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殭屍人FIDO》

標籤: 暫無標籤

24

更新時間: 2013-09-14

廣告

《殭屍人FIDO》是安德魯·柯里導演,凱瑞-安·莫斯、比利·康諾利、迪倫·貝克、亨利·科澤尼 、蒂姆·布雷克·尼爾森主演的作品,於2006年上映。

 

《殭屍人FIDO》 -基本信息

◎譯  名 殭屍人費爾多
◎年  代 2006
◎國  家 加拿大
◎類  別 喜劇/恐怖/科幻
◎語  言 英語

《殭屍人FIDO》《殭屍人FIDO》

◎字  幕 英文/西班牙文
◎IMDB評分 7.3/10 (1,546 votes)
◎IMDB鏈接 http://www.imdb.com/title/tt0457572
◎文件格式 XviD + MP3
◎視頻尺寸 640x272
◎文件大小 1cd 49x15 MB
◎片  長 1:31:55
◎導  演 安德魯·柯里 Andrew Currie
◎主  演 凱瑞-安·莫斯 Carrie-Anne Moss .....Helen Robinson
比利·康諾利 Billy Connolly .....Fido
迪倫·貝克 Dylan Baker .....Bill Robinson
亨利·科澤尼 Henry Czerny .....Jonathan Bottoms
蒂姆·布雷克·尼爾森 Tim Blake Nelson .....Mr. Theopolis
K'Sun Ray .....Timmy Robinson
Sonja Bennett .....Tammy
Rob LaBelle .....Frank
Adam Scorgie .....Miss Mills Boyfriend

廣告

《殭屍人FIDO》 -◎簡  介

故事發生在一個浸泡在上世紀50年代的田園風貌中的小城鎮,它還有一個很古典雅緻的名字--威拉德。這裡每天都沐浴在充分的日照之下,居住在小鎮上的所有人都是熟人……最重要的是,威拉德還沒有廢除「奴隸制度」,只是他們的奴隸有點特別,是渾身散發著腐臭味道的殭屍。如果非得從頭說起,這個故事還得追溯到幾年前……地球因為一大片過境的宇宙塵暴的輻射而產生了異變,使得死去之人不但重新從墳墓里爬了出來,還變成了對活人的血肉有著無止境渴望的殭屍,恐怖迅速蔓延,殭屍的族群也在不斷壯大。直到一個具有劃時代意義的項環被發明了出來,它可以在制止殭屍的攻擊性的同時,還讓他們變得溫順,甚至能把他們變成人類的僕人。於是,在無限商機、利益的驅使下,一家公司應運而生:殭屍公司。全世界人都應該感謝殭屍公司所研究出、已經獲取專利權的「馴化」項圈,有了它,殭屍不再恐怖、不再吃人,而是變成了永遠都不知道疲憊的園丁、送奶工、傭人甚至是寵物。殭屍公司一直在致力於宣傳自己的這款「馴化」項圈不但讓他們控制了殭屍,還控制了整個世界。但這一切,都是真的嗎?這個世上至少有一個人不做如是想,他就是小蒂米·羅賓森,一個有那麼點憤世嫉俗的孩子,認為這個世界本身就是個顛倒黑白的是非之地,作為一名「獨行俠」,蒂米只好大部分時間都把自己關在房間里,甚至就連他的父母,都快忘了自己還有這麼個兒子了。當媽媽海倫打算買一隻殭屍回來打理家務時,蒂米感到驚訝極了,而對於這個能和自己玩接發球遊戲、本不應該存在於這個世界上的生物,蒂米實在是沒辦法抑制住自己的好奇心,卻也只是遠遠的觀望而已……轉折出現在一個偶然的契機,殭屍從一堆小流氓手中救下了正挨欺負的蒂米,友情就在殭屍和人類之間誕生了,於是蒂米送給殭屍一個名字,叫「菲兜」。然而不幸的是,「菲兜」的項圈出了故障,住在羅賓森家周圍的鄰居是一個跟著一個遭殃,等待「菲兜」的似乎只有一個命運了……在殭屍公司眾所周知的殭屍控制專家巴特姆斯先生也搬到羅賓森家所在的街道上時,事態進一步複雜化,這個原本開始於一個小男孩和他的「寵物」之間的友情,最終演變成了對我們身處世界最辛辣的諷刺。

廣告

 

《殭屍人FIDO》 -幕後/花絮

一句話評論:
這是一部親切的殭屍喜劇電影,編導安德魯·柯里將這種類型的電影所有元素都重新豐富梳理了一番,能夠看出來,用了相當可觀的風格化和智慧。

——《注視周刊》

由於影片不管不顧地結合了至少6種電影類型,所以你也沒必要太當真。

——《每日新聞》

影片就是一個玩笑,只是這個探索了所有可能性的玩笑,開得恰到好處。

——《好萊塢報道》

惟一出彩的地方,就是影片對《周末夜現場》(Saturday Night Live)那段超過8分鐘的勾勒。

——《國際電影雜誌》

因為這個故事給了我們一個非常奇幻的假設,所以你可以原諒這個過程中出現的幾個小瑕疵。

——《多倫多之星》

 

《殭屍人FIDO》 -幕後製作:


【安德魯·柯里的自白書】

廣告

影片的編劇兼導演安德魯·柯里(Andrew Currie)似乎一直都非常喜歡那種對常規的電影類型進行大膽的挑釁或暗中攪和的作品,然而作為一種講故事的表現形式,類型電影所要遵循的公式是無法避免的,而柯里卻獨獨對那種表面上遵章辦事、骨子裡不乏冷嘲熱諷的影片情有獨鍾,他希望可以用一種全新且特殊的方式重新定義電影的含義。比如說《藍絲絨》,這部影片基本上遵照的是黑色電影的框架,再穿插進偵探故事和情景劇的模式……同理還有《妙想天開》、《殺死比爾》、《黑店狂想曲》和《剪刀手愛德華》,都在以一種「反」類型電影的方式講述著它們的故事。柯里說:「作為一名電影人,我覺得遊走於兩種或兩種以上不同的電影類型之中,有主有次,其實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首先,你要先將故事的主題定下大致的風格,然後通過轉換討論的焦點和場景,往往能夠得到角色和主題方面更加深層的意義。」至於《殭屍人FIDO》,安德魯·柯里本來的意圖就是將它製作成情景劇,再結合進對社會的諷刺、幽默,最後加入一些「人與狗」類型電影的元素……當然,它基本上還是一部殭屍電影,只是被放進了一個非常有50年代的風格的彩色世界中而已。1997年,安德魯·柯里拍攝了一部名叫《夜幕幽靈》(Night of the Living)的電影短片,並將它描述為「私人的恐怖電影」,講述了一個小男孩的酒鬼父親從馬車上掉了下來,然後繼續喝酒……男孩並不明白父親行為的真正含義,就將這種情況判斷為「他的父親正在變成一個殭屍」,柯里表示:「我非常喜歡這個想法,因為男孩是在利用他的想象力處理自己所面對的痛苦以及混亂的事實。當然,短片中不會避免一部恐怖電影所需要的拍攝技術,例如燈光、音樂和基調。將男孩的想象植入一個非常現實的世界中,反而可以幫助故事研究父與子之間所產生的微妙情感變化。所以到了《殭屍人FIDO》,我希望可以將這個主題進一步深入,故事仍然對焦在孩子與父母之間的溝通不良,只是抵達一個更高的表現水平而已。影片的主題則是關乎人心的,也就意味著『活著』,以正常人的形式存在於這個世界上。然後我們再用殭屍來暗喻『其他人』--也就是那些喪失了人性的人。《殭屍人FIDO》最大的諷刺就在於殭屍作為這個家庭的僕人,卻比父親更像是一個『活著』的人。」同時,《殭屍人FIDO》也是對當前社會和政治狀況的一種諷刺,某種程度而言,這部影片更像是一個寓言,因為它所講述的那個故事並不完全是真實的。安德魯·柯里說:「我一直都非常喜歡道格拉斯·塞克執導的作品中,對於視覺衝擊的大膽運用,我也喜歡他借用情景劇的模式,然後加進相應的想象力,來評論一個社會問題。所以我特意讓《殭屍人FIDO》與塞克的影片有許多相似的地方,同時也是我製作這部影片的最大靈感。這裡的殭屍是一個模糊的暗喻,我不想把殭屍歸納為一個特殊的物種--比如我的電影短片中的酒鬼,而是想通過殭屍為觀眾提供一個與眾不同的視角切入故事。」也就是說,影片是建立在一種「仇外」的基礎上,顯然,殭屍就是這個社會上的「其他人」,那麼他們意味著什麼呢?答案根據提出問題的人的身份的變化,也會有所不同。總的來說,「仇外」代表著一種對「其他人」的恐懼,是最流行、最危險的政治武器。安德魯·柯里發現了這種普通存在於社會上的「恐懼」,於是他決定製造一個故事環境,藉以體現這種情緒所帶來的危險性。

廣告

另外,安德魯·柯里還喜歡以一種幽默的手法來講述一個相對嚴肅的故事:《殭屍人FIDO》的中心主題是父親,是愛,而不是恐懼。比爾是一個快被恐懼感消耗光了的活人,他害怕和兒子變得親密,繼而出現情感方面的交流。比爾就是那種無法克服內心恐懼的典型代表,他可以幫助我們有效地理解影片的主題,以及活人的世界所潛伏的傷害。也正是這個角色,讓我們感覺一個死人--菲兜,反而更像是一個有血有肉的活人。


 

《殭屍人FIDO》 -關於拍攝


影片是在加拿大的不列顛哥倫比亞省東部美麗的歐墾娜根山谷實地拍攝的,那裡有起伏的山脈、透明清涼的河流以及青蔥的葡萄園。與此同時,劇組還在這裡發現了一幅驚人的畫面,完美地再現了影片中羅賓森家所在小城鎮需要的50年代懷舊風格。美工師羅布·格雷(Rob Gray)說:「當我來到歐墾娜根山谷時,被撲面而來的懷舊氣息所傾倒……我還發現,想要建造影片中的殭屍公司,就應該還原上世紀50年代的廣告業的特點 --記得那是一個宿醉醒來的早上,我駕車緊跟在一輛賓士的後面,看到了車蓋上用來裝飾用的三條組線條,有著一種平衡的力量美。我突然從中找到了靈感,將這三條線稍加改變,就成了殭屍公司的標識,代表著這裡沒有『活著』的概念。」確實,羅布·格雷在布景方面,參考了許多上世紀50年代的車型,就連殭屍公司的名字,也來自於福特公司生產的一款轎車……這一切都讓人們相信,二戰後,這個世界是在發展、在進步的。格雷說:「最讓我們感到高興的是,歐墾娜根山谷里竟然有一個巨大的古董車俱樂部,裡面有成打的被完美地保存著的古董車,而我們就把它們直接拿過來,讓其變成殭屍公司的代步汽車。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歐墾娜根山谷的空氣質量比較特殊,這些車沒有一輛生鏽或顯得很舊,感覺就好像真的回到了過去,汽車所生產的那個年代。」

廣告


  劇組還在歐墾娜根山谷找到了一家廢棄的威士忌釀酒廠,正好改良后就變成了殭屍公司,同時也堅定了羅布·格雷選擇這裡作為影片的場景地的信念。安德魯· 柯里表示:「將釀酒廠改造成殭屍公司的總部,真是一個非常完美的選擇,因為殭屍公司在影片中所代表的不僅僅是一家企業,還是當時的政體,是讓威拉德乃至全世界正常運轉的僅存的權力象徵。因為只有殭屍公司能夠給人類帶來安全感,能夠讓殭屍變得溫順,甚至壟斷了人們日常的消耗品……能夠找到一個如此合適的地點做殭屍公司,對於我們還原充滿田園氣息的威拉德的過程,真是一個意外的驚喜。」

花絮:
·凱瑞-安·莫斯的母親芭芭拉·莫斯(Barbara Moss)在影片中友情客串,飾演的是凱瑞-安的角色海倫的母親。

精彩對白:
Bill Robinson: Now, I know you're not supposed to have a hand gun until you're twelve... but it can come in real handy.

廣告

比爾·羅賓森:現在,我知道你在12歲之前,是不能擁有一把手槍的……但是它遲早會派上用場的。


Bill Robinson: I'd say I'm a pretty darn good father. My father tried to eat me. I don't remember trying to eat Timmy.

Helen Robinson: Bill, just because your father tried to eat you does that mean we all have to be unhappy?

比爾·羅賓森:我想說的是,我是一個好父親……我的父親曾經嘗試把我吃了,可是我不記得我有過想吃掉蒂米的念頭。

海倫·羅賓森:比爾,是不是因為你的父親曾經想把你吃了,就意味著我們所有的人都得經歷不幸?


Mr. Bottoms: They're not particularly fast, are they?

巴特姆斯先生:他們並不是特別快,不是嗎?


School Children: [singing] In the brain and not the chest. Head shots are the very best.

學校的孩子(唱):是腦袋而不是胸膛,爆頭才是最好的選擇。


Priest: Head coffin please.

牧師:棺材請往前。

廣告

廣告