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戀曲》

標籤: 暫無標籤

15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廣告

《流星戀曲》《流星戀曲》
《流星戀曲》是一部網路小說。流星劃過天寂的剎那,是短暫的永恆。流星劃過后的天空,依然是靜謚。黑夜包容著流星剎那璀璨。剎那芳華過後,沉澱的是心情。收穫的是感知。

1 《流星戀曲》 -作品概況

作者:倩姮
作品類型:短篇小說
作品狀態:已完成

2 《流星戀曲》 -作品內容

一、靜謚的夜空

好冷啊!樂文緊了緊身上的大衣。孤身一人漫步在這個被冰雪覆蓋的城市裡,內心的彷徨與無助沒有在她的臉上露出一絲的痕迹。在這個城市裡,她從一個無憂的少女兌變成為感情而煩惱的女人。這是一個怎樣的過程,自己也快不記得了吧!可是這不是才剛發生的事情嗎?為什麼記憶會消失的這麼快?

咖啡屋?不知不覺中又走到這個地方了。莫言咖啡屋,樂文駐足在門口,望著這個咖啡屋的名字發獃。

廣告

「歡迎光臨」。門口的小姑娘對著樂文道了幾聲歡迎光臨。終於將神遊太虛的她拉了回來。信步進入屋內,迎面而來的暖氣驅逐了身上的寒冷。走到角落臨窗的位置,樂文坐了下來,這個位置並不明顯,就如她本人一樣不張揚,溫暖的燈光下,服務員送來了一懷蒸騰著香味的原味咖啡。其實自己是喜歡卡布其諾的,香濃而不苦澀,綿密的奶沫編織著美麗的幻想。而這懷苦咖啡,是想借著它的苦來穩定些什麼嗎?

啜了口咖啡,真的好苦。樂文皺眉,瞪著眼前這褐色的液體,思緒漸飄漸遠。

二、劃過夜空的流星

那天是立夏吧!天還涼涼的。

樂文攏了攏她的披肩長發,晃悠悠的走在回家的路上。早上,母親打來電話要她回家,還特別交待一定要好好打扮,並威脅到,要像以往不修邊幅,那就不用進家門,直接學治水的大禹,三過家門而不用入了。拜託,今天可是周末耶,和周公的約會就這樣被母親的電話給活生生的『拆開』,棒打鴛鴦啊!在樂文一路的胡思中,家門已在眼前,門輕輕一推便開了,這個母親還真是以為現如今的社會,可以不閉戶嗎?樂文無奈的搖頭。母親的這種人性本善的思想已經無法再根除了,隨她吧!

廣告

「我回來了。」樂文對著這針落地仍可聞其聲的家喊著,母親不在嗎?

「樂文,你回來啦!讓媽媽看看。」樂媽媽聽到女兒的聲音,從卧室急趕出來,拉著樂文左瞧右看的。嗯,可愛的套頭洋裝,格子長裙,腳上蹬著雙體閑鞋。算過關吧!只是這頭髮就這麼隨便的披散著,實在是不像樣。看不過眼的樂媽媽找來了工具,幫女兒紮起了頭髮。樂文則享受著母親溫柔的愛撫,有多久,不曾和母親這般的親昵了。

「媽,你不會是要幫我安排相親吧?」聽到樂文的問話,樂媽媽的手頓了一下,隨即緩過神來,「怎麼這麼問呀?」樂媽媽答到。「媽,我先聲明啊。包辦婚姻我可不依啊,而且,我現在還年輕,才不想這麼早就綁死在一棵樹了。」「沒有要你相親,你安心吧!」母親不再回答任何問題,樂文也不再問,時間就這樣靜靜的過。

「好了。弄下髮型,整個人看起來精神多了。」就這樣,在樂文還迷糊的狀態下,她被母親踢出了門,理由是,家裡沒有水果了,做為有產階級的她,自然得掏腰包去採購了。

廣告

收銀台前:

「先生,你幼兒園的老師沒有教過你,在收銀台前要排好隊嗎?」

「我沒有上過幼兒園,不知道老師有沒有教。」

「那你該知道什麼叫做『先來後到』吧!」

「有這個詞嗎?我真不知道啊!」

樂文死瞪著身後的這個無賴,他卻還她一個甜甜的笑臉。這張笑臉讓樂文心頭火越燒越旺。這個無賴。只一下子,樂文的怒火不見了,嘴角也掛上了一絲笑容,這讓男子有些心疑,突然的一聲

「非禮啊!」

眾人紛紛側目。果然是人不可貌相,倒是長得人模人樣的,可是品德這麼差。雖然如此,但人群也有那麼幾個女人想著,『非禮我吧,非禮我吧』

「你這個無賴,金玉其外,敗絮其內的無恥登徒子,虧你還長著一張人臉,你,你……」看著樂文唱作俱佳的演著獨角戲,男子依然笑著,臉上沒有出現樂文想像中的驚惶失措。

「小姐,周末人流多,擁擠下難免有身體的碰撞,若是因此而造成你的困擾,那真是抱歉。」哦,原來如此啊!此時眾人恍然大悟,回頭勸著樂文不要太在意了。男子對樂文咧嘴一笑,似是說,你這招太小兒科了。

廣告

搶位成功的男子忽然回頭湊到樂文的耳邊:「你太沒肉了。我對飛機場是不會感興趣的。你不用太擔心了,我相信是男人都不會非禮你的。」說完揚長而去。留下樂文對著他的背影恨得牙痒痒。

「一共是46塊5毛錢。」

「小姐,小姐,請結帳,一共是46塊5毛錢。」在收銀員的催促下樂文收回殺人的目光,付完帳後走出了超市,此時的她自在盛怒當中,聰明的人不會上前招惹。然而,還是有不識相的人。

「生氣是女人最大的殺手,你還是悠著點。」說完話來人便大步流星的離開。又是這個男人,他絕對是故意的,樂文暗下決心,下次再碰到他,絕對要讓他吃不了兜著走。

這是第一次的相遇。很不愉快的相遇。想到這次的遇見,樂文仍是滿心的不甘願,卻無法反駁於男子的言行,樂文苦笑的搖頭,這一切似乎從一開始便是安排的註定。眼前的咖啡香味正濃,散發的水霧迷離了眼睛。

廣告

有客人啊。看來是個重要的客人,否則母親不會在今天要她打扮好再回家。

書生氣質。這是來人給樂文的第一印像。

「樂文,這是莫叔叔」母親拉著樂文來到男子面前介紹,「這是我的女兒,樂文。」

「你好!」樂文有禮貌的打著招呼,之前的不愉快,因為母親與來人之間流動的音律而煙消雲散。

「你們聊會,我去準備午餐。」母親匆匆的離去,將空間留給他們。看著母親人雖在廚房,然心思全在客廳時,樂文心裡的愧疚不斷的加深。自參加工作住在公司分配的公寓里,有幾年沒有可以天天看到母親,跟母親談心了。自己也從沒想過獨自撫養自己長大的母親那份孤單。就是平時周末,沒有母親來電,自己也鮮少進家門。樂文心疼。母親是擔心自己無法接受她的再婚吧!不,她支持,非常的支持的。

「莫叔叔,我父親在我懂事前便不見了蹤影,於是,我告訴自己,我不需要父親。可是我卻沒有替母親想過,母親的不易。都說『女兒貼心』看來,我這個女兒也不稱職。

廣告

莫叔叔,母親她是個好女人,她的事我不會反對,我尊重母親的選擇。但是你如果讓我媽媽受到傷害,不管用什麼方法我都會從你身上討回來的。

莫叔叔,我是先小人後君子,您別見怪。」

「樂文,你這樣做是對的。叔叔明白。叔叔知道你母親是個好女人。因為她的好,讓我不能放手。

樂文,我和你媽媽都是中年人了,也都是從轟轟烈烈愛情中走過。對我們這個年紀的人來說,其實就是對於親情的尋求。說白了,就是找個伴。相互關心,相知的伴。樂文,我保證,我絕對不會讓你有小人的時候。」

聽到他的話,走向廚房的樂文笑了。她知道,母親沒有選錯人。將母親交給這個莫叔叔,可以放一百二十個心。

「媽媽,這個儒雅的叔叔我喜歡。」得到女兒的答覆,樂媽媽笑了。

聽到廚房傳來愉快的笑聲,男人笑了。家,就是這樣吧!

午餐就在這樣愉悅的溫馨中結束。

這個周末,樂文只陪著母親,兩個母女就似分離多年般的促膝談心。樂文才明白,家,真的是個很好的港灣。

周一樂文一上班就聽到,設計部又進人了。這設計部真的太吃香,當初自己選擇這個職業是因為喜歡這個玻璃設計,但是有太多的人是因為設計部的工資高,而紛紛的投入到當中,這都已經飽和了呀,若再這樣無止盡的進新人,自己這種懶散的態度怕是要讓刷下來了。

「樂文,今天的這個新同事可是個帥哥啊!噢,我的白馬王子啊!」花痴景又在犯花痴,樂文懶搭理她,還是專心一下自己眼前的工作吧!又有客戶送來訂單,她們設計部又要加班加點了。唉,工資高又如何,作息時間完全亂套。  啪啪,總監的兩掌聲,教大家停下了手中的作業抬頭,她身邊的帥哥更讓眾位名花無主的女子露出貪婪的目光。

「這位是我們的新同事,歡迎下。」好難得,總監竟會為一個新同事而到大家面前鄭重的介紹,想當初自己進來的時候,孤單單的一個人來到辦公室,孤單單的走到自己的位置,孤單單的著手自己的工作,想到這裡的樂文心裡真的不平衡。哼,總監一樣也是無法逃脫帥哥的關卡。人常說『英雄難過美人關』在這個辦公室里,卻陰陽倒末。

「樂文,快看快看,他真的好帥啊。」花痴景推搪著樂文。

「大家好!我叫亞瑟,以後還請多多關照了。」

「哇,人長的帥,就是聲音也好聽啊!」

「對啊,帥又不傲,理想的老公人選。」

樂文無奈的嘆息,女人啊!這聲音聽著怎麼有點耳熟啊!樂文驟然抬頭,望著眼前的這張臉,從不敢置信到憤怒的牛眼,真是冤家路窄,你小子這下你完蛋了。氣恨下,樂文磨牙的咔嚓聲教亞瑟回頭,見是兩日前的女子,亞瑟會心的笑了。如果眼光可以殺人,那麼請相信亞瑟現在必定已是千瘡百孔了。

這個凡亞瑟果然有手段,僅一天的時間,上到總監下至倒水的小妹都讓他給收買了。樂文心想,要在此時下手,會不會遭到萬夫唾罵啊!而且,常言不是有說『可以惹熊惹虎,千萬不可惹到女人』。辦公室這麼多的女人全讓他給收買,到時自己豈不是死無葬身之地。好吧!『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就先放過你小子。

樂文不屑的離開,慶幸自己已識他的廬山真面目。才不要參加勞什麼子的歡迎會。想當初自己進部門,辦公室里的人就連一聲招呼都沒有。越想心理越不平衡的樂文決定回公寓,管它什麼工作堆積如山,大小姐現在沒心情。

那是兩房一廳的公寓,原先與樂文同住的同事因人事調動而搬走,若大的房子就只剩下樂文一人了,享受著寬敞的空間,倒也逍遙自在。為自己泡上一杯杯麵,沖完涼的樂文閑閑的在陽台的地板上翻閱著時尚的雜誌。一個人真的是懶得下廚,再說了,只要可以填飽肚子,管它泡麵是不是有營養了。時間差不多了,伸伸懶腰,樂文起身回屋,卻見杯麵已讓人掃蕩光。瞪著桌前的人,樂文的怒火飆升到最頂點。

「你怎麼進來的?怎麼會在這裡?」強壓下扁人的衝動,樂文口氣『平和』的問道。

「怎麼進來的?當然是走進來的。至於在這裡嘛!」這個凡亞瑟,絕對是欠扁,「當然是服從公司的分配。」說完睨了樂文一眼,明擺著就是『你真夠笨的,這都不明白。』

很戲劇性的再次相遇吧!樂文自己都不敢相信。這種在連續劇出現的泡沫情節也會在自己的身上出現。

托腮望向窗外的樂文苦笑。人生的際遇就是這樣,存在著太多的不可能了。

下雪了呀!窗外的雪花一片片的飄落在行人的肩上,這個白色是想替路人那五彩繽紛的衣色再添亮點嗎?眼前走過一對男女,看樣子是熱戀中的男女吧!那男子溫柔的替身邊的女子拂去落在她身上的雪花,女子轉頭報以甜甜的笑,這個情景好熟悉啊。

自此,這個公寓充滿了戰爭的硝煙。只是這每一場的戰爭,都是樂文的叫囂,亞瑟總是涼涼的甩上那麼一兩句,把樂文氣得直跳腳,卻沒有還招之力。但是,在工作上,樂文卻不得不佩服亞瑟的創意。每一個樣品,從設計,到完成亞瑟總是事必躬親,盡全力做到最完美,每一個成品也都讓樂文咋舌。

「太完美了,每個細節都兼顧到。」眼前的這個成品,樂文由衷的發出讚美,雖然這個凡亞瑟個性差點,人品差點,但他的創意真的令人折服。

「呵呵,小意思。」再加一個缺點,這個人不止是臉皮厚,而且自戀到可以。樂文狠狠的瞪了凡亞瑟一眼。

「走吧!請你喝一懷。」亞瑟邊脫工作服邊招呼著樂文,這種天氣,呆在這高溫的工作室,真的會把人燒壞的,他凡亞瑟可不想成為明天的新聞頭條。

「嗯。」樂文口中應著亞瑟的提議,腳步卻未從成品前挪開。亞瑟無奈,為了自己的生命著想,只有來硬的了。

「你幹嘛?放手,不要拉啦!我自己會走。」突如其來的拉扯讓樂文重心不穩,可不管樂文如何的喊叫,亞瑟絲毫沒有放手的意思。一直把樂文拖到一家的咖啡廳,亞瑟才放開樂文的手,點了一杯原味咖啡,也替樂文點了卡布奇諾。這種自以為是的替人點餐的行為引起了樂文的不滿,這個男人也太自大了吧,憑什麼替她點餐。

「卡布奇諾比較適合你,香濃不苦澀,奶沫也很綿密,口感不錯。」看著樂文的牛眼,亞瑟解釋到。哼,樂文把頭轉向窗外,這種人,強詞奪理。不過,自己是真的喜歡卡布其諾。  服務員送上咖啡,樂文享受著卡布其諾所帶來的口感,而亞瑟卻對著原味咖啡,心緒飄離。身上也籠罩著一股神秘的氣息。樂文不由自主的受著這股氣息的吸引。獃獃的望著眼前的亞瑟,突然的覺得揪心,因為她在亞瑟迷離的眼神中看到一閃而過的傷痛。

「你知道嗎?」亞瑟突然開口嚇了樂文一跳,調整一下眼睛的聚焦,樂文問道「知道什麼?」

「你知道玻璃的寓意嗎?」

「寓意?」樂文疑惑的看著亞瑟。玻璃不就是玻璃嗎?還能有什麼寓意。

「玻璃其實跟愛情差不多。」

「跟愛情差不多?」這個言論倒教樂文驚奇,樂文期待著亞瑟的后話。可亞瑟似乎是故意吊樂文的胃口,打住不說了。

「改天再說吧!我突然想到,我今天還有事,今天就你請客了。再見!」說完,亞瑟起身離去,留下樂文呆愣在原地,這算什麼?等回過神來,亞瑟早已不見了蹤影。這個男人,不可原諒。

「怎麼樣?怎麼樣?」樂文急切的問,這次『炫愛』的主題設計,總監交給了她和亞瑟。擔此重要的設計,樂文既是緊張又是興奮。不過,還好,這次的搭檔是凡亞瑟,雖然他是個讓人生氣的人,但他的才華卻不言而喻的。

「嗯,不錯。」亞瑟的話讓樂文開心。不知從什麼時候起,這個讓人生氣的傢伙,他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語都進駐了樂文的心,因他的話而喜,因他的話而悲,樂文都快不認識自己了。「但是,這裡要再處理一下,稜角太尖銳了,愛情里,不管是哪一方,只要他的稜角尖銳,這個愛情必將破滅。」才在為他的稱讚而得意的當會,亞瑟的一盆冷水澆滅了她的興奮,真是掃興的傢伙。只是,亞瑟在說這話的時候,那個表情有點奇怪,樂文偷偷的瞄了亞瑟工作的背影,總覺得有些落寞,真的好奇他身上的故事,那天自他把自己丟在咖啡廳離去后,樂文就為他散發的的氣息著迷。而他也很給面子的一夜未歸。想到這裡,樂文便想到自己身無分文的呆在咖啡廳里對著帳單時的窘迫。越想就越窩火。

「怎麼了?」亞瑟聽到樂文的喘氣聲,轉頭詢問,這丫頭怎麼了,怎麼氣成這樣啊,咬著牙齒滿臉通紅的。亞瑟自覺自己沒有得罪這個女人呀。

看著亞瑟無辜的表情,樂文忿忿的從嘴裡蹦出兩字「沒事」,隨後繼續手中的工作。

這次的主題設計很成功。總監特意犒勞了樂文和亞瑟,給他們放了三天的假。亞瑟在總監宣布放假的當天跑得無影無蹤,樂文有些失落,她不明白自己的心情。悶悶的收拾幾件換洗的衣服,樂文回到了家。母親與莫叔叔的旅行結婚也已經結束歸來了,看母親他們甜蜜的樣子,樂文的心裡更加不是滋味,匆匆的提著行李對母親撒了謊,回到了公寓。

公寓里空蕩蕩的,亞瑟那小子沒有回來過。一天了,不知道他到哪裡去了。漫無目的走在行人道上,九月的天氣還是這麼熱啊!樂文抬頭望望天,太陽可真是刺眼啊。

自已怎麼走到這個咖啡廳了,這個被亞瑟強拉過來的咖啡廳。仰頭看這個咖啡廳的名字。莫言咖啡屋。真是個奇怪的名字,樂文苦笑著,腳卻不由自主的邁了進去,深吐了口氣,可真涼爽啊。

「小姐,請這邊走。」服務員帶著樂文走向空位,然而當樂文看到上次與亞瑟一起過來的位置有人了,有些失望,搖搖頭離開這咖啡屋。

公寓悶熱,不想進去。這個假期對樂文來說,有點漫長啊。蜷縮在鞦韆藤椅上的樂文,神魂有些出竅了。目光毫無焦聚。莫言咖啡屋,樂文突然想到這個名字,莫言?莫言?莫要言說的意思嗎?可是有些心情不言說真的好嗎?樂文不知,就這樣,搖搖晃晃的,時間慢慢流失。

天漸漸的陰沉起來,要變天了,可是藤椅上的樂文絲毫沒有察覺,還為這突然而來的涼爽而高興,直感謝太陽老公公的體諒。享受著這份涼爽的樂文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亞瑟回來所見到的就是這樣的一個情景,細細的雨絲打在倦睡在藤椅上的樂文。難道她不知道這樣會生病嗎?亞瑟無奈的嘆氣。輕輕的將樂文抱起。這是亞瑟第一次進樂文的房間。他從沒想過一個女孩子的房間可以這樣的乾淨純粹,除了必要的傢具和一些玻璃樣品外,什麼都沒有。嘆息下,亞瑟走到客廳,倚在落地窗前,抽起了已經戒掉的煙,透過煙霧望著老天因暴怒而下起的大雨。樂文的心思他不是不懂,就是因為他明白,所以他逃避,可是為什麼他會在離開一天後又回到了這裡,煩燥的爬爬頭髮,摁掉抽了一半的香煙,亞瑟決定讓雨水來沖刷一下他內心的燥動!

「砰」關門的聲音。躺在床上的樂文聽得一清二楚,就連亞瑟的那一聲音嘆息她也沒有錯過。其實在亞瑟抱起她的那刻,她就醒了,只是在亞瑟的懷裡,她心安,於是繼續裝睡。可是為什麼,他剛回來又出去,為什麼?樂文百思不得其解。起身走出房間,卻看到窗外的亞瑟,他就這樣站在大雨下,任雨水沖刷,亞瑟是在仰頭問天嗎?問什麼?樂文的心酸痛,眼淚順著臉滴落在地上。

「為什麼這麼痛苦?為什麼?」樂文在亞瑟身後緊緊的抱住他,他的體溫透過被雨水濕透的衣服傳到她的心裡,為什麼?為什麼這樣的無語問天?為什麼?

亞瑟無語,任樂文抱著自己,他知道,樂文在哭,在為自己哭,他不是一個值得他哭的男人。可是自己卻又有些高興她為自己而哭。矛盾,為什麼總是這樣左右為難,為什麼?他問天,天不語。

「樂文,回去吧!」亞瑟轉身輕擁著樂文溫柔的說,「在呆下去,我們兩個都非得感冒不可。」

「嗯」樂文順從的讓亞瑟帶進了公寓。

「好好休息」亞瑟說完轉身離去。

「不要走,亞瑟,拜託你不要走。」害怕亞瑟再次離開,樂文緊緊的抱住亞瑟。看著樂文祈求的表情,亞瑟動容。這個小女人,真的讓人無法放下。  再次將樂文輕輕的抱起,再次走進樂文的房間,這是今天第二次進入樂文的房間了,亞瑟苦笑的搖頭。將樂文放在床上后,道聲「晚安」的亞瑟起身,卻被樂文拉住,亞瑟轉頭用眼神詢問。

「不要走。」樂文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麼了,只知道不能讓亞瑟走,總覺得亞瑟這一走便不會再回來,她怕,她太怕這種感覺了。  

「求求你,不要走。」樂文任性的要求著。她不知道亞瑟會不會為自己留下來,也許只是自己的一廂情願,也許,也許,但是她還是要求。她賭,賭在這次了。

「你贏了」亞瑟低頭吻上了樂文的雙唇。口中喃喃道,「阻止我,樂文,阻止我」

「不,亞瑟,我不會阻止你,也不想阻止你。愛我,亞瑟。」

「會後悔的,樂文。你知不知道你在幹什麼?」

「不,我不後悔。我也清楚我在做什知,我很清醒,亞瑟。」樂文主動的將自己最純潔的身體奉上。

乾柴烈火,一切都太遲了。  這個大雨的晚上,在痛苦的一瞬間,樂文由女孩子兌變成了女人,完全的屬於亞瑟,靠在亞瑟懷裡的樂文滿足的呢喃。不管將來如何,此刻的自己沒有後悔,帶著幸福的笑,樂文在亞瑟的懷裡甜甜的睡去。  看著樂文的嘴角的笑意。幸福也佔據了亞瑟的心。就在一瞬間,亞瑟的心裡閃過一個人影。突然的,亞瑟害怕起來。

「樂文,快從實招來,最近有什麼好事,看你滿面春風的」花痴景逼問著樂文,不得不懷疑,現在的樂文跟之前完全是判若兩人啊!

「哪有什麼事呀!拜託,休息完后當然是精神飽滿啦!」打死她她也不會說出事實,她可不想成為辦公室里這些花痴的眼下亡魂。

「當真沒什麼事?」花痴景還是懷疑。看這女人,眼角都帶桃花了,會沒事,她才不信。

「真的沒事啦!花痴景,快乾活啦!你看你,桌上的文件堆得跟山似的。你若想要在夜深人靜的時候,一個人孤獨的面對這個辦公室,那你現在可以發揮你如海深的好奇心,繼續問我吧!」樂文誇大奇詞的對著花痴景描述著一個人加班的情景,果然,嚇得花痴景回到自己的辦公桌前認真的工作。唉,怕孤獨的人就是這樣經不起驚嚇。

「樂文,中午一起吃午餐啊!」同事A邀請 

「不了,我中午還有事呢!」

「這樣啊!那下次吧!」

「嗯,下次吧!」怎麼可以放過午餐約會呢!樂文在心裡偷偷的說著。與亞瑟在一起是要爭份奪秒的,看看在辦公室的時候,她樂文從來就沒有機會接近亞瑟,因為他總是被一些花痴女包圍著,想到這裡,樂文真是氣得牙癢的。

「亞瑟,十一長假有什麼計劃嗎?」正吃飯的樂文腦子還是沒有閑著,才剛休完三天的假期就開始想著國慶長假了。

「沒有」亞瑟的回答讓樂文很不開心,什麼呀,這麼冷淡,午餐前要不是她軟磨硬泡的,他還不會來這個午餐約會。

「我們去江南吧!去年,這個城市就在十月一號下雪了,雖然不大,可是看太多的雪了,沒意思,怎麼樣,亞瑟,我們去江南吧!

南方沒下雪,十月份天氣應該還是暖和的吧,就這樣,盪著小船在湖裡,呵呵,好美妙啊!」樂文陶醉中自己編織的夢裡,沒有注意到亞瑟眼神的黯然。

「樂文,這個十一假期我沒辦法和你一起去逍遙了。我有事。」

「什麼事啊?」樂文問,亞瑟只是笑笑沒有正面的回應樂文。

這個午餐約會在不冷不熱中結束。完全感受不到是戀愛中。

下班后與亞瑟並肩走在回公寓的路上,樂文一直悶聲不響,她為中午,亞瑟直截了當的拒絕不樂。看著一反常態的樂文讓亞瑟有點不安。

「幹嘛呀!」樂文轉眼瞪亞瑟。

「你頭髮上有落葉,幫你拿掉而己」亞瑟淡笑著回答。看著笑著的亞瑟,樂文真是氣不打一處來。什麼跟什麼呀!真是的。這煩燥的心情擾得樂文心思混亂。

無心的攪拌著咖啡,回想著十一那七天的假期,和亞瑟就這樣靜靜的呆在公寓里,什麼事也沒做。就這樣靜靜的坐著,背靠背,一天坐過一天,直到假期結束。過後,樂文覺得有點可笑,真沒想過自己會這樣呆了七天。完全無法想像。

三、流星殞落

安靜的七天過去了。回到公司面對的是更多的工作。忙、累這兩個詞一直沒有離開過她們設計部門,不管是她還是那些花痴或是亞瑟,每個人都沒日沒夜的工作著。偶爾回到公寓也只是漱洗下便與周公約會。就這樣,一直到12月份。

天空飄起了雪,工作也告一段落了。整理整理自己的心情,樂文準備好好的享受她久違的愛情。可是,亞瑟這傢伙又跑哪去了。最近一段時間,總是少見到他。

一個星期,兩個星期。亞瑟就連班都不上了,他到底哪去了?會不會出什麼事?為什麼一點消息都沒有?

「樂文,今晚一起K歌啊!」

「不了,我要回家。」拒絕了同事的邀請,樂文走在回家的路上。今天母親來電話要她回家,說什麼平安夜要一家團圓。想想也好,也已經很久沒見母親,不知道她最近過得好不好。不過,從母親的聲音聽起來,她和莫叔叔應該很恩愛。這就足夠了,能讓母親幸福就足夠了。

況且樂文不想回公寓,亞瑟不在,一個人呆著總是胡思亂想,她害怕,害怕這些胡思亂想會成真,所以她選擇呆在了親人的身邊,以此來排解內心的徨恐。

「砰」開門的聲音嚇了專註在電視情節的家人一跳。

「對不起,對不起,爸爸,樂阿姨,飛機晚點了。」來人解釋著,爸爸?樂阿姨?樂文皺眉,這個粗魯的傢伙難道是莫叔叔的兒子?天啊!莫叔叔這麼儒雅的一個人,怎麼會有這樣子的兒子,樂文不禁撫頭呻吟。

「你好,我是莫宇,你就是父親常提起的樂文吧!很高興見到你。嗯,我應該比你大,你就叫我哥哥吧,我們都是一家人……」樂文瞪前眼前的這個男人,眼睛只看到他的嘴巴一直在動,耳朵卻什麼聲音都沒聽到。天啊,怎麼會有這麼羅嗦的男人。樂文再次撫額感嘆。莫宇笑了,因為樂文的表情。

「莫宇,還沒吃飯吧!過來,我幫你熱好飯菜了。」

「好的,樂阿姨,謝謝你。」

本來寧靜的氣氛沒有了,取而代之的是那個男人引發的笑,母親笑的很開心,樂文無奈,但是經過這麼一番的吵鬧,原本的擔心被這份快樂取而代之,還是要謝謝這個人的吧!

「媽,我上班去了。」

「好,路上小心。」

「知道了。」帶上門,樂文靜靜的走在去公司的路上,在這安靜的早晨,亞瑟又再次佔據了她的心,滿心都是亞瑟的身影,卻不知道他的消息。

「早上好,在想什麼呢?這麼入神。」突如其來的聲音嚇了樂文一跳,回頭見是莫宇,樂文對他綻開友善的笑容,這個男人真的像是長不大的孩子。

「準備去上班了。你在幹嘛?」樂文避開了莫宇的問題,聰明的莫宇怎會不知她不想說明呢。「用眼睛看都知道我是在晨練啦!」這是什麼話,樂文一時愣住,這傢伙明擺著說她沒長眼睛,這個男人不能對他太好,這是樂文此時的感知,給他點陽光,他就燦爛了。

「公車來了,走了。」

「喂,怎麼沒說聲『再見』,喂,真是沒禮貌。」望著漸行漸遠的公車,莫宇喃喃道。(喂,喂,莫宇,說人沒禮貌,你也只叫人「喂」,這算哪門子的禮貌)

又一天過去了。還是沒有亞瑟的消息。

突然的想吃點什麼東西。樂文起身來到廚房。懷子下壓著一張便戈,字跡是亞瑟,樂文顫抖的拿起它,她在害怕。

「樂文,記得我曾經跟你說過玻璃的寓意嗎?

玻璃,它跟愛情很像。拿在我們的手上時,它透明的可以看到我們手上的紋路。尤其是在我們玻璃設計師的手上,我們可以把它創造成各種美麗的成品。但是,樂文,不管這玻璃成品多麼的漂亮,多麼的美麗,它的本質沒有變。

玻璃,在火的溶爐里,它屈服的軟化。讓我們可以構造出任何的形狀,繼而在水中冷切后,它又變得豎固。可是,它的稜角還在,因此我們又借用各種工具,磨掉它的稜角,讓它的線條變得更加的圓潤。然而,不管它經過水的多少次冷切,只要外界的一點點小的碰觸,它便會摔得粉碎。

樂文,你明白我說的嗎?

再一個,是想跟你說說,我的故事。

在來到這個城市之前,我一直是個不學無術的混混。一日,一個女孩子,她來到我的跟前問我,為什麼?她走了之後,我也一直在問我自己,到底為什麼?為什麼走向這條不歸路。女孩也一直來引導我,她想把我引向正路,好好的生活下去。樂文,經過掙扎,我做到了,我離開了那個組織,我進了培訓班,學習了玻璃的工藝設計,也因為我反思維的設計,獲得的贊同聲,讓我知道,我選擇了對的道路。之後,我去找那女孩,我要謝謝她。

見到她后不久,我們墜入了愛河。然而,因為我的稜角,我時常扎傷女孩的心。但是,她包容著我。支持著我繼續玻璃的工藝。

可是,那個組織根本容不得我脫逃。他們找到了我,要再次的把我帶回,女孩拒絕。那個女孩就這樣在我眼前倒下。樂文,我無法忘記那個情景。

我不想你也像那個女孩一樣,倒在無能為力的我的眼前。

樂文,請原諒我的不告而別。

亞瑟於12月24日晚。」

12月24日,平安夜。這個平安夜他回來過,樂文跑到亞瑟的房間,裡面的東西都不在了,和原來的一樣,屬於他的東西都不在了,都不在了。順著牆壁,樂文跌坐在冰涼的地板上。走了,他走了,一句話都沒說就走了。即使知道他是為了自己,但是他沒有問過她的意願就這樣悄無聲息的走了。抱著自己的膝蓋,樂文放聲痛哭。這幾個月來,到底算是怎麼回事,怎麼回事啊!

一個小時,兩個小時過去了。樂文拿起亞瑟留下的字條,字跡已經讓她的眼淚模糊了。回到洗手間洗了把臉,換身衣服,樂文帶上門出去了。

四、重歸靜謚

咖啡冷了。冷了的咖啡也就沒有原先的香味了。樂文一口喝光懷中的咖啡,苦味還在。愛情也就像這咖啡吧,濃時,溢滿香味,不在時,就只剩下苦澀了。

拍拍臉,樂文起身離開了咖啡屋。抬頭時,天空劃過一顆流星。許願星嗎?樂文不禁苦笑,她的愛情就跟這顆流星一樣吧!轉瞬即逝。流星劃過的那一剎那,很美。當流星過去后,留下的只是一片靜謚的天空。這才是愛情的本體吧!

路口是母親和莫叔叔,還有那個大男孩莫宇的等待。此刻見到親人的樂文抱著母親無聲的哭泣著。這種無聲的哭最讓人揪心。母親輕撫著樂文的頭髮,笑著說,「孩子,回家吧!」(全文完)

3 《流星戀曲》 -參考資料

http://www.readnovel.com/novel/23651.html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