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的記憶》

標籤: 暫無標籤

41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母親的記憶》是孫犁寫的一篇散文。文章中孫犁寫了自己的母親:很有愛心,樂於助人。

廣告

 

1 《母親的記憶》 -簡析

《母親的記憶》這篇文章中孫犁寫了自己的母親。

作者孫犁的母親給我留下很大的印象。他的母親很有愛心,樂於助人。文中說到,家境小康以後,母親對於村中的孤苦饑寒,儘力周濟,對於過往的人,凡有求於她,無不熱心相幫。從這裡可以知道,母親只要遇到需要幫助的人都會儘力幫助。我還覺得作者的母親很關心他。文中也有說到,那是母親已經八十多歲了,我走出屋來,她站在走廊里,對我說:「別人病了都是往家裡走,你怎麼病了往外走呢?」坐著母親都八十多歲了,還去看望孩子,還非常希望作者能回家一趟。

作者在文中寫了很多母親身上發生的小事,通過這些小事,來表達了自己對父母的懷念。

在這篇文章中寫的故事是很真實的,是真情真事,而且語言很樸實,沒有那麼多優美的語句。比如說作者生病了,母親來看望。如果讓我來寫,我就會說母親心急如焚,顯得很著急,用很多成語。

從孫梨的文章里,我知道了很多的寫作方法,我們也要學習孫犁的寫作方法!

廣告

2 《母親的記憶》 -原文

母親生了七個孩子,只養活了我一個。一年,農村鬧瘟疫,一個月里,她死了三個孩子。爺爺對母親說:

「心裡想不開,人就會瘋了。你出去和人們鬥鬥紙牌吧!」

後來,母親就養成了春冬兩閑和婦女們鬥牌的習慣;並且常對家裡人說:

「這是你爺爺吩咐下來的,你們不要管我。」

麥秋兩季,母親為地里的莊稼,像瘋了似的勞動。她每天一聽見雞叫就到地里去,幫著收割、打場。每天很晚才回到家裡來。她的身上都是土,頭髮上是柴草。藍布衣褲汗濕得泛起一層白鹼,她總是撩起褂子的大襟,抹去臉上的汗水。

她的口號是:「爭秋奪麥!」「養兵千日,用兵一時!」一家人誰也別想偷懶。

我生下來,就沒有奶吃。母親把饃饃晾乾了,再粉碎煮成糊喂我。我多病,每逢病了,夜間,母親總是放一碗清水在窗台上,禱告過往的神靈。母親對人說:「我這個孩子,是不會孝順的,因為他是我燒香還願,從廟裡求來的。」

家境小康以後,母親對於村中的孤苦饑寒,儘力周濟,對於過往的人,凡有求於她,無不熱心相幫。有兩個遠村的尼姑,每年麥秋收成后,總到我們家化緣。母親除給她們很多糧食外,還常留她們食宿。我記得有一個年輕的尼姑,長得眉清目秀。冬天住在我家,她懷揣一個蟈蟈葫蘆,夜裡叫得很好聽,我很想要。第二天清早,母親告訴她,小尼姑就把蟈蟈送給我了。

抗日戰爭時,村莊附近,敵人安上了炮樓。一年春天,我從遠處回來,不敢到家裡去,繞到村邊的場院小屋裡。母親聽說了,高興得不知給孩子什麼好。家裡有一棵月季,父親養了一春天,剛開了一朵大花,她折下就給我送去了。父親很心痛,母親笑著說:「我說為什麼這朵花,早也不開,晚也不開,今天忽然開了呢,因為我的兒子回來,它要先給我報個信兒!」

一九五六年,我在天津,得了大病,要到外地去療養。那時母親已經八十多歲,當我走出屋來,她站在廊子里,對我說:

「別人病了往家裡走,你怎麼病了往外走呢!」

這是我同母親的永訣。我在外養病期間,母親去世了,享年八十四歲。

1982月12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