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唱團》

標籤: 暫無標籤

11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獨唱團》是青年作家韓寒出品的雜誌。韓寒透露,《獨唱團》這個名字他原本想用於一本小說。關於雜誌第一期的內容,網上流傳著很多版本,韓寒表示不可信。對於具體內容,出版方和韓寒簽訂了保密協定。 《獨唱團》出版方華文天下圖書有限公司表示,該雜誌第一期30萬冊已經印刷完畢,將於2010年6月10日在北京全國圖書訂貨會上正式舉行新聞發布會。《獨唱團》第一期分為限量版和普通版。相對普通版,限量版只有2萬冊,裝幀更精美,價格也更貴些。

《獨唱團》 -簡介

《獨唱團》是由韓寒主編的新雜誌,出版方為華文天下圖書有限公司。該雜誌創刊號在2010年7月6日面世。

因未獲得雜誌刊號,暫時以叢書形式出版,每兩月一期。

《獨唱團》 -有關主編
《獨唱團》主編韓寒

韓寒,中國80后新銳作家,職業賽車手。

1998年「新概念」作文大賽以《杯中窺人》獲一等獎,其文筆老練,語言犀利。

1999年三月韓寒開始寫作小說《三重門》,至今銷售量已逾190萬多冊。後退學,現為上海大眾333 車隊職業賽車手,成績優異。


《獨唱團》 -上市時間
《獨唱團》《獨唱團》發布會上的封面

2010年6月10號,韓寒在博文中寫道:《獨唱團》終於在今天下廠印刷,20天以後和大家見面。它由山西書海出版社出版,華文天下文化公司運作發行。由於尚未獲得刊號,所以暫以書號的叢書的形式出版,兩個月來一次。第一期的定價是16元,在沒有接受廣告和確保印刷品質的情況下,這個定價得益於一年半前就屯了三十萬冊的紙張,如今的紙張和印刷漲價了百分之二十左右,以後的價格也許會有小幅調整。在此期間,我和雜誌社的同仁就不接受媒體的採訪了,上市也將不單獨召開任何形式的發布會,主要是想降低大家對《獨唱團》的期望,雖然作者們提供了非常優秀的文章,但他終究只是一本文藝雜誌,無論是從程序上還是從本質上,他都無法承載很多人對於改變現狀,改善社會的期望。我們總說,這個社會需要常識,需要啟蒙,但其實我認為,互聯網十年,該啟蒙的人已經被啟蒙了,有常識的人一直有常識,大家其實都知道美和丑,好和惡,只是我們有不可抗力的因素導致我們在檯面上要扭曲和違背一下自己。要改變靠自己,現在不是舊年代,資訊畢竟對我們開放了七八成,我們也已經了解了這個世界七八成。而一本文藝雜誌,除了能提供好的文藝以外,能量有限,如果你抱著想看戰爭片的心態誤看了一部文藝片,無論這部文藝片多好,你都會失望。   

原定7月1號上市的《獨唱團》再次延期,雜誌發行方昨天表示,《獨唱團》將在7月6日全國統一上市。

廣告

《獨唱團》 -稿費標準

韓寒號稱要做中國稿費最高的文學雜誌,2010年五月份,他在自己的博客上以千字1000至2000元、遠遠高出行業標準的數額對外徵稿。「我就是要破壞這個市場」,他說,將稿費定為行業標準的10到40倍,是要抬高中國文化市場的價碼,「中國做文化的人都窮成這樣,我沒有臉面說自己是文化大國的」,韓寒在博客中寫道。

封面推薦的原創文章,1000字/2000元,封面基本就是半個目錄,所以,幾乎一半的原創文章都是這個標準,這個標準是國內行業標準的10到40倍,也是國內最頂尖雜誌給特約頂尖作家的稿費2—4倍。

普通稿件,1000字/1000元,也是行業標準的10—20倍,如果是已發表過的或摘錄的文章,稿費標準是1000字/500元,是文摘類標準的15倍。

廣告

雜誌每期還設有最差觀點和文筆的文章兩篇到三篇,表示雜誌完全不認同作者的觀點,雜誌認為作者腦殘,反人類反常識反正義反自由,雜誌也會發表此類並且示眾,為了表示和這些人的形象的吻合,這類文章的稿費標準是1000字/250元,也是非常高的標準。

普通內插照片,1000元/張。

封面或者重要照片,2000-5000元/張。

《獨唱團》 -徵稿範圍

接受各種稿件,小說,雜文,時評,散文,人物,新聞,記事,詩歌等等,雜誌暫時不接受繪畫,但接受各類攝影照片,希望具備人文氣質和情懷,雜誌不接受站在花叢里聞花的留念照。

雜誌不接受4個G的儲存卡一起郵寄。

雜誌嚴格禁止抄襲,所以,所有原創作者的稿費將在雜誌發行能從市面上購買到以後的十五天之後發出,因為要給讀者足夠的時間來舉報抄襲,一旦發現抄襲,將在封面上公示,雜誌也將按照1000字/1000元的標準向原作者發出稿費,並將按照1000/500元的標準向第一個舉報抄襲的讀者發出獎勵。雜誌不帶自己換個名字抄自己然後再換個名字舉報自己的。

廣告

《獨唱團》 -出版方定價

華文天下圖書有限公司。

第一期雜誌的定價為16元。

卓越網、噹噹網等網站購買價格為13.6元。

《獨唱團》 -第一期內容

第一期《獨唱團》搜集了33名作者的文章,作者隊伍可謂五花八門,這裡面既有老羅這樣的網路名人,也有周雲蓬這樣的盲人流浪歌手,還有台灣著名節目主持人蔡康永、翻譯家林少華、影視編劇石康、香港導演彭浩翔,甚至有敏感人士艾未未。作為主編,韓寒貢獻了自己的一篇文章《我想和這個世界談談》。

欄目

雜誌的第一期隆重的推出一個雜誌的欄目,這個欄目以後會一直固定。欄目的名字叫「所有人問所有人」。 
 
本欄解釋

無論你是誰,無論你是一個普通人,還是一個普通人,甚至是一個普通人,你都可以向任何人提問,提任何的問題。我們的雜誌會挑選出特別靠譜或者特別不靠譜的問題,每期大約五十個問題左右,然後以韓寒我們所有的人脈和資源,向被提問者提出這個問題,並告之大家答案。如果是問自己身邊的人,也就是非名人,請提供我們他她它的聯繫方式。如果是個人物,我們負責找到他她它。   當然,因為我們雜誌能力有限,或者有些提問者的膽識無限,肯定會有一些問題得不到答案,比如你問胡哥對於在論壇上管理員都會把你的名字屏蔽掉做何感想之類的問題。但是,我們會抱著一顆純真的心,以最純真的手法,盡量完成你的願望。就算一些無解的問題,我們也會把無解的原因和我們尋求解答的過程寫出來,但是最後告訴你,我們沒有得到答案,你永遠不知道,他們還記不記得大明湖畔的夏雨荷。 
 
欄目規則

廣告

由於雜誌在起步的階段,所以我們尚定一些規則,免得老有人要問MJ或者加菲貓問題,我們的原則是:1、只能問活人。2、只能問人類。3、只限於中國。等我們雜誌確定不會倒閉,能夠承擔長途電話費的時候,我們會把範圍直接提升到全宇宙。其餘都是隨意的。你可以問任何人任何問題,生理心理天文地理,政治文化娛樂八卦,一切都可以。 
 
問題格式

化名:XX。實際資料或者聯繫方式:(選填,但如果你的問題被選中並且將作為深度的專題時候,以便於聯繫到始作俑者)。想問XX,ARE YOU LONESOME TONIGHT?DO YOU MISS ME TONIGHT?

欄目獎勵
每期都會對幾個非常好的問答給予獎勵,獎勵標準一定超過雜誌一字兩元的標準數十倍。

廣告

《獨唱團》 -推遲發行的原因

在2009年年初的時候,韓寒辦雜誌的新聞就不斷傳出。韓寒在博客上也曾發博文徵稿,投資方還開了發布會公布雜誌出版日期,可是一拖再拖,持續難產,至今沒有出版,引來諸多猜疑。有人認為雜誌一直上不了市的原因是內容生猛,相關部門審批不了,雜誌出版號也不給下來。也人有猜測韓寒面臨著巨大的經濟壓力。韓寒在其博客中表示將「賣身」,來維持《獨唱團》雜誌運營。 

華文天下圖書有限公司工作人員表示,對韓寒雜誌的資金投入,該給的已經全給了,按照合同規定,已經支付了第一期的預付款,但雜誌沒出之前,不能無限地投入,按照規定,一些版稅等費用要到以後再付。

出版方稱,對於韓寒的運營細節並不太了解,但他招收工作人員、聯繫作者、稿費、工作人員費用的開支也要支付,因此韓寒所說的「資金問題」在某種程度上存在。

廣告

出版方還稱,其實韓寒雜誌一、二期的稿子早已完成,只是面臨審查環節的問題,由於印刷、發貨至少要有兩周的時間,因此即使最樂觀的估計,《獨唱團》創刊號也只能是2010年3月中下旬才能面世。

《獨唱團》 -團隊解散

2010年12月27日凌晨,韓寒《獨唱團》執行主編馬一木在微博發布消息,宣稱獨唱團團隊正式解散,並稱第二期已經中止。鳳凰網第一時間連線《獨唱團》視覺總監周雲哲,周雲哲告訴鳳凰網《獨唱團》團隊確已解散。韓寒助理金女士剛剛簡訊回復鳳凰網也證實了這一消息。

解散原因

《獨唱團》視覺總監周雲哲在接受鳳凰網連線時稱,《獨唱團》已經確認解散,原因仍是卡在「以書代刊」的出版流程上。《獨唱團》從2009年4月開始醞釀,一波三折幾度難產後最終於2010年7月6日「以書代刊」的形式發行,而第二期遲遲未見面世。據國家有關規定,期刊出版必須經過國家新聞出版總署的批准,需有國內統一刊號才能出版。

馬一木微博原文

這瓶酒本來是韓寒拿來準備給獨2上市慶功的,現在要封存幾年了。今天不是愚人節,是潤之老師誕辰。獨唱團團隊宣布解散。歲月長,衣衫薄,同學們,就此別過,我愛你們。@韓寒@周雲哲@獨唱團蔡蕾@青年小飯 @如今。@胡麻@金怡玉玲@何禾。我不願相信這是真的,我堅信我們會重新回來。we』ll be back。」隨後,他還向讀者致歉,「那些久久等待支持我們的讀者,謝謝你們,對不起。那些給我們撰稿的投稿的作者,也謝謝你們,對不起。

《獨唱團》 -停刊原因

「韓老闆」太大方了

至於停刊的具體原因,馬一木說他們也不是特別清楚,估計有大家猜測的外界壓力,也有公司的資金周轉問題,還有韓寒的個人問題。

「第一期的時候,本來封面都印好了,但韓老師說他對那個封面不滿意,要求全部回廠重做,那麼一下就用掉了80萬。」加上雜誌沒有廣告收入,無法定期出版,所以在資金方面也頗有壓力。

除此之外,馬一木還笑言,「韓老師也是要養家育女的人,壓力大啊。不過他承諾我們說會讓我們過個好年,過年前都會一直給我們發工資,之前給大家配置的ipad也送給我們了。」

在談及團隊解散后大家的去向時,馬一木和編輯蔡蕾都表示,他們不著急找下家,先休息一陣,緩解一下在雜誌社工作期間「坐過山車般的刺激感」,他們說:「我們會再回來的,但就不知來日何時了。」

事實上,對團隊的「善後」事宜,「韓老闆」比馬一木所預想的還要大方,他在博客里說,《獨唱團》的團隊原地解散后,「留一人處理善後,公司將繼續全薪供養團隊所有員工半年,作為大家另尋工作的準備」,「已高報酬選中的稿件以及還未刊登的稿件,《獨唱團》則將支付1000元一篇的退稿費用,若作者接受一字一元的稿費價格,編輯部將負責推薦給其他優秀文藝雜誌」。

而最近跟《獨唱團》接洽成功的磨鐵圖書總裁沈浩波昨天關機謝絕了所有媒體的採訪,只在自己的微博上留言一句 「太難了」,后又更新補充道:「是的,《獨唱團》不會再有。我曾試圖斟字酌句地為此事找到最合法的解釋,不帶任何情緒和指向。但最終,韓寒依然選擇了用自己的方式,雖然他把博客的賬號密碼都給了我,表示任我刪改,但我只能選擇尊重他所寫下的每一個字。非常抱歉。也許只是因為我在商業上的無能,導致這樣的結果。」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