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跡花都》

標籤: 暫無標籤

5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夜幕降臨,夕陽的餘輝照射在Y國首都機場里,金燦燦的一片,彷彿為機場披上了一層金裝似的。

  Y國是東南亞一個小國,國家雖小,但是所管轄的海域擁有豐富的石油資源。隨著全球由價的上升,越來越多的外國商人前來淘金,其中以華裔最多。

  縱然已經到了傍晚,機場里卻依然是一片忙碌的景象。

  機場的一邊,一個漂亮的女人迎著夕陽,目光複雜的看著一架準備起飛的飛機,她的表情是那般的傷心,彷彿一隻受傷的羔羊,又彷彿一朵凋謝的玫瑰,讓人看了心中不由升起一股憐惜之意。

  可以肯定的是,那架飛機里有她很重要的親人!

  伴隨一陣「隆隆」的聲音,在女人的注視中,那架飛機衝天而起,直插雲霄,彷彿鳥兒一般,鑽進了雲彩之中。

  一滴淚水從眼眶流出,滑過她那美麗的臉蛋,滴落在地上,聲音令人心碎。

廣告

  「總統閣下,剛才國防部長傳來消息,中國與F國交界的地區再次發生摩擦,如果不制止的話,恐怕會引起很大的糾紛!」這時,遠處一名西裝革履的男子走到女人身邊彙報道。

  淚水依然灑在女人的臉上,她沒有去擦,也沒有回頭,只是冰冷的說道:「通知外交部發言人,警告F國立即停止他們的愚蠢行為,還有,條件必須是他們做出讓步!否則,中國將不惜一切代價開戰!」

  男子沒有絲毫異議,而是飛快的點了點頭道:「是,總統閣下!」說著,男子恭敬的退了下去。

  女人深深吸了一口氣,再次複雜的看了一眼之前飛機消失的方向,在心裡暗暗說道:「李強,你一定要過的開心!」

  ***

  女人目送離開的那架飛機是一架由Y國飛往中國南海市的飛機。

  豪華倉里,一名戴眼鏡的中年人指著報紙上『總統男友』那個標題,疑惑的對身邊的同伴問道:「你說到底是誰有這麼大的本事,居然可以跟鐵碗總統搞上關係?」

廣告

  「有八卦說是上任總統念軍手下的一名保鏢。」另外一名禿頂男子道:「不過,這種事情沒人會知道的,估計是記者們胡編亂造的。」

  「應該是胡編亂造的。像鐵碗總統那樣的冰美人是不會輕易喜歡上男人的。」戴眼鏡男子贊同的點了點頭。

  兩人的身邊,李強豎起耳朵聽著兩人的談話,待兩人說完,心裡忍不住暗罵,媽的,這群吃飽沒事做的記者真能猜測,居然能猜到我的身份!

  或許這一輩子再也見不到她了吧?李強腦海之中不由冒出了念青那張冷漠而又美麗的臉蛋,忍不住露出了一絲苦笑。

  「看到那個女人了嗎?據說是這班航班空姐之中最漂亮的一個。」這時,戴眼睛男子放下報紙,一臉色咪咪的看著前方一名空姐,對禿頂男子說道。

  「那女的啊。我早就聽說了,名叫方敏,現年23歲,單身。」禿頂男子看了一眼名叫方敏的女人一眼,道:「我聽說,追他的富家公子不少於百個,然而,卻沒有一個能把她騙上床!」

廣告

  「這麼誇張?」戴眼睛的男子似乎有些驚訝。

  聽到兩人的談話,李強下意識的將目光轉向了那個名叫方敏的女人。

  此時,方敏正在跟一名旅客交談。李強看到的是方敏的背影。

  身為空姐的方敏個子很高,李強微微目測了下,在一米七三左右。通常身材高挑的美女,身材都會非常棒,方敏自然也不會例外。

  一頭長發微微盤起,壓在空姐帽子下面,脖頸白皙,上身骨骼架子並不大,蠻腰,雙腿修長、光滑,在那雙腿上找不到任何多餘的贅肉,比例搭配非常完美。即便是看慣了各式各樣美女的李強也不得不承認,眼前這個名叫方敏的女人,僅從背影來看,絕對一流。

  雖然沒有看到女人的正面,李強聽到了之前兩人的談話,自然明白,方敏的長相和氣質肯定都不錯,不會出現那種背後是美女,轉頭是恐龍的情況。

廣告

  在李強期待的表情中,女人轉過了身子。

  應入李強眼帘的是一張鵝丹型的臉龐,眉若柳葉,瑤鼻微翹,櫻桃小口。一雙黑色的眸子清澈而又朦朧,讓人看了心神不由一顫。

  似乎察覺到了李強的目光,方敏微微掃了李強一眼,目光十分厭惡。對此,李強眨了眨眼睛,那意思是,妞,你長的真不錯。

  或許是由於李強的表情太過於淫蕩,女人似乎讀懂了李強眼神中的意思,眉頭微微一皺,瞪了李強一眼,然後繼續做她的工作。

  幾分鐘,李強突然感到一陣尿急,不由的站起身來,朝廁所走去,心裡暗想,這美女效應還真不是蓋的。

  廁所門是鎖著的,裡面似乎有人。

  讓李強鬱悶的是,裡面的人似乎鐵了心不出來似的,十分鐘的時間,裡面沒有傳出任何響聲。

  媽的,難道掉到廁所里了?李強心裡一陣鬱悶,看了一下周圍,沒人注意后,將耳朵貼到門上,仔細一聽,除了流水聲之外,裡面沒有任何聲音。

廣告

  帶著疑問,李強敲了敲門,裡面依然沒有任何動靜。

  不會是系統出什麼問題了吧?裡面根本就沒人?李強想了想,下意識的摸到手鎖,輕輕擰了一下。手鎖應聲而開。

  媽的!果然是壞的!李強心裡暗罵一句,推開門走了進去。

  等李強回到座位上的時候,那名名叫方敏的空姐已經離開了。

  無聊之餘,李強只好拿起雜誌,打發時間。

  兩個小時后,李強再一次來到了廁所門口。

  和兩個小時前,廁所門上依然顯示著有人兩個字,而廁所里卻沒有任何動靜。

  想起兩個小時的經歷,李強心想,如果裡面有人,門肯定是擰不開的。

  想到這裡,李強不再猶豫,抓住手鎖擰了一下。

  鎖應聲而開,而李強由於尿實在太急,直接推門而入。

  下一刻,李強當下愣在了原地,因為,廁所里有人,那個人不是別人,正是之前的那個名叫方敏的空姐。

廣告

  原來方敏的胸帶扣環鬆了,李強推門進來的時候,她正挺胸收腹,努力的想把兩根胸帶的扣環扣在一起,剛要扣上,突如其來的開門聲,讓方敏條件反射的面朝轉向門口,正好看到衝進來的李強,嚇的手一松,身上的胸罩借著彈力,掉到了地上。

  李強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如此香艷的方敏,小巧的鎖骨,誘人的香肩,當下有種春心蕩漾的感覺,方敏對於如此變故,頓時呆在原地,當看到李強淫蕩的目光正停留在自己的胸口,自己低頭一看才反映過來是什麼樣的情況,當下拉下衣服,護住胸部,張嘴就要大叫。

  眼看方敏要大叫,就地發力,一個箭步衝到方敏身邊,二話不說,一把攬住方敏的腰,用手捂住了方敏的嘴巴。

  原本打算大叫的方敏被李強用手捂住嘴巴,當下發出一陣嗚嗚的聲音。回想起李強之前在機艙里看她那色咪咪的眼神,方敏意識到了什麼,臉色瞬間變的蒼白之極。

  嬌軟的身軀,誘人的體香,李強的眼神有些飄,因為方敏剛才要扣胸衣,所以上身的衣服推了起來。放在方敏腰間的手清楚的感覺到方敏皮膚的滑膩,李強的堅持在一不小心中,手就滑到了方敏的小腹,掌心一陣滾燙。下身那兄弟瞬間頂在了方敏的臀部上,傳來一陣堅挺的穿透感。一股前所未有的刺激感傳遍了李強的全身,李強身體不由一抖。

  方敏感受到臀部被硬棒棒的東西頂著,想到了什麼,立刻開始掙扎。

  這不掙扎還好,一掙扎,方敏的臀部立刻和李強下身那兄弟來了幾次小摩擦。摩擦帶來的快感,差點讓李強心神崩潰。

  本能的,李強微微扭動腰部,身下的兄弟在方敏的臀部來回遊盪,快感一波接一波,讓李強差點呻吟出來。

  感受到李強呼吸有些急促,手上的熱度增加,禁不住的想繼續往下游移,無奈空姐的裙裝是高腰屬腹,阻礙了李強的妄想。

  方敏感覺臀部後面頂著的那硬棒棒的東西越來越堅硬,以及李強那越來越大的扭腰幅度和在自己腰間收緊的手,方敏臉色發紅,身體漸漸發燙,連忙停止了掙扎,同時眼神里流露出了驚恐而又略帶期待的目光。

  看到方敏那驚恐的眼神,李強心中一顫,眼神變幻了幾次,最後吸了口氣,有些不舍的停止了扭動,道:「你不要叫,我就放開你。」

  感覺李強停了下來,方敏身體不由一硬,隨後表情瞬間變幻了好多次,心想,等李強一鬆手,她就大喊,否則守了二十幾年的身子就要被奪去了。

  心中這樣想著,方敏卻是咬著牙點了點頭。

  李強見方敏點頭,於是鬆開了捂在方敏嘴上的右手。

  李強剛一鬆手,方敏臉部肌肉一陣抖動,顯然是要大叫了。

  李強一急,連忙又捂住了方敏的嘴巴,有些心虛道:「告訴你不要叫!」

  方敏都快哭了,現在的情況她能不叫么?

  李強想了想,壓低聲音,道:「你聽我解釋,我這不是有意闖進來的,是廁所的門有問題。只要你不叫,我絕對不會對你做什麼。」

  廁所的門有問題?方敏在這架波音747上當了兩年空姐了,從來沒有聽說過廁所門出現過問題。

  這一定是借口,這個混蛋一定想玷污我!想起李強那色咪咪的眼神,以及剛才的舉動,方敏在心裡惡狠狠的說道。

  眼看方敏臉色閃爍不定,李強故意露出一副色咪咪的樣子,道:「如果我你再繼續叫的話,我就不客氣了!」李強說著,大手摸上了胸前的山峰,飽滿、挺立,手感極佳,沒有胸衣的束縛,讓李強輕易的就把柔軟的高峰揉進手中。

  方敏的喉嚨里發出一陣「嗚嗚」的叫聲,一副痛苦的表情,然而,在那痛苦之中,似乎還帶有一絲異樣的快感,那是一種她從來沒有體會過的快感,這似乎就是快樂與痛苦並存著。

  手上傳來舒坦的感覺,而方敏的眼睛卻一直瞪著李強不放,對此,李強也不收手,繼續撫摩。

  方敏深知硬對硬沾不到便宜,於是連忙露出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點了點頭。

  「你不叫?也不怪我是吧?」見方敏點頭,李強微微鬆了口氣,收回撫摩在方敏胸前的手,問道。

  方敏面色難看的點了點頭。

  「那好,我鬆開手后,你不要叫,然後我看看外面是否有人,沒人的話,我們就當什麼事也沒發生,如果你現在要叫,有人衝進來看到你沒穿衣服也不好吧,再說,隨時都會有人進來。」李強耐心的說著。

  難道這傢伙良心發現?方敏腦海中閃過這樣一個念頭,但看到李強那色咪咪的眼神時,立刻搖頭否決,下意識的認為李強是怕了,再說自己這樣被看到也是名節不保。想到這裡,方敏做出決定,暫時先按照李強說的去做,等李強出去后,就立刻出去。只要一出去,李強絕對不敢動她,這一點,方敏有信心。

  李強有些不舍的鬆開摟在方敏小蠻腰上的手,然後漸漸的鬆開了捂著方敏嘴巴的左手。

  果然,這一次,方敏沒有叫。

  對此,李強不敢停留,連忙拉開廁所門,看到兩邊沒有人後,閃了出去。

  為了避免尷尬再次發生,李強憋著尿回到了座位上。

  半分鐘之後,兩名空警在方敏的帶領下來到了李強的身邊。

  「請跟我們走一趟。」其中一名警察冷冷的瞪了李強一眼,心想,連我們空姐花都敢調戲,你小子死定了!

  與此同時,李強感受到,方敏的眼神十分歹毒,很不得把他當場大卸八塊。

  媽的!這女人居然言而無信!李強斜了方敏一眼,點了點頭,站起身來,跟著三人身後來到走廊盡頭。

  「唰!」這時,一名空警猛然亮出手銬,剛才旅客太多,兩名空警怕引起轟動,所以才沒有亮出手銬。

  「你們這是做什麼?」李強眉頭微微皺了起來。

  「臭流氓,我要讓你去坐牢!」方敏惡狠狠的說道。

  「憑什麼讓我去坐牢?」李強斜了一眼方敏,方敏的出爾反爾讓他有點不爽。

  「小子,你給我老實點,竟然敢在飛機上干這種齷齪的勾當,偷窺廁所,就算槍斃你都不過分!」其中一名空警似乎在追求方敏,此時可以在方敏面前表現,自然不會放過。

  李強看在眼裡,然後深意的看了方敏一眼,原來這小妞只說了自己偷窺廁所,並沒有把自己侵犯她的事情說出來,更沒有告訴大家是她自己脫光光的。

  方敏讀懂了李強眼神中的意思,但是臉色卻更冷了,顯然,方敏是一心想讓李強受懲罰。剛才,李強差點奪走了她的第一次,這仇不報不行!

  「美女,我之前說過了,那門是壞的。不信你們現在去查查。」李強見方敏不配合,只好把事情說出來。

  方敏氣的牙癢,道:「你們不要聽他胡說,那門不可能是壞的,先把他銬起來,等到了南海直接送警察局。」

  媽的!這女的還真夠狠的!李強心中暗罵一句,臉色也變得有些難堪了一些,道:「那扇門的確是壞的,我不是有意進去的,你們講點理好不好?」

  「等到了警察局再和你講理。」空警說著就要把手銬戴到李強的手上。

  想到進警察局後會發生的事情,李強臉色一寒,猛然抓住那名空警的胳膊,皺眉,道:「貿然闖進去是我的不對,但是,那門真是壞的,如果你們繼續不講理的話,別怪我不客氣!」

  兩名空警都急於在方敏面前表現一番,哪裡會怕李強威脅?

  當下,兩名空警抓住了李強的身體。

  李強臉色微微一變,肩膀猛然發力,瞬間將兩人撞了出去。

  突然的變化讓方敏驚了一下,方敏似乎沒有想到,李強居然如此厲害。那名空警更是一臉驚恐,李強瞬間爆發出來的氣勢太強悍了,那感覺就猶如一頭即將發瘋的野獸一般。

  趁此機會,李強幾步到方敏身前,笑眯眯的盯著方敏道:「美女,如果我剛才想對你圖謀不軌的話,你現在就不會好好的站在這裡了。」

  方敏本來心裡就憋屈,猛然聽到李強的話,當下揚起手,想給李強一巴掌,同時嘴裡罵道:「無恥!」

  李強順勢抓住方敏的手,輕輕吹了口熱氣,一臉輕佻,道:「女人最好不用動粗,因為,你們根本就不是男人的對手!我再說一遍,那廁所門的確是壞的,不信現在我陪你過去看看。」

  「小子,你找死!」那名追求方敏的空警看到李強抓住方敏的手不放,惡罵一聲,打算來個英雄救美,卻猛然聽到對將機里傳出了上司的聲音。

  聲音的內容是,廁所的門的確是壞的……

  空警臉色巨變,咬了咬牙,走到方敏身邊,道:「小敏,那門好象真的是壞的!」

  「不是好像,是事實!」李強糾正道。

  空警惡狠的瞪了李強一眼,但是卻不敢對李強說什麼,畢竟,如果廁所門是壞的話,李強算是無辜的。

  眼看李強一臉得意的表情,方敏一張小臉氣的煞白,身體更是輕微的顫抖著。在方敏看來,縱然廁所門是壞的,也改變不了李強是色狼的事實。

  「美女,氣大傷身,你悠著點。小心氣壞身子,以後嫁不出去。」李強鬆開方敏的手,笑嘻嘻的說了一句,然後轉身離開了。

  看著李強離開的背影,方敏氣的跺了一下腳,不爽的對旁邊的空警,道:「誰讓你說廁所門是壞的?」

  面對方敏的怒火,空警無言以對。

  這女人脾氣還真不是一般的臭!聽到方敏的話,李強在心裡加了一句。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