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滄海洗劍錄》

標籤: 暫無標籤

11

更新時間: 2013-09-05

廣告

作者:江山
《滄海洗劍錄》 -內容簡介
浪子飄零江湖,一壺酒,一柄劍,已足矣。浪子三唱,不唱悲歌。紅塵間,悲傷事,己太多。浪子為君歌一曲,勸君切莫把淚流,酒罷揮手各自去,陽關道外好片天!
《滄海洗劍錄》 -精彩章節
第1章水邊浪洗沙細白庭內樹搖影婆娑
「北山愚公者,年且九十,面山而居。懲山北之塞,出入之迂也。聚室而謀曰:『吾與汝畢力平險,指通豫南,達於漢陰,可乎?』雜然相許其妻獻疑曰:『以君之力,曾不能損魁父之丘,如太行、王屋何?且焉置土石?』雜曰:『投諸渤海之尾,隱士之北。』遂率子孫荷,擔者三夫,叩石墾壤,箕畚運於渤海之尾。……」

戰國列御蔻所著《列子湯問》上的這短短百來字寫的是古代傳說中的一個老人家,他受不了出門老是要繞道而行,號召自己的子孫開山辟徑,最後感動上蒼移走了兩座大山,千載之下,這個故事婦孺皆知,愚公之志,深為世人所仰,迄今未泯。

時過境遷,太行、王屋二山今日一在朔東,一在雍南,遙相對望,冀之南,漢之陰,再無隴斷焉。而當日愚公一家所運石填掩的渤海淵源於黃河,注入黃海,日復一日,浩浩江水無窮無休地流淌不息。而當日愚公一家所運石填掩的渤海淵源於黃河,注入黃海,日復一日,浩浩江水無窮無休地流淌不息。

這日晌午,渤海之濱的水面上被一抹斜陽染得一片金黃,波光粼粼,遠遠望去,水天一色,煞是絢麗好看。此時水面風靜浪止,只偶爾捲起幾個小浪擊打在崖石上,飛花碎玉般從半空散落下來。此時水面風靜浪止,只偶爾捲起幾個小浪擊打在崖石上,飛花碎玉般從半空散落下來。
 
在沒有崖石的地方,是一大片一大片乾淨的沙灘,在海水的沖刷下,枯枝敗葉和破籮爛筐不斷被水帶走,把一片沙土沖得又細又白,海水屢次「嘩」一聲衝上沙灘,又一次次無聲無息地退了。


沙灘的一頭這時出現一個紅點,那紅點越來越近,卻是一個一身紅衣的少女,騎在一匹由首至尾皮毛均赤溜光亮的棗紅馬上,緩緩向這邊而來。

那少女可能是趕路累了,翻身下馬,緩緩走到沙灘邊上,俯身捧起一把水洗臉,平滑如鏡的水面映出她那張俏麗如花的粉面,隨波蕩漾,紅衣少女正自顧影自憐,驀地擦臉的手停在了半空,面前的水中出現了一張陌生人的臉!

一個嬉皮笑臉少年的鬼臉!

少女出手如電,拔劍在手,一個鷂子翻身,挺劍便向後刺去!

她這一刺卻刺了個空,環首四顧,周圍並不見有人,別說是少年,什麼人影都沒一個!

少女不禁懷疑起自己的視覺來了,難道自己好幾天一個人趕路,疲勞過度幻覺所致,摸了摸額頭,剛要自我安慰幾句,想到剛才明明親眼所見,立時又提高了警惕,緊緊握住手中長劍。

四周除了崖石便是那匹坐騎棗紅馬了,紅衣少女一雙妙目緊張地盯著愛馬,提劍步步逼進。

紅衣少女見是個穿著破爛的落拓少年,不禁一怔,柳眉一軒:「你到底是誰?為什麼一路跟著我?」

原來落拓少年趁少女洗臉之際悄悄掩至她的背後,又在她轉身的剎那倒躍而出,矯捷地翻到了馬的另一邊,一手抓住馬首的套索,一手緊緊攥住馬轡,懸空緊貼馬腹呈橫卧姿勢,竟這樣悄無聲息地藏得天衣無縫。

紅衣少女雖然滿腹怒氣,卻也不禁為他的輕功之高所欽服。落拓少年抬腳踢起地上的一塊小石子,探手接住了,一甩手拋向遠處的大海,這才道:「原來姑娘早就發現在下的行蹤了。」落拓少年抬腳踢起地上的一塊小石子,探手接住了,一甩手拋向遠處的大海,這才道:「原來姑娘早就發現在下的行蹤了。」

紅衣少女道:「別以為我有閑心注意你,我當你是個餓得快不行了的臭要飯的,這才不想理你。」

落拓少年笑道:「我每天都有好酒好肉吃喝,餓不死的,況且我也從不向人乞討,姑娘倒似乎是餓了,要不要過來共謀一飽。」邊說邊從背後卸下一個包袱來,從包袱內摸出一隻油黃油黃的雞腿,放在嘴邊「咂吧咂吧」地撕咬。

那包袱鼓鼓的,也不知裝了多少食物在裡面,紅衣少女啐道:「誰要你的餿東西!」但自昨天出了客店便沒再進食,腹中的飢餓讓她不覺咽了一口口水。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