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歌》

標籤: 暫無標籤

124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浩歌》是中唐著名文學家李賀的代表作品之一。

廣告

1 《浩歌》 -基本信息


  【作品名稱】《浩歌》
  【創作年代】中唐
  【作者姓名】李賀
  【文學體裁】七言古詩
  

2 《浩歌》 -作品原文


  浩歌⑴
  南風吹山作平地,帝遣天吳移海水⑵。
  王母桃花千遍紅⑶,彭祖巫咸幾回死⑷?
  青毛驄馬參差錢,嬌春楊柳含緗煙⑸。
  箏人勸我金屈卮⑹,神血未凝身問誰⑺?
  不須浪飲丁都護⑻,世上英雄本無主。
  買絲綉作平原君⑼,有酒唯澆趙州土。
  漏催水咽玉蟾蜍⑽,衛娘發薄不勝梳⑾。
  羞見秋眉換新綠⑿,二十男兒那刺促⒀?
  

3 《浩歌》 -作品註釋


  ⑴《楚辭·九歌·少司命》:「望美人兮未來,臨風恍兮浩歌。」浩歌即長歌、大聲唱歌、縱情放歌之類。
  ⑵帝:指宇宙的主宰。天吳:水神。《山海經·海外東經》:「朝陽之谷,神曰天吳。是為水伯。在虹虹北兩水間。其為獸也,八首人面,八足八尾,皆青黃。」
  ⑶王母:傳說中的西王母(事見《穆天子傳》、《列子》等),傳說她栽的仙桃樹三千年結一次果實(見《漢武帝內傳》)。
  ⑷彭祖:傳說他叫篯鏗,是顓頊的玄孫,生於夏代,堯封他在彭地,到殷末時已有七百六十七歲(一說八百餘歲),殷王以為大夫,託病不問政事(事見《神仙傳》、《列仙傳》)。《莊子·秋水》:「彭祖乃今以久特聞,眾人匹之,不亦悲乎?」又《齊物論》:「莫壽於殤子,而彭祖為夭。」屈原《天問》:「彭鏗斟雉帝何饗,受壽永多夫何久長?」巫咸:一作巫戊,商王太戊的大臣。相傳他發明鼓,發明用筮占卜,又會佔星,是神仙人物。
  ⑸青毛驄馬:名馬。參差錢:馬身上的斑紋參差不齊。《爾雅·釋畜》第十九:「青驪驎驒。」注云:「色有深淺,斑駁隱粼,今之連錢驄。」緗:淺黃色的絹。含緗煙,形容楊柳嫩黃。緗一作細。
  ⑹箏人:彈箏的女子。屈卮:一種有把的酒盞。
  ⑺神血句:酒醉時飄飄然,似乎形神分離了,不知自己是誰。
  ⑻丁都護:劉宋高祖時的勇士丁旿,官都護。又樂府歌有《丁都護》之曲。王琦注云:「唐時邊州設都護府……丁都護當是丁姓而曾為都護府之官屬,或是武官而加銜都護者,與長吉同會,縱飲慷慨,有不遇知己之嘆。故以其官稱之,告之以不須浪飲,世上英雄本來難遇其主。」
  ⑼平原君:趙勝,戰國時趙國貴族,惠文王之弟,善養士,門下有食客數千人,任趙相。公元前259年(趙孝成王七年),秦軍圍趙都邯鄲,平原君指揮抗秦,堅守三年,后楚、魏聯合,擊敗秦軍。
  ⑽漏:古代的計時器。玉蟾蜍:滴漏上面玉制的裝飾。可能詩人寫的這種漏壺就是蟾蜍形狀的,水從其口中滴出。李賀另有《李夫人》詩云:「玉蟾滴水雞人唱。」
  ⑾衛娘:漢武帝的皇後衛子夫。《漢武故事》:「上見其美髮,悅之。」發薄不勝梳:言衛娘年老色衰,頭髮稀疏了。
  ⑿秋眉:稀疏變黃的眉毛。換新綠:畫眉。唐人用青黑的黛色畫眉,因與濃綠色相近,故唐人詩中常稱黛色為綠色。如李賀《貝宮夫人》:「長眉凝綠幾千年。」《房中思》:「新桂如蛾眉,秋風吹小綠。」
  ⒀刺促:煩惱。
  

4 《浩歌》 -作品鑒賞


  此詩大意是人生總難免衰老、死亡,雄心大志未必都能實現,但人不應為此徒增煩惱,要把握現實,珍惜少壯時光。首四句寫高山大海也會變化,人不論多麼長壽,也會死。在亘古以來的時空中,一切都不是永恆不變的。五至八句言借酒銷愁。九至十二句寫生不逢時,懷才不遇之憤懣。詩人認為當世沒有平原君那樣的賢主,只好買絲綉成平原君的像,灑酒祭奠他。最後四句言人生易老,既然不遇明主,索性及時行樂吧。
  一個普通的意思,在李賀的筆下,竟有這麼多奇思妙想。《唐詩快》云:「詩意只在『世上英雄』、『二十男兒』兩句耳,前後無非滄桑、駒隙之感。」《李長吉詩集批註》云:「此篇又與《天上謠》不同。彼謂人事無常,不如遺世求仙;此則言仙亦無存,又不如及時行樂。但得一人知己,死復何恨?時不可待,人不相逢,亦姑自遣耳。」
  詩題《浩歌》本於《楚辭·九歌·少司命》:「望美人兮未來,臨風恍兮浩歌。」「浩歌」是大聲唱歌的意思。一般說來,寫作這樣的詩宜從敘事寫景入手。但詩人不屑於蹈襲故常,偏從虛處落筆,一開始就把想象的世界展現在讀者面前:「南風吹山作平地,帝遣天吳移海水。」幻象紛呈,雄奇詭譎,卻又把滄海桑田的「意」婉曲而又鮮明地表達出來了。宋人劉辰翁評這首詩說:「從『南風』一句便不可及,佚盪宛轉,真俠少年之度。」(引自姚佺《昌谷集註解定本》)詩人用豪放的筆觸,雄奇的景象,抒發自己凄傷的情懷,真是既「佚盪」,又「宛轉」,字裡行間充溢著一種驚世駭俗的英氣,所謂「俠少年之度」,指的就是這種非凡的氣度。
  三、四兩句,一寫仙界,一寫塵世。傳說王母種的桃樹,「三千年一開花,三千年一生實」。彭祖和巫咸則是世間壽命最長的人。當王母的桃樹開花千遍的時候,彭祖和巫咸也不知死了多少次了。兩相比照,見出生命的短促。長壽的彭祖和巫咸尚且不能久留人世,何況尋常之輩。這裡有兩個對比:一是把仙人與凡人相比,一是把凡人中的長壽者與普通人相比。前者見於字面,後者意在言外。這樣層層比照、烘托,「人生幾何」的命意更加顯豁。
  五至八句寫春遊時的情景,用的是反襯手法。先著力烘托春遊的盛況。「青毛」句寫馬。馬的毛色青白相同,構成錢形花紋的名叫「連錢驄」,是為名貴之馬。騎在這樣的馬上,飽覽四周的景色,真是愜意極了。初春的楊柳籠含淡淡的煙靄。眼前的一切是那麼柔美,那麼逗人遐想。後來大家下馬休憩,縱酒放歌,歡快之至。而當歌女手捧金杯前來殷勤勸酒的時候,詩人卻沉浸在冥思苦想之中了。他想到春光易老,自己的青春年華也將逝如流水。「神血未凝身問誰」描述的正是這樣一種意緒。「神血未凝」即精神和血肉不能長期凝聚,它是生命短促的婉曲說法。「身問誰」是「身向誰」的意思。全句的大意是:韶光易逝而知己難逢,自己的才能和抱負何時方能施展?等到神血兩離,生命終結,一切都將化為烏有,那是多麼可怕而又痛心的事啊!
  接著詩歌又由抑轉揚,借古諷今,指摘時弊,抒發憤世嫉俗的情懷。「丁都護」或者象王琦所說,實有其人,並且是這次郊遊宴樂的參與者(見《李長吉歌詩匯解》);或者當時有「丁都護嗜酒」的傳說,詩人藉以表達勸戒之意。「不須浪飲丁都護」,既是勸人,也是戒己,意思是不要因為自己懷才不遇就浪飲求醉,而應當面向現實,認識到世道淪落,英雄不受重用乃勢所必然,不足為怪。詩人愈是這樣自寬自慰,憤激之情就愈顯得濃烈深沉。「世上」句中「無主」的「主」,影射人主,亦即當時的皇帝,以發泄對朝政的不滿。「買絲」云云,與其說是敬慕和懷念平原君,毋寧說是抨擊昏庸無道、埋沒人才的當權者。表面寫「愛」,實際寫「恨」,恨自己沒有機會施展才能和抱負,以致虛擲了黃金般的青春年華。
  結束四句的內容與前面各個部分都有聯繫,具有一定的概括性。「玉蟾蜍」是古代的一種漏壺。銅壺滴漏,聲音幽細,用「咽」字來表現它,十分準確。另外,詩人感時傷遇,悲抑萬端,這種內在的思想感情也藉助「咽」字曲曲傳出,更是傳神。「衛娘」原指衛后。傳說她發多而美,深得漢武帝的寵愛。這裡的「衛娘」代指妙齡女子,或即侑酒歌女。全句的意思是:別看她現在黑髮如雲,美不可言,隨著歲月的流逝,這滿頭黑髮會漸漸變白變少,直至無法梳理。它通過具體的形象,揭示了「紅顏易老」的無情規律。末二句急轉直下,表示要及時行樂。「羞見秋眉換新綠」有兩層意思:一是不要辜負眼前這位侑酒歌女的深情厚意;二是不願讓自己的青春年華白白流逝。既然世上沒有像平原君那樣識才愛士的賢哲,就不必作建功立業的非非之想。面對歌女、美酒、寶馬、嬌春,就縱情開懷暢飲吧。一個年方二十的男兒,正值風華正茂之時,不能這般局促偃蹇。這種及時行樂的思想,是從憤世嫉俗的感情派生出來的,是對黑暗現實發出的悲憤控訴。
  這首暢敘胸臆的詩篇,造語奇,造境也奇,使人感到耳目一新。詩人騎馬踏青,面對大好的春光,本應產生舒適歡暢的感受。
  但偏偏就在此時,一種與外界景物格格不入的憂傷情緒像雲霧般在心頭冉冉升起。這種把歡樂和哀怨、明麗和幽冷等等矛盾著的因素糅合起來的現象,在李賀的詩歌里是屢見不鮮的,它使詩歌更具有神奇的魅力。此詩在結構上完全擺脫了由物起興、以事牽情的程式。它先寫「興」,寫由景物引起的神奇幻象。接著寫春遊,色彩穠艷,氣韻沉酣,與前面的幻覺境界迥然不同,但又是產生那種幻覺的物質基礎。詩人故意顛倒它們的先後次序,造成悲抑的氣氛和起落的形勢。
  後面從「神血」句起都是抒發身世之悲的筆墨。它們與開頭相適應,有力地表達了悲憤的情懷。全詩活而不亂,粘而不滯,行文的迴環曲折與感情的起落變化相適應,迷離渾化,達到了藝術上完美的統一。

5 《浩歌》 -作者簡介


  李賀
  (790—816)唐代詩人。字長吉,福昌(今河南宜陽西)人。唐皇室遠支,家世早已沒落,仕途偃蹇,僅曾官奉禮郎 。因避家諱,被迫不得應進士科考試,韓愈曾為之作《諱辯》。和沈亞之友善。其詩長於樂府,多表現政治上不得意的悲憤,對宦官專權、藩鎮割據的現實,也有所揭露、諷刺。又因其多病早衰,生活困頓,詩中於世事滄桑、生死榮枯,感觸尤多。善於熔鑄詞采,馳騁想像,運用神話傳說,創造出新奇瑰麗的詩境,在詩史上獨樹一幟,嚴羽《滄浪詩話》稱為「李長吉體」。但也有刻意雕琢之病。後世有人稱之為「詩鬼」。有《昌谷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