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戀天堂》

標籤: 暫無標籤

12

更新時間: 2013-07-23

廣告

廣告

1 《熱戀天堂》 -《熱戀天堂》相關資料

  

2 《熱戀天堂》 -《熱戀天堂》


作者自來也,卡卡西的最愛,續作為《親熱暴力》,《親熱戰術》.自來也42歲出版親熱天堂,卡卡西18歲生日禮物為《親熱天堂》.自來也50歲因為《親熱天堂》銷售太好,出版《親熱天堂》和續集:《親熱暴力》,卡卡西24歲,仍然為忠實讀者.

廣告

3 《熱戀天堂》 -相關內容

「吃納豆啊!不挑食才是好孩子呢。」卡卡西滿臉認真的說,同時帶勁的把一本《熱戀天堂》翻的嘩啦嘩啦的響。

  「老師不公平!我要吃拉麵!為什麼我也得陪佐助吃這個!」鳴人不滿的望著面前一盤熱氣騰騰的納豆。「你少說一句會死啊!」小櫻狠狠的殺了鳴人一眼,然後擔心的看著似乎要把自己吃 
死的佐助。

  還沒有忘記那件事情么?小櫻看著看著,便有些落寞的想。

  她聽見廚房裡的鍋碗敲的叮哩冬隆

  「難道我真的要被納豆殺死么。」沒有感覺到小櫻的目光,佐助賭氣的用勺子搗了搗盤子里的玩意,瞟了一眼一臉認真的看著《熱戀天堂》的卡卡西,眼睛一閉,便埋下頭大口大口的吃進肚子里。

  「誒,宇智波佐助。」一隻大手拍了拍佐助的肩頭

  佐助迅速的轉頭一看,突然覺得自己真的要被納豆殺死了。

  「阿凱老師!」

  「啊,你終於來付帳啦,」卡卡西仔細的把《熱戀天堂》放進口袋裡,舉起手向阿凱打了個招呼。

  「看什麼看,佐助。我只是說『和阿凱老師吃拉麵,或者吃納豆』,沒有說你吃了納豆,阿凱就不用來啊。」卡卡西只是一臉嚴肅的對上佐助憤怒的目光,是的,他看上去真是嚴肅的不得了。

  「啊,卡卡西你又做這種事情了。」阿凱走到桌邊,拖開凳子坐下,摸了摸自己那被小櫻稱為「超級濃眉」的眉毛。

  「這種事情是沒有辦法的嘛,畢竟佐助已經不是我的直屬部下了啊。」認真的盯著手中的《熱戀天堂》,卡卡西伸出手指撓了撓臉。「佐助,不要再吃了,被納豆噎死是很丟臉的死法哦。」

  乖乖的丟下手裡的勺子,佐助看見卡卡西笑眯眯的臉,他突然覺得額頭癢的不得了,便伸出手去抓,擱著紗布惡狠狠的抓。

  「你這樣抓法,整張臉不爛掉才怪呢,佐助。雖然這樣也許也很有趣,但是很多木葉的女孩子可是會傷心的很啊,到時候她們還說不定會偷偷的借酒澆愁,」卡卡西抓住佐助的手,同時半傾著身子站起來,捶了一下木質的檯面,作出似乎要要酒的姿勢,「就像我現在這樣一捶桌子,然後說——」他沖忙進忙出的店主揮揮手,「老闆!拿一壺酒過來!」

  「男人和男人之間的談話,總是少不了這東西的的。」

  這個時候鳴人偷偷的跑了出去,佐助只是一直埋著頭所以看不見,小櫻也跟著滑下椅子追出去,看見鳴人正站在屋檐下對著一片白茫茫的水霧。「鳴人,鳴人!」小櫻有些焦急的叫他的名字,看見他扭過頭來五官皺在一起愁眉苦臉的笑:

  「哎呀呀,下雨了下雨了,這可怎麼辦啊。」

  小櫻噗哧一下笑出來,笑他滑稽的表情和聲音,拍著鳴人的肩膀問:「為什麼跑出來了?」

  鳴人聽了抱起手臂嘿嘿的笑:「我當然知道卡卡西的用意,因為我是要成為火影的男人嘛。而且,佐助應該有不想我聽到的話要說。」

  那時雨劈里啪啦的從天上落下來,濺起的水花掉在了他們的鞋子上。小櫻躲開腳吸了一口氣抓著鳴人的手衝進雨里,咯咯的毫無顧忌的大笑,她說鳴人鳴人,小櫻我今天請你吃拉麵,你可不許宰我哦

  然後兩個人的笑聲被雨點遮了個結結實實

  「你應該知道我想說什麼吧,佐助。」阿凱翻過倒扣在桌面上的杯子,拿過店家擱在桌邊的酒瓶,慢慢的自斟自飲起來。

  「是男子漢的,就要想起自己是一個忍者。」

  「老師們有很多認識的人的名字,被刻在慰靈碑上面吧。」

  「現在我也有了。」

  佐助把頭埋的很低很低,使卡卡西覺得,他就要鑽到桌子低下去了。他覺得這樣的事情無奈的不可避免,其實解決的方法很簡單,只要習慣就好了

  簡單而又殘酷的辦法,但是卡卡西便是這麼過來的。

  看著所喜愛的朋友一個一個變成慰靈碑上的名字,慢慢的連悲痛都成了奢侈的東西。忍者啊。卡卡西想。

  但是佐助的情況有所不同。

  如果不是自己伊太刀就不會出現

  如果不是伊太刀小李也就不會死 
 
 
  
 
  而伊太刀是自己的哥哥

  再怎麼樣,也是哥哥。

  別人也許不會那麼認為,但是佐助自己一定會這麼認為。

  有這種想法的人一定單純善良的不得了,卡卡西無奈的搔了搔自己那蓬亂的白髮

  也許是感覺到自己的失禮,佐助緩緩的抬起頭來,用手掌擦了一下眼睛,反過來又用手背擦了一把。頓了一下對阿凱說:

  「我什麼都不記得了……」

  「那時候發生什麼事情,我做了什麼事情,我全部,一丁點都不記得了。說不定我只是站在那裡,一動不動的害怕的發抖……」

  「不會的啊,不會是那樣的。」卡卡西打斷他這樣說,突然伸出手掌,一下子按住佐助的眼睛,啪的一聲響。

  「佐助你絕對不是那樣的人,為什麼連這也不相信了呢。」卡卡西用另一隻手輕巧的轉動著空杯,語氣里有了責備的味道。「團隊精神啊,你不是一直牢牢的記住的么?」

  不過,如果我沒有這麼教你的話,也許你還會過的輕鬆一些。

  這時卡卡西隔著手套感覺到了一股潮濕的氣息,聽見佐助喉嚨里輕微的嗚咽。也許是覺得丟臉,便把臉死死的埋在卡卡西的手掌里。這孩子不太擅長哭,卡卡西想。

  不過,卻需要好好的哭一場。

  下雨時的飯館里沒有什麼人,所以廚房的喧鬧便漸漸的沉靜下來。空蕩蕩的店裡,只可以聽見瞎了一隻眼的老闆,死命的抹著酒杯的尖銳的聲響。而阿凱喝酒是沒什麼聲音的,佐助哭起來也是一樣。

  「你可以什麼都不用說,聽我說幾句吧。雖然我知道你討厭說教。」卡卡西低沉的嗓音響起。

  在寧靜的店鋪里想起空蕩蕩的回聲。「佐助你見過和聽過很多人的死,自己也應該曾經殺過人。一面之緣或者根本就沒有見過的人的死,心裡並不會有特別的感覺。但是只要是有人死就自然會有人傷心。我們是忍者,照理是不會留下屍體,所以這些傷心的人,便是唯一曾經存在的證明了。事實便是如此。所以哭泣,倒並不是一件丟臉的事情。保護不了重要的同伴是你的過失,而小李,也是拼了性命來保護作為同伴的你。他一直是在為自己的忍道而生存,如果覺得後悔的話,會是一件很失禮的事情。」卡卡西塌著眉毛微笑,感覺到有水氣滲進他的指縫裡。「過去的事情已經過去了,覺得這樣說很殘忍么?那就永遠記住這樣哭泣的自己,不要讓別人再為你擔心了。你隨大蛇丸離開的那些年……」

  佐助身體猛的一震,卡卡西挑起眉毛看著他,閉上眼睛繼續說下去。

  「我並不知道發生過什麼事,不過有些事情,如果實在難以忍受就最好忘了,不要和太自己過不去。而且……」

  」還好你回來了。」

  卡卡西鬆開手掌,看見佐助白晰的臉上有紅色的痕迹,轉過頭來對他羞澀的微笑。於是他笑著拍拍他的後腦勺,說:

  「那麼聽卡卡西老師最後的忠告。」

  看看天花板,卡卡西拿起被阿凱喝的七七八八的酒瓶,眯起眼睛晃了晃,高高的壓起杯低,也只是勉強的倒滿了平平的三杯而已。

  「好好照顧自己,我的年紀已經很大了,不想再為小孩子哭。」

  放下酒瓶,卡卡西突然伸出手繞過佐助脖頸,手掌箍住他的臉頰一拉,貼住他的耳邊輕輕的這樣說。他的氣息吹進佐助的衣領里,癢的他連忙往後一縮,一抬眼卻是卡卡西放大了的面孔。他突然不知道怎麼回答才好,對於這個「最後的忠告」

  「我會好好的活下去,這條命……我拚命的留到現在……就是為了等待那一刻。我只是覺得……對不起……」佐助閉上眼睛,自嘲的笑了笑。他的呼吸慢慢的平穩了下來,額前的黑髮因為汗水的緣故粘在皮膚上痒痒的難受,收到了鹽分刺激的傷口,也不依不饒的疼了起來。

  突然想起,佐助是不喜歡別人碰他的額頭的

  哎呀呀

  卡卡西在心裡笑

  右手飛快的在桌子上一掃,左手迅速的拉下嘴上黑色的面罩,在佐助還沒有回過神來的那一瞬間,卡卡西已經笑眯眯的手插在褲袋裡站起來,桌面上只有一隻空空的玻璃杯,一滴倖存的液體緩慢的沿著杯壁靜靜的流在了滑膩膩的桌子上。 
 
 
 
 
  「另外,這是慶祝卡卡西重回暗部的酒,你們兩個都要干。佐助,」卡卡西朝著佐助「真誠」的笑,完全無視著佐助訝異的目光。「你已經17歲了,不是小孩子了喲。啊,對了,」卡卡西轉過身看了看天花板,補充道:「你們可以好好的懷念一下那個孩子,然後,就請讓死者安息吧。」

  最後卡卡西悠閑的離開,心裡想著如果阿凱要我付錢的話反正我也沒帶錢包之類的話,這時候如果他扭頭的話便可以看見佐助蒼白著臉把杯里的酒一飲而盡,隨後便辣的憋紅了臉躲在一邊咳的上氣不接下氣。

  「下雨了啊。」有些無措的站在屋檐下,卡卡西搔著腦袋想。他擰開褡扣接住從口袋裡滑出的捲軸,咬破手指輕輕一劃,快速的結起印來。

  「通靈之術!!!」惹的路人紛紛側目

  「請務必要把傘帶回來。」卡卡西得意的望著街上被雨淋的倉惶的行人,向自己的忍犬們這樣命令著。而幾分鐘之後雨中隱隱約約出現的黑色的身影,使他的得意更加膨脹了起來。所以當黑影出現在他面前的時候,身經百戰的卡卡西老師也有點楞了。

  「汪!」一隻可愛的黑色幼犬把一雙有些發灰的白襪子叼到卡卡西腳邊,一鬆口,黑色的眼睛水汪汪的望著卡卡西,甩了甩毛快樂的叫著。

  世界突然清靜了。

  最後木葉的行人都可以看到,一個滿頭白髮的高大男子在雨里奔跑,有黑色的小動物從他的口袋裡探出腦袋,咬著白色不明物體溜溜的轉著眼珠。這時某顆大樹下的兩堆舊文件里突然伸出一個布滿疤痕的腦袋沖著卡卡西吼:「卡卡西!第五代找你呢。」

  於是卡卡西便改變了行程去了網手的辦公室,接近門口的時候看見有陌生的年輕人從裡面離開,便好奇的問那看門的上忍:「這是新來的特別上忍么?怎麼這麼面生。」看門人只是無奈的撇撇嘴說道:「那是街角的拉麵店新雇來的送外賣的夥計。」

  在卡卡西進門的時候網手慌忙的從一堆文件中抬起頭來沖卡卡西露出鎮定的微笑,嘴角泛著油光沾著星星點點的蔥花。卡卡西在心中長長的嘆了口氣表面上卻嚴肅無比的問道:「第五代,你找我有什麼事呢?」

  「因為失去了重要的戰鬥力,所以安排你重新回到暗部與宇智波佐助搭檔,這一點你應該已經很清楚了吧。」網手滿意的看著卡卡西輕輕的點了點頭,嚴肅的繼續說道:「那麼,有一件事也應該告訴你了。不過我想,依你的敏銳程度,應該早就有所察覺了吧。旗木卡卡西。」

  「…………」卡卡西只是抬起眉毛不說話。倒並不是心裡沒有想法,關於第五代突然命令他回到暗部的原因,他心中還是有所覺察的。只是,既然網手如此說了,那麼事實已經唾手可得,便並不需要自己的猜測了。「靜,把你們追忍部隊的報告拿過來。」看見卡卡西沉默不語,網手拍拍手,呼喚她那形影不離的弟子。

  「請你過目一下吧。」把一摞寫的密密麻麻的紙張遞到卡卡西的手上,靜用手捋了捋黑色的短髮,平靜的說道。她本來就是個人如其名的孩子,而自從加入了追忍部隊之後更是沉默寡言起來,說起來,第五代的意圖是讓她去醫療隊,但是不知為何她卻是執意不肯。

  「除去年齡,她倒是和佐助很般配。」卡卡西瞟了眼靜姣好的面容在心裡偷笑。不過,報告的內容卻讓他實在是笑不起來了,雖然已經有了心理準備,但是,

  「這實在是比我想象的還要糟……」卡卡西翻了翻手中的資料,皺起了眉頭。

  其實這件事情的端倪明眼人就看的出來,就算是伊太刀,要同時對付現在的佐助和小李,其實也是一件非常棘手的事情。小李的體術和佐助的寫輪眼,難以全身而退的人應該是伊太刀。可最後的結果卻是小李死了,而佐助也幾乎在木葉的病床上躺了一個多月。

  伊太刀一定有一個強大的幫手。

  這個幫手到底是誰,如何對付的了使出里蓮華的小李,以及他現在是否還潛伏在木葉附近,這都是卡卡西要考慮的問題。

  而靜的報告則更糟,因為她至少可以回答前兩個問題。殺死小李的忍術來自大蛇丸,而伊太刀的雙目,現在也十之八九在他的手上。

  「情況的確是很緊急,整個木葉,沒有人可以對付有了寫輪眼的大蛇丸。不過,寫輪眼的手術是大工程,就算有助手幫助,他恢復起來也需要一些時間。」網手站起身拍拍桌面,她的臉色看上去並不是太好,不過嘴角倒是在卡卡西不注意的時候擦的乾乾淨淨的了。「鳴人那邊我拜託了自來也去保護,反正那兩個傻瓜的關係本來就不錯,再加上寧次,大蛇丸也應該不會輕舉妄動。而宇智波那邊,就讓卡卡西你去監視住。」

  「監視?」卡卡西挑起眉頭挑剔網手的用詞。

  「暫時不要把這件事情泄漏出去,暗部的任務仍然是照常進行。但是你一定要小心,因為,失去砂忍村這個後盾的大蛇丸很可能再回來找他。我會指定一些暗部的成員聽從你的調遣。另外,奈良鹿丸最近也會和你一起行動。」裝作沒聽見卡卡西的話,網手甩了甩手繼續說道。

  「我不可以信任么?」靜靜的聽完了網手的指令,卡卡西伸出一隻手指摸摸下巴,冷冷的望著金髮的火影。說起來,木葉還是害怕宇智波佐助會再次隨大蛇丸離開,而同時,他也是使得大蛇丸出現的最佳的誘餌。與沙隱村的戰鬥早已經過去,回復了元氣的木葉,終於準備除掉大蛇丸這個禍患了么。這樣想著,卡卡西不禁有些的憤怒起來。

  「卡卡西,」網手閉上眼,沉吟了突然片刻說道。「我認為,你太在乎這個孩子了。」也許是光線的緣故,網手顯得比任何時候都要疲憊和衰老。她把手指插入那濃密的金髮里,抬起眼來直視著卡卡西。

  「木葉的確是對這個孩子有所虧欠的。我也想宇智波優秀的血統在木葉繼續存在下去。但是,一切以忍者村的利益為重,卡卡西。我相信你是最清楚這一點的。」

  「我會處理好和部下的關係的。」卡卡西扶了扶護額,平靜的說。然後他轉身離開。在經過門口的時候看見那黑色的小狗正對著守衛的上忍汪汪的叫的幹勁十足,在看見卡卡西之後它立刻搖著尾巴跑過來,忠心耿耿的望著自己的主人快樂的蹦蹦跳跳。卡卡西一把抓起它放進口袋裡,沖著守衛抱歉的笑了笑。

  「麻煩你了。」

  「沒什麼沒什麼。」守衛搖搖手笑笑。「不過,好認生的動物啊。」

  「是啊。」卡卡西拍了拍小狗毛茸茸的腦袋。「所以如果不了解的人,一定以為它是喜歡咬人的動物呢。」  
 

廣告

4 《熱戀天堂》 -人物基本資料

《熱戀天堂》自來也

  《火影忍者》人物自來也
  籍貫:木葉忍者村(木葉村的三忍之一)
  聲優:大冢芳忠
  忍者登記號碼:002301
  出生日期:11/11(卒年52歲,天蠍座)
  身高:193.2CM
  體重:89.5KG
  血型:B
  性格:富有正義感和同情心,自由奔放,善良,好色(已經到了極致)
  喜愛的食物:蒜蓉紫酥,炸雞
  討厭的食物:奇異果,奶汁烤菜,蘿蔔沙拉、煎蛋
  想挑戰的對手:第三代火影
  喜愛的字句:自由奔放
  興趣:資料收集(其實……就是偷窺,美其名曰「取材」)
  忍者學校畢業年齡:6
  中忍升級年齡:-
  任務經驗:D:58次 C:345次 B:684次 A:614次 S:138次
  自來也者之書數據:
  忍10 體*9 幻*6 賢*9 力*9 速*9 精 10 印*9 合計71(除了幻術外幾乎沒有弱點,在者之書上和宇智波鼬戰鬥力並列第一)
  特徵:頭上的護額上寫著個油字,白色頭髮歌舞伎樣的髮型,雙眼下方有一條隨著年齡而增長的紅色印記,腳踏木屐,重要事件中總會橫背著一個粗大的捲軸。
  兼職: 作家,他是《親熱天堂》及《暴力親熱》(兒童不宜)的作者。自來也42歲出版《親熱天堂》,卡卡西18歲生日禮物為親熱天堂。自來也50歲因為《親熱天堂》銷售太好,出版《親熱天堂》續集:《暴力親熱》,卡卡西26歲仍然為忠實讀者。 親熱系列是男人的最愛,特別是卡卡西老師的最愛。

廣告

5 《熱戀天堂》 -忍術:

  通靈術:
  可與各種動物定立契約后,再施行召喚的一種忍術。自來也的通靈獸是蛤蟆。
  螺旋丸:
  此招是四代火影發明的,後來自來也傳授給四代之子漩渦鳴人
  大玉螺旋丸:
  漩渦鳴人改進的。
  針地藏:
  自來也的其中一招忍術,將頭髮變成針包裹身體,防衛對方攻擊。(曾經刺穿過大蛇丸的腳)
  通靈·壓垮攤販術:
  自來也召喚出來的大蛤蟆使用的一招,從高空召喚出巨大的蛤蟆,借往下落的力量將其對手壓垮,極為厲害!俗語「泰山壓頂」就跟這招差不多。
  封火法印:
  自來也的封印忍術,把別人施出的特別忍術,封印到一個捲軸內。(曾封印過燒穿蛤蟆胃后,默默燃燒的小丁點黑炎「天照」!)
  火遁·蛤蟆油炎彈:
  蛤蟆文太與自來也合作的一招忍術,文太的油與自來也的火遁結合,產生巨大的油炎彈,來攻擊對手,因範圍廣大,不易逃離,所以傷害力極高!
  忍法·蛙變之術:
  把人變成蛤蟆……
  蛤蟆平影操縱之術:
  用自己嘴裡的查克拉絲操縱一個人,把自己變成這個人的影子。缺點是變出的影子是自己的形象。
  蛤蟆油彈:
  噴對方一身很有粘性的油,用火引燃,燃燒待盡!
  亂獅子發之術:
  把頭髮變長,像帶鋸齒的繩子一樣把對方纏住,力度足以切碎對方。
  探測結界:
  用腳張開結界探測線,形成結界,可探測周圍的隱形敵人。
  仙人狀態:
  雙手合十,同時召喚二大仙人(文太的父母)加入戰鬥,二大仙人分別坐立於自來也雙肩,變成蛤蟆仙人,使用仙法,力量、查克拉成倍增強,在變身過程中,雙手不能分開,依賴於通靈獸保護。
  仙法·五右衛門:
  在仙人狀態下,二大仙人與自來也合作的招數,文太的老爸用風遁,文太的老媽用火遁,自來也用油。攻擊範圍巨大,傷害極高!
  超大玉螺旋丸:
  釋放一個兩層樓高的大玉螺旋丸,能量巨大,一但擊中,生還渺茫。
  仙法·毛針千本:
  在線人狀態下,把頭髮變硬將其發射,如暴雨般迅速!是自來也所有忍術中速度最快,攻擊範圍最廣的.
  土盾·黃泉沼:
  製造巨大沼澤,讓其對手陷入不能逃出,直到將其埋沒。
  蛤蟆口縛之術:
  在密閉的空間內,使用通靈之術,召喚妙木山岩宿蛤蟆的腸胃,其作用廣泛,已知的一是防禦,二是困住對手,然後慢慢消化掉,即使是鼬的天照,也只能在蛤蟆壁還沒有完成的情況下勉強破壞一點。
  經歷:
  自來也的名字來源於30年前的日本民間故事《兒雷也豪傑物語》,和大蛇丸綱手都有關係。
  二次忍界大戰中,雨之國頭領山椒魚半藏親封的"木葉三忍"之一,人稱"木葉之牙",三忍之中戰鬥力最強的忍者.為三代火影親傳弟子。繼承三代火影火之意志的男人.
  「木葉三忍」之名是與雨隱忍村的村長「半藏」激戰後得來的,後來半藏被佩恩幹掉。
  自稱仙人的好色大叔,中忍考試前(第三場)登場,為鳴人做特訓。擅長收集情報,為木葉村的存亡不斷努力著。
  第二次忍界大戰在雨忍村戰鬥時收養雨隱村的孤兒長門(佩恩)、彌彥、小南,並指導他們忍術。
  後來作為四代火影的師傅,四代犧牲生命封印九尾后,受委託保管封印之匙。
  身邊總會出現各種各樣的奇怪的青蛙,有的可以用來輔助移動,有的用來管理封印的捲軸,還有乾脆把青蛙腸壁召喚出來阻困敵人的召喚術。
  及后自來也得知『曉』首領培因及成員小南的真正身份,原來是自己在雨隱村所收的學生。從前大蛤蟆仙人亦曾對自來也預言他會收一個獨當一面的孩子為徒,而這孩子會為忍界未來帶來改革或破壞,那時他就被迫要作出『選擇』。初時自來也以為眼前的敵人佩恩,就是預言中的變革者,作出『選擇』的時刻也已經到了。故一場師徒之戰一觸即發。雖然自來也使出渾身解數,及召來兩位蛤蟆仙人相助,使自己的實力提升了數倍,可惜最後寡不敵眾,但在其死前發現了佩恩的本體的秘密,並將死前留下的暗號交由癩蛤蟆帶回木葉。

廣告

6 《熱戀天堂》 -弟子:


  漩渦鳴人-Uzumaki Naruto「うずまきナルト」
  自來也鳴人 1派別:木葉忍者(下忍)
  忍者登記號碼:012607
  出生日期:10/10(12歲,天秤座)
  身高:166CM
  體重:48KG
  血型:B
  性格:不服輸、愛出風頭
  喜愛的食物:一樂的拉麵、紅豆沙
  討厭的食物:新鮮蔬菜
  想挑戰的對手:宇智波佐助、第三代火影
  喜愛的字句:大碗味曾燒
  興趣:惡作劇、替植物澆水
  忍者學校畢業年齡:12
  中忍升級年齡:-
  任務經驗:D:7次 C:1次 B:-A:-S:-
  願望:第六代火影
  四代火影(波風水門,也有一種翻譯是波風皆人)(鳴人的父親)
  自來也班四代一組,其他二人不知名字身份:火影
  備註:鳴人的父親,為了救全村的人民與九尾狐展開激戰。最後使用屍鬼封盡,終於把九尾狐的陽性查克拉封印在鳴人身體。拯救了木葉村,而自己卻付出了生命!
  長門:輪迴眼擁有者,十歲就已經掌握各系忍術
  從左到右依次為彌彥,小南,長門彌彥:擅長水系忍術
  小南:擅長摺紙系忍術
  之後,長門的眼睛和彌彥的身體成了佩恩的一部分,而支配著佩恩六個身體的正是長門的輪迴眼。
  旋渦玖奇奈(鳴人的母親)
  出生地:渦之國(火影267年,因為渦之國叛亂,投靠火之國)
  年齡:18
  身高:1.72
  體重:45KG
  任務:
  S級101次.A級53次.B級55次.C級23次.D級502次。
  

廣告

7 《熱戀天堂》 -通靈物

  蛤蟆一族
  長老:蛤蟆老爺爺 深作仙人
  蛤蟆文太(自來也的老朋友)
  身份:四代火影坐下神獸
  綽號:蛤蟆老大
  備註:在中忍考試前(第三場),被鳴人用通靈之術召喚了出來。
  蛤蟆健:與佩恩一戰中召喚出的蛤蟆,文太的兄弟,擅長防禦
  蛤蟆吉,蛤蟆龍:文太的兒子
  鐵臂蛤蟆:與鬼鮫、鼬見面時保護鳴人用的
  妙木山大蛤蟆:與鬼鮫、鼬見面時對付二人用的
  二大仙人:仙人模式的兩隻蛤蟆,文太的父母,體積雖然很小,只有自來也兩肩大,但是實力、經驗、閱歷、以及查克拉量都應該是很驚人的。文太的老媽擅長火遁,舌頭有探測能力。文太的老爸擅長風遁,口中可噴出高壓水刀,還會召喚忍具。二大仙人合唱會產生蛤蟆系聲音幻術。
  捲軸蛤蟆:身體是一個捲軸,上有打開鳴人身上四相封印的鑰匙
  忠字蛤蟆:脖子上掛著一個「忠字」,保存著與自來也與蛤蟆的契約
  忍刀蛤蟆:背上背著兩把忍刀,在大蛇丸入侵木葉時被自來也召喚出來,用來克制大蛇丸的通靈蛇
  另有一隻巨大的蛤蟆,在鳴人追佐助回來后他去醫院看望鳴人時出現,由身上花紋看,它並不是蛤蟆老大
  看他頭上的油 和「老爺爺」蛤蟆的地位來看 他在蛤蟆界是呼風喚雨的人物 應該說忍界蛤蟆(除了蛤蟆老大人外)他都可以召喚

廣告

8 《熱戀天堂》 -三忍的其他成員

  綱手(傳說中的肥羊)
  派別:木葉忍者(三忍之一)
  現任:木葉村第五代火影
  性格:好賭,豪爽
  想挑戰的對手:第三代火影
  興趣:賭博(已經成精了,汗~)
  忍者學校畢業年齡:6
  中忍升級年齡:-
  特徵:衣服背後寫著個賭字,一天到晚想著賭錢的事情,總之是個奇怪的老太婆。
  絕技:忍法·創造再生之術
  通靈術:蛞蝓
  備註:超喜歡賭博的女忍者(木葉三忍之一)。由於(賭博)運氣和實力都太差了,被大家取了一個外號叫做肥羊。因為討厭自己年老的樣子,所以用特別的忍術來易容。實際上已經是50歲的人了,還裝成20歲的模樣。有時還會隨機應變裝成10多歲、30多歲、40多歲的樣子來逃避債主。但是綱手會有運氣超好的時候,若出現這個情況,一定會有不祥之事發生.
  大蛇丸
  忍者登錄編號002300
  生日10.27 50歲 血型B
  身高 179.4cm 體重63.9kg
  通靈之術:萬蛇 (已死)
  想要交手的對象
  第三代火影(已被殺)
  喜歡的口頭禪
  破壞、渾沌 、白痴
  興趣
  發明新的忍術。(禁術)
  戰績
  6歲於木葉忍者學校畢業,升為中忍年齡不詳
  執行任務次數—S級108次、A級491次、B級521次、C級332次、D級16次
  木葉傳說三忍之一,亦為第三代的學生,后欲達成自己的野心以及作噁心實驗而叛逃。
  大蛇丸本來是三忍中最為三代目最為看好的學生,在術的方面凌駕自來也
  做事不擇手段至玩弄人心和性命的程度,是刊載在通緝書上的S級危險人物。
  之前為超神秘組織"曉"的成員 代號"空" 不過已經脫離
  在木葉崩壞戰中擊斃三代目,但雙手靈魂被三代目以禁術"屍鬼封盡"封印 (轉身後雙手能自由使用了)
  與兜一同找綱手姬醫手后三忍大戰
  跟自來也以前似乎是鬥嘴朋友
[編輯本段]豪傑的生死之謎
  漫畫382中,自來也面對佩恩不敵,失去左手,聲帶被毀,,將關於佩恩本體的秘密給了仙人模式中的公蛤蟆,后被打入湖中,壯烈犧牲。
  404話,由二大仙人之一的文太的老爸親口說出:「自來也已經戰死了。」
  戰死,這對一個忍者來說是最高的榮譽。他值得所有人尊敬。
  看到文太老爸的那句話,想起自來也死的那一幕。
  心裡的滋味我想大家都曉得,真的很難受。
  詳情請查看漫畫404話
性格
  自來也的生命其實很孤單,他也沒有朋友更沒有親人,學生的犧牲,老師的犧牲,隊友的叛變,還有長期在外的生活。但是他從來沒有泄氣,也沒有像綱手一樣借酒澆愁,沉迷不醒,他用自己的勇氣和笑容找回了木葉村的第五代火影,用男人的責任感一直守護著木葉村,雖然流浪他鄉,卻從不放棄自己的信念,從來不齒鼬那種亂殺無辜的變態,即使那裡充滿了他的悲傷。
  自來也真的死了嗎?這個答案值得推敲一番,雖然失去左手,聲帶被毀,並且身上被貫穿了六個洞,並且被打入湖中,卻不能代表他真的被打死了!我堅信自來也大叔是不會死掉的!
  祭文
  《自來也豪傑物語》——自來也祭文2
  那是個有關英雄豪傑的傳說;那是個蕩氣迴腸的英雄故事...這本書的主角名叫自來也,是個不折不扣的偉大英雄...
  英雄的意義是和死亡緊密聯繫在一起的...如果不是他以死,可能我也不會喜歡上這個有些好色的大叔;可是如果他沒有死,我卻也不能稱他是位英雄...現實,總是如此矛盾阿...
  很多時候會覺得自己不夠珍惜,總是想為什麼不在他們仍存活的時候多愛他們一點。可是我發現我錯了,因為我已經從自來也大叔那裡得到了最好的答案:
  因為只有死亡,才是他們生命中綻放的最美麗的光輝;才能詮釋他們以上的所想與所求;才能在他們的故事上添加一個完美的結局......即使這個過程生不如死,鮮血淋漓...即使美麗的光環轉瞬即逝,支離破碎...
  英雄之路,亦從死亡開始...
  值得慶幸的是,自來也的豪傑物語畫上了完整的句號。那些擁有完美結局的人,像三代目火影、像千代婆婆...即使年輕時沒做過什麼驚天動地的大事,但死亡,卻已是對他們一生最好的回報...
  在死亡前夕那雙渾濁黑瞳中,他流露出的萬般無奈與不舍,終將化成最後一滴晶瑩的淚珠融入蒼茫大海...
  自來也大叔...如果有天堂的話,你也會一直守候在窗邊一直注視著那個叫漩渦鳴人的傢伙吧...縱觀整個火影世界,有幾人能像自來也一般成熟與滄桑....我們永遠不會忘記,你生命的最後一刻,你綻放出的耀眼光輝...
  就讓我們把曾經的不忍與留戀凝聚成一顆璀璨的寶石埋藏在心底最脆弱的地方吧,那是顆,永遠不會消融的寶石,最最閃耀的寶石~
  再見了,自來也大叔~~
自來也密碼
  自來也在臨死之前發現了佩恩的秘密,留下了一個密碼:
  タ,31,8
  106,7
  207,15
  (タ是日文片假名)
  目前這個密碼已被鳴人,鹿丸以及卡卡西等解讀,意思為「沒有實體」
  聲優:姓名:大冢芳忠
  羅馬音:Ohtsuka Houchu
  出生地:岡山縣
  出生日期:1954年5月19日
  趣味・特技:棒球、自行車 ゴルフ(高爾夫球)
  所屬事務所:クレイジーボックス

廣告

9 《熱戀天堂》 -參考資料

http://baike.baidu.com/view/29525.htm

http://baike.baidu.com/view/607880.htm

http://tieba.baidu.com/f?kz=125247204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