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的私房錢》

標籤: 暫無標籤

19

更新時間: 2013-09-05

廣告

 
父親的私房錢
[ 2008-3-29 20:19:00 | By: 天山雪蓮 ]
 
1
頂下   我的父親已經七十多歲了。在我的記憶中,父親為人正直,不苟言笑,非常嚴肅,做事雷厲風行。他先是從事教育事業,后因種種原因調到了政府部門工作。
        我們家姐妹多,父親重男輕女的思想比較嚴重。於是,小時候我們姐妹都很怕父親,父親也很少跟我們交流,給我們笑臉。姐妹出嫁后,父親也很少到我們家串門。除非有什麼很重要的事,非說不可的,又是電話里一、二句難表達清楚的,父親才會來,一般是來也匆匆,去也匆匆。絕不會多逗留片刻,更不用說吃頓飯什麼的。知道了父親的脾氣,我們也就不見怪了。

廣告

          暑假,父親突然到我家,一改往常的習慣,先問些日常的瑣事,然後問我家人的去向,接著從前門到後門,再從後門到前門轉了好幾圈。我感到很奇怪,問他有事嗎?他支吾著,好像很不好意思說出口。我一再追問,他才開口,先問我原來的好朋友華還在不在銀行工作。我告訴他,我的好朋友還在原來的崗位。接著,他要我保證:他跟我說的話,絕對不能跟我的媽媽和姐妹們說。我保證后,他才開始說出。原來,父親私自存了一千元錢,這錢是他退休時補發的工資,我媽媽不知道的,因為他平時喜歡到老人院去打麻將,怕某一天要是輸多了,到我媽媽那拿錢怕我媽媽會不高興,他就想留著這筆錢給自己好周轉。於是,他把這個錢用塑料紙包好,放在五樓的衛生間的頂部隔層里。可他自己後來居然忘了這事。這次「桑美」颱風來襲,房頂瓦片被風颳走了,房屋漏水了。父親上去察看的時候,猛想起了錢的事,可他掏出塑料紙包一看,傻眼了,原來嶄新的錢已是面目全非,不能用了。一生節儉的父親,心痛不已,好幾天沒有睡好,一直在思考該怎麼辦。後來他想到了我有同學在銀行工作,於是想請我幫忙,看看能不能兌換,能換多少換多少。

廣告

        聽他說完,我大笑不已,父親見我發笑,顯得非常窘迫。我馬上答應父親,我會幫他的,我知道我父親非常清高,平時從不求人的。我馬上打電話跟我同學聯繫,同學說可以換的,要到中國人民銀行去辦。父親聽說可以換,非常高興。馬上回家取了錢交於我。

    看到父親那發黑、發霉的,動一下就掉渣的私房錢時,其實我心裡也很矛盾,把這樣的錢拿到銀行里換,人家問起,我該怎麼說?我曾想背著父親扔了那錢,自己拿一千給他算了。可轉而又想,我一個月工資也才那麼一點呢,同學說能換,況且這個錢又不是偷的。於是硬著頭皮到同學那裡去了。

        當我把這破損的、舊版的「老人頭」展示在同學面前的時候,同學也笑不可仰,說:「你家錢真多,發霉成了這個樣子才知道?」她告訴我,說錢破損太厲害了,需要單位、或居民區的證明才能換一部分。我本想把同學的話告訴父親,讓父親去打張證明,後來想想不難為父親了,還是我去幫他到居委會走一趟。辦好證明,同學出面,幫我兌換了700元。我再拿出自己的300元,湊齊1000元交給了父親。父親大概懷疑不能換個全數吧,居然向我要發票。我撒謊說,發票同學沒有給我。拿到錢,父親很高興,直誇我能幹,還自責他自己沒有早點找我。

廣告

        事後,我每次看到父親,就想到他的秘密,就想笑。母親也發現我父親這段時間老往我家跑很反常。老問我為什麼?經不起母親的追問,在母親同意保密並不生氣的情況下,我終於把父親私房錢的事告訴了母親,母親聽后先也笑得直不起腰,而後笑著笑著突然哭了。看到母親傷心地流淚,我也哭了。我非常後悔把父親私房錢的事告訴她,更擔心的是怕母親因此會跟父親過不去。於是,我拉住母親的手懇求道:「媽媽,你不是說不生氣的嗎?你要原諒爸爸呀!你幹嗎這樣呢?我們家不是沒有錢,你怎麼……」媽媽哽咽著說:「孩子,我不責怪你爸爸,真的。你爸爸這樣做都是因為愛我!是我感覺自己太對不起你爸爸了,感覺自己欠你爸爸的很多很多。早些年,因為我們家子女多,媽媽又常年卧病在床,家裡里裡外外都是爸爸一個人擔負著,而爸爸每月領到的工資都是一分不剩地交給媽媽保管,從不讓媽媽生氣。媽媽在經濟上雖沒有對你爸爸限制過,但也從沒有讓爸爸瀟瀟洒灑大方過。如今你們姐妹都有了工作,都成了家。真的也該讓你爸爸舒坦點了。孩子,你爸爸老了,媽媽也已經是風燭殘年了,今後你們姐妹可要多關照關照你爸爸,你爸爸這一輩子不容易呀。」聽了母親的話,懸著的心放了下來,母親知書達理的話語也著實讓我感動。

    父親私房錢發霉的事,又經母親的口告訴了我的幾個姐妹后,就成了我家公開的秘密。但父親自己一直不知道他的秘密已經公開了。母親和姐妹們也決不揭穿父親的這個秘密。因為我們都知道父親私房錢折射的不是父親的私心,而是父親對母親的一種愛。姐妹們還達成共識:一定要讓父親的晚年過得開開心心!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