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昭王》

標籤: 暫無標籤

102

更新時間: 2013-12-11

廣告

《燕昭王》 - 背景萬歲通天二年(697),武後派建安郡王武攸宜北征契丹,陳子昂隨軍參謀。武攸宜出身親貴,全然不曉軍事。陳子昂屢獻奇計,不被理睬,剴切陳詞,反遭貶斥,徙署軍曹

廣告

燕昭王

《燕昭王》《燕昭王》

陳子昂

  南登碣石館, 遙望黃金台。

  丘陵盡喬木, 昭王安在哉?

  霸圖今已矣, 驅馬復歸來。

  這詩乍讀平淡無奇,細想卻含蘊深廣。

1 《燕昭王》 -背景

萬歲通天二年(697),武後派建安郡王武攸宜北征契丹,陳子昂隨軍參謀。武攸宜出身親貴,全然不曉軍事。陳子昂屢獻奇計,不被理睬,剴切陳詞,反遭貶斥,徙署軍曹。作者有感於燕昭王招賢振興燕國的故事,寫下了這首詩歌。燕昭王,是戰國時燕國的君主。公元前三一二年執政后,廣招賢士,使原來國勢衰敗的燕國逐漸強大起來,並且打敗了當時的強國──齊國。

2 《燕昭王》 -賞析

「南登碣石館,遙望黃金台」。碣石館,即碣石宮。燕昭王時,梁人鄒衍入燕,昭王築碣石宮親師事之。「黃金台「也是燕昭王所築。昭王置金於台上,在此延請天下奇士。未幾,召來了樂毅等賢豪之士,昭王親為推轂,國勢驟盛。以後,樂毅麾軍伐齊,連克齊城七十餘座,使齊幾乎滅亡。詩人寫兩處古迹,集中地表現了燕昭王求賢若渴禮賢下士的明主風度。從「登」和「望」兩個動作中,可知詩人對古人何等嚮往!當然,這裡並不是單純地發思古之幽情,詩人如此強烈地推崇古人,是因為深深地感到現今世路的坎坷,其中有著深沉的自我感慨。

廣告

次二句:「丘陵盡喬木,昭王安在哉?」抒發了世事滄桑的感喟。詩人遙望黃金台,只見起伏不平的丘陵上長滿了喬木,當年置金的台已不見,燕昭王到哪裡去了呢?這表面上全是實景描寫,但卻寄託著詩人對現實的不滿。為什麼樂毅事魏,未見奇功,在燕國卻做出了驚天動地的業績呢?道理很簡單,是因為燕昭王知人善任。因此,這兩句明謂不見「昭王」,實是詩人以樂毅自比而發的牢騷,也是感慨自己生不逢時,英雄無用武之地。作品雖為武攸宜「輕無將略」而發,但詩中卻將其置於不屑一顧的地位,從而更顯示了詩人的豪氣雄風。作品最後以弔古傷今作結:「霸圖今已矣,驅馬復歸來。」詩人作此詩的前一年,契丹攻陷營州,並威脅檀州諸郡,而朝廷派來征戰的將領卻如此昏庸,這怎麼不叫人為國運而擔憂?因而詩人只好感慨「霸圖」難再,國事日非了。同時,面對危局,詩人的安邦經世之策又不被納用,反遭武攸宜的壓抑,更使人感到前路茫茫。「已矣」二字,感慨至深。這「驅馬歸來」,表面是寫覽古歸營,實際上也暗示了歸隱之意。神功元年(697),唐結束了對契丹的戰爭,此後不久,詩人也就解官歸里了。

這篇覽古之詩,一無藻飾詞語,頗富英豪被抑之氣,讀來令人喟然生慨。杜甫說:「國朝盛文章,子昂始高蹈。」胡應麟《詩藪》說:「唐初承襲梁隋,陳子昂獨開古雅之源。」陳子昂的這類詩歌,有「獨開古雅」之功,有「始高蹈」的特殊地位。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