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宮》

標籤: 暫無標籤

17

更新時間: 2013-09-05

廣告

《殺宮》是楚劇中的名篇,它採用楚劇的特色唱法,深受廣大人民喜愛。

《殺宮》 -簡介
《殺宮》劇照

 《殺宮》 是楚劇中一部著名的曲目,採用楚劇中特殊的唱法深受荊楚之地人民的喜愛。

《殺宮》 -殺宮折子戲
《殺宮》
  
  人物:萬貞兒
  朱見深
  崔宏明
  崔蛟
  刺客
  王統領
  眾侍衛
  地點:沂王宮。
  時間:正月十五,夜。
  
  [沂王朱見深睡在榻上,萬貞兒依窗望月。天幕上,不時放出焰火的五彩光芒。
  萬貞兒:(唱)花寂寂,樹蕭蕭,
  清風淅淅明月邀。
  紅蓮佳節多熱鬧,
  魚龍燈舞透碧霄。
  轉眼又是春來到,
  常年深鎖夜迢迢。
  上皇在南宮無消息,
  冷宮幽禁音信遙。
  帝王家爭權奪利是尋常事,
  相殘全不念同胞。
  可憐了小兒曹,
  整日里,心驚膽碎惡夢擾。
  移寶鏡,卸珠翹……
  朱見深:(夢中驚叫)啊!(驀地坐起)
  萬貞兒:深兒!
  朱見深:貞姐!深兒怕呀。姐姐你告訴我,我是不是快死了?我快死了,叔皇要處死我了……叔皇要處死我了……
  萬貞兒:(風情萬種將沂王攬入懷中)沒事的,深兒。貞兒陪著你,沒事的……
  (貞兒吹熄燭火)
  [幕後合唱:
  夢盡燈花又一宵。
  [刺客上。「砰」地一聲,刺客破門,舉刀相向。萬貞兒、朱見深驚醒。萬貞兒捨生忘死護住朱見深,朱見深渾身顫抖,三人在黑暗中周旋。
  [刺客一刀砍中萬貞兒。萬貞兒負痛,生死相搏。
  [崔蛟潛上。生死關頭,崔蛟一劍插入刺客背心。刺客倒下。
  萬貞兒:崔將軍!
  崔蛟:(撲跪)殿下,恕臣來遲一步,王駕受驚。(朱見深驚魂未定)
  萬貞兒:(代沂王發話)將軍平身!你來的正是時候,此時千鈞一髮,不知南宮情形怎樣?上皇他做何打算?
  崔蛟:今夜南宮復辟,成敗未卜。此地不宜久留,恐有不測。
  萬貞兒:宮禁森嚴,雷池難越。侍衛如林,只怕是插翅難飛。
  崔蛟:闖是闖不出去,不過,可以走出去!
  萬貞兒:走?
  崔蛟:宏明快來,拜見沂王。
  [幕後崔宏明聲:「來也——」崔宏明一身沂王裝束上,英氣逼人。
  崔宏明:宏明拜見沂王千歲!(朱見深愣住,不知所措)
  萬貞兒:(兩眼放光)明白了!
  (唱)將軍舍子妾捨身,
  來一個移花接木李代桃。
  你深謀遠慮多周到,
  我願化春風報瓊瑤。
  朱見深:(撲向貞兒)姐姐!
  萬貞兒:(兩眼含淚)殿下!
  (唱)生離死別傷懷抱,
  五內俱焚腸如絞。
  恨只恨,你叔皇狠毒無人性,
  趕盡殺絕心太梟。
  朱見深:(唱)讓我去叔皇面前哀哀告,
  崔蛟:(唱)屠夫舉起殺人刀!
  朱見深:(唱)年少無知求他饒,
  崔宏明:(唱)斬草定要除根苗!
  朱見深:(死死拽住貞兒的手)姐姐!(貞兒狠心撇開他)
  貞妃!(貞兒渾身一顫)
  (唱)貞妃啊——
  想夫妻本是相思鳥,
  況彼此恩情似漆膠。
  萬貞兒:(唱)夫妻本是相思鳥,
  大禍臨頭各自逃。
  深兒啊——
  深宮粉黛多多少,
  枉把青春斷送掉。
  幾人栽過同心草?
  幾人白頭同到老?
  狠心腸我把將軍叫,
  含悲忍淚托戰袍。
  深深一拜襝鸞綃,
  我拜託拜託拜託了!(叩頭不止)
  你救得沂王脫險境,
  我死在九泉也含笑。
  崔蛟:姑娘放心,崔某拼了身家性命不要,也要救殿下出去!
  萬貞兒:走!
  [崔蛟拉朱見深向外走,朱見深一步一回頭。突然掙脫崔蛟,衝到萬貞兒、崔宏明面前,雙膝跪倒。嚇的萬貞兒、崔宏明急跪。
  朱見深:(唱)謝姐姐,恩義高!
  謝兄弟,情義高!
  恩高義高情也高,
  為我舍卻命一條。
  憐姐姐,出水芙蓉百樣嬌,
  明媚鮮艷為我凋。
  憐姐姐,深宮囚禁二十載,
  玉碎香消在今朝。
  人說是:帝王家富貴榮華好,
  誰知曉,王孫難把性命保。
  姐姐呀……
  萬貞兒:(掩面而泣)去吧……
  朱見深:(唱)兄弟啊……
  崔宏明:殿下,快走吧……
  朱見深:(再拜)恩人!
  (唱)深兒若有出頭日,
  誓死不忘患難交。
  深兒若有出頭日,
  替你們申冤報仇把恨消!
  深兒若有出頭日,
  塑你們金身把廟造。
  深兒若有出頭日,
  春秋致祭英名標。
  姐姐大難若不死——
  深兒我中宮待卿鳳還巢!
  封卿昭陽掌國寶,
  一生一世不相拋。
  萬貞兒:(激動地)深兒!
  朱見深:(唱)倘若深兒身先死——
  萬貞兒:不!
  朱見深:(唱)魂魄化做清風飄。
  飄在姐身邊繞三繞,
  撲在姐懷中也要哭幾遭!
  [朱見深再不回頭,風一樣衝下。崔蛟隨下。萬貞兒此時此刻一下癱軟,傷口也開始劇痛,崔宏明撕下一塊袍角,替她包紮傷口。
  崔宏明:怎麼樣?我來扶你。
  萬貞兒:(退縮)不!
  崔宏明:怎麼了?
  萬貞兒:當初進宮之時,曾有明訓:「內宮女子不得單獨與宮外男子相處。」否則——
  崔宏明:(哭笑不得)什麼男子、女子,我不過是個孩子。
  (唱)妃子啊……
  妃子不要想當初,
  我與你如今皆是死囚徒。
  少時同赴黃泉路,
  妃子與孤、攜手相扶、說說笑笑、協力同心把大事圖!
  萬貞兒:(唱)久聞公子才滿腹,
  性情卻與常人殊。
  今日得見真面目,
  不愧是……
  崔宏明:(頑皮地,唱)男兒大丈夫!(用燭台點亮紅燈)
  萬貞兒:你幹什麼?
  崔宏明:山人自有妙計,妃子隨孤來呀……
  [萬貞兒笑隨崔宏明下。燈光暗轉。崔蛟、朱見深過場。
  [幕後王統領聲:「站住!」王統領與眾侍衛上。
  [燈亮。崔蛟與風衣裹身、斗篷遮面的朱見深被眾侍衛團團圍住。
  王統領:崔將軍,夜深人靜,這是到哪裡去呀?
  崔蛟:我兒子病了,我送他回家治病。
  王統領:你兒子?
  崔蛟:沂王的陪讀。
  王統領:(想起來了)哦!(喊)拿燈來!
  崔蛟:怎麼?信不過我?
  王統領:哪裡話,例行公事!
  [劍拔弩張之際。幕後崔宏明聲:「大膽!」宮樓上紅燈一片,裝扮成沂王的崔宏明威風凜凜地側身高站宮樓,萬貞兒正面俯視樓下。眾侍衛躬身退後。
  崔宏明:你們眼裡到底有沒有孤王?崔公子是孤王侍讀,前日入宮,相慰寂寥。誰知染上風寒,急於出宮治病,你們這幫奴才還要橫加阻攔。你們奉旨看守的是孤,不是他,有什麼沖著孤來!
  王統領:王爺息怒,卑職也是職責所在。
  崔宏明:(冷笑)好一個職責所在。孤這裡冷宮別院,你們誰來看過?饑寒冷暖,你們誰來問過?刺客殺孤!你們誰來救過?
  王統領:攃?
  崔宏明:孤也是金枝玉葉,龍子鳳孫。孤也曾隨侍上皇,位列東宮。如今……(真情流露)如今形同死囚,全無自由,孤活在世上又有何用?孤今天也不活了,死給你們看!(狂性發作般,將紅燈一個個摔下宮樓,大有焚宮之勢。)
  萬貞兒:(大呼)還不上樓救駕!
  [王統領再不遲疑,率眾侍衛一窩風衝上宮樓。崔蛟拉朱見深速下。
  王統領:護駕!護駕!(眾侍衛圍攏,萬貞兒此刻萬慮皆休,暈倒。)
  眾侍衛:血?她遇刺了!
  王統領:刺客在哪裡?
  崔宏明:(背對眾人)就在這裡!(回過頭來,幽幽一笑)
  王統領:(大驚失色)上當了!
  [在崔宏明爽朗地笑聲中,落幕。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