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的記錄》

標籤: 暫無標籤

15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本片是黑澤明反映現實類作品中最受關注與爭議的一部,拍照片描述三船敏郎飾演的老人喜一聽到美國與蘇聯進行氫彈試驗,輻射塵落到日本的消息,決心建造一座一樓住宅,最後被關進留神病院,幻覺自己來到另一個星球,看到地球被燒成灰燼。

《活人的記錄》 -影片簡介

很可能是黑澤明最具爭論性的作品。有人認為它是黑澤明的一部失敗之作,但著名評論家佐藤忠男卻認為它是黑澤明「最重要作品之一」,一部寶貴的並注入誠實靈魂的作品,三船敏郎演的老人喜一聽到美國與蘇聯進行氫彈試驗,輻射塵落到日本的消息,決心建造一座地下住宅,最後被關進精神病院,幻覺自己來到另一 星球被氫彈燒成灰燼。黑澤明說:「我不想聳人聽聞,而只是希望人們聽到一個活人的善良呼叫。」 

《活人的記錄》活人的記錄

 

《活人的記錄》 -基本信息
年 代: 1955   
地 區: 日本
片 長: 103 min   
導 演: 黑澤明 (Akira Kurosawa)   
編 劇: 黑澤明 (Akira Kurosawa) / 早坂文雄 (Fumio Hayasaka) / 小國英雄 (Hideo Oguni)   
類 型: 劇情   
別 名: 活人的記錄(港)/生物的記錄(其他)   
主要演員:三好英子 三船敏郎 志村喬   東野英治郎 中村伸郎 左卜全   渡邊篤 千石規子 藤原釜足 
《活人的記錄》 -劇情

膚三船膩敏郎演過的老人喜一拯聽到美國與蘇聯進芬行邊氫粱彈攫試驗噶,輻派射塵邦落舀到躍日本矯的消右息稍,跳決心建造糕一座地下旭住從宅,氧最灣后被喝關進絕精神病院,幻揀覺拄自繕己磁來教到另一鷹星澈球被映氫巴彈冠燒成灰圓燼墮。 

廣告

可能是黑澤明最具爭論性的作品。有人認為它是黑澤明的一部失敗之作,但著名評論家佐藤忠男卻認為它是黑澤明「最重要作品之一」,一部寶貴的並注入誠實靈魂的作品,三船敏郎演的老人喜一聽到美國與蘇聯進行氫彈試驗,輻射塵落到日本的消息,決心建造一座地下住宅,最後被關進精神病院,幻覺自己來到另一星球被氫彈燒成灰燼。黑澤明說:「我不想聳人聽聞,而只是希望人們聽到一個活人的善良呼叫。」

《活人的記錄》 -影片欣賞
《活人的記錄》通過對小人物內心世界的刻畫,從表情、動作、語言、行為等各個方面表現出主人公喜一的內心掙扎,誇張的面部表情遠勝過槍炮撕殺下的鮮血淋漓。
 
戰爭、環境、人性,在黑澤明的鏡頭下,通過小人物的生活得以深刻的展現,人性的終極關懷終需回歸到個體:每個鮮活的生命!
 
表現戰爭對人性摧殘的電影比較多,但大都是就戰爭而說戰爭,很少能夠從戰爭的牽連者,從普通小人物身上來表現戰爭的殘酷與麻木。在《活人的記錄》里,背景是二戰結束后的日本,作為世界上唯一一個經歷過原子彈戰爭的國家,戰爭,特別是原子彈對日本國民所帶來的心理陰影一直存在,而影片正是從這一點著手,通過對一個小人物因為害怕原子彈、氫彈的輻射,而要求舉家遷移,卻被家人送進精神病院的故事,揭示出戰爭陰影下小人物對家庭的關懷,對家人的愛戴,但是卻不被理解,而產生掙扎、彷徨、絕望的心理狀態,更進一步,則是整個社會對於未來的失落與不可信賴,反映出戰後日本扭曲的生活狀態下,人與人之間冷漠的情感關係與物質利益的直接衝突,即每個人都以自我為中心,而缺乏整體的安全感。
 
沒有誰不恐懼戰爭,沒有誰不恐懼原子彈與氫彈的輻射,就像現在我們沒有誰不恐懼流行的豬流感一樣。恐懼本身作為一種現象的存在,它能夠像瘟疫一樣迅速的蔓延,也可能像冰凍的化石一樣,凝固一點。
 
在《活人的記錄》,喜一是一名富裕的中產階層,他兒孫滿堂,甚至,還有兩個情婦。對於這樣一個中產階層而言,本應衣食無憂,過著優裕的生活,但是,影片中卻恰恰相反,喜一深受原子彈、氫彈輻射的恐懼,不但耗巨資購置土地建造地下房屋工程,而且還準備舉家遷徙巴西。然而,他的決定並未得到子女的支持,反而被子女們認為過激,而不惜告上法院,希望法院能限制他的行為能力。
 
在影片中,喜一是無私的,他對家庭的關心,對子女的疼愛,體現在一言一行中,即便是對於情婦所生的兒女,他也傾注了同樣的感情在裡面,黑澤明通過他補貼家用等日常細節體現出他對子女的關懷;與之相反,則是他的女子們的小算盤,兒子女兒商量的是如何才能分到他的財產,如何才能得到鑄造廠,而情婦所生的孩子則盤算著如何才能進入喜一的戶口,以便能分到他的遺產。兩相對比,人情世故,冷暖辛酸,一一道來,足以令人唏噓不已。
 
喜一從一而終都處於深刻的焦慮之中,從法院的仲裁,到接洽巴西返回的日僑,再到在大雨滂沱的日子裡到處籌錢,一直到累得病倒,由三船敏郎扮演的喜一通過黝黑的面容、扭曲的表情、絕望的眼神,傳遞出對恐懼的顫抖,以及對希望的徹底破滅,以至於最後他放火燒掉自己一手經營的鑄造廠,也燒毀了他所有的夢幻,並最終住進了精神病院。
 
由志村喬所扮演的牙醫自始自終處於旁觀者的角度,他明知判決喜一無行為能力是錯誤的決定,但又不能阻止判決的執行,他在妥協與自我的爭鬥中同樣進退兩難,所以,他幾次三番找到喜一,卻又欲說還休,無能為力,在現實的壓力面前,個人的力量顯然是無法扭轉群體的意識的,就像一葉扁舟在巨浪面前終究只能隨波逐流一樣,只能逐浪而去。
 
在影片的最後,已經精神錯亂的喜一指著窗外火紅的太陽大聲叫道:「地球終於燒起來了。」這是喜一最後的絕望,也是喜一對世界最後的覺悟:地球終將在自以為是的現代文明下變得更加的危險!現實中,又何嘗不是這樣呢?SARS、豬流感、朝鮮核危機、中東巴以戰爭…我們正裹脅在繁榮掩蓋下的危機之中,沒有人會是100%安全的。
 
《活人的記錄》被稱為黑澤明最具有爭議的一部電影,或許是因為這部影片牽涉了原子彈,也或許是他鏡頭下的現實主義太過於冰冷,但是,在我看來,黑澤明充滿寓言式的表達,對人性入木三分的刻畫,以及對親情的虛假與人情世故的無情揭露,展現了一個現實的人生,我們身邊,這樣的例子不勝枚舉,只是,許多時候,我們不願意去揭開那層幕布而已。 

《活人的記錄》 -評價

本片是黑澤明反映現實類作品中最受關注與爭議的一部,拍照片描述三船敏郎飾演的老人喜一聽到美國與蘇聯進行氫彈試驗,輻射塵落到日本的消息,決心建造一座一樓住宅,最後被關進留神病院,幻覺自己來到另一個星球,看到地球被燒成灰燼。   

廣告

這部影片絕不是黑氏空想的結果,他以日本獨特的歷史為主線,構築日本人持有視覺觀,他用日常心理,想法與衰老、死亡、戰爭這一流轉主題針鋒相對,得到一個可怕的近乎衰老酷的現實。   

這部影片是黑澤明對戰爭及戰爭帶來的痛苦的自私反省。他說:"我不想聳人聽聞,而只是希望人們聽到一個活人的善良呼叫。「黑氏是一個罕見的人道主義者,他用右手批判現實生活的麻木,左手又尋求完美的明天。」  

一直對黑澤明都懷有很高的崇敬之情,一方面是由於他如雷貫耳的國際聲譽,而更多的是他對人性的關注。他曾說他一生中最大的理想就是改變日本那令人不恥的政治制度。很可惜,他失敗了,於是我們所見所聞的日本政壇與戰前並無什麼二致;很慶幸,他失敗了,於是我們沒有看見一個善良的人被政治的醜惡吞噬,我們還可以看見他的那些足以改變世界的作品。無論從任何方面而言,黑澤明都是一個令我們高山仰止的大師。

廣告

《活人的記錄》劇照

 
  
雖然,黑氏的作品一貫都力求在藝術和商業上取得雙贏,當然他的許多作品也都做到了這一點,但那些他影片鏡頭下所表現出的過於深刻的主題,時至今日仍是世人爭論不休的話題。比如這部〈活人的記錄〉。
  
碟片的盒子上,赫然印著三船敏郎充滿恐懼的臉,還有他那不知為何呈現的詭異的笑容。看了就讓人頓生不快。影片簡介說:這是黑澤明最受爭議的一部作品。我想這是很容易理解的。
  
故事發生在戰後,發生在飽受戰火摧殘下的日本,發生於生活在對原子彈,氫彈等核武器的恐懼中惶惶不可終日的日本民眾間。我不知道我是否應該對他們發出應有的同情。你知道,這一切看起來都是那麼悲哀,卑陋和不合時宜。
  
喜一郎是日本一家煤礦實業的老闆,由於他的辛勤勞作,家人們的生活都過的相當安逸和舒適。可是,一條突如其來的消息打破了喜一郎家本來的安寧。「美國和蘇聯將進行核試驗,核輻射的死灰將會飄到日本。」也就是說日本將成為核輻射的受害國,這個國家已經不再適合人們去居住。聽到這個消息,喜一郎就像變了一個人似的,以往神采熠熠的他,變的對一切都提不起興趣,整日想著怎樣才能逃離這場災難。他先是在秋田買了一片地,並不顧家人反對,開始破土建造自己的地下房屋,結果,有人去考察,說秋田也不安全了。於是,喜一郎就擱淺了這項計劃,同時他的這一行為也為全家帶來了幾百萬的損失。隨後他變本加厲在各處置辦一些不必要的產業。孩子們害怕父親這樣的行徑將會影響到自己未來的生活,紛紛出面干涉,但固執的喜一郎依舊我行我素。在勸說無效的情況下,孩子選擇了用法律手段限制父親對自己產業的控制權。在家庭糾紛調解司,這些心懷鬼胎的孩子們為著自己的既得或未得而將要得到的利益,向自己的父親開刀。在孩子們看似義正詞嚴的訴說下,結果是顯而易見的,偏執的喜一郎失掉了對自己財產的支配權。但他依然沒有放棄帶領自己的孩子們離開這岌岌可危的日本島的計劃。很快,一位來自巴西的日本老人給他帶來了新的希望。是的巴西,那個遠在南半球的國度,應該是安全的吧。他開始著手籌備著遷往巴西的日程。

沒有錢的喜一郎,憑藉自己在生意場上幾十年的摸爬滾打積累下的堅實圈子,在短暫的幾天內就籌集到了幾百萬,但顯然這還不夠。即使是這樣,那位巴西老人卻說:我很喜歡你,你做事很講信用,等你的家人什麼時候想通了,我們再談。你的錢先拿會去。這樣感人的話。最後,老人還不無玩笑的說自己小時和父親去巴西,也是反對的很,可是後來一場大火把家裡所有產業都燒沒了,就不得不去了,想來是上帝的意思吧。說著還微笑著,他不會知道自己的這一席話,可能帶來的可怕的後果。終於,在孩子們的逼迫下,喜一郎放火燒掉了自己的產業,那些自己辛苦一輩子才建立起的帝國,在一瞬間化為烏有。而他在人們的鄙夷的眼神中,迷失了自己,瘋狂了。是他在瘋狂,還是這個世界本來瘋狂?也許還要思索。喜一郎終於被家人送入了精神病院,一個真正安全的地方。
  
這是一個讓人難受的電影,就像它那讓人恐懼的名字一般,我甚至不願再去回憶它的內容,它使我痛苦。黑澤明說:「我並不想聳人聽聞,而只是希望人們聽到一個活人善良的呼叫。」我甚至不知道,他們究竟是否善良。
  
喜一郎應該是善良的,雖然在電影的通篇,他都表現的自私而頑固,可是他的內心是向善的。在家庭調解司,他們問他是否因為恐懼核輻射才執意搬往巴西時。他斬釘截鐵的說,不是,我對於那些東西一點也不恐懼。他只是不希望被謀殺,被毫無理由的謀殺。他不希望看見尚在襁褓的嬰兒死於非命。那一瞬,他只是個父親,只是個外公,雖然有很多壞毛病,但他想到的不僅僅是個人,而是整個家庭。喜一郎應該是善良的,在大火燒盡后的,工廠灰燼中,他大家責罵管事著的不負責任時,他毅然站了出來,並高聲承認是自己放的火,目的是為了斷了家人想頭,好和自己一同搬遷到巴西去。那一瞬間,他不願他人為自己的行為負莫須有的罪名,他只是個老頭,只是個關心員工的老頭。喜一郎是善良的,在眾人不解和嘲諷的話語中,他感到深深的自責,他沒想到這麼許多,他只是個簡單的人。員工們質問他:我們怎麼辦?老闆,你把工廠燒了,我們怎麼辦?虛弱的喜一郎,在這些灰燼中,跌跌撞撞,他痛苦的說,我們一起去,一起去巴西,大家一起去。這一瞬間,他是個做錯事的孩子,他為自己的考慮不周全而難過。喜一郎是善良的,在精神病院的房間中,他看者火紅的太陽,會流淚,他會喃喃的說:終於燒起來了,地球終於燒起來了。他的善良是無助的,因為我們沒有力量改變這麼許多。
  
志村喬扮演的牙醫,家庭糾紛調解司的成員,應該是善良的,他在聽見喜一郎的故事時,會去思考,我們是否真的不在乎這些輻射。他會為喜一郎善良的行為辯護,即使他得不到別人的理解。善良的他把一切的悲劇都歸罪於自己沒有幫助喜一郎,在他最需要幫助的時刻。他是善良的,在喜一郎關入精神病院時,他也會去探望他,只是坐在他的身邊聽喜一郎最後痛苦的呻吟。
  
喜一郎的妻子應該是善良的。她只是那個時代日本普通女性中的一個,她服從自己的丈夫,愛自己的孩子,她只是在孩子的利用中,搖擺自己的地位。她也會難過,也會討厭這樣為了財產而家庭不合的事件。她甚至會跪下,向她自己的孩子,她只是說:求求你們了,我們一起去巴西,和爸爸一起去。他只是希望我們都好呀。可是,她只是個女人,那個年代中日本普通的女性之一,她沒有地位,沒有身份,她只是個女人。
  
喜一郎最小的女兒應該是善良的。她始終站在父親一邊,從未計較過自己的利益得失,她會誇讚父親,會為父親流淚。她不像自己其他的兄弟姐妹為了財產的事情斤斤計較,也不會為了無聊的名分之爭,而怠慢了同父異母的哥哥姐姐。她總是咯咯的笑著,沒有任何心計,沒有任何於人有害的想法。
  
精神病院的醫生應該是善良的。他會說:病人大多是一樣的,被送進這裡的。但那個人不同,有時候他會懷疑,究竟是他是瘋的還是根本瘋的就是我們。可是這個世界上那些不善良的人更多,我們無能為力。在父親被孩子們氣的倒下時,他們只是在思考如何趕走可能奪走自己財產的兄弟姐妹,他們只是在思考如何讓父親立下遺囑,將自己的既得利益確定下來。在父親被送入精神病院時,他們只是說,早就應該這樣做的。儼然一副偉大的先知先覺的表情,讓人生厭。
  
這是黑氏最受爭議的電影,是他評價不高的作品。過於沉重的題材,過於平實的電影語言,讓這個本來就不易接受的故事,變的更加使人絕望。黑氏將自己對地球未來的恐懼在電影中表現無疑。他讓喜一郎說:地球還好嗎?地球上的人還好嗎?地球燒起來了,終於燒起來了。他告訴我們如果繼續這樣,我們的地球遲早有一天會被我們自己創造的文明的武器毀滅,燃燒,最後成為死灰。但我們能做什麼呢?我們無法改變這個世界,於是,我們和電影上更多的日本人一樣,麻木的活著。不是我們不恐懼,只是我們只能這樣活著。
  
當文明成為一種死灰,我們無可奈何。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