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手阿一》

標籤: 暫無標籤

210

更新時間: 2013-09-05

廣告

日本影片《殺手阿一》主要講述了新宿歌舞伎町的民宿內,安生組老大與一億日元突然失蹤,黑道流傳令安生組丟臉的說法,其組織震怒而發生的故事。該片導演:三池崇史,主演:淺野忠信/大森南朋/塚本晉也,2001年12月發行上映。

《殺手阿一》 -影片簡介
《殺手阿一》《殺手阿一》
新宿歌舞伎町的民宿大廈——「流氓公寓」的山口組蝸居點。黑社會組織安生組的老大安生芳雄與情婦及一億日圓現金失蹤后,流氓公寓每天都有黑道人被殺。外界斷定這是傳說中的殺手「Ichi」所為。武鬥派頭目垣原(淺野忠信飾)於是開始瘋狂尋找兇手。垣原是個極度被虐狂,視虐待成狂的老大如自己的神明一般,迷戀與崇拜他。垣原誤信退役江湖老鬼阿叔,擄劫了敵對幫派頭目,酷刑逼供,引起江湖風暴,令安生組進退失據。老大情婦Karen(孫佳君飾)與阿叔相熟,為討好垣原以身犯險。Karen在阿叔幫助下,漸漸接近神秘殺手阿一……
大導演三池崇史的名作,血腥暴力美學推向極致。
《殺手阿一》 -故事梗概
《殺手阿一》《殺手阿一》
片中的新宿是日本最黑暗混亂的地方之一,坐落於新宿歌舞伎町的民宿大廈,這裡被稱為「流氓公寓」。黑社會組織安生組的老大安生芳雄與情婦及一億日圓現金失蹤后,流氓公寓每天都有黑道人被殺。誰都知道,這其中一定是一宗黑吃黑的兇殺案。只是,殺人者辦事不僅乾淨利落,更刻意留下一條「一」字型的血痕。由此,外界斷定這一定是傳說中的殺手「Ichi」所為。 

黑道上流傳很多令安生組丟臉的說法,這令組織內的人極度震怒,其中尤以武鬥派頭目垣原(淺野忠信飾)反應最為激烈。垣原是個迷戀「痛楚」的被虐狂,視虐待成狂的老大如神明一般,也因此極度崇拜他。垣原誤信退役江湖老鬼阿叔,擄劫了敵對幫派頭目,酷刑逼供,引起江湖風暴,令安生組進退失據。原來,老頭兒就是兇殺案的幕後策劃,他為隱瞞Ichi身份,利用幫派間的猜疑,挑起連場黑幫大戰。安生組在連番殺戮后,才發現被老頭兒陷害,發誓要反轉整個新宿。
《殺手阿一》 -幕後製作
本片根據山本英夫的同名漫畫改編。雖然殺手、黑幫、警察這些人物都是一般上黑道片的常見面孔,但本片卻塑造出一批與眾不同的獨特形象。片中的殺手平日里膽小怕事委曲求全,而一旦進入殺戮狀態則武功高強慘無人道,善良弱小和邪惡強大同時集中在他身上;黑幫首領被表現為一個受虐狂;而警察則是變態施虐狂。同時,片中血肉橫飛的暴力場面亦製造出帶有奇幻味道的衝擊性效果。整個故事就如同一場妖魔匯聚的奇異旅程。然而這種極端的表現手法卻是對現代社會異化現象的一種折射。影片在給人帶來震驚和刺激的同時也把嚴肅的現實問題擺到人們面前。
《殺手阿一》 -獲獎情況
本片獲得了2001年日本電影專業大獎的最佳影片獎,執導本片的三池崇史也獲得了最佳導演獎。
《殺手阿一》 -導演資訊
《殺手阿一》三池崇史
【三池崇史】
    三池崇史生於1960年8月24日 ,日本。
    出生於日本大阪的三池崇史堪稱日本的Cult片大師,以往的《切膚之愛》、《盒葬》和《以藏》等作品,暴力、血腥、色情四溢,帶種清淡的迷幻卻足夠嚇人的驚悚,繼承了塚本晉也「非人性暴力」的衣缽,卻比後者把作者導演的異色發揮得更加淋漓盡興。
    三池崇史1991年以錄像電影《突風!迷你別動隊》開始導演生涯。之後執導了一系列錄像電影,同時也從事製片。1995年以《新宿黑社會》打入影院電影界,獲得很高的評價。之後不論在電影還是錄像電影方面都不遺餘力,包括執導偶像組合主演的電影、把受歡迎的漫畫改編成電影等等,拍攝各個不同範疇的電影。同時通過拍攝「黑社會」系列片鞏固了他在暴力動作電影領域的霸主地位。在1998年美國的《時代》周刊評選中,被列為今後值得關注的非好萊塢導演排名的第10位,緊跟阿巴斯·基亞羅斯塔米和吳宇森之後,也是唯一入選的日本人。
    一部票房大賣的《鬼來電》,證明他也可以玩轉通俗和市場化的電影。 過去《殺手阿一》、《全金屬暴徒》肚腸橫飛、血柱噴濺,冷酷到常常習於視人體血肉為金屬或與豬狗無異。《妖怪大戰爭》里,三池收斂了暴力的鋒芒,轉而用兒童的視角來放大現實的寫照與扭曲的夢想。 
《殺手阿一》 -主演資訊
《殺手阿一》淺野忠信
【淺野忠信】
    淺野忠信,男, 生於1973年11月27日 ,日本神奈川縣橫濱市。
    被譽為「日本電影的救世主」的淺野忠信1973年11月27日出生在日本神奈川縣。他是日本影壇近些年少有的優秀演員。基本上近年來在日本引起轟動的作品都有他的參與,他塑造了眾多膾炙人口的銀幕形象。1990年,年僅17歲的淺野忠信第一次登上了大屏幕,被選中出演松岡錠司的《拍水的金魚》,這部電影是根據望月峯太郎的第一部漫畫《拍水的金魚》改編的。1995年出演是枝裕和的處女作《幻之光》,該片屢獲殊榮並在當年的威尼斯拿下兩項大獎。淺野忠信正是通過扮演片中「郁夫」這個角色開闊了戲路,也從此與藝術電影結下了不解之緣。1996年與《情書》的導演岩井俊二譜寫了新時代的青春殘酷物語——《夢旅人》,並因此結識了自己後來的太太Chara。同年又出演了青山真治的處女作《無援》,飾演那個無所事事的高中生健次;之後是井坂聰《睇真D殺人事件》中的金村等。之後又一次與是枝裕和聯手出演《距離》中坂田一角,一個異教分子。1997年與石井聰互首度合作的《夢幻銀河》。石井聰互是和和塚本晉也並稱的日本視覺藝術大師。之後二人有先後完成了史詩巨作《五條靈戰記》,黑白實驗片《八萬伏特霹靂神龍》。在《霹靂神龍》一片中淺野忠信再次發揮自己的瘋狂張揚演技,把竜眼寺演成了一個狂熱、頹廢、壓抑的狂徒。該片可以和塚本晉也的《鐵男》媲美。當然最令人難忘的還是他在三池崇史的《殺手阿一》中垣原老大的扮相:滿面疤痕,嘴角兩邊還穿上了鐵環,紅色毛布恤衫襯著紫色光亮西裝,又姣又妖。他出色的演技成功的刻畫出垣原對自殘快感的瘋狂,那種對慾望的歇斯底里,也使垣原的暴虐嘴臉深入人心。《殺手阿一》改編自山本英夫的漫畫。是一部純粹的挑戰觀眾心理極限的視覺cult電影。
《殺手阿一》大森南朋
【大森南朋】
   大森南朋,男, 生於1972年2月19日 ,日本東京。
    大森南朋是日本著名舞蹈家麿赤兒的次子,因參演《殺手阿一》、《振蕩器》等電影而成為被人熟悉的演技派男星。擅長扮演性格扭曲的邊緣人物,近年來在多部日本影片中擔任重要角色。
《殺手阿一》塚本晉也
【塚本晉也】
    塚本晉也,男, 生於1960年1月1日 ,日本。
    塚本晉也14歲即開始用8毫米攝像機拍電影。日本大學藝術系美術學科期間,曾自組劇團,身兼編劇、導演、演員等職。畢業后,在電視廣告製作公司任職四年後辭職。1985年,組建「海獸劇團」,從事戲劇演出活動,同時亦自拍攝電影。1987年的8毫米影片《電線杆小子的冒險》在匹亞電影節(PFF)獲得金獎。1989年,首次拍攝影院電影《鐵男》(16毫米)。
《殺手阿一》 -影片評價
【《殺手阿一》:日式邪典的饕餮或蒼白】
《殺手阿一》《殺手阿一》

看《殺手阿一》首先是對日本電影的連貫性閱讀。四個字:變態依舊。這種根植於民族本性的惡品位,是日本導演抹之不去的胎記。只不過有的委婉曲折,有的肆無忌憚。比如,小津津津樂道於瑣碎的家事,黑澤明習慣標榜雄性的精神,大島渚總是十分盡「性」,北野武偏執暴力之美。即便是走向「菊與刀」之菊——所謂的純愛電影還不是隱隱散發著一股膩不透氣的邪性。

不過在看多了好萊塢的有胸無腦,歐羅巴的有氣無力,華語電影的有病無方之後,適度地品嗜變態,未嘗不是促進消化、增強免疫和作為旁觀者(近鄰),以最小代價疏導人性惡的出口。何況,每個慈眉善目的我們,心裡還不都藏著一個壞小孩。

《殺手阿一》的變態是有其原創性的,至少組合到一起是這樣。淺野忠信如此完美地貫徹了一個變態的神形,真難為了這個偶像。他的出場最有意思,背對著鏡頭抽煙,煙從兩腮處噴出。然後鏡頭轉過來,煙果然是從「兩腮中」噴出!這個暴虐的形象夾雜著喜感,一瞬間讓人無所適從、胃部翻湧。垣原(淺野忠信)的暴力(或施虐)不像北野武那麼純粹,背後還隱藏著對受虐的渴望。他尋找大佬的動力之一就是為了重溫大佬向他施暴的快感,嘉倫對他的拳打腳踢根本滿足不了他。S or M ,永遠是個問題。(sadism & masochism 性虐狂與受虐狂)

這種變態到了極致就是找死。垣原割舌的一幕一直被大夥津津樂道,其實那場戲動用了蒙太奇,並沒有《索多瑪120天》里的割舌血腥,但卻還是看的我們咋舌——舌頭的敏感可見一般。可垣原的做法不像是迫不得已,更像是由衷地歡喜。受虐的快感到達極致就只能是死亡的體驗。果然,在最後一幕中垣原被阿一踹下欄杆,他在墜落的幾秒鐘里獲得了終極快感。之前阿一劈在他額頭上的傷口消失了,解讀之一是,垣原死在了自己一廂情願的想像中。

最沒必要討論的就是垣原找揍和找死的原因,無數電影和事實說明,日本人就是這麼想的,也是這麼乾的,什麼菊與刀、島國意識、武士道,你永遠別想號到別人的脈。用中國人的思維戲謔一下,也許是最不靠譜的一種解釋,還得是《無間道》:出來混的,遲早要還。

阿一是另一個可愛的人物,正如嘉倫看到阿一的照片,開口就是卡哇伊啊,一副受氣包加小公務員的模樣。但阿一的行為一點也不可愛。他的霹靂旋風腿雖然沒有鬼腳七的變化多,但加了暗器后威力無敵。他劈開虐待妓女的變態佬的一幕盡顯cult精神,該變態佬從中間一分為二,其間粘連的不是血肉而是粘液,特效粗糙到讓人拍案叫絕。還有阿一解決垣原手下的一場戲,沒有正面表現的俗套,只見門口外血肉飛濺,番茄多汁;轉眼房間里殘屍橫陳,六面紅遍,一點都不遜於《群屍玩過界》或《殺死比爾》,光彩十足,賞心悅目。

阿一被阿叔催眠,生活在現實的猥瑣與想像的負罪當中。他先是對因救他而被奸的立花充滿了內疚,再是對因怯懦而不敢救立花無限自責,最後因立花的被奸激起了他的慾望而感到罪不可赦。三重負罪撕裂了阿一的人格,所以他的行為變得相當的無邏輯。他殺死變態佬,受虐妓女也沒活成;他向扮作立花的嘉倫懺悔,卻也解決了她的命。導演在此再次陷入了為殺而殺的悖論,三池崇史的局限也由此暴露無遺。

真正的邪典(cult),在於消解意義,甚至可以到達無意義,但影像背後不能沒有靈魂。所以看《低俗小說》,我們會看出現代性的意義解構;看《洛基恐怖秀》,會在了無趣味中看出文學趣味。《殺手阿一》具備了cult的外形,而且相當標準,加上「變態」這個日本標籤,看場面絕對是美不勝收。但三池崇史忽略了對意義的消解,而以純粹的感官刺激、想當然的暴力美學作為意義本身。北野武的暴力背後有粗野男的柔情,朴贊郁的復仇背後有刻骨蝕魂的感受。可三池崇史呢?一個想當然的故事無法提供給我們任何認同。

這也正是我不想按部就班地講述這個故事的原因。故事的平庸無可厚非,好多cult都是一副B級片的嘴臉,但你不能矇騙觀眾。三池崇史試圖要做到自圓其說,他引入了一個阿叔來統領全局,並通過他對不同陣營的人的收買和利用——阿一、嘉倫、迦納(整容男)、阿龍、阿金、鈴木,甚至是垣原都似乎是在他的掌控之下——來實現故事的完整和意義的圓滿。然而邏輯的失衡、表現的失控最終讓導演也不得不打起了馬虎眼。那就是在結尾不再給出合理的解釋,而以逸待勞地以象徵手法草草了事。

於是,阿一死沒死,垣原是誰殺的,阿叔為何要上吊,回過頭的小武幹了些什麼……等等等等都成了問題,三池崇史終於用象徵收穫了所謂的意義,卻讓觀眾看的一頭霧水;好事者有了無限解讀的可能,一部電影由此邁入了經典……

《殺手阿一》 -本片劇照
《殺手阿一》
  
《殺手阿一》
  
《殺手阿一》
 
《殺手阿一》
  
《殺手阿一》
  
《殺手阿一》
 
《殺手阿一》 -視頻欣賞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