個天才,也可能是……噢!我要多點資料才可以說。」

眾人一陣沉默,羅拔也沉思起來。凌渡宇的推論合情合理,可是,這殺人王會是什麼?

凌渡宇道:「所以我的結論是:『一般警方的查案手法,將會對他一點作用也沒有。』」

羅拔捧了捧頭,冷冷哂道:「你是否想說他是狼人,又或是吸血殭屍,我們應該請神巫、精通心靈感測的人,或是星相家來協助我們?」

金統大力拍了一下他的背脊,笑道:「噢!你終於說出你的方法了,我們國際刑警的方法敢和你的不謀而合,所以請了凌先生來。」

羅拔愕然望向凌渡宇,後者正向他微笑。

在卓楚媛的辦公室內,凌渡宇聚精會神地通過電腦研究積克的檔案資料。

卓楚媛來到凌渡宇身後,一對玉手輕按著他的肩頭,柔情無限地道:「我真不好,不但不能陪你,還把人也牽涉入這件事內。」

凌渡宇笑道:「真是傻瓜,這樣兇殘的邪人,只要給我知道,也定不會放過他。我正為能參與而高興。」

卓楚媛道:「我為了追蹤他,幾乎踏遍全球,威爾答應我破案後有六個月的大假,屆時……」

凌渡宇介面道:「就可以雙宿相棲了!」

卓楚媛俏臉泛起兩朵紅霞,啐道:「你檢點一下可以嗎?」

凌渡宇道:「你對積克應該知道得很詳細,告訴我你的分析,好嗎?」

卓楚媛道:「他的犯罪紀錄,是個最恐怖的長篇故事,但歸納起來,所有個案都有三個共同點。」

「首先,積克從不用任何武器,最多也只是利用絲襪皮帶等行兇,傷者身上的傷痕全是徒手或咬噬造成的,他應該是非常強壯的人,因為被他姦殺的女子中,包括了女柔道教練和受過訓練的強壯女警。」

 第二個特點,是在同一地點或同一城市內,他最少要犯上三次案,才肯離開,這是特別令警方恨他的原因,視法紀如無物,但是無論警方如何動員搜索,他總能利用其中的空隙行事。」

凌渡宇道:「那即是說,他還會在紐約多犯兩案,是嗎?」

卓楚媛嘆道:「是的!這太像一個兵捉賊的遊戲。」

凌渡宇苦笑道:「如果沒有受害者,那倒有趣得很,好了,第三點。」

卓楚媛道:「所有他姦殺的女子,百分之九十都是長發的,他……一是特別歡喜長發女子,一是特別憎恨她們。」

 凌渡宇仰頭望向卓楚媛道:「你最好把你的長發割短。」

卓楚媛打了個寒顫,道:「不要說笑!」

門上傳來三下敲響聲,金統開門進來道:「化驗已有了肯定結果,今早的兇手肯定是積克,我們決定開記者招待會,向公眾宣布整件事,使他們提高警惕,楚媛你預備一下,主角是你和羅拔。」

卓楚媛應了一聲。

金統走近凌渡宇,低聲道:「這畜牲會不會是外太空來的異生物,又或是被異生物控制了的人?」

凌渡宇驚訝地望向金統,奇怪這個思想保守的人,會說出這種不尋常的推論,後者神情尷尬地道:「為什麼那樣看著我,說笑也不可以嗎?」

卓楚媛舒了一口氣道:「你說笑就可以了,否則我會認為一向不語怪力亂神的鐵漢金統先生,突然患上了神經病。」

金統沉吟半刻,毅然道:「不!其實我不是說笑……」當他接觸到其他兩人的眼光,囁嚅道:「都是小凌不好,我受了他太多不良影響,以致想到那方面去。」

三人一齊笑起上來。

金統轉向卓楚媛道:「楚媛!你記得墨西哥女警被姦殺案嗎?」

卓楚媛正容道:「當然記得,女警屍體旁的手槍發射了六顆子彈,但警方只找到三顆彈頭,估計其中三顆已打進了那畜牲的體內,可是……」

金統向凌渡宇攤開雙手,苦笑道:「可是三天後那畜牲襲擊和姦殺了兩名露營的少女。

你說,那三顆彈頭到了那裡去,而且女警被殺現場,遺下了一大灘那畜牲的鮮血,證實他的確受了傷。」

凌渡宇沉吟不語。

門被打開,羅拔不客氣地伸頭進來,道:「卓主任!記者招待會的時間到了。」

《獸性回歸》 -參考資料
http://www.yankuai.com/files/article/html/16/16806/1588957.html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