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顏之月》

標籤: 暫無標籤

1187

更新時間: 2013-09-15

廣告

無顏之月》(顏のない月,no surface moon)是2000年12月22日由OrbitROOT發行的一款18R遊戲,是其公司的代表作。主要講述了女主角倉木玲菜和她的未婚夫,男主角羽山浩一在與世隔絕的倉木家發生的故事。後來被改編為18R動畫OVA,由Pink Pineapple發售。動畫原定四集,但是因為發售以後頗受好評,所以延長成了五集。完成以後,以第一集到第四集的口場面為中心組合成了總集篇。《桃華月憚》可以看作是它的續作。

廣告

1 《無顏之月》 -簡介

 

《無顏之月》無顏之月

《無顏之月》(顏のない月,no surface moon)主要講述了女主角倉木玲菜和她的未婚夫,男主角羽山浩一在與世隔絕的倉木家發生的故事。後來被改編為成人動畫OVA,由Pink Pineapple發售。動畫原定四集,但是因為發售以後頗受好評,所以延長成了五集。完成以後,以第一集到第四集的性愛場面為中心組合成了總集篇。《桃華月憚》可以看作是它的續作。

2 《無顏之月》 -登場人物

 

《無顏之月》羽山浩一

羽山浩一(羽山 浩一(はやま こういち), 聲:石田彰)
  男主人公,在北條大學的本山教授的研究室學習的大學生。雖然是美青年,不過不能認識女性的臉(看到女性的臉也意識不到那是女性的臉)。在本山教授的推薦下,來到小時候曾經呆過的信州的倉木的山。到了那裡以後,突然發現他是倉木鈴菜的未婚夫。是個煙癮很重的人,並且精力旺盛。

廣告

倉木鈴菜(倉木 鈴菜(くらき すずな), 聲:小林沙苗)
  女主角。生於1982年。是倉木家上一任主人倉木善治郎和妻子由利子的女兒,倉木神社的巫女。陰氣很強。雖然是浩一的未婚妻,不過對這強加的關係有些困惑。同時有些任性,對怎樣寄信和飯店的存在都不知道,可以說是溫室中的花朵。因為以前沒有遇到過像浩一那樣說話直率的人,所以對他抱有反感。不過漸漸為浩一所吸引,作為女性的自我認知開始蘇醒。

春川知美(春川 知美(はるかわ ともみ), 聲:淺井清己)
  倉木家的主治醫生春川一平的養女,也是倉木家的一名女傭。做人很圓滑,因此頗受主人浩一的信賴。同時臉型很可愛,身材也很好(特別是胸部),是個美女。除了作為女傭完成自己的工作,對浩一的性的需求也是不分時間和場所的加以滿足。

廣告

 

《無顏之月》倉木鈴菜

栗原沙也加(栗原 沙也加(くりはら さやか), 聲:高野直子)
  倉木家的女傭。性格開朗,對浩一以朋友而不是主人的態度相處。和鈴菜和知美相比稍微瘦一些。據本山教授所說,她和以前很有人氣而突然失蹤的女優山都琉璃長得很像。

東衣緒(東 衣緒(あずま いお))
  鈴菜的表兄弟,美少年。在浩一到達的前幾天來到倉木家。在圖書館熱心的查閱和倉木家相關的文獻,對本山教授的著作和研究很有興趣。對知美有些好感。
  《暗與帽子與書之旅人》的女主角東葉月是他的親妹妹。在《桃華月憚》中,成長為美青年登場。

澤口千賀子(沢口 千賀子(さわぐち ちかこ))
  浩一的前任女友,現在則是朋友的身材苗條的美女。本山教授的助手。雖然常說一些很酷的話,不過性格並不冷淡。即使是夏天也常常帶著黑色的手套。

廣告

倉木由利子(倉木 由利子(くらき ゆりこ),聲:伊藤美紀)
  倉木家的前主人善治郎的妻子,鈴菜和水菜的母親。生於1963年。雖然有兩個到了談婚論嫁的年齡的女兒,不過看上去很年輕和妖艷。代替卧病在床的實權者倉木千代進行家庭事務的管理。把浩一作為倉木家的主人迎接進門以後,半是強迫的促成他和鈴菜的婚事。不知為何曾改變了對浩一的稱呼。

倉木水菜(倉木 水菜(くらき みずな))
  倉木家另外一名巫女,鈴菜的雙胞胎姐姐。生於1982年。因為倉木家的雙胞胎是禁忌,所以從很小的時候就和鈴菜分開了,現在在洞窟的庵中靜靜的生活。她的存在被倉木家的人隱藏著,即使是隱約有些記憶的鈴菜,也被「也許你把喜歡的熊的玩偶當成姐姐了」這樣欺騙著。和鈴菜相反,陽氣很強,比鈴菜更加和外界缺少接觸,非常的純真。在洞窟附近的河邊遊玩時碰到了浩一。
  在《桃華月憚》中以另一個名字——楓[也有譯作風、鳳]登場。

廣告

本山教授(本山教授)
  羽山所在的北條大學的民俗學教授,名字不明。

3 《無顏之月》 -劇情

 

《無顏之月》無顏之月

就讀民俗學課程的大學生「羽山 浩一」自幼父母雙亡,而「羽山」是其養父母之姓。他失去了幼年的部分記憶,而就是從那個幼年時期開始,他患了一種怪病:看不到女性的容貌。在一個炎熱的夏天,他的養父母死於事故,而作為分家的他遵循其遺言來到本家·倉木家。

倉木家是信州地區很有勢力的一女系家族,主要是其「巫女」的血統從古至今都得到推崇。為了研究,浩一民俗學課程的導師「本山教授」乘機和浩一來到倉木家。剛到倉木家的浩一就因原因不明的發熱和噩夢而不支倒地,而當他醒過來的時候看到自己身邊有一位衣著單薄、曲線玲瓏的少女沐浴在月光之中,更重要的是浩一竟然能看到她皎潔的容顏(也就是怪病突然痊癒),他不由自主地把少女壓在身下,隨即被少女痛打一頓。清醒后的浩一從身邊的女僕「春川 知美」得知那位被他輕薄的少女是倉木家的小姐、前當主之女「倉木鈴菜」,已經許配了給浩一。不明所以的浩一在倉木家女主人、前當主之未亡人、鈴菜之母「倉木由利子」解釋下,才知道一年前死去的前當主「倉木善治郎」的遺言就是鈴菜將許配給浩一,理由是浩一屬於倉木家的一系,理應為倉木的血統出力。浩一是一萬個不願意,但是最後還是接受了節 方案:在完成「等待月亮的儀式」前的一個月內留在倉木家擔任當主。在這個家裡,他認識了柔弱的女僕「春川 知美」、活潑的女僕「栗原 沙也加」、同樣是倉木家分家、對知美有好感的美少年「東衣緒」、倉木家的主治醫生「春川 一平」及其雙胞胎弟弟、貌似恭維心實輕蔑且下流的園藝師「春川 五平」,同時其同學兼好友:「沢口 千賀子」也來到了倉木家協助本山教授。當浩一去拜訪這個家最高的主人、鈴菜的曾祖母「倉木チヨ」時,這位老人家彷彿在浩一身上看到妖魔似的驚恐不已…..

廣告

浩一去探訪鈴菜這位名分上的妻子時,看到了鈴菜受儀式影響而慾火纏身,突然浩一在外界的某些東西影響下體內的一股衝動完全戰勝了其理智,獸性大發,奪去了鈴菜的處子之身….

雖然發生了這樣的事,但是兩人的關係並沒有走到勢不兩立的情況,反而兩者的心中都隱約有了對對方的感情。隨著浩一以禮相待地去了解這位小姐的日常生活,兩者的關係也從開始鈴菜的吵吵鬧鬧發展成鈴菜主動透露自己的夢想…..

不過身為民俗學的大學生,浩一對倉木家的儀式很有興趣,因為他的直覺告訴他,自己的噩夢、過去與倉木家肯定有著必然的聯繫。他發現擔任代表著「山」的巫女的鈴菜,在平時的儀式竟然是以高潮的形式「驅除山的污垢」。而他帶著「為何不是處女的鈴菜都能擔任巫女」去請教本山教授時,本山教授就闡明:巫女是以其能驅除自身沾染的污垢而達到至清,讓神降臨在自身向凡人授意。但是接著浩一對「驅除山的污垢」這個主旨是否偏離了正確之路的疑問連本山教授也無法解釋了。

廣告

而且,隨著日子的過去,浩一發現了越來越多的情況:在中庭有一株長在水池旁的山茶花樹,每當過於接近時,體內那股衝動就會突然擴大,產生野獸般的慾望……而浩一總感覺這株山茶花樹和神出鬼沒的由利子有著道不清的關係…..特別是那個經常出現在由利子身旁的詭秘巫女身影更令人在意。另外,浩一跟蹤行蹤詭秘的千賀子,意外地發現和兒時記憶有關的幾個場所:鬼之原,並且還察覺到千賀子有著特異的能力,能和鬼之原的御神岩產生共鳴。對於服侍自己的女僕沙也加偶爾的神志不清,還有本山教授有意無意地提及沙也加很像一年前引退的女演員「山都琉璃」的事時,浩一察覺到這和那個虎視眈眈的五平一定有關。

不管如何,浩一和鈴菜的關係是一點點地發展起來了。鈴菜的願望是就讀東京的美術大學,因而對浩一的都市人生活流露出羨慕的感情,但又對自己生為巫女而無法掙脫的命運枷鎖感到悲觀。最後還是浩一的言行打動了鈴菜,終於使鈴菜解放了自己被壓抑著的對浩一的愛慕之情,兩人終於緊緊地交合在一起……

隨著和鈴菜的愛情不斷發展,浩一的夢也越來越清晰,夢中兩個外貌相同但感覺截然相反的巫女的啟示也越來越多。某日,浩一在鐘乳洞內的祭壇遇險,但醒過來后卻在一陌生房屋裡,身邊伴著一位外貌和鈴菜幾乎一樣的少女。這位清純的啞巴少女讓浩一感到似曾相識的安靈,即使是回到倉木家,浩一每天還是抽出時間來和這位少女玩耍,浩一終於記起自己過去曾經和這位女孩一同玩耍,還無意中想起這位女孩的名字叫做「水菜」,和鈴菜提起的少兒玩伴同名……但是浩一也想起在噩夢中多次出現自己的左肩被一名男子砍傷的回憶畫面,直覺告訴他水菜和鈴菜有著不同尋常的關係。

在某一個不尋常的夜間,帶著異樣氣息的由利子主動誘惑浩一,並且那個詭秘巫女也顯現出自己「鬼」的姿態…..同時鈴菜也發現了水菜的存在,並且認為浩一為了水菜背叛了她,因而心中充滿了悲傷,突然那個詭秘巫女出現並趁機憑依在鈴菜身上,並且將鈴菜的悲傷轉化成仇恨的力量,鈴菜的身上顯現出強大的邪氣…..

為了了解真相,浩一和倉木チヨ進行了一番長談。倉木チヨ告訴浩一「水菜和鈴菜是姐妹」的同時意圖毒殺浩一,但是浩一卻在神靈保佑下體現了一百年前的明治大火併在一位瀕死的巫女手中接下一位女嬰,並且遇到了那個詭秘的巫女。倉木チヨ對浩一的大難不死感到是天意,於是就將一切和盤托出。

原來倉木家所在的山自古由於有神靈保佑而為當地人提供大量的物質財富,當地人就以巫女為代表感謝神靈;久而久之,祭祀的本質發生了變化,祭祀成為了當地人斂財的手段,並且對儀式進行了改變。因此而導致的變化不但使神靈發怒,而且以人為祭品的行為使山的怨氣越積越重。一百年前的明治時代,倉木家誕生了一對雙胞胎姐妹,礙於當時的風俗,其中一個被殺死;但是她容易招惹「穢」的體質讓她聚集了整座山的怨氣,加上改動后的儀式的失敗,於是倉木家的影之分家為了維護正統儀式,決定屠殺有關人員,並焚銷了所有建築和物品,避免儀式外傳。結果有一個人帶著唯一的本家血脈逃了出去,那個女嬰就是倉木チヨ,而剛才浩一就體現過這個過程。雖然倉木チヨ重振了倉木家,但是十幾年前又出現了一個異常:新誕生的巫女是雙胞胎。按照兩極理論,其中一個是陽(驅除污垢),另一個是陰(吸引污垢)。為了避免當年的慘劇,倉木家在儀式時使用了身為「陽」的水菜的「供達」(被選中的配偶),也就是浩一作為祭品;但是浩一經過3次的儀式仍然生存,倉木チヨ就斷定浩一體內有「鬼」的存在。於是由利子就代替浩一作為祭品沉到地底祭壇的深處。不過由利子對浩一的思念與山中的怨氣之首:那個詭秘的巫女產生共鳴,於是由利子以「鬼」的形態「復活」了,並且那個巫女通過「洗腦」控制整個地區的人去實行非正統儀式,目的是「向神靈報仇」……幸好水菜被人藏起來了,於是那個巫女就打算利用身為「鬼」的浩一令身為「陰」的鈴菜成為自己的新的肉體,進而實行計劃….. 倉木チヨ在浩一身上看到了「鬼」的影子,但是事到如今也只有拜託浩一去阻止這個計劃了,方法就是「實行真正的等待月亮的儀式」,接著倉木チヨ就將一把鑰匙交給了浩一,然後就逝世了。

浩一和衣緒、本山教授找到了真正的儀式典籍,但被操控的教授把典籍帶走,而浩一和衣緒被五平關在地牢里。在地牢里浩一利用「鬼」的力量打倒了五平,並發現了被凌辱而失去理智的千賀子。想起千賀子雙手擁有特殊能力的浩一利用交合之法使千賀子清醒。原來千賀子就是影之分家的後人,而清醒后的千賀子就開始實行又一次的清理行動……脫險的浩一和衣緒在水菜的秘密房間遇到了知美、沙也加和本山教授,得知水菜的力量使他們脫離了操控。在這裡浩一接受了當年「陽」巫女的請求,和眾人一同前往地底祭壇。但在路上,不死心的五平抓住了衣緒並把他作為人質,目的是倉木家巨大財富的來源,可惜五平最終死於千賀子刀下。本來想殺死「鬼」浩一的千賀子被浩一說服參與儀式。

在地下祭壇,代表東家的衣緒、代表春川家的知美和代表沢口家的千賀子三位「神官」在教授指揮下開始了朗讀頌詞,而被惡靈憑依、手持利刃的鈴菜也來到這個祭壇。為了讓鈴菜清醒,浩一以自己的身體迎上鈴菜的利刃。在刀插入浩一的一刻,無論是鈴菜還是惡靈的怨氣都化為烏有,但是浩一就掉進了無底深淵…..當浩一醒過來時,發現自己因為儀式開啟的「魂之通道」而得以重生,而陪伴在他身邊的鈴菜和水菜也達成了和解,三人在通往神靈之處的「魂之通道」里以交合的形式,完成了「等待月亮的儀式」…..

事情終於告了一段落,千賀子回組織覆命,沙也加恢復記憶並重新開始女演員「山都琉璃」的生涯,知美和衣緒留在大屋,而浩一帶著鈴菜和水菜來到東京,開始了「雙手擁花」的新生活….

4 《無顏之月》 -主題曲

音楽集~月下楽人~
  顏のない月
  We used to walk all through the night
  Looking for something we could never find
  Now I alone sit in the deep
  And talk to ghosts I can' t see
  I hear the wind calls my name
  Oh, where can I find a trace
  Cruel Moon, I cry for you
  To bring him back to my place
  I used to feel magic in the night
  Gazing at your eyes to find there the light
  Now left alone out in the cold
  Hearing the goodbye you told
  I hear the wind calls my name
  Oh, where can I find a trace
  Cruel Moon, I cry for you
  To bring him back to my place
  I hear the wind calls my name
  Oh, where can I find a trace
  Cruel Moon, I cry for you
  To bring him back to my plac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