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龍吟·次韻章質夫楊花詞 》

標籤: 暫無標籤

186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水龍吟·次韻章質夫楊花詞 》是宋代詩人蘇軾的作品。

《水龍吟·次韻章質夫楊花詞 》《水龍吟·次韻章質夫楊花詞 》
《水龍吟·次韻章質夫楊花詞》作者:蘇軾

似花還似非花,也無人惜從教墜。拋家傍路,思量卻是,無情有思。縈損柔腸,困酣嬌眼1,欲開還閉。夢隨風萬里,尋郎去處,又還被、鶯呼起。不恨此花飛盡,恨西園、落紅難綴。曉來雨過,遺蹤何在,一池萍碎。春色三分,二分塵土,一分流水。細看來,不是楊花,點點是離人淚。

《水龍吟·次韻章質夫楊花詞 》 -作者簡介:

蘇軾(1037~1101年),字子瞻,號東坡居士,北宋眉山人。是著名的文學家,唐宋散文八大家之一。他學識淵博,多才多藝,在書法、繪畫、詩詞、散文各方面都有很高造詣。他的書法與蔡襄、黃庭堅、米芾合稱「宋四家」;善畫竹木怪石,其畫論,書論也有卓見。是北宋繼歐陽修之後的文壇領袖,散文與歐陽修齊名;詩歌與黃庭堅齊名;他的詞氣勢磅礴,風格豪放,一改詞的婉約,與南宋辛棄疾並稱「蘇辛」,共為豪放派詞人。

廣告

《水龍吟·次韻章質夫楊花詞 》 -詞牌釋義

〔題考〕毛先舒【填詞名解】云:「水龍吟,越調曲也;采李白詩:『笛奏龍吟水。』一名﹝小樓連苑﹞,取秦觀詞:『小樓連苑橫空』之句。」萬氏【詞律】云:「【嘯余】又另收﹝庄樁歲﹞一調,解方叔詞;不知即﹝水龍吟﹞也。蓋解詞尾句云:『伴庄樁歲』,遂巧立此名。」按又有﹝海天闊處﹞一名,亦莫非取作者詞句以名,不暇深考。總之,﹝水龍吟﹞為正格,其取義更當遠於太白詩;蓋﹝易繫辭﹞「雲從龍」,疏:「龍是水畜,雲是水氣,故龍吟則景雲生」;正為本詞調名所由來也。惟此「吟」字,系連繫「龍」字,作動詞用,與樂府之﹝白頭吟﹞,﹝梁甫吟﹞之「吟」不同;以本調又名﹝龍吟曲﹞也。

〔作法〕本調一百零二字。首句六字,不用韻,第三字可平。次句七字起韻,為平起仄收之七言句。第三、四、五句皆四字仄句,第一字均可平仄不拘;惟末句須協韻,而三句語氣須連貫也。第六、七、八句亦四字句,上句用平,下兩句用仄,第一字平仄俱不拘,第三句須協韻,與前相同。第九句五字,上一字為豆,第二、四字俱可用平。第十句與上句語氣相貫,句法相同。結句六字,上三字分豆,平仄不能移易。后闋首句六字,仄起仄韻,第一、三兩字可仄可平。次句七字,上三下四,協韻,「被」字平仄不拘。以下第三句至第八句,與前闋第三至第八句同。第九句五字,上一下四,第二、四字平仄通用。第十句四字,第一、三字均可用平。末句四字,上一下三,平仄不能易,稼軒放翁,均如此作。有謂末二句實僅一七字句,下句第一字為襯字,此語殊不盡然,因另有七字句結尾體,句法大異,惟趙長卿用之,他傢俱少用,不足為法。又此二句與上句語氣連貫,有並作四字三句,而上加一字豆者,亦屬非是。

仙人掌上芙蓉,
○○⊙●○○(句)
涓涓猶滴金盤露。
⊙○⊙●○○▲(仄韻)
輕妝照水,
⊙○●●(句)
纖裳玉立,
⊙○●●(句)
飄飄似舞。
⊙○●▲(協仄韻)
幾度消凝,
⊙●○○(句)
滿湖煙月,
⊙○○●(句)
一汀鷗鷺。
⊙○○▲(協仄韻)
記小舟夜悄,
●⊙○⊙●(句)
波明香杳,
⊙○⊙●(句)
渾不見、
⊙●●(豆)
花開處。
○○▲(協仄韻)
應是浣紗人妒,
⊙●⊙○○▲(協仄韻)
褪紅裳、
●○○(豆)
被誰輕誤。
⊙○○▲(協仄韻)
閑情淡雅,
⊙○●●(句)
冶姿清潤,
⊙○○●(句)
憑嬌待語。
⊙○●▲(協仄韻)
隔浦相逢,
⊙●○○(句)
偶然傾蓋,
⊙○○●(句)
似傳心素。
⊙○○▲(協仄韻)
怕湘皋佩解,
●○○⊙●(句)
綠雲十里,
⊙○⊙●(句)
卷西風去。
●○○▲(協仄韻)

廣告

《水龍吟·次韻章質夫楊花詞 》 -全部註釋

1.嬌眼:指柳葉。柳葉初生時,如人睡眼初展,故稱柳眼。
這是一首詠物詞。張炎《詞源》云:"詩難於詠物,詞為尤難。體認稍真,則拘而不暢;模寫差遠,則晦而不明。要須收縱聯密,用事合題。一段意思,全在結句,斯為絕妙。"清代沈祥龍《論詞隨筆》亦云:"詠物之作,在借物以寓性情。凡身世之感,君國之憂,隱然蘊於其內,斯寄託遙深,非沾沾焉詠一物矣。"

蘇軾這首《水龍吟》,不僅在詠物方面"壓倒今古"(張炎《詞源》),而且"和韻而似原唱"(王國維《人間詞話》),其詞心詞境不惟迥出時人,直使後人難能為繼,因而值得我們特別注意。

此詞約作於元豐四年(1081年),蘇軾45歲,正謫居黃州。蘇軾與章質夫信云:"……柳花詞妙絕,使來者何以措詞!本不敢繼作,又思公正柳花飛時出巡按,坐想四子閉門愁斷,故寫其意,次韻一首寄去,亦告不以示人也。"元豐四年(1081年)四月章質夫出為荊湖北路提點刑獄。

蘇東坡貶謫黃州時,其好友章質夫曾寫《水龍吟》一首,內容是詠楊花的。因為該詞寫的形神兼備、筆觸細膩、輕靈生動,達到了相當高的藝術水平,因而受到當時文人的推崇讚譽,盛傳一時。蘇東坡也很喜歡章質夫的《水龍吟》,並和了這首《水龍吟.次韻章質夫楊花詞》寄給章質夫,還特意告訴他不要給別人看。章質夫慧眼識珠,讚賞不已,也顧不得蘇東坡的特意相告,趕快送給他人欣賞,才使得這首千古絕唱得以傳世。
這首詞的上闋主要寫楊花的飄忽不定的際遇和不即不離的神態。

「似花還似非花,也無人惜從教墜。」開頭一韻,非同反響,道出了楊花的性質和際遇。「似花還似非花」:楊花即柳絮。看著柳絮像花又畢竟不是花。藝術手法上顯得很「抽象」,但仔細品味琢磨,這「抽象」超出了具體形象,一語道出了柳絮的性質。這一句與歐陽修的「環滁皆山也」可謂異曲同工。一般來講,藝術要求用形象反映事物。而蘇東坡卻「反其道而行之」,匠心獨運,以「抽象」寫出了非同反響的藝術效果。因此,在藝術描寫上,「抽象」有「抽象」的妙用。「也無人惜從教墜」,則言其際遇之苦,沒有人憐惜這像花又畢竟不是花的柳絮,只有任其墜落,隨風而去。「無人惜」是詩人言其飄零無著、不被人愛憐的際遇,也正說明了唯獨詩人惜之。一個「惜」字,實在是全篇之「眼」,妙不可言。

「拋家傍路,思量卻是,無情有思。」這一韻承接上一韻中的「墜」字展開,賦予柳絮以人的性情。「拋家傍路」說楊花的飄忽無著,仔細思量,那柳絮墜離枝頭,「拋家」而去,不是很無情嗎?可是柳絮「傍路」飄零,卻又依依難捨,戀「家」之情躍然紙上。真是「道是無情卻有情」!「有思」言其不忍離別的愁思和痛苦。其實,這是詩人的想象,「思量」是「惜」的進一步的深入,使楊花飄忽不定的形態具有了人的情感。

「縈損柔腸,困酣嬌眼,欲開還閉。」這一韻承接上一韻的「有思」,採用擬人的手法,以極其細膩獨到的筆致,盡寫柳絮飄忽迷離的神態,讓人柔腸百轉,思緒萬千,嘆為觀止。從上闋「無情有思」開始,詩人便展開想象的羽翼,把楊花比喻為一個思親少婦,將「有思」具體化、形象化,活脫脫地展示出她的完整形象。這裡,「有思」成為思親少婦的「愁思」。因「愁思」而「縈損柔腸」,因「愁」而「柔」,因「柔」而「損」;「愁思」煎熬則「困」,「困」則「嬌眼」「欲開還閉」。思親少婦的情態被詩人描寫、刻畫地極其細膩,從而把柳絮隨風而墜、時起時落、飄忽迷離、勾魂攝魄的形態,生動地呈現在我們面前,真乃神來之筆。

「夢隨風萬里,尋郎去處,又還被鶯呼起。」少婦「有思」,「有思」的情態也描摹出來。那麼少婦為何而思?上闋的最後一韻作了回答:她在思念遠方的夫婿。這一韻化用了「打起黃鶯兒,莫叫枝上啼。啼時驚妾夢,不得過遼西」的詩意。「夢隨風萬里」既寫少婦之夢,又關合柳絮飄忽迷離,輕盈若夢。愁中入夢,夢裡與遠在萬里的君郎相逢,卻被鶯兒的啼聲驚醒,怎不讓人愁更愁,簡直讓人惱恨了!

縱觀上闋是以人狀物,雖然是在詠柳絮,卻叫人難分詩人是在寫柳絮還是寫思婦。柳絮與思婦達到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水乳交融,貌似神合的境界,不禁令我想起了莊子做過的一個夢:「昔者莊周夢為蝴蝶,栩栩然蝴蝶也。不知周之夢為蝴蝶,蝴蝶之夢為周與?周與蝴蝶,則必有分矣。此之謂『物化』。」
詞的下闋與上闋相呼應主要是寫柳絮的歸宿,感情色彩更加濃厚。

「不恨此花飛盡,恨西園落紅難綴。」在上闋「惜」和「愁」的情緒基礎上,詩人下闕的頭一韻直抒胸膩,「愁」化作「恨」,傾注惜春之情,也是在更深的層次上寫柳絮「也無人教墜」的際遇。這一韻應和上闋首韻「似花還似非花,也無人惜從教墜」。表面上看,因為柳絮像花又畢竟不是花,所以不必去「恨」,應該「恨」的是西園遍地落英,「零落成泥碾作塵」,春去無奈,最可憐惜。然而,細細斟酌,「落紅難綴」更反襯出柳絮的「無人惜」的遭際,詩人用這種手法進一步寫出了對柳絮獨「惜」的情愫。

「曉來雨過,遺蹤何在?一池萍碎。」拂曉的一場春雨過後,那隨風飄舞、「拋家傍路」卻「無人惜」的柳絮上哪兒去了呢,為何無蹤無影,蕩然無存了?「一池萍碎」即是回答。看到滿池細碎的浮萍,詩人驀然清醒——原來那沸沸揚揚,滿天的飛絮都化作了水上的浮萍。這裡,「遺蹤何在」是問題,「一池萍碎」是結果,而「曉來雨過」是柳絮化為浮萍的客觀條件。柳絮化為了浮萍,用現在的科學觀點來看,是不可能的。但詩人「惜」柳絮又不忍看到它憑空消逝的傷感卻得到慰藉。何況柳絮墜落,化為浮萍也是當時的「公認」。「遺蹤何在」一句寫得極好,把詩人對春雨過後,柳絮消失后的心理情態盡寫出來,又起到了「承上啟下」的作用,實屬難得。

「春色三分:二分塵土,一分流水。」這一韻從柳絮的「遺蹤」蕩然無存生髮,以簡潔洗鍊的句子寫出了春光易逝的傷感。雖然花落無情,好景不長,然而春去有「歸」:一部分歸為塵土,一部分歸為流水。即使如此,也是「無可奈何花落去」,柳絮不復存在,大好的春光也隨著柳絮的消失一去不復返了。「惜」柳絮,進而「惜」春光,詩人的情感袒露無遺。「春色三分」一句很是別出心裁。把光景分為若干份並不是蘇東坡的創造。詩人寫這首詞之前,許多騷人墨客寫下了不少類似的句子,如「天下三分明夜月,二分無賴是揚州。」、「三分春色兩分愁,更一分風雨。」等都是經典名句。但是我們仔細玩味,推敲比較,卻不難看出,上述名句都不如蘇東坡的語意蘊藉、含蓄、巧妙。

「細看來,不是楊花,點點是離人淚。」這最後一韻,是具有歸結性的震撼全篇的點睛之筆。那沸沸揚揚,飄忽迷離的柳絮在詩人的眼裡竟然「點點是離人淚」!這一韻照應了上闋「思婦」「愁思」的描寫,比喻新奇脫俗,想象大膽誇張,感情深摯飽滿,筆墨酣暢淋漓,蘊意回味無窮,真是妙筆神功!
前人對蘇東坡的這首「和詞」與章質夫的「原唱」孰優孰劣,曾有過爭執。歸納起來,觀點有三。一說「原唱」優於「和詞」,「曲盡楊花妙處」;二說「和詞」優於「原唱」,「幽怨纏綿,直是言情,非復賦物」;三說「原唱」與「和詞」均為絕唱,「不容妄為軒輊」。究竟如何?我們不要先妄下結論,還是先來看看章質夫的「原唱」。詞曰:

「燕忙鶯懶芳殘,正堤上楊花飄墜。輕飛亂舞,點畫青林,全無才思。閑趁遊絲,靜臨深院,日長門閉。傍珠簾散漫,垂垂欲下,依前被風扶起。蘭帳玉人睡覺,怪青衣,雪沾瓊綴。綉床漸滿,香球無數,才圓卻碎。時見蜂兒,仰黏輕粉,魚吞池水。望章台路杳,金鞍遊盪,有盈盈淚。」

面對一件藝術珍品,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審美觀點,不同的審美觀點獲得不同的審美享受,這是正常的。但是當兩件同類藝術珍品擺在我們面前的時候,就有了一個審美價值比較問題,「不容妄為軒輊」是不成立的,必然有個孰優孰劣的評價和選擇問題,非此即彼。前面說過,章質夫的這首《水龍吟》形神兼備,筆觸細膩,輕靈生動,是一篇難得的佳作。然而,只要與蘇東坡的這首「和詞」加以比較,章質夫的「原唱」就相形見絀了。

大凡詩詞,「言氣質,言神韻,不如言境界。有境界,本也。氣質、神韻,末也。有境界而二者隨之。」因此,只做到形神兼備還不夠,必須做到「有境界」。觀章質夫的「原唱」,雖然描寫細膩生動、氣質神韻不凡、「瀟洒喜人」,但終歸是「織綉功夫」,「喜人」並不感人,因而較之「和詞」在「境界」上就大為遜色。蘇東坡的「和詞」「先乎情」,「以性靈語詠物,以沉著之筆達出」,不僅寫了楊花的形、神,而且寫景「言情」,在楊花里傾注了自己的深摯情感,產生了強烈的藝術感染力,達到了高超的藝術境界,從而獲得了永恆的藝術生命。這是章質夫的「原唱」望塵莫及的。

「和詞」勝於「原唱」,也突出表現在藝術構思上。「原唱」在總體上沒有跳出詠物寫景的園囿,而「和詞」卻別有洞天,採用擬人的藝術手法,把詠物與寫人有機地、巧妙地結合起來,栩栩如生地刻畫出一個完整的思婦形象,寫柳絮的際遇,綰合著思婦的際遇,情景交融,物我一體。這也是「原唱」無法相比的。

在語言藝術特色上,「原唱」雖然精巧靈動,但也不過是「大珠小珠落玉盤」,令人驚奇和感動的好句子不多。詩詞無好句如登山無勝景,終歸有些缺憾。而「和詞」的語言卻新穎別緻,舒放自如,並且好句比比皆是。如「似花還似非花」、「無情有思」、「縈損柔腸,困酣嬌眼,欲開還閉」、「春色三分:二分塵土,一分流水」、「點點是離人淚」等,都是可圈可點、令人稱頌的佳句。

王國維在《人間詞話》中說:「東坡楊花詞,和韻而似元唱;章質夫詞,元唱而似和韻。」步韻填詞,從形式到內容,必然受到原唱的約束和限制,尤其是在「原唱」已經達到了很高的藝術水平的情況下,「和韻」要超越「原唱」實屬不易。但蘇東坡卻舉重若輕,以其卓越的藝術才華,寫出了這首「和韻而似元唱」的傑作,真可謂曠世奇才。

《水龍吟·次韻章質夫楊花詞》是蘇東坡婉約詞中的經典之作。我們不僅從中領略了豪放派詩人的婉約風格的一面,體驗到詩人感情豐富的內心世界,而且這首詞獨具的藝術魅力,給予了我們不盡的審美享受。

蘇軾這首《水龍吟》是和韻之作,章質夫《水龍吟》云:

燕忙鶯懶花殘,正堤上、柳花飄墜。輕飛亂舞,點畫青林,全無才思。閑趁遊絲,靜臨深院,日長門閉。傍珠簾散漫,垂垂欲下,依前被、風扶起。蘭帳玉人睡覺,怪春衣、雪沾瓊綴。綉床旋滿,香球無數,才圓卻碎。時見蜂兒,仰粘輕粉,魚吞池水。望章台路杳,金鞍遊盪,有盈盈淚。

這首詞詠楊花,以形寫神,風姿秀逸。上闋寫楊花飄墜輕飛,極富動態神韻,特別是歇拍"傍珠簾散漫,垂垂欲下,依前被、風扶起"幾句,將楊花在"靜臨深院,日長門閉"后的輕飛之態,寫得至為靈動;可謂曲盡楊花妙處",並直言"東坡所和雖高,恐未能及"(魏慶之《詩人玉屑》卷二十)。下闋仍以摹寫楊花物態為主,不惟擬人,且略微滲入人情。

蘇軾的和韻之作在詠楊花方面既不模寫差遠,也不體認太真,而是在不即不離中,將自己的感情隱寓其中,亦楊花亦東坡,上闕側重寫芳華幽獨之悲,下闕側重寫惜春傷逝之感。深寓生命之孤獨、漂泊、失落、不能自主、無可奈何之悲傷。

王國維稱蘇詞"和韻而似原唱",章詞"原唱而似和韻",並歸之為"才之不可強"(《人間詞話》)。
附張海鷗詠落花詞,也是和韻之作:
八聲甘州

維江作落花詞惜春傷逝因依韻寫芳華幽獨之悲
嘆瓊林幽獨屢風霜,零落莫端詳。惜芳心何駐?清高誰許?又負韶光。細數晚霞殘照,孤雁未成行。永夜深如水,難夢潘郎。總是年年春盡,被流光拋卻,魂斷橫塘。問誰能到此,抔土葬心殤?算從來、無端錦瑟,伴啼鵑、泣血訴衷腸。聲聲是、痴情無悔,一瓣心香。

《水龍吟·次韻章質夫楊花詞 》 -相關詞條:

蘇軾  八聲甘州  《水龍吟》  豪放派

《水龍吟·次韻章質夫楊花詞 》 -參考資料:

1.http://zhidao.baidu.com/question/796676.html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