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雲浦》

標籤: 暫無標籤

26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流雲浦》,作家凝欣著,民國架空小說之一,本書講述了男女主角穿越歷史時空的愛情故事。

廣告

1 《流雲浦》 -小說簡介

《流雲浦》,是凝欣寫的一本書。書中講述男主角執著膽小悶騷,命運之神的性格有多乖僻也許是無解的迷,多少悲歡離合的戲碼在她手裡上演,人類窮想象之力造就的故事也不如她手指一撥帶來的驚嘆。

架空的歷史情境中,二人因意外結識,故事就在她和他的點點糾纏中緩緩展開,
她乃纖纖女子,個性十分倔犟,他固權勢超人,自信滿滿,也難得佳人歡心。 
凝大筆法的巧妙就在於,這看似老套的「江山美人」橋段,由她閑雲潭影一般地道來,
早已沒有了催人淚下的殺氣,彷彿溫妙落花,時見錦繡。

2 《流雲浦》 -章節摘錄

第一章 相見初經田竇家   

共和改制十三年,雖然國家的邊疆依舊不那麼平靖,殘留的保皇部隊依舊時有騷擾,然而內陸及沿海的省份多少已經恢復了舊觀,有了欣欣向榮的意思。   

廣告

平南城是六朝舊都,雖然已是及不上新晉的沿海諸城繁榮,卻也還保留著昔日埠面,場面雍容,總有一股鬱鬱蔥蔥煙水之氣,是以舊家巨族也好新晉豪門也罷,都愛在平南城置產,以示身家排場,因此平南城每晚笙歌不斷,豪門巨賈們的晚宴重又開場,幾叫人不知道今夕何夕。   

燕于飛不耐的撫著脖子上的垂珠鏈,多少有點懊惱,她本不該來這的。今天是平南巨富王有鳴三女兒王素希的生日宴,若不是因和她同一個宿舍,又被她左說右說,燕于飛原是不會來的。倒不是怯這樣的場面,只是無端端這樣的浪費時間不上算,燕于飛的手指不自覺的又撥弄起鏈子,三十一顆珠子,在她手指上滾來滾去已經不知道多少回了。她四下張望,王府的晚宴安排算得熱鬧周全,色色齊備,愛玩的只管玩去,愛跳舞的也有通宵的樂隊,大客廳里自取的熱飲冷食佔據了周圍一整圈,除了若干王有鳴交往的場面人物,剩下的倒多是王素希及其它王家子女的朋友同學,只是同燕于飛一起來的女生們,不過十來人,多數早早被這許多的花樣吸引了,餘下不多一兩個也是身邊傍了世家子弟一塊談笑。燕于飛不愛這樣的熱鬧,雖然她容色秀麗,可是欲圖與她搭訕的男子們亦不耐煩久看冷美人,幾句話打探下來知道沒有希望也都各自再尋熱鬧。燕于飛獨自坐在陰影里,只是盤算著幾點走方不失禮。  

廣告

廳里的擺鐘打過十一點,燕于飛自取了外套,略和同學打了招呼便往門外去,四月的夜裡,空氣中充滿了青草初生的草香味與春天的潮潤,驟然由那悶熱嘈雜的廳中解放出來,燕于飛深吸了口氣,小跑起來,高跟鞋敲在花園碎石子路上格達格達的響,小徑一轉,已是到了大門,門外達官巨賈小姐公子的車停了整整一條路,燕于飛花了點力氣才在小路上找了一輛三輪黃包車,車夫聽說是這樣的半夜裡去偏遠的大學,很不願意做生意,燕于飛只好加倍了價錢才上了車。   

車夫方踏車子出王宅的大路口拐進小道不久,前面就有呼喝聲,遠遠就看見幾個人追著一個人纏鬥著往眼前來。車夫膽子小,停了車張望了一下,回頭跟燕于飛商量說:「小姐,這條路不太平,我們往別處走。」   

燕于飛一心急著回學校,看著暗夜裡糾纏的幾個男子也不似善類,自然連忙同意了,只是路窄,三輪車轉過身來也頗費了一番功夫。車子才掉過頭,後面幾個人已經跑了上來,最先的一個便是被追打的男子,後面幾個男子呼喝連聲,只聽見有人嚷著,「上官衡,你別跑!」   

廣告

燕于飛聽了這個名字微微一愣,被追的男子已經跑過車邊,卻一個轉身一把扯住了車夫的領子,車夫促不及防被他拖下了地,只叫得一聲,他已經跨上了三輪車猛力踏了幾下,這條小路過了王宅的大路口就是條斜長的下坡道,他三兩下踏過路口還不停,三輪車便飛速的往坡下馳去。燕于飛在車上目瞪口呆,此刻只來得及抓住側桿尖促的叫了一聲,便隨著車急速的滑了下去。搶車的男子彷佛才發現車上還有人,回頭看了燕于飛一眼,又探身往後張望,車后徒留了車夫的叫罵聲和幾個人的怒喝。   

車子飛速滑到了坡底,那男子用力踩住剎車卻還敵不過衝力,整個車都斜斜撞上了道邊的梧桐樹,震了幾震才停下來,燕于飛被震得一下坐倒在腳踏上,右足落地一折,立刻一股鑽心的疼。搶車的男子已經敏捷的跳下車翻落在草地上,此刻起身拍了拍身上的草屑,往後張望一下后倒彷佛沒事人一樣過來攙扶燕于飛。燕于飛已經疼得眼眶發紅,卻避開他伸來的手,自己扶著車子站了起來,只是一動腳就生疼,只好依舊坐回腳踏上。   

廣告

那男子見狀十分歉意的道:「這位小姐,十分抱歉,我起先實在不知道你在車上。」   

燕于飛抬起頭打量他一下,只見他一身戎裝,容貌英挺,職銜也是不低,本來也是軍中俊彥的樣子,只是此時筆挺的衣裝也是撕劃了好幾道,十分狼狽,方才有人叫他上官衡,如果她沒有記錯,上官衡應該是如今東南軍區總司令上官端的侄子,怎麼會是現在這個地步。   

那男子見她蹙著眉不說話,只咬著嘴角,眼眶泛紅楚楚可憐,知道是傷得狠了,想了一下道:「要不然請你在這裡等一下,我去開車子過來。」   

話音未落,路上已經兩道光掃過來,小路頂上駛下來幾輛車,燕于飛心裡暗驚,難道方才幾個人又追了下來還要纏鬥不成,如今她傷了腳,可是躲也沒處躲。那男子也是一樣想法,直起了身子皺眉退了幾步,車子還沒到眼前,老遠車上就有王宅的管家大呼小叫道:「上官公子,你沒有事吧?」   

廣告

上官衡放鬆下眉頭,沖他們揮了揮手,車到了跟前,從車上跳下王宅的管家僕人及壽星女王素希,燕于飛這才出聲招呼。王素希見她在此也是大吃一驚,上官衡頗不好意思,道:「剛才沒有注意這位小姐也在車上,連累她了,大概是傷了腳,素希,麻煩你扶她上車,我親自送這位小姐去醫院。」   

王素希嘿了一聲道:「今晚你們又鬧成這個樣子,只怕伯父們都知道了,你還是回去等著責罰吧,燕小姐是我同學,我自然會照顧,你趕快回去,賠罪以後也不遲。」   

上官衡笑一笑道:「只是打攪了你生日,不好意思,若不是他們糾纏,我也懶得與他們爭鬥。」說著又對燕于飛再三的抱歉,燕于飛只點了點頭。   

王素希等上官衡上了另外一輛車方對燕于飛道:「你們一路那三輪車滑下來,管家就看到了來告訴我,趕緊帶了人下來,不然不知道怎麼樣呢。那麼晚了,你腳又傷了,還是先在我這裡住一晚上,叫家裡醫生先來看了才好。」   燕于飛沒有法子,只好答應了。王素希又道:「也真是巧,怎麼你就偏在那車上了。這上官衡和那幾個副司令參謀長的子侄總是不對,隔十天半個月便有一次爭鬥,最近被總司令和幾個副總司令狠狠說了才好了點,今天喝了酒又鬧起來,回去肯定有一場氣生。」   

廣告

燕于飛彎了彎嘴角,只想,紈絝子弟就是這個樣子了。   

醫生診了燕于飛的腳傷只是扭傷,並無大礙,因此燕于飛只肯住了一晚上,第二天就請王素希送了她回學校。燕于飛家在停藍,雖然也是世家大族,但是世代以清貧自守,並不求聞達,與平南城裡豪門巨族截然不同,她本性疏懶,也不好場面聲色,因此住在王素希家裡總是十分不自在,回到了學校才舒一口氣。   

才到宿舍,舍友就笑道:「湯子虛已經來過無數個電話了,你再不回來,他大概要爬上宿舍樓來一探究竟了。」   燕于飛漲紅了臉一笑,湯子虛是同校的學長,打從燕于飛入校就追求她至今兩年,兩人雖然沒有正式訂下什麼,但是在旁人眼裡早就是實打實的一對了。舍友話音方落,宿舍里電話鈴便響了,舍友推了推燕于飛道:「快去接,一定又是湯子虛的。」   

燕于飛不得已接了電話,才喂了一聲,電話那頭湯子虛已經嚷了起來,「于飛你總算回來了,急死我了,從昨晚到今天上午你都沒回來,我還以為你出了什麼事,又不方便打王素希電話,我擔心到現在。」   

眼見舍友臉上都是暗笑,燕于飛轉過身子對住牆壁輕聲道:「昨晚我扭到了腳,所以在素希家住了一晚,並沒有別的什麼事。」   

湯子虛一聽立時叫了起來:「要緊不要緊,醫生看過了沒有?要不要我現在來看你?我現在就來看你,你千萬別動。」  

燕于飛忙道:「不用不用,只是扭傷,已經好了許多,我們明日再碰頭,今天我還有很多功課要趕。」   

湯子虛這才作罷,尤不停叮囑道:「你自己多加小心,有什麼事情打電話找我,我等在宿舍里,你千萬不要到處走動。」   

燕于飛應了下來才掛斷電話,舍友已經忍不住道:「湯子虛真是二十四孝男友,模樣也好書也念得好,于飛真是好福氣。」   

燕于飛笑了笑攤開書本,和湯子虛這兩年,多少也習慣了他萬事皆急的脾氣,倒養成了她自己萬事都不急的性子了,橫豎有湯子虛急在前面。   

第二天一早,王素希才到學校就拉著燕于飛悄悄道:「你知道上官衡幾個最後怎麼樣了?」   

燕于飛只做個詢問的姿態,她知道王素希最是存不住話的,果然王素希笑道:「他們打鬥的事情不說,倒是因為是在我生日宴席上動粗,還牽累了你這件事叫上官總司令大發脾氣,素來寵他的,如今也打發他到基層去勞苦一個月,修築泛水的大堤去了,真是了不得的責罰呢。餘下那幾個,也一樣被發落到基層做苦力去了,總司令和副司令們恨極了,說下次再有這樣的事,便要送他們都往邊疆前線去。如今多少可以太平一陣子了。」   

「他們究竟是為了什麼不對?」素來不愛打聽消息的燕于飛因為自己多少牽連了進去,不由也好奇起來。   

「左右不過是當初軍校里年輕氣盛結下的梁子,如今又都在參謀部里,意見總有相左的時候,梁子一層加一層,也不過如此罷了。」王素希說得老氣橫秋。   

燕于飛眼前現出上官衡的樣子,那樣的天之驕子,想必是向來容不得有人和他對著乾的,餘下幾個也一樣的驕橫,遇到一起,不是臭味相投便是互相看不順眼,也是難怪。   

一上午的課才上完,湯子虛就候在了教室門口,王素希瞧著他笑了笑,把燕于飛一推自己走了。燕于飛等教室人走得差不多了才說:「你以後不用總來等我,那麼多同學看著。」   

湯子虛不以為然道:「這有什麼關係,倒是你,不要和王素希這些人總在一起。她們什麼樣的人你還不清楚么,叫你不要去她的生日宴會,你看,又扭了腳。」   

燕于飛知道湯子虛向來對平南城這些豪富子弟有成見,尤其被王素希幾番直白的話給得罪過,可是聽他這麼牽強也忍不住笑道:「連這也扯得上,你的成見也真深。素希只是向來坦率,想到什麼說什麼罷了,這次腳傷,還虧她款留我一晚,你又編派人家的不是,連這也想得到。」   

湯子虛輕哼了一聲,道:「我是替你擔心,這些富家小姐公子們,哪個不是侍寵生嬌,走近了沒有好處。」   

燕于飛微微生了氣,她知道湯子虛是中產之家,亦算書香門第,只是這宦儒的酸氣在他身上如此之甚,總是讓人覺得十分的小氣,當下抿住了唇不說話。湯子虛見她兩彎眉毛蹙起,嘴角微沉,薄怒下別樣俏麗,立時投降,輕聲說:「我不說就是了,你愛和王素希一起還不是隨你。」   

燕于飛只低聲道:「中午去哪裡吃飯?」   

湯子虛忙道:「附近開了家魯菜館子,聽說不錯,中午不必預約,我們去那裡。」一面接過燕于飛的書本伸手讓她挽著。   

燕于飛輕嘆一口氣,道:「你明知道我祖父認識王家的人,我去也是礙於面子,再說素希與我向來也很好,你何必為這些發脾氣。」   

湯子虛低頭一笑,道:「我哪裡敢和你發脾氣了。」   

燕于飛見他服軟陪小心,也就不再多說,微微一笑挽起他的手臂。湯子虛想起她的腳傷來,道:「你的腳好了沒有,到底是怎麼回事?」   

燕于飛道:「早就不礙事了,不過是扭傷了,連擦了兩天紅花油就好了,你看我不是走得好好的。」   

湯子虛忍了一忍,才把責怪王家的話吞到肚子里,燕于飛知道他又不痛快了,只說:「晚上穿了高跟鞋,在花園的石子路上崴到了,不是什麼大事。」一面卻想起那一晚驚魂,那三輪車自小路頂上直滑下去,風聲呼嘯路邊的景物自兩邊飛速滑過,她只看見上官衡回過頭來時那張天不怕地不怕的臉。   

兩人才到魯菜館子門外,就聽見裡面喧嘩不堪,原來菜館新開卻引了不少人來嘗鮮,座位爆滿,有人等待不及便要強行霸位,自然惹起了眾怒。只是霸位的人是學校裡面出名的混混,等閑人不敢去招惹,也只好嘴上嘀咕。燕于飛見了忍不住要出聲相諷,卻被湯子虛一拉,道:「這裡這樣吵鬧,我們去別的地方吃飯。」   

燕于飛知道他不欲起爭執,卻終究是被氣了一下,跺了一下腳才轉身,卻聽背後王素希的聲音道:「館子里客滿,你們就該好好排隊才是,仗著人多耍的什麼橫,真是丟臉。」   

王素希是王有鳴三女兒,交際場上名媛,平南城裡少有不認識的,此刻館子里僕役見她站出來,也大了膽子上去要那幾人照著次序等位,其餘人等此時也紛紛開腔相幫,幾人雖然惱怒,奈何此時眾怒難犯,也知道惹不起王素希,只好灰溜溜出了館子。   

燕于飛看了湯子虛一眼,湯子虛明白她的意思,卻不禁低聲嘀咕道:「若她不是王有鳴女兒,看她敢不敢站出來。」   

第二章:落花時節又逢君   

春天的日子過得飛快,轉眼間桃紅柳綠便換做滿目濃蔭覆地。考過了試便是暑假,湯子虛送了燕于飛到火車站,萬般不舍依依惜別,燕于飛在車窗前俯下身來笑話他:「又不是從此天涯一方,不用這麼傷感,你若有空,往停藍來玩。」說完臉一紅,他們來往兩年,從不曾互相會過家中親戚長輩,她這話莫若是邀請湯子虛見家長了。   

湯子虛臉上立刻喜氣起來,說:「父親要我暑假跟著在公司里做事,等有了時間就和父親說,幾天假總是有的。」   

燕于飛略悔多說了話,聽他如此說便道:「自然是你家裡事先要緊的,你馬上畢業,你父親當然希望你能立刻幫得上手,暑假裡多學習是好的。」   

湯子虛握住她的手,依舊喜氣洋洋,只一個勁囑咐她自己在車上要小心,直到火車鳴了笛才戀戀不捨的鬆了手。燕于飛眼見著他的身影在隆隆車聲里漸漸小去,心裡又是留戀又象是鬆了一口氣,母親的家信里其實旁敲側擊的也問過她幾次,只是她不曾明確作答,礙著她女孩兒的面子,母親沒有多問,可是那種殷殷期盼叫燕于飛很是忐忑,雖然如今女孩子不必及笈而嫁,可是父母的意思總希望她早一些安定下來。

3 《流雲浦》 -圖書目錄

· 第一章:相見初經田竇家(上) 
· 第二章:相見初經田竇家(下) 
 
· 第三章:落花時章又逢君(上) 
· 第四章:落花時章又逢君(中) 
 
· 第五章:落花時章又逢君(下) 
· 第六章:舟人夜語覺潮生(上) 
 
· 第七章:舟人夜語覺潮生(下) 
· 第八章:城中相識盡繁華(上) 
 
· 第九章:城中相識盡繁華(下) 
· 第十章:人生在世不稱意(上)補全,增加1500字 
 
· 第十一章:人生在世不稱意(下) 
· 第十二章:白門寥落意多違(上) 
 
· 第十三章:白門寥落意多違(下) 
· 第十四章:劍河風急雲片闊(上) 
 
· 第十五章:劍河風急雲片闊(下) 
· 第十六章:別有幽愁暗恨生(上) 
 
· 第十七章:別有幽愁暗恨生(下) 
· 第十八章:銀瓶乍破水漿迸(上) 
 
· 第十九章:銀瓶乍破水漿迸(中) 
· 第二十章:銀瓶乍破水漿迸(下) 
 
· 第二十一章:翡翠衾寒誰與共(上) 
· 第二十二章:翡翠衾寒誰與共(下) 
 
· 第二十三章:花飛莫遣隨流水(上) 
· 第二十四章:花飛莫遣隨流水(下) 
 
· 第二十五章:此心吾與白鷗盟(上) 
· 第二十六章:此心吾與白鷗盟(下) 
 
· 第二十七章:隔座送鉤春酒暖(上) 
· 第二十八章:隔座送鉤春酒暖(下) 
 
· 第二十九章:知君用心如日月(上) 
· 第三十章:知君用心如日月(中) 
 
· 第三十一章:知君用心如日月(下) 
· 第三十二章:相約恩深相見難(上) 
 
· 第三十三章:相約恩深相見難(下) 
· 第三十四章:一朝蟻賊滿長安(上) 
 
· 第三十五章:一朝蟻賊滿長安(中) 
· 第三十六章:一朝蟻賊滿長安(下) 
 
· 第三十七章:耿耿星河欲曙天(上) 
· 第三十八章:耿耿星河欲曙天(下) 
 
· 第三十九章:結局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