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歸梁》

標籤: 暫無標籤

18

更新時間: 2013-09-05

廣告

當殘暑季節的清曉,一陣陣的涼風,在水面清圓的萬柄荷傘上送來,擺弄得十里銀塘紅翠飛舞。這曉風,透露給人們一個消息,蓮花世界已面臨秋意凋零的前夕了。

本詞條為消歧義詞條。
1·詞牌名《燕歸梁》
2·曲牌名《燕歸梁》

《燕歸梁》 -詞牌名《燕歸梁》

《燕歸梁》《燕歸梁》詞牌名
《燕歸梁》詞牌名。調見宋晏殊《珠玉詞》,因詞有"雙燕歸飛繞畫堂,似留戀虹梁"句,故名。雙調,五十一字。前段四句,四平韻;後段五句,三平韻。

《燕歸梁·風蓮》蔣捷

我夢唐宮春晝遲,正舞到、曳裾時。翠雲隊仗絳霞衣,慢騰騰,手雙垂。
忽然急鼓催將起,似彩鳳、亂驚飛。夢回不見萬瓊妃,見荷花,被風吹。

《燕歸梁》 -作品賞析

試設想這樣一個境界:當殘暑季節的清曉,一陣陣的涼風,在水面清圓的萬柄荷傘上送來,擺弄得十里銀塘紅翠飛舞。這曉風,透露給人們一個消息,蓮花世界已面臨秋意凋零的前夕了。這是空靈的畫境,是迷惘的詞境。怎樣以妙筆去傳神,化工給詞人出下了這一個不易著手的難題。

廣告

《燕歸梁》詞人聲淚俱下地唱出了宗國淪亡的哀歌
詞人通過他靈犀一點的慧思,在筆底開出了異采絢爛的花朵,幻出了一個美絕人天的夢境。出現在夢裡的蓮花,完全人格化了。她是唐代大畫家周昉腕下的唐宮美人,她是在作霓裳羽衣之舞。沐浴在昭陽春晝的旖旎幻境中的她,絳裙曳煙,珠衱飄霧,玉光四射,奇麗裊娜的身影,迴旋在人們心上,是多麼難以恝置的美艷的傳奇!不,它的背後,已帶來了燃眉的邦國大禍。果然,撼動掀天雨點般的急鼓,驚破了舞曲,驚散了鳳侶,一晌貪歡的夢境霎時幻滅。「夢回不見萬瓊妃」,詞人聲淚俱下地唱出了宗國淪亡的哀歌。「見荷花,被風吹」,這麼臨去秋波的一轉,點明本題,讓上面的夢境完全化為煙雲。你說她是瓊妃也好,是荷花也好,幻想與現實,和諧地交織成為完美的藝術圖案。

這詞的藝術構思,迥出於尋常蹊徑之外。蓮華不易傳神,風蓮更不易傳神,詠風蓮而有寄託,更難,有寄託而不見寄託痕迹,難之尤難。作者巧妙地通過了夢,通過了擬人化的形象,通過了結層畫龍點睛的手法,好像絕不費勁地達到了如上的要求。這是蓮,但不是泛泛的蓮,而是風中的蓮。如果說翠仗絳衣是一幅著色畫,那麼彩鳳驚飛的神態,更是畫所不能到。我們讀這首詞,須得理解作者是宋末的遺民,是南宋亡國歷史悲劇的見證人,透過這奇幻濃郁的浪漫主義風貌,去探索它的現實性,它將會使你更加感到悵惘不甘,當時南宋淪亡的輓歌,還會在你的靈魂深處蕩漾著。

廣告

這是一首有寄託的詠物詞,但寄託不同於影射,更不是要使讀者去猜謎,它本身就是一種藝術美。這首詞,即使撇開它的寄託意義不談,仍然是一首詠風蓮的絕唱,給人以美的享受。清代常州派詞論家周濟在《宋四家詞選目錄序論》中說:「夫詞,非寄託不入,專寄託不出。一物一事,引而伸之,觸類多通,驅心若遊絲之繯飛英,含毫如郢斤之斫蠅翼。以無厚入有間,既習已,意感偶生,假類畢達,閱載千百,馨欬弗違,斯入矣。賦情獨深,逐境必寤,醞釀日久,冥發妄中;雖鋪敘平淡,摹繪淺近,而萬感橫集,五中無主;讀其篇者,臨淵窺魚,意為魴鯉,中宵驚電,罔識東西,赤子隨母笑啼,鄉人緣劇喜怒,抑可謂能出矣。」這首《燕歸梁》好就好在入而能出。

《燕歸梁》 -作者簡介

蔣捷(生卒年不詳)字勝欲,號竹山,陽羨(今江蘇宜興)人,先世為宜興巨族,咸淳十年進士。宋亡,深懷亡

廣告

《燕歸梁》蔣捷作品《虞美人》
國之痛,隱居不仕,其氣節為時人所稱。長於詞,與周密、王沂孫、張炎並稱「宋末四大家」。其詞多抒發故國之思、山河之慟、風格多樣,而以悲涼清俊、蕭寥疏爽為主。尤以造語奇巧之作,在宋季詞壇上獨標一格,有《竹山詞》1卷,收入毛晉《宋六十名家詞》本、《□村叢書》本;又《竹山詞》2卷,收入涉園景宋元明詞續刊本。

蔣捷的詞大多情調凄清。他沒有正面地直接反映時代的巨變,而是採用"待把舊家風景,寫成閑話"(〔女冠子〕)的方式,於落寞愁苦中寄寓感傷故國的一片深情。如"飛鶯縱有風吹轉,奈舊家苑已成秋"(〔高陽台〕),"星月一天雲萬壑,覽茫茫宇宙知何處"(〔賀新郎〕),"夢也夢也,夢不到,寒水空流"(〔梅花引〕)等,都包含著山河易色、無處容身的悲哀。〔虞美人〕《聽雨》通過聽雨一事,概括了作者少年、壯年和晚年三個時期的不同感受,身世家國之感極為痛切,其中"壯年聽雨客舟中,江闊雲低斷雁叫西風"二句尤其悲壯蒼涼。但他的詞又不儘是低沉暗淡的情調,時而振起一筆,開擴意境,呈現清麗色彩。

廣告

如〔賀新郎〕《秋曉》本寫"萬里江南吹簫恨",卻於月影微黃的院落中點綴上青花、紅棗,再推向白雁橫天、楚山隱約的遠景,使詞中所表現的憂傷苦悶之情不致於過分沉抑。〔一剪梅〕寫"舟過吳江",其中"風又飄飄,雨又蕭蕭","紅了櫻桃,綠了芭蕉"等句,也沖淡了傷逝懷歸的悲涼氣氛。所以周濟稱其"思力沈透處,可以起懦"(《宋四家詞選》)。這當然與其詞"鍊字精深,調音諧暢"(《四庫全書總目》)也是分不開的。對竹山詞的評介,前人意見分歧很大。貶之者如馮煦,認為其"詞旨鄙俚""不可謂正軌"(《宋六十一家詞選例言》);陳廷焯更認為在南宋詞人中"竹山雖不論可也"(《白雨齋詞話》)。那是用姜夔、張炎的詞作為標準來衡量的,實屬偏見。劉熙載的看法與此相反,他說:"蔣竹山詞未極流動自然,然洗鍊縝密,語多創穫,其志視梅溪較貞,其思視夢窗較清。劉文房(劉長卿)為五言長城,竹山其亦長短句之長城歟。"(《藝概·詞曲概》)稱竹山為長短句之長城,固屬過譽,但他從詞品與詞法兩方面充分肯定了竹山詞,還是頗有見地的。總之,竹山詞思想內容較充實,寫作方法和風格多樣化,不失為南宋高手之一。

廣告

《燕歸梁》 -曲牌名《燕歸梁》

曲牌名。南曲入正宮引。
曲牌格律

《燕歸梁》《燕歸梁》這是一首有寄託的詠物詞
《燕歸梁》
調見《珠玉詞》,因詞有〔雙燕歸飛繞畫堂,似留戀虹梁〕句,取以為名。柳永〔織錦裁篇〕詞,注正平調;〔輕囁羅鞋〕詞,注中呂調。

雙調五十一字,前段四句四平韻,後段五句三平韻
晏殊
雙燕歸飛繞畫堂。似留戀虹梁。清風明月好時光。更何況、綺筵張。
⊙●○○●●△ ◎⊙●○△ ⊙○⊙●●○△ ◎⊙● ●○△
雲衫侍女。頻傾桂醑。加意動笙簧。人人心在玉爐香。逢佳會、祝延長。
⊙○◎● ○○◎● ⊙●●○△ ⊙○⊙●●○△ ⊙⊙● ●○△
此調始於此詞,換頭四字兩句者,有張先、石延年、謝逸、周邦彥諸作,其餘或攤破句法、或減字、或添字,變格頗多,其源皆出於此也。此詞前段第二句,作上一下四句法,張先詞,作〔河漢凈無雲〕,周邦彥詞,作〔短燭散飛蟲〕,與此小異。晏詞別首,前段第二句〔呈妙舞開筵〕,呈字平聲,妙字仄聲;張先詞,換頭二句〔水晶宮殿,琉璃台閣〕,水字仄聲,宮字、台字俱平聲;謝逸詞,第三句〔錦字杳無期〕,錦字仄聲,譜內可平可仄據此,余參所采諸詞。

廣告

又一體 雙調五十一字,前段四句四平韻,後段四句三平韻
史達祖
獨卧秋窗桂未香。怕雨點飄涼。玉人只在楚雲傍。也著淚、過昏黃。
●●○○●●△ ●●●○△ ●○●●●○△ ●●● ●○△
西風今夜梧桐冷。斷無夢、到鴛鴦。秋鉦二十五聲長。請各自、耐思量。
⊙○⊙●○○● ◎⊙● ●○△ ○○●●●○△ ●●● ●○△
此詞前段與晏詞同,惟換頭攤破晏詞四字二句,作七字一句,第二句校晏詞添一字,有呂渭老、吳文英詞可校。吳詞,換頭句〔夢飛不到梨花外〕,夢字、不字俱仄聲;呂詞,第二句〔無個事、淚盈盈〕,無字平聲,個字仄聲。

又一體 雙調五十字,前段四句四平韻,後段四句三平韻
柳永
織錦裁篇寫意深。字值千金。一回披玩一愁吟。腸成結、淚盈襟。
●●○○●●△ ●●○△ ●○○●●○△ ○○● ●○△
幽歡已散前期遠。無聊賴、是而今。密憑歸燕寄芳音。恐冷落、舊時心。
○○●●○○● ○○● ●○△ ●○○●●○△ ●●● ●○△
此與史詞同,惟前段第二句減一字,杜安世〔風擺紅絛〕詞,正與此同,其第二句〔寶鑒慵拈〕,平仄如一。

又一體 雙調五十二字,前段四句四平韻,後段四句三平韻
柳永
輕躡羅鞋掩綺寮。傳音耗、若相招。語聲猶顫不成嬌。查德見、兩魂消。
○●○○●●△ ⊙⊙● ●○△ ●○○●●○△ ●●● ●○△
匆匆草草難留戀。還歸去、又無聊。若諧雨夕與雲朝。得似個、有囂囂。
○○●●○○● ○○● ●○△ ●○●●●○△ ●●● ●○△
此亦與史詞同,惟前段第二句添一字,作六字折腰異。蔣捷〔我夢唐宮〕詞,正與之合,其第二句〔正舞到曳裙時〕,正字、舞字俱仄聲。

《燕歸梁》 -相關條目

《九張機》《四字令》《念奴嬌》《齊天樂》《憶秦娥》
《鳳棲梧》《商婦怨》《高陽台》《梅花引》《渡江雲》
《蘭陵王》《解連環》《玉京秋》《女冠子》《曲游春》
《永遇樂》《燕歸梁》《好事近》《一萼紅》《玉漏遲》

《燕歸梁》 -參考資料

(1)http://www.zdic.net/cd/ci/16/ZdicE7Zdic87Zdic95177203.htm
(2)http://www.fjsnow.com/nvxing/ArticleShow.asp?ArticleID=82624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