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長的婚約》

標籤: 暫無標籤

50

更新時間: 2013-09-05

廣告

《漫長的婚約》改編自塞巴斯帝安·扎普瑞佐的同名暢銷小說。影片花費很大筆墨描繪了一戰的戰地場景,用極為繁複的細節表現戰鬥的殘酷和瘋狂,以強烈的畫面和聲音效果烘托戰爭氛圍。藉此與前面女主人公所處的安逸的田園生活形成鮮明的對比。導演讓-皮爾·熱內和女主角奧黛麗·托圖以《天使艾米莉》同樣的方式處理戰爭中的溫情題材。導演的黑色風格在士兵們在戰場的遭遇中也有不少表現。影片同《天使艾米莉》一樣在票房上大獲成功。美國影星朱迪·福斯特也擔綱出演。本片獲得法國凱撒獎二十項提名,並奪得最佳攝影、最佳女配角等五個獎項。

廣告

情深,是否真值一生無悔的等待?那年夏天,在奧賽格湖畔的白楊樹前,他倆流著淚,許下最真摯的誓言,要在戰爭結束后,他返鄉時結婚。戰爭終於結束時,雙腿不良於行的她,等來的卻是未婚夫再也無法回來的噩耗,命運彷佛與她開了一個天大的玩笑。然而,一個垂死老兵的臨終證詞卻帶給她一線希望。於是,她展開了一場可能徒勞無功的查訪工作,希望知道當天在「黃昏賓果」戰壕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時間流逝,她遭遇了許多挫折,走過許多鋪滿謊言、騙局、巧合與同情的人生道路,一直讓命運把她背負到真相的大門口。她,是否能再見到自己的未婚夫?

1 《漫長的婚約》 -影片簡介

《漫長的婚約》《漫長的婚約》

法國女孩瑪蒂爾德在童年三歲時從梯子上摔落,從此落下殘疾,成了跛子。她與兒時同伴馬納什兩小無猜,青梅竹馬。光陰荏苒,長大成人的兩人更是情深意篤。隨著第一次世界大戰的蔓延,馬納什應徵入伍,參軍之前,馬納什和瑪蒂爾德已頂下了婚約。

在炮火紛飛的法國索姆前線,馬納什和其他四名懼怕戰爭的青年集體開槍打傷自己的雙手,希望以此逃脫血腥的惡夢。他們的行徑後來被人發現,並受到了軍事法庭的審判。這五名逃避戰爭的傷兵被發配到德法兩軍之間的蠻荒之地接受懲罰,交戰雙方的密集火力幾乎不會給他們任何生存的機會。

瑪蒂爾德收到一封來自部隊的信,信中向她告知馬納什的遭遇,並將馬納什寫入了死亡名單。在家鄉遙遙等待未婚夫回家結婚的瑪蒂爾德不願承認悲慘的命運,她的直覺告訴自己,倘若馬納什真的離她而去,她一定會感應得到。雖然戰爭的硝煙已經散盡,而瑪蒂爾德卻要開始一段艱辛的心路旅程。

在接下來的兩年裡,瑪蒂爾德每天都要反覆閱讀馬納什生前從戰場上給她寄來的70多封信,期待馬納什某天突然出現在自己面前。而她每接近事實一步,她的心就越發支離破碎,她開始想象馬納什是如何艱難的度過最後的時刻,那些情景如同尖刀劃過心房。然而,瑪蒂爾德仍然堅韌不舍。

堅定的信念、迫切的希望和倔強的調查使瑪蒂爾德逐漸看清事實的真相,她將有幫助的信息串連在一起,開始發現這五名不幸的士兵和殘酷懲罰的背後鮮為人知的一幕。瑪蒂爾德深感戰爭的恐怖,腥風血雨讓參與其中的人們留下終生不滅的烙印……

廣告

2 《漫長的婚約》 -主演介紹

《漫長的婚約》《漫長的婚約》
奧黛麗·塔圖1999年出演的《維納斯美女沙龍》是法國當年極受好評的一部輕喜劇,獲得了當年愷撒獎最佳影片。而塔圖在其中扮演年輕的美容師瑪麗,和一位六十歲的前任飛行員墮入了愛河,她的表演贏來了愷撒最有前途新人獎。而後2000年,她又與文森特·佩雷斯、芬妮·阿爾丹(Fanny Ardant)兩位大明星共同主演了喜劇片《放蕩者》 (LeLibertin),進一步得到關注。

2001年的《天使愛美麗》讓全世界的人都愛上了精靈般的奧黛麗·塔圖,2004年,塔圖再次與《天使愛米麗》的導演讓-皮埃爾·熱內合作拍攝了《漫長的婚約》一片。飾演樂觀堅毅的瑪蒂爾德。在《漫長的婚約》里,奧黛麗·塔圖用完全不同的面目亮相,與《天使愛美麗》不同,本片是一部沉重而憂傷,真實而殘酷的戰爭悲劇。觀眾將看到導演讓·皮埃爾·熱內清新細膩的畫面和魔幻風格在影片中的全新延續,奧黛麗·塔圖不再是那個多愁善感的小姑娘,導演和演員碰撞出了更耀眼的火花。

廣告

3 《漫長的婚約》 -幕後製作

《漫長的婚約》改編自塞巴斯帝安·扎普瑞佐的同名暢銷小說。影片花費很大筆墨描繪了一戰的戰地場景,用極為繁複的細節表現戰鬥的殘酷和瘋狂,以強烈的畫面和聲音效果烘托戰爭氛圍。藉此與前面女主人公所處的安逸的田園生活形成鮮明的對比。導演讓-皮爾·熱內和女主角奧黛麗·托圖以《天使艾米莉》同樣的方式處理戰爭中的溫情題材。導演的黑色風格在士兵們在戰場的遭遇中也有不少表現。影片同《天使艾米莉》一樣在票房上大獲成功。美國影星朱迪·福斯特也擔綱出演。本片獲得法國凱撒獎二十項提名,並奪得最佳攝影、最佳女配角等五個獎項。

拍攝本片是導演讓-皮埃爾·熱內長達10年的夢想。1991年,熱內拜讀了塞巴斯帝安·扎普瑞佐的同名小說,深深被人物吸引的他將小說一氣呵成,將小說拍成電影的衝動蠢蠢欲動。當時,熱內剛完成自己的長片處女作《黑店狂想曲》不久,而享有這本小說拍攝權的是華納公司,對於一個剛剛入行、名不見經傳的小導演來說,拍攝《漫長的婚約》幾乎是遙不可極的夢。

廣告

10年後,隨著《天使愛美麗》被世界影壇大加讚賞,揚名立萬的熱內再次燃起了最初的熱望,而且此時,他已經找到了自己的法寶--奧黛麗·塔圖。在奧斯卡之夜,熱內問他的「愛美麗」是否願意繼續同他合作,塔圖爽快的應道:「當然,如果是原班人馬。」熱內決定在法國拍攝,並且台前幕後全由法國人擔綱,華納公司接受了熱內的條件,並且願意支付拍攝預算的35%。

接下來,熱內開始同《天使愛美麗》的編劇格勞姆·勞倫一起改編劇本,在幾個月的時間裡精雕細琢,同時得到了原著作者塞巴斯帝安·扎普瑞佐的支持,扎普瑞佐對熱內說:「現在它是你的孩子,只要你認為合適就儘管改,但在完成後要來看我。」不幸的是,在劇本完工的一周前,扎普瑞佐突然病逝,為影片留下了不小遺憾。

4 《漫長的婚約》 -花絮

為了營造出逼真的戰場景觀,劇組在20公頃的範圍內挖設了200米長的戰壕,每個角落都經過精心修飾,而在法德前線之間的無人地帶則挖出彈坑並將植物製作出飽受戰火摧殘的效果。

廣告

影片開拍於2003年8月,翌年2月拍畢,大小角色多達200多個。

在影片拍攝前,法國法院曾作出防止對該片給予國家財政援助的裁決,因為這家製片公司隸屬於華納,而非純正的法國公司。

影片由於已經在出品國之外放映而失去了參加戛納電影節的資格。

讓·皮埃爾·熱內遇到朱迪·福斯特時她正在監督《戰慄空間》的法語版譯制工作,福斯特對本片非常感興趣,以至儘管主要角色已經敲定,但她仍想扮演其他的小角色。

5 《漫長的婚約》 -穿幫鏡頭

·在片頭的鏡頭中,一名士兵點燃香煙,但實際並未點燃,但他仍在佯裝吸著。

·1916年法國布里多尼鄉間的村舍中出現了電話,而室外卻沒有電話線。

·馬蒂爾德出生於1900年1月,片中曾不止一次的告知馬納什只比馬蒂爾德大1歲,而在1917年1月馬納什被俘的一段中,稱他還有5個月就滿20歲,由此推測出他出生於1897年6月,比馬蒂爾德大兩歲半。

廣告

·在最後的場景中,馬蒂爾德坐在沒有靠背的椅子上,當鏡頭切向馬納什再切回馬蒂爾德時,椅子卻多出個靠背。

6 《漫長的婚約》 -拍攝緣由

●《天使愛美麗》鬼才導演執導,牽手「愛美麗」再度合作續《漫長的婚約》

讓·皮埃爾·熱內最開始從事電視廣告和視頻片段的製作。1991年,熱內和搭檔馬克·卡洛完成了第一部長片《黑店狂想曲》,這部開山之作獲得了愷撒獎的四個獎項,其中包括最佳新銳導演獎和最佳場景獎。《黑店狂想曲》的成功甚至讓熱內和卡洛本人都很驚訝。歡欣鼓舞的兩人隨後又完成了一部影片,夢想了10年之久《童夢失魂夜》。1997年,熱內到美國拍攝了異形系列電影的第4部《異形:浴火重生》。2000年,他回到法國拍攝了具有超現實主義浪漫風格的電影《天使愛美麗》,該片獲得了法國電影史上空前的成功,成為當時法國票房最高的電影,並以3300萬美元的票房成為歷史上在美國票房最高的法國電影。

2001年在為《天使愛美麗》選角時,熱內看到奧黛麗·多杜的第一反應不是艾米麗,而是瑪蒂爾德。《天使愛美麗》獲奧斯卡獎提名,在參加奧斯卡頒獎典禮時,熱內問多杜:「你還想和我拍一部影片嗎?」儘管多杜當時並沒看過小說《漫長的婚約》,但她仍然肯定的說:「沒問題!只要還是《天使愛美麗》的這個劇組。」事實上,《漫長的婚約》的主創人員,從編劇、攝影、音響、化妝等等,到大大小小的配角,都是《天使愛美麗》的原班人馬。多杜本人也非常喜歡瑪蒂爾德這個角色:「瑪蒂爾德的樂觀和堅毅令我吃驚。我覺得自己一直是個喜歡嘻嘻哈哈、比較容易沮喪的人,而拍攝這部影片時,我覺得自己變得嚴肅和堅強了許多。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角色對我本人的行為方式產生切切實實的影響。」

在《漫長的婚約》里,奧黛麗·多杜用完全不同的面目亮相,雖然是讓·皮埃爾·熱內和奧黛麗·多杜的第二次合作,但是這完全是與《天使愛美麗》不同的全新作品——沉重而憂傷,真實而殘酷的戰爭悲劇。觀眾將看到導演讓·皮埃爾·熱內清新細膩的畫面和魔幻風格在影片中的全新延續,奧黛麗·多杜不再是那個多愁善感的小姑娘,內心將無比的堅強,導演和演員將碰撞出更耀眼的火花。

●根據同名小說改編,被譽為「3年來最佳法國電影」,各大獎項熱門奪冠影片

廣告

《漫長的婚約》《漫長的婚約》

《漫長的婚約》的原作者塞巴斯蒂安·熱佩索(SebastienJaprisot)生於1931年,他的許多得獎作品被譯為多國語言,並被拍成電影。法國媒體將塞巴斯蒂安·熱佩索譽為女性的代言人、當代偉大的浪漫小說家。塞巴斯蒂安·熱佩索曾說:「受苦難的女性分外展現出光彩。」他的寫作風格觸動人心,挖掘出人們內心深處的複雜情感,相當引人入勝。

對於本片導演來說,將這部光彩奪目的文學著作,改編成一部充滿驚奇和野心的電影,已經是一個做了十多年的夢了。當讓·皮埃爾·熱內在1991年讀到塞巴斯蒂安·熱佩索這本著名小說之後,立刻被這個美麗的愛情和堅韌的女主角吸引:「我是一口氣讀完整本書的,這個感人的故事,這個堅韌的女性都深深吸引了我。而且那個時候我正在拍攝我的第一部長片《黑店狂想曲》(Delicatessen),這種精神給了我很大的鼓勵。當時我知道這本書的拍攝權屬於華納公司,我唯一能做就是保持住這個夢。」

直到十年之後,《天使愛美麗》(Amélie)獲得全世界範圍內的成功,它也同時改變了這位天才導演在製片公司心目中的地位。這時他開始著手劇本編寫並且心目中已經有了這個角色的最佳人選:奧黛麗·多杜。

《漫長的婚約》由美國華納兄弟公司投資,法國2003製作公司製作,在歐美上映后好評如潮,幾乎再現了當年《天使愛美麗》上映時的盛況。鬼才導演讓·皮埃爾·熱內融合了喜劇和悲劇的元素,是繼《天使愛美麗》之後的又一力作,具有極富衝擊的視覺效果,再加上女主角奧黛麗·多杜充滿活力、激情四溢的表演,從而被評論界譽為「三年來最佳法國電影」。《漫長的婚約》成為世界矚目的焦點,2005年法國愷撒獎獲得12項提名,並且獲得了多個國際電影評獎的青睞,更有分量的還是第77屆奧斯卡金像獎多個獎項的最有力的爭奪者。

7 《漫長的婚約》 -人物陣容

《漫長的婚約》《漫長的婚約》
●好萊塢女星朱迪·福斯特講流利法語精彩出演

《漫長的婚約》中,集合了很多以前和讓·皮埃爾·熱內合作愉快的演員,包括奧黛麗·多杜和多米尼克·畢農。當然,多杜依然是當仁不讓的女主角,但是在演員表中,我們欣喜並驚詫地看到了另一個女明星的名字——朱迪·福斯特。對她的起用,充分璋顯了熱內對好萊塢,甚至美國影壇掌控的實力。

《漫長的婚約》《漫長的婚約》
朱迪·福斯特是一個奇妙的演員,她的身上帶有一種濃濃的自我標籤,以至於她是如此易於辨 認,哪怕僅僅是在鏡頭前露一面而已。時至今 日,當好萊塢已經完全淪為一個工業化生產線的時候,她依然是這個浮華世界中堅定的獨行者,告訴我們一個女人可以依靠自己的智慧與頭腦讓大家樹立起對她的敬意。


毫無疑問,在《漫長的婚約》中,這樣一個自我的、法國式的、個性化的電影中,出現一張好萊塢明星的臉孔會有什麼樣的效果,更何況她如此尖銳。作為一個演員,朱迪喜歡將自己的觀點表達得通徹透亮,

《漫長的婚約》《漫長的婚約》
這可以將她以獨有的方式融入整部電影中。雖然她與整部影片的氣質相 符,我們還是期待她的出場使整個影片呈現出 有別於一般法國電影的特殊氣息。

8 《漫長的婚約》 -完美合作

●金牌編劇數易其稿鬼才導演悉心打造
導演讓·皮埃爾·熱內與《天使愛美麗》的劇作家吉約姆·羅朗一起開始了故事的改編。「這是一部讓人喘不過氣來的小說。」羅朗評說到,「熱佩索將讀者帶入到緊湊迷人的情節中……我們最關心的是如何把握輕鬆的愛情故事與可怕的戰爭背景之間的分寸。《漫長的婚約》中最動人的部分就是女主人公那超越了戰爭恐怖的堅韌、意志力和信念。」

在改編小說的過程中,編者們需要把故事電影化,就必須做出一些艱難的選擇。具體說來,熱內和羅朗必須想辦法把書中書信往來的情節轉換成電影里的情節。雖然信件是文學創作中很經典的通訊方式,但要在電影中表現瑪蒂爾德在尋找未婚夫的過程中收發信件是十分困難的。「我們保留了一些信件,但把它們變得更直觀、更詩意了。」熱內說道:「而且我們還把很多信件的內容變成了瑪蒂爾德與其他人見面的情節。」兩位改編者為了改寫書中另外一個重要情節也下了巨大的決心。他們決定不讓瑪蒂爾德坐在輪椅上,而把她變成患過小兒麻痹的跛子。「在小說中,讀者們最後都忘了還有個輪椅。」熱內說:「但是在電影里,一切都會變得很沉重。這樣會使電影拍攝變得很麻煩,而我希望能儘可能地自由發揮。」 導演和劇作家在一起花了好幾個月才修改好劇本。「我們的工作和《天使愛美麗》時很不一樣。」羅朗說:「《天使愛美麗》完全是個原創劇本。讓·皮埃爾和我共享創意,然後根據這些創意構架電影。但這次,我們有一本寫好的情節曲折複雜的小說為基礎。我們的出發點是會發展變化的,有血有肉的人物角色。」

這些修改工作得到了原作者塞巴斯蒂安·熱佩索的支持。熱內向他解釋了他要做的事情。「很遺憾,我沒有時間見到他本人。」熱內說:「當我們談起這部書時,他說:現在這是你的作品了,你看怎麼合適就怎麼改吧。但是改完后要拿給我看一下。唉,在劇本改好的前一周他去世了。我很難過。」
同時,熱內和羅朗還做了大量的調查,讀了很多小說和那個年代的資料。熱內童年時對這個話題的熱忱正好為他們詳盡的調查奠定了基礎。為了在劇本中重現瑪蒂爾德當時的環境,兩位改編者還搜集了大量圖片供自己參考。這些素材主要來源於新聞報道和同時期的檔案,而不是反映那個時期的電影。「對於讓·皮埃爾來說,把握好每個細節十分重要。」羅朗說道:「我們需要知道熱佩索書中所描繪的每個細節、每個場景的具體樣子。所以我們必須做很多調查,儘可能地接近現實。」

劇本完成後,第一位被選中的演員也就成了第一位讀者。多杜說道:「瑪蒂爾德的恆心立即打動了我。雖然種種跡象都表明她的追求是不可能成功的,她還是對她的信念堅定不移。對我來說,我是做不到像她一樣奮力鬥爭的。」當說到這個故事更深層的含義時,多杜評論道:「這是個關於一對被戰爭分開的戀人的愛情故事。影片的力度在於瑪蒂爾德的堅韌——她不惜一切代價的去尋找她的愛人,雖然大家都認為他已經死了——和殘酷的歷史背景的對比。這裡面的各種感情,沒有任何的矯揉造作。通過這個愛情故事,我們能夠理解到戰爭的恐怖和醜惡。」

9 《漫長的婚約》 -巨資打造

●5600萬美金巨資構築神奇電影科技還原20年代巴黎

《漫長的婚約》《漫長的婚約》

《漫長的婚約》耗資約5600萬美元打造,除動用全明星班底外,影片在布景、道具和服裝方面也是用心良苦,爭取每個細節都散發出濃烈的二十年代的氣氛,熱內神奇地將一切道具做到了真正的二十年代:懷錶、窗帘、鐘錶、最早的公共電話、電梯、摩托車、老式汽車、最早的火車、一戰中剛剛使用的只能飛幾十米高的飛機,因而影片像一座20世紀初期的活的博物館,而且幾乎每個職業的人都穿上了只在巴黎收藏店的舊報紙里才能看到的老式服裝,郵差、神父、農夫、士兵、妓女、公務員和貴族等等,所以這部電影足夠那些泛濫小資格調的城市中產階級過一次懷舊的癮。

在還原二十年代方面,熱內做的最精緻的就是還原巴黎。影片中出現了二十年代只能在塞納河邊販售的舊地圖上才看到的巴黎,這完全是通過特技製作來實現的。熱內讓所有的演員穿好服裝,擺好道具在藍背景的攝影棚里拍,之後再用電腦特技把背景換成二十年代的巴黎,那時的LesHalls還在搞世界博覽會,Orsay火車站那個時候還是真實的火車站(現在已經成為博物館),還有老的巴黎北站、歌劇院廣場和托卡雷羅宮,熱內就差讓瑪蒂爾德到沒有透明金字塔的盧浮宮走一圈了。給《漫長的婚期》做特效的還是《天使愛美麗》的製作班底(Douai),在這個方面,熱內一絲不苟,把每個細節都做到了最精處,甚至令人驚訝。這一點從《確定》雜誌的評論上就能看出來,「熱內廣闊地經營了一部幾乎完美的電影,每一個畫面都無比豐富,我們可以毫不懷疑地說這是部傑出的電影。」

10 《漫長的婚約》 -背景音效

音效工程師傑拉·哈迪及其工作人員執著地不斷完善影片的音效。「我需要從零做起,創作電影的音樂氛圍。但這次的不同之處在於,熱內的影片不再是童話,而是略帶陰暗。這是個真實的故事。在我們開始之前,首先我們要把現實考慮進去。我們需要一支特別的工作小組來營造出大自然的聲音(布列塔尼半島邊的海洋聲音)與烽火連天的戰爭聲音之間的反差,這種經歷真是太讓人激動了。讓·烏曼斯基,我們的音效工程師在現場拍攝所做的細緻工作對我們有極大的幫助。「我們混音前在剪輯聲音的工作上花了5個月,這在法國製作的影片中是不多見的。」哈迪補充到。

當熱內邀請曾為《童夢失魂夜》原聲碟作曲的著名作曲家安琪羅·巴塔拉旺迪來為《漫長的婚約》譜曲時,電影的最後一環就得到了解決。作曲家回憶說有一天他接到熱內打來的電話,只是簡單地說到「安琪羅,我有部電影要你幫忙。背景是一戰,但戰爭不是主題。主題是一個年輕女人的感情和她在尋找生命中至愛的歷程中經歷的曲折。」

巴塔拉旺迪接著說道:「之後他給我寄來了尚未剪完的電影,但那已經足夠讓我為其中的角色創作音樂了。對於瑪蒂爾德這個角色,我深深地為她的苦難、美麗、勇氣和堅韌所打動,因此為她創作了一個以四音符為基礎的主題曲,十分簡單,但能觸動聽眾。」錄音是6月份在洛杉磯的米高梅公司以前使用的錄音棚里進行的,那裡曾錄製過《爵士歌王》、《綠野仙蹤》及許多其他音樂劇。

「巴塔拉旺迪是個十分有品位的音樂家,我很欣賞他,」熱內說道。「我很喜歡他為大衛·林奇的電影,像《妖夜荒蹤》和《穆赫蘭大道》等創作的音樂。在做原始剪輯的時候,我們會把他的音樂加進去,效果如同夢幻一般。他的作曲詩情畫意、感情豐富,卻又十分簡練,讓我無法抗拒。」

熱內總結道:「所有參與這個電影製作的人員都像我一樣興奮,因為這是一部視覺上很有衝擊力的電影。整個工程非常浩大,而且好像總也到不了盡頭一般。但是我們都工作得很高興。在法國,拍攝像這種量級的電影的機會並不多。而且我們在藝術表現上,包括劇本、主創的選擇、拍攝、後期製作等,都有完全的自主權。」

導演進一步解釋道:「我的同事們和我自己基本上都是同一時代的人。我們一起長大,一起進入社會,一起拚命工作……我們有一種自己就是最棒的感覺。如果《天使愛美麗》是一部有啟示性的電影的話,那麼《漫長的婚約》就是一部很成熟的電影。我們現在都處於自己能力的巔峰,所以需要在失去這種能力之前充分利用它。無論如何,儘管經過很多的困難,整個拍攝過程還是很令人愉快的。」

11 《漫長的婚約》 -媒體評價

法國片,戰爭/愛情類型,導演曾拍過黑店狂想曲、童夢失魂夜、異形4和天使愛美麗,愛美麗原班人馬參與拍攝,自然不能錯過。

故事背景設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年輕漂亮的愛美麗從小就落下腿瘸的毛病,她與青梅竹馬的兒時玩伴感情深厚,並訂下了婚約。隨著法德開戰,未婚夫被抓壯丁,不久傳來未婚夫陣亡的消息,堅強的愛美麗並不相信,她憑藉一點點蛛絲馬跡,開始了尋找愛人的旅程。

劇情讓我想起了去年描寫美國南北戰爭的冷山和中國的古老傳說望夫崖,雖然情節類似,但漫長婚約與這兩個風格完全不同,倒是冷山和望夫崖是一個凄美的調調。

導演以前的作品都是古靈精怪的帶點末世情懷的東西,沒想到這次卻整出來一篇大氣的帶點史詩氣概的大作,算是一個驚喜。影片採用了兩種色調:描寫後方和平生活使用泛黃的色調,懷舊,安詳和樂觀。描寫戰爭場面使用灰暗的色調,壓抑,絕望和殘酷。兩種色調對比明顯,攝影、構圖都很漂亮。

最值得一贊的是導演的敘事方法。雖然也使用了倒敘、插敘等手法,但影片更進一步,把故事切割成細小的片段,打亂,然後巧妙的借不同人物的不同視角拼接起來,隨著劇情推進,慢慢拼出完整的圖像。故事本身帶有一點懸念、解謎的性質,導演通過這樣剪輯,使一個有可能落入俗套的故事變得新穎和吸引人。影片開始的時候,我覺得有些沉悶,不過隨著現實、回憶、想象等片段互相穿插,不知不覺被帶入故事之中,一口氣看完。不得不佩服導演的剪接功力,片段之間的銜接流暢而自然,敘事節奏張弛有度。影片中還可見到導演常用的電影語言:在旁白的同時顯示相應的畫面,「畫中畫」,偶爾出現的法國式幽默和誇張。這些元素使原本很沉重的電影變得溫情和有趣。

影片在「望夫」的主線之外,還講述了其他4個士兵的經歷和他們親屬的生活。至於演員,全是老面孔,讓我懷疑法國是不是只有這幾個人拍電影。演員的表演並不重要,這部影片80%的功勞要給導演。不過客串角色中有位特別來賓,朱迪福斯特,出演一名寡婦,並奉獻兩次激情床戲,夠敬業。
影片除了反映戰爭帶給人們的痛苦,除了男女主角情比金堅的純潔愛情,更重要的是讚頌了女主角的樂觀、堅持和堅強。當一條條線索破滅,未婚妻並沒有放棄尋找,沒有悲天憫人,沒有站成一塊望夫石,而是利用一切蛛絲馬跡,憑藉女性獨有的直覺,重新開始尋夫之路,當然也少不了熱心人的幫助(在我印象里,電影中的法國人都很熱心)。未婚妻比天使愛美麗多了一份堅強和執著,不過還保留了聰明、善良和樂觀的特質。未婚妻心裡經常默念的占卜遊戲堪稱神來之筆,「如果我數到7,火車還沒到山洞,那麼未婚夫就還沒死。」這樣的遊戲我想很多人在等人的時候都玩過,肯定會有所共鳴。影片最感人的一段,當愛美麗聽到未婚夫死亡的正式通知,回憶未婚夫當初坐車離開,愛美麗像阿甘一樣拖著瘸腿在田野中瘋狂的奔跑,口中不斷念著「如果我先到拐角,他就會平安歸來」,觀眾積累的感情隨著洶湧的配樂達到情緒的最高點,感人肺腑。而結尾處,女主角緩緩穿過昏暗的走廊,沒有配樂,沒有旁白,一片寂靜,彷彿時光凝固,呼吸停止,經過千辛萬苦夢想終於變成現實,那種百感交集的心情只有靜默可以表示。直到女主角走出走廊,燦爛的陽光照在她的臉龐,音樂才慢慢響起,雖然主角始終微笑,我卻熱淚盈眶。

這部關於愛、希望與堅持的電影,除了帶給你出色的音畫享受,還會給你其他一些值得回味的東西。
說實話,這片的畫質和音效真的很不錯。

12 《漫長的婚約》 -精彩劇照

《漫長的婚約》《漫長的婚約》
《漫長的婚約》《漫長的婚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